扫码订阅

大一的生活,本来应该是阳光的,青春的,充满朝气的!门外呼呼的寒风否定了我的说法。

玩魔兽是被室友所害,她男朋友在游戏里无从顾及到她,于是我就被拖下了水。

你能指望一个每天混迹于卡丁车和劲舞的人不晕魔兽?是的,我晕了,在耐心的带着我这拖油瓶两天以后,室友泪奔而去,把12级的我孤零零的丢在了西部,还好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让我选择了牧师,这个后来我才明白吃香的职业让我在17的时候顺利的完成了西部荒野之旅,除了死亡矿井,我就正式告别了西部。

在死了无数次以后,被无数人唾弃,到最后别人宁可没牧师也不要我的时候,我泪奔着要逃离西部,告别魔兽,这时候,一个小术士在综合里大叫死亡开组,随便来人。

这随便?好啊!

一进队伍,马上有了逃跑的心,3个牧师,1个战士,1个术士,根据无数次被骂和无数次室友的循循善诱,我再笨也知道,这个队伍里我得到装备的机会只有20%,战士苍天哥的等级给了我一剂强心针,五十四。

看看任务奖励里蓝光闪闪的法杖,想到自己在西部恶名昭著,掩面的跟上了死亡讨伐军的队伍。

苍天开始的一句话,让作为牧师的我很伤自尊。

“你们聊天和拿东西就好了,别给我加血。”

作为牧师我能看着队友掉血而不理会么?我不能。所以结果很明显,在他引了许多怪以后,我给他是了一个盾,于是乎,死亡理所当然的降临于我。

“我一次只能打4个,其他的没打到前,你们为我加血或者是其他有益魔法,会吸引仇恨,怪物就会打你们。”

金玉凉言啊,你如果早说我就是看你死我也不会加给你。

这句话,断送了一个牧师救死扶伤的心,为我们服多出一个暗牧做了铺垫。

眼红的看着术士小子拿走了那件蓝色的衣服,伴随一道道蓝光,队友们都回去了,我也领到了梦寐以求的蓝棒子,伟大的室友已经30了,熟练的指点我来到了湖畔镇。

时隔一天,才上线的我眼前有一块熟悉的肉团子,仔细一看,是昨天的那小肉球术士,机灵的打量一下周围,那个战士也在,噢耶,这里的任务有着落了。

悄悄对肉球说:嗨,记得吗,昨天一起下死亡的,做任务吗?做到哪了?

肉球悄悄对你说:嗯,才来,还没接。

悄悄对肉球说:那一起做吧,我可以给你加血。

肉球悄悄对你说:你问我哥。

原来是带幼儿园小弟弟的。

悄悄对苍天哥说:哥哥,带做一下任务吧,你弟弟同意了。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别叫,恶心。

还没等我气得要骂人,组队要求欣然的出现在了屏幕上,在经验和脾气面前,我向经验屈服了。

一路无话的一夜,在快昏睡过去的时候,任务终于做完了。

悄悄对苍天哥说:向我道歉!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天气不错。

悄悄对苍天哥说:向我道歉!!!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挺风和日丽的。

悄悄对苍天哥说:向我道歉!!!!!!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兄弟,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悄悄对苍天哥说:猪才和你是兄弟!我是女的!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恩,他们都叫我仓鼠或者天猪,所以我兄弟也都是猪,没错,噢,我也是女的-。-

悄悄对苍天哥说:有你的!你记得!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我已经忘了-。-。

夜晚,室友给我上了一课,这游戏同一阵营的人不能暗杀,若想报仇,请练部落。参考了部落环保的造型,我把仇恨的种子长埋于心。

就这样,认识了苍天,慢慢的,游戏开始有了依托,他教会了我很多游戏的常识,比如自己不能穿的不能丢骰子,加血的时机,鼠标的操作,大幅度提高的水平让我在室友面前很有脸面。

关于我是不是女性的问题,被他搞得我也很糊涂,终于,在一天实在受不了他每天兄弟相称,肉麻的在综合频道和各个人妖大哥打情骂窍,然后看到经常混迹他身边的我也被冠以“人妖救星”的拯救对象的恶名,要到了他的QQ,一个视频以后,那小子骑着马冲到了奥格瑞玛.....

说实在的,那天我很受打击,晚上,我做了个草人,写上他的名字,拿钉子狠狠的扎,没说你丑你说我丑......

他告诉我:“我以前在奥格瑞玛的时候看了个兽人和你很像,我去问了,他说是你哥。”

和他一起的时候,我有时候会忘记自己的牧师叫丝小小,关于我的新名字,凭他的爱好,可以衍生出很多关于地名和动物的联系,因为室友告诉我附魔和采药是牧师的生财至胜之道,于是每天我的信箱都是满满的,他寄来的东西,从来没有断过。

人,绝对没有完人!!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激动....

你能忍受一个黝黑的男人穿上一件婚纱在你面前跳舞么?谢谢你的清洁袋,我已经吐习惯了。

苍天是这样的人,绝对是,就跟他说自己是贱人一样,绝对是的。

他告诉我他很喜欢地精科学,把锻造删了以后学地精工程就是为了那些炸弹。

嗯,你要真相信他的鬼话,你也买个豆腐撞死吧。

你永远无法体会什么是鬼附身,就跟你无法体会你练级的时候,有个男人人带着潜水头盔穿着婚纱伴随你左右,时不时掏出一把黑黑的猪头锤子,高喊着:“别逼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冲向那些毫无恶意而且被恶心到虚弱复活的部落同胞是什么感受。他应该叫托塞德林荆棘谷的噩梦,联盟和部落人人得而诛之。

以后,你要是看到一个带着地精火箭头,穿白色婚纱的人在荆棘谷出现,你要注意以下几点:

1:如果你40级以下,请你做好送死的准备。

2:如果你40级以上,又分两种情况,有马,你可以选择上马就跑,他永远追不上你,没马,你大可放手一博,我们苍天猪的口号是,只杀40以下的,40以上的反抗就跑........

关于他的舞蹈演出,会不时在铁炉堡上演。如有慕名参观,请把门票邮寄给我,谢谢。

前天

他第一次主动的悄悄的叫了我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小小,陪我去散步。

悄悄对苍天哥说:舍得叫我名字了?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什么地方风景好?

悄悄对苍天哥说:你说吧。

苍天哥悄悄对你说:跟我来。

翻山越岭的,我们来到了牛牛的出生点,今天,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

在一个水塘旁边,他烧起了一堆火,然后坐下,脱掉了一身戎装,穿上了一套他所谓的休闲服。

我们聊了许多,他的家庭,工作,生意,以前的女朋友。

“生意失败了,可以重新来过,工作没有了可以重新找。”

“谈何容易,呵呵”

“我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安心的把工作做好。”

很长时间,他都不说话,和他一起,也习惯了。

“没有你在,游戏没有意思。”

“我不喜欢跟室友一样,把游戏当成生活,每天和你一起看你臭屁也很有趣。”

“你是把我当成她的影子?”

很不愿意的问出来,我很讨厌别人把我作为比较或代替,很明显,他楞了,他的打字速度不应该有这样的延迟。

“不是影子,我只想找个人照顾,不是你,换成别人,也是一样。”

“你很会照顾人,我也喜欢你。”

冷场了很久,我说出了2个多月的心声,在他的照顾下,作为牧师的我已经忘记了组队,按照室友的话,离开了他,连基本的副本技巧都不会。

很久,在开着暖气的寝室,依然感觉手脚很冷。

“你喜欢的只是游戏里的苍天,那个在你眼里也许无所不能的战士,离开游戏,我只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

又是很长时间的无话可说。

“相信自己吧,你能重新振作。”

说完,下了线,自己第一次的喜欢上一个人。

QQ上来了他的消息,他的游戏帐号和密码发了过来。

上了他的号,打开包裹,以前一直以为他在哭穷,号上的一个金币多点的小钱,那个到处借钱修装备的人的影子又浮现了出来,而那么长时间他给我的东西,已经让我买到了可以跑很快的豹子,打开仓库,满仓库的杂物,他一直保存着,以前他说过,这些记载了他这号成长的经历,舍不得丢掉。

红着眼睛下了他的号,换到自己的小牧师,删掉了附魔,学习了裁缝,他喜欢兰色,我喜欢绿色,做了一件绿色的衬衣,邮寄了给他。

苍天猪悄悄对你说:衣服很好看。

苍天猪悄悄对你说:衣服很好看。

苍天猪悄悄对你说:衣服很好看。

悄悄对苍天猪说:你去死吧。

苍天猪悄悄对你说:我去了。

悄悄对苍天猪说:最好马上去。

半天没有他的消息,打开好友,他在又出现在了死亡。

悄悄对苍天猪说:怎么还没死!

苍天猪悄悄对你说:正在努力呢,在死亡送死。

悄悄对苍天猪说:在那做什么

苍天猪悄悄对你说:给猪打装备练附魔。

悄悄对苍天猪说:我觉得,做裁缝很好,不练了!

猪,你不能只穿一件衬衣过一辈子的。

猪,我们在一个城市,你答应过我,圣诞节请我吃韩国烧烤,我等你发工资。

猪,在槲寄生下接吻,意喻着两人对这段感情的承诺,还有对未来的祝福,别赖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PS:苍天哥54级+的时候身上只有1G多,60级时HP只有可怜的4599点.我不禁在想,游戏对于他乐趣究竟在哪儿?此刻脑海中回荡着苍天哥在PVP中的呐喊,对目标的执卓,对胜利的喜悦.在众人的追捧唾骂以及更多挖苦讽刺之下,苍天哥成功的在众人面前塑造了一个"疯子"的形象.但冷静下来思考,他追求的只是纯粹的快乐,体验的是最简单的朋友间的交流,没有对装备的贪婪,没有对游戏的沉迷......此刻苍天哥仿佛像是躲在清晨的迷雾后面一般...我想....拨开迷雾后那里将会是另外一个世界.

据说苍天哥的号已经解封了,原因未明!

天猪终于答应了见面,搞得我一阵紧张,拉着室友走出学校,搞了一通头发,对着镜子花痴的摆了很多造型,然而,梦里的一切和现实存在着差距,很大的差距!!!

按照有经验的室友吩咐,让男人等你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我故意迟到了10分钟。

今天不是个约会的好日子,街上寒风咧咧的,诺大的太平洋电影院门口就没一个可以用“最帅的胖子”来形容的人。

不会是自己迟到他就不等了吧?真没肚量,在徘徊几圈都没发现熟悉的脸以后,一股要把室友和他都杀之为快的冲动在心里油然而生。

“嘿!”

回过头.....苍天啊,大地啊!神仙姐姐!!我一下午的忙活为什么啊!!!

差不多180的个头,米黄的甲克,从乱糟糟的头发一眼看出了,他是天猪,嗯,我知道,头发卷不是你的错,你就头发稍微输理一下再出门,就不能把胡子刮了??

“嘿!”

“嘿你个头!几点了?”

残酷的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残忍的现实击碎了我一下午憧憬的第一次见面。

“车路上爆胎了,修理好了才上的路,莫法啊”

“狡辩!我等了你快一个小时了!”

说谎的时候,良心没有一丝的不安。

“哟!电影开始了,快。”

说完,自顾自的就骑着迟到的罪魁去了停车点。

一个完美的转移,让我一招落空,狡猾,和游戏里一样狡猾!

“电影很好看。”

别人说好看,一定就好看了。

除了刘德华叫革离,死了很多人,水淹死了女主角,整个片子让人昏昏欲睡。

叫他去看黄金甲,他嫌贵,奶奶的,反正买票的还是姑奶奶我自己,他买来的两盒鸡米花还不是被他自己消灭了一盒半。

亏,今天真亏,这是我内心最真的想法,安抚着减肥的钱包,这该死的混蛋居然提出由我请客吃KFC!!

路过的叔叔阿姨哥哥妹妹们,你们回头看看啊,有那么无耻的人!诚然你现在没发工资,诚然今天是我提议出来的,可是你居然就带20元出门,我也是个穷苦的大学寄生虫!!

KFC的欢乐全家桶,杏子,谢谢你送我的全套优惠卷,我一直认为全家桶这一张它会活得好好的,今天它牺牲了。

他告诉我他是吃了晚饭出来的,我不会相信,两个鸡大胸,两个翅膀,祭奠了他的五脏庙,他含诞不舍的看着我手上吃剩的半个鸡腿,用很真诚的眼神告诉我,他家的小狗也很喜欢吃........

你去死吧!!

今天我很开心...

他很健谈,很幽默,总有很多话说不完,虽然很多很正经的话题,在他嘴里一定会变味,游戏如此,生活中也一般。

死亡矿井原来居住着一群被拖欠了工钱的农民工,嗯,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啊。

矮子副本里原来发生过核爆炸,里面住着一群高度近视的科学家。

他的胖是因为吃得不好,生活没有规律。

“爷后多看看任务说明,泥灰发现很多有趣的感人的故事。”

啃着鸡腿的他转过一张油嘴含糊不清的说道。

大哥,说真的,你现在的样子就很感人,真的....

他的手很大,手套也很大,戴在手上暖洋洋的,当然,如果不是他骑车的时候生拉活扯的把它从我手上拽走,我想一定更温暖!!

在路边,他会一直走在我左边。

记得看过一部什么来着,男主角就是爱这样保护女主角,然后终于实现了被车撞死的愿望,我也故意靠边,也算把他拯救一下吧,感谢人行道^^v

想到游戏里,他经常被贼打晕然后看着我被杀的无奈,幻想着有一天如果真的我被车撞了会怎么样...

大学生都是灰姑娘,11点前就必须离开.

“你果然是‘胖子里最帅的’!!”

离别进攻。

“嗯,奥城有亲戚的人也名不虚传。”

被抵抗了..

“你就不会说人话。”

人身攻击!!

“和你一样爱撒谎。”

算你识相。

宿舍的灯开始面积性的被下了黑手。

“月黑风高啊”

看着阴暗的四周,我有不详的预感。看着逐渐接近的恶人,

背后的墙壁提醒我已经退无可退。

“我有三个字想告诉你....”

别,太早了,我没心理准备啊。

看着他忸怩的样子,我有种得胜的感觉。

他没让我失望。

真的没让我失望!!

我的心声他听到了。

“早点睡。”

目送,还有诚挚的希望。

希望你的破车半夜再爆一次胎。

周五之战,我不会再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