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之“火药桶”爆炸

1914年6月18日,奥甸帝国的皇储斐迪南大公在波斯尼亚首都萨拉热窝被一个塞尔维亚民族主义分子普林西普暗杀,这件事立即在欧洲引起轰动。


巴尔干地区的民族矛盾十分复杂。这个地区刚刚爆发了意大利——土耳其战争,结果土耳其略逊一筹。意土战争硝烟未散,巴尔干国家乘土耳其新败之际,发动了民族解放战争,赶走了土耳其人。人们以为巴尔干地区从此会太平无事,岂科第二次巴尔干战争又因同盟内部力争夺胜利果实而引发。


短短两年时间内,巴尔干地区爆发了两次战争,是当之无愧的“欧洲的火药桶”。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奥匈帝国的皇储被刺,当然会引起世人格外关注。


此时欧洲几个主要大国已经分成两个阵营:一个是以英国、法国、俄国为首的协约国阵营,另一个是以德国、奥匈帝国和意大利、土耳其为代表的同盟国阵营。暗杀者是塞尔维亚人,塞尔维亚是俄国的盟友,被刺者是奥匈帝国的皇储,奥匈帝国却是德国的盟国,因此,事态如何演变,就显得十分微妙。


当大公被暗杀的消息传到维也纳时,正在度假的约形夫皇帝并没有感到过分悲伤。大公不听他的劝阻,非要同女侍出身的索菲哑结婚,早就让他十分恼怒。他以为大公被暗杀是上帝的旨意,决没有想到为了大公去打一次世界大战。


事后想起来,虽然交战各方早已结成了对立的军事同盟,但是,事态将如何演变,是否一定要打一场大战,这却是双方都没想过的。


但是,无论是在协约国,还是在同盟国,确实有一帮人想挑起战争,不幸,这帮人的阴谋得逞了。


在奥匈帝国,帝国的外交大臣利奥波尔德·冯·贝尔希多尔德伯爵和总参谋长弗兰沃·康拉镕·冯·赫参多夫男爵都是主战派,他们早就想寻找机会消灭塞尔维亚这个斯拉夫国家。在即将到来购对抗中,塞尔维亚人是站在奥匈帝国的对于俄国一边的。对这样一个祸害,还是尽早消灭为好。几年前,康拉德就劝说皇帝打一场预防性的战争,但碰了钉子。这一次,他又向皇帝游说自己的观点。


要说通皇帝并不容易。奥匈帝国虽然是一个庞然大物,但其内部矛盾复杂,问题丛生,打起仗来鹿死谁手,真是难以预料。这些都是制约它开战的因素。要说道皇帝,唯有请出德皇成廉。


康拉德去找穗皇帮忙。7月5日,威廉和他的首相贝特曼向奥地利外交大臣保证:奥地利可以‘肯定地指望德国将作为一个盟国和友邦作他的后盾”。


可是皇帝还是不太放心,毕竞,他已经82岁高龄了,这个年纪的人,总是那么犹豫不决,干什么事都需要人在后面推一把。他对康拉德说:“如果他们全部向我们扑过来,特别是俄国,我们怎能开战呢?”


康拉德再次拿出德皇的保证:“即便事态发展到奥匈帝国同俄国开战的极端,我们依然得到保证,德国出于它通常作为一个盟国的忠诚,将站在我们一边。”


实际上德皇并没有与任何人商量,就开出了这张空头支票。当他的大臣们听到德皇的保证时,一个个都惊呆了。德皇向他们解释说“我不相信会有任何严重的战争发展。沙皇自己不会站在弑君者一边。此外,俄国也好,法国也好,都没有准备打仗。”


德皇估计错了。塞尔维亚是俄国的传统盟国,俄国在那里有着广泛的利益,为此,沙俄将不得不打这一仗。法国是俄国的盟国,如果俄国参战,那么,法国没有理由不参战。


英国也是如此。在听到德皇的保证后,当时的英国海军大臣、未来的大英帝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评论说,德皇的保证是“以整个德意志帝国的资源为担保而随便填写的一张空白支票”。


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约瑟夫皇帝了。当他听到德皇的保证时。顿时觉得一切和平的希望都已经化为泡影。他喃喃自语道“现在我们不能再回头了,将要有一场可怕的战争。”


7月23日下午6时正,奥地利使节弗拉基米尔·冯·吉斯尔男爵代表他的国家向塞尔维亚递交了一份最后通碟。这份最后通碟的措辞是如此严厉,条款是如此苛刻,以至于任何政府都无法接受。


按奥地利的如意算盘,它只攻打塞尔维亚,用德国来牵制俄国。如果俄国要动手,那么,德国就会迫使俄国让步。


可是,当奥地利的最后通蝶递出之后,俄国立即作出了反应:如果奥地利攻击塞尔维亚,那么,俄国将立即动员。俄国人打的算盘与奥地利人如出一辙。


这个时候就要看德国的表现了。德军总参谋长×奇将军(小×奇)认为,目前是难得的有利时机,法国的军事形势十分困难,而俄国又没有自信心,因此,此时员适宜发动战争。德国外交大臣认为,奥地利的大胆加上德国的支持,“最有可能使俄国安静下来”。


在德国人看来,所有的筹码都操在自己手中。与俄国相比,德国的实力自然不止胜出一筹,可是它忽略了与俄国有同盟关系的法国,更忽略了德国最大的对手英国。


实际上,俄国也好,法国也好,它们都想用威镊的手法,让即将起动的战争车轮停转。英国外交大臣格雷建议由几大国一起出面开会调解奥塞矛盾,德国干脆地拒绝了:这一争端仅与两个国家有关,与英国没有关系。



德国人太天真了,英国是一个殖民地遍及全球的大国,它自以为在全世界都有广泛的利益,不管这个世界的田一个角落发生了什么事,都会牵动大英帝国的神经,更何况,这件事就发生在欧洲呢!


看来,掘起仅半个世纪的德国,在处理外交事务上远不如大英帝国老到。这就注定它必须以整个帝国的圣业为代价,来进行一场赌博。


7月28日,奥地利在预定的时间里向塞尔维亚宣战,翌日,俄国宣布总动员。两天后,柏林向圣彼得堡和巴黎发出最后通煤。德国要求俄国“在t2小时内停止对舆地利和我们的每项战争措施D7并“明确通知我们”。在给巴黎的最后通碟中,咸廉向法国政府挥舞着铁拳“动员就不可避免地意味着战争。”


这个时候如果英国的态度坚决,那么,德国也许会就此止步。法国总统彭加勒说:“如果英国立即声明它将支持法国,那么就不会有战争,而德国也将马上改变态度。”


可是,英国却不愿意明确表示自己的态度。明说吧,他希望打仗。


英国是世界第一大国,可是,近十年内,德国的发展蒸蒸日上,随着它总体实力的增强,德国与英国一决雌雄的野心已经流露出来了。英国想乘优势还没有丧失之际,打一场预防性战争。


英国外交大臣格雷对德国大使说,英国希望和平。他暗示,如果德国不进攻法国,英国就会保持中立。


这个稍息让德皇吃了定心九。没有了英国,法国人和俄国人能打什么仗!德皇对×奇说:“那么,我们的军队就全部前进吧,只向东方。”


可是,当德意志战车出动之际,英国却立即表态:德国必须立即刹车,否则战争马上就会爆发。到这个时候,德国想刹车也不能了。


巴尔干,这个世界火药桶,终于引爆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