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中的王牌之战

Lanoe George Hawker(7架) VS Manfred von Richthofen(80架)


这恐怕是一战中最广为人知的空中决斗了。与当时才暂露头角的里希特霍芬相比,霍克已是击落7架敌机的空中英雄。同时他也是第一个获得维多利亚十字勋章的王牌飞行员,但霍克不仅是一个出色的斗士,也是一名出色的指挥官.。在他担任第24中队指挥官期间,他使得第24中队成为协约国空军中最负盛名的精锐部队。24中队在1916年4月2日取得首次胜利后,战绩一路飚升。尤其在7,8,9三个月里连续击落25,15,15架敌机。这使得霍克无愧于英国"波尔克"的称号。但在1916年11月23日的这场长达35分钟的艰苦战斗中,霍克被里希特霍芬击落。一颗子弹擦伤了霍克的头部,使他失去了知觉,飞机失去控制坠毁。这一颗子弹对里希特霍芬来说是幸运的。他后来承认,与霍克的战斗是他一生中最为艰苦的一场恶斗。要不是那一颗子弹,霍克或许会赢得那场战斗,"红色男爵"传奇可能就不会出现。


Ray Collishaw(61架) VS Karl Allmenroder(30架)


1917年春夏之际,未来的加拿大第二号王牌Collishaw率领皇家海军航空兵第10中队中由加拿大飞行员组成的著名的黑色战斗队(他们的战机全部涂成黑色)来到了Ypres前线。在这里,他们将同里希特霍芬的马戏团决一死战。Collishaw充分展露了他的飞行天赋,他一个人在5天内就击落了4架敌机,到6月6日,他的战绩已增加到了16架。黑色战斗队的其他5名成员也都取得了战绩。但在6月26日,黑色战斗队遭受了第一次损失,Nash被马戏团的Karl Allmenroder击落了。


第二天,Collishaw驾驶着那架著名的索普威斯三翼机出发去寻找马戏团部队挑战,在结束这次攻击性巡逻时遇见黑色战斗队的另外四架战机,他们正在搜寻一架涂着绿色条纹的德军战机,于是Collishaw加入了进来。很快,Collishaw首先发现了那架飞机,他飞过去迫使那架飞机远离马戏团编队。于是一场一对一的公平较量开始了。两架飞机一圈一圈的盘旋,争取咬住对方的尾巴。渐渐地,Collishaw占据了上风并最终击落了这架绿色条纹的阿尔伯特罗斯战斗机。同时,黑色战斗队的其他成员也击落了3架马戏团的战斗机。黑色战斗队在这次较量中大获全胜。


那架绿色条纹的阿尔伯特罗斯战斗机的飞行员正是德国王牌Karl Allmenroder,当时他已有了30个战果。他在这次空战中阵亡。


Billy Bishop(72架) VS Manfred von Richthofen(80架)


1917年年中的一个上午,Bishop的中队刚刚完成了一次巡逻,但Bishop不打算返航,他说服了六名同伴再进行一次巡逻。15分钟后,他们驾驶着纽波特战机穿越了德军的战线。这时他们发现了5架德国阿尔伯特罗斯式战机,正当他们准备尾追攻击时,四架红色阿尔伯特罗斯式战机迎面而来---那是红男爵率领的部队!


于是战斗开始了,加拿大英雄面临里希特霍芬的挑战。空中格斗中,Bishop曾短暂的在瞄准镜中捕捉到了红男爵,但他的机枪却在关键时刻卡壳了。很快,Bishop排除机枪故障后继续战斗,有几发子弹击中了红男爵的座机,但这位德国王牌的高超技术使Bishop无法准确的连续射击 。这时四架英国皇家海军航空兵的索普威斯三翼机赶来增援。红男爵不愿冒险以寡敌众,带着他的马戏团部队迅速离开了。虽然没有取得战果有些遗憾,但Bishop仍认为这是一场精彩,另人激动的空战。


Ernst Udet(62) VS Georges Guynemer(53架)


当时乌德特正在例行巡航寻找协约国的观测气球。一个小黑点突然向他急速接近。乌德特很快辨认出斯帕德VII型那短粗的机鼻,他紧靠在座位中进入战斗状态。两架战斗机按照惯例在对角冲刺后开始回转,寻找攻击对手的最佳位置。他们缠绕在一起,谁都无法率先进入攻击状态。很快乌德特意识到对面的法国飞行员绝非等闲之辈,他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半转侧滑都无法逃脱敌机的追赶,渐渐地法国人占了上风。他紧紧咬住乌德特并不时地进行点射。


在一次对冲时乌德特想看看这位劲敌的模样,他看到的是对手飞机上书写的黑色字母“Vieux”。他的心一下悬了起来,没有一个德军飞行员希望看到这架敌机,这表示他正在和最伟大的法国尖子居内梅对阵!


不容他多想,一串子弹划过他的上机翼。乌德特顺势侧滑并一个翻跃终于飞到了居内梅的后方,在敌机进入射界的一刹那他按下了发射钮-但是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了,机枪卡壳!机会稍纵即逝,居内梅迅速拉起并再次进入攻击位置。不过,他并没有再向这位不走运的年轻人倾泻子弹,而只是向乌德特招了招手就加速消失在西边的天际。


乌德特深深地感动了,他在战后撰写的回忆录中对这场战斗作了详尽的描述。他也至死都没有忘记这位值得尊敬的对手-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一位真正的骑士。”


Rhys Davies(25架) VS Werner Voss(48架)


发生在1917年9月23日的这场空战实际上并不是两位王牌之间一对一的较量, ,"飞行骑兵"Werner Voss陷入了56中队7架SE.5战斗机的包围。尽管如此,Werner Voss仍然单枪匹马地坚持战斗了10多分钟(期间只得到过一架阿尔伯特罗斯飞机的支援),并迫使英国大王牌James McCudden退出战斗,但众寡过于悬殊,Voss的不幸已不可避免。最终,Rhys Davies完成了最后一击。Rhys Davies的作战报告记叙了这场空战最后几分钟的激烈战斗:


“那架红色阿尔伯特罗斯飞机和那架三翼机拼死挣扎,我向该架三翼机发射了几发子弹,但没造成明显的损伤。我再次给路易斯机枪装了一弹匣子弹,最后飞到敌机的东面,位置稍高于对手,而后向他冲去。我用路易斯机枪向他开火,接着又用维克斯机枪向他发动猛攻。忽然,他的飞机向内急转,离我很近。我当时认为.这两架飞机肯定要相撞了。他就在我右舷翼几英寸远的地方擦过,然后下降,我急速上升,向东滑翔,我再次俯冲向他射击,我重新装弹,继续俯冲,再次向他点射,该架飞机轻微的做左舷旋转。但到这时,他的飞机已受到重创,从此再也不见了。”


McCudden后来在回忆这次空战时说:“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次战斗,我为能与如此优秀的德国飞行员战斗感到荣幸,他一个人与我们7架飞机战斗了10分钟,几乎击伤了我们所有的战机。他的技术非常优秀,他的勇气无以伦比,实际上我认为他是我所见过的最勇敢的德国飞行员。”


Davies也对Voss充满敬意,并为他的死亡感到惋惜,他说:“要是他能活下来就好了(if I could only have brought him down alive)。”


据说,在这场空战中,Rhys Davies在击落Voss后还击落了那架前来支援Voss的红色阿尔伯特罗斯飞机,飞行员是Carl Menckhoff,同样是一位大王牌,Menckhoff的最终战绩是39架。


René Fonck(75架) VS Kurt Wissemann(5架)


Kurt Wissemann并不是什么威名赫赫的人物,他的战绩只有5架,刚刚够上王牌的标准而已。但1917年9月11日击落当时的法国头号王牌 Georges Guynemer使他名声大噪。虽然这只是德国方面的一面之辞,但由于没得到Guynemer的尸体和飞机残骸,法国方面也就找不到什么有力的证据来反驳(一战中许多传奇人物之死都成了不解之迷,双方的说法都不同,如红男爵,鲍尔,殷麦曼等)。不过击落Guynemer之后,Wissemann的好运也就到头了,仅仅19天后,他就遇上了将来的协约国头号王牌Fonck。于是他的死亡就被注定了。


有趣的是,Kurt Wissemann在击落Guynemer一周后,给家里写信,告诉家人不要担心,因为他可能再也不会遇到像Guynemer这样可怕的对手了。可事实是,他偏偏先后遇上了法国最成功的两位王牌。这么坏的运气,不死才怪呢。不过也有证据显示,当时击落Wissemann的不是Fonck,而是英国56中队的飞行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