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龙华汽车站:黑职介假冒警察骗抢肆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近段时间以来,在龙华汽车站一带,一批黑职介人员卷土重来,把骗抢目标对准外来的求职者或者打工人群。据悉,他们多是冒充政府工作人员以普查人口为名,或冒充公安民警查通缉犯为由,对途经的务工人员进行殴打抢劫。本报对此进行了独家调查。


假招工真劫财再调查


去年10月,本报对黑职介人员盘踞在龙华汽车站疯狂诈骗抢劫务工者钱财的事件进行调查报道后,当地政府高度重视,集中力量予以打击,龙华汽车站周边曾一度恢复平静。但好景不长。最近又有众多读者向本报反映,在三个月前,又有一批黑职介工作人员卷土重来,大肆骗抢外来务工人员。虽然不法者人数比去年明显减少,但作案手段比以前更隐蔽、更恶劣。他们经常冒充政府工作人员或者公安民警,对途经的务工人员进行殴打抢劫。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几天前,一名欲坐大巴回湖南老家的王姓男子来到龙华汽车站,途经加油站时,迎面上来几名年轻男子,自称是龙华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和辖区的便衣警察,表示近期附近发生了很多案件,对所有经过的人都要进行登记。王某把身份证给对方登记后,几名男子仍不罢休,要求把他带走进一步调查。王某拒绝后,几名男子强行把他拖上路边的一辆摩的,王被拖到一条小巷内的小职介所,对方翻过他的包后,又对他进行全身搜查,抢走他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


有类似王某遭遇的还有很多求职者,男女老少都有。不法分子中有些是黑职介工作人员,还有一些竟是正规职介所的工作人员。他们整天游守在龙华汽车站周边,无色“猎物”。


在龙华辖区的华龙北路,有宏远人才市场等一批职介所,使得该条路成了“职介一条街”。在这条街上,有正规合法的职介所,也有一些无证无牌的黑职介,使得这些真假职介鱼龙混杂。由于这条街的人流量较小,职介的工作人员都到龙华汽车站附近物色求职人群,基本上都以骗取等手段,把他们带到职介所,然后把他们身上的钱财洗劫一空。


不法分子长期盘踞,令很多人都不敢到龙华汽车站乘车,乘车秩序也因此相当混乱。对此,汽车站工作人员也连连叫苦。一位汽车站工作人员说,他们曾多次驱赶不法分子,有时还会发生一些肢体冲突,但那些人仍会卷土再来。


昨天,龙华街道办得知此事后,马上组织辖区派出所工作人员赶往龙华汽车站华龙北路,了解情况后,把当天被殴打的男子接回派出所做笔录,同时也把涉嫌强行搜身的宏远人才市场的相关工作人员带走。当天下午,龙华街道办组织公安、工商、执法等多部门召开紧急会议,要求对正规职介进行规范管理,对黑职介进行查处,对违法犯罪分子以行政和刑事手段进行打击,另外,还采取做大电子广告屏、打横幅等方式,在汽车站附近加大宣传,尽量让更少的人上当受骗,净化龙华汽车站及周边职介的环境。


暗访


托儿陪着去“面试”


进了小黑屋,黑职介原形毕露,大骂着搜身翻包


昨天上午9时许,记者背着包来到龙华汽车站前公交站牌处,盯着贴在上面写有“深圳市厦新电子集团公司诚聘”字样的广告。


“找工作吗?”一个瘦高的中年男子拍了一下记者肩膀说,“我就是厦新公司在这边值班的,可以带你去面试。”这时,旁边又闪出一个穿黑皮衣的男子,自称也是来找工作的。


“走吧,你们一起去面试。”西服男子对记者说,皮衣男子也跟着劝说。两人叫记者一起坐上一辆等候在旁的“皖K”牌照的摩托车,记者看到,摩托车牌上的数字部分被遮住。


四五分钟后,摩托车拐进一条小街,在一栋挂着“宏远人才服务有限公司”招牌的小楼前停下。西服男子让记者交了20元车费,然后,带记者进入楼内。在大堂填简历表并交20块钱后,上二楼“面试”。


上了二楼,转进最里边一个阴暗的小办公室,皮衣男子在记者后面带上了门。西服男子在办公桌后坐下,马上把脸一沉,说:“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出来,放到桌面上检查一下。”记者表示不理解。西服男子说,他们这里昨天丢了东西,要检查可疑人士身上是否带刀具。


“不是让我上来面试的吗,为什么要检查?”记者问。“谁让你上来面试的?!”西服男子声音提高了八度,黑着脸说。同来的皮衣男子掏出钱包、钥匙放到桌面上,劝记者也交出来。“你这人没见过世面!”西服男子拿起桌上一支水笔,用力掷向记者胸前,“再不拿出来,我给龙哥打电话。”这时,皮衣男子告诉记者,龙哥是这边“黑社会”的老大。


西服男子让记者把身上口袋全部翻转出来,又起身扯过记者的背包,把里面的东西全掏出来见没什么值钱的东西,遂大骂:“××的,就几件破衣服。出门怎么不带钱?”


“赶快滚蛋!”西服男子和皮衣男子把记者推下楼,找了一辆摩托说,“赶快让他从这里消失!”


“把卡里的钱取出来”


骗子以入厂要全身扫描会破坏银行卡为由企图行骗


昨天上午,记者刚到龙华车站,一名男子便上前与记者搭讪:“请问,你是要找工作么?”记者表示肯定后,该名男子掏出一个证件,证件显示该男子姓程,属一家名为大众化科技的有限公司。


随后该名男子将记者带到龙华金龙华市场后面一楼的一个门面,这个门面的卷闸门半闭,大堂墙壁上贴有“鸿泰电子有限公司人事部”几个字样。记者随即对带路男子表示质疑。该名男子说:“鸿泰电子是总公司,大众化科技有限公司是分公司。”并一再强调:“你还不相信我么?”


一名被称为“陈经理”的男子对记者进行了面试。记者应聘的职位是仓管。在面试中,记者告诉对方自己没有做过仓管,对仓管也不是很熟悉。但该名经理表示没有问题,并表示记者长得非常老实,已经被录用了。


随后,该经理要求记者登记相关资料,如手机、现金、包裹里的物品以及银行卡里的现金等等。并对记者的随身包裹进行了查验。


接下来,该经理告诉记者:“等下我会叫人带你进厂去查看一下情况,你可以去了解了解,看看自己是否喜欢这个工作环境。但是,我们进厂的时候会对你进行全身扫描,以检查你带没带违禁物品。而这个扫描的红外线会对银行卡造成损坏,会使你的银行卡作废。所以,现在你就要将银行卡里面的钱全部取出来。”随后,他叫那名程姓男子陪记者去附近的银行ATM自动取款机取钱,并要求记者将包裹留在他们办公室。


快到取款机时,记者表示还想考虑考虑,因为还没有听过要先将银行卡里的钱全部取出来才能上班的。程姓男子立即显得非常生气,说:“我将你从车站带过来,你说不同意就不同意了?”


在记者的要求下,该名男子叫过一个自称是保安的人将记者的包裹送了过来,不允许记者再次回到他们办公室。


目击


三男受骗 “贡献”六包烟脱身


“你是刚来深圳的?我们这边现在正在严打,你得跟我们走一趟,去登记一下。”前日上午11时,龙华汽车站门口的公交站台边,3名十六七岁光景的小伙子前脚刚从一辆公交车落地,一群男子立即上前将其团团围住。


显然,3个小伙子被对方这一阵势给吓住了。“你们是哪个部门的?我要看看你们的证件。”其中一个小伙子提出。对方将挂在胸前一个牌牌晃了晃,自称是治安办的。“你看,这都是在我们那儿登记了的打工人员。”其中一人将手中一直拿着的一张A4大小的纸递过去。记者看到,这张打印的纸上写满了名字,名字后面分别是性别、身份证号码。


要求看证件的小伙子比较警惕,掏出手机说给在关外打工的老乡打个电话,问问是否确有此事。眼见骗局败露,这伙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抢过小伙子身边的行李箱,随着一声吆喝,一辆摩托车开过来,他们强行将行李箱放在车前。“快点,快点,不要磨蹭,又不是把给你吃了,登个记就送你们回来。”趁小伙子仍犹豫不决的功夫,一伙人将他拉上摩托车,另两位同伴分别被拉上两辆摩托车,每辆车上,均有人“护送”。


记者搭载一辆摩托车紧跟其后,可能是发现不对劲,快到龙华中心小学路段,3个小伙子强行要求下车,摩托车司机没有理会,继续前行,坐在最后面的“护送”人员则将其紧紧拽住,生怕对方给溜下去了。


3人欲强行下车,摩托车司机无奈只好停车。“你们是骗子。”一开始就发现不对劲的那名小伙子嚷嚷道。“谁骗你?你××敢在大街上嚷嚷。”一男子边说边扇去一巴掌。3人准备拖着行李离开,但无法脱身,每人被对方紧紧拉住。“你们去买6盒烟来,要20多元一包的。”一男子恶狠狠地吼道。


迫于对方淫威,其中一个小伙子去旁边小店买来烟。拿过烟,他们立即乘坐摩托车离开。


没钱就打 哭喊声传遍小巷


知情者反映,龙华中心小学对面华龙北路职介一条街,即是长年累月盘踞在龙华汽车站一带“拉客仔”的窝点。他们经常以警察办案为由,将务工者强行带到窝点。


前日上午11时,在全程见证了3名打工者被骗抢未遂后,记者转而来到前面不远的华龙北路。在紧邻路口的一家名为“三江职介所”楼下,突然传来一阵鬼哭狼嚎般的叫喊声。喊声声音是从该职介所二楼窗口传来的。记者站在楼下,可以清楚听到上面的动静。“还不老实,给老子把身上的钱拿出来。”沉默了几秒钟,男子突然叫嚷“哎哟,不要打了,我给。”3分钟后,又传来另一名声音不同的男子的叫喊救命声。在职业所附近三条巷口,声音传开。


此时,一个20岁左右的女子下楼来,四周观望了一眼,将楼下一道铁门关上。记者拿出手机报警,职业所冲出10多名男子,将记者围住。“我们注意你很久了。”还没等记者报警,从一条巷子口窜出两辆摩托车,由职介所的人护送着被打者离开。


记者最终脱身离开。知情者说,在这条云集了多家职业所的街上,传来的被打者鬼哭狼嚎声每天不绝于耳,这早已不是秘密。“他们下手凶狠。”知情者张先生说,去年,一位被骗到这里的贵州小伙子仗着人高马大反抗,结果被这帮人打断了3根肋骨,职业所支付了5000多元治疗费,将伤者弃在医院置之不理。


假冒警察 逼出密码取走钱


“打工半年的积蓄全没了。”20岁的小石昨天上午在龙华汽车站前,被一伙男子以警察查毒品为名带至一个宾馆里,逼迫他说出银行卡密码,并把钱全部取走。


小石是四川人,昨天早晨7时许他提着一个密码箱,一个挎包准备进站乘大巴,五六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围过来。“问我要什么票,我说不知道。”小石有些茫然不知所措。这些人表示他们是派出所的便衣,要查毒品,让小石跟他们去办公室接受调查。


小石半信半疑的跟着这些人从龙华汽车站出发,“往右走了300米左右,过了红绿灯,到了一个宾馆。”小石说,那个宾馆外面就写了宾馆两个字,他们上到二楼,进去第一个房间,“没房号,房间里就一个办公桌。”


“把证件,身上所有东西拿出来检查。”小石看到一个穿黑上衣的胖子在他面前吼。小石掏出钱包,拿证件时,那个胖子一把“把整个钱包抢过去了”。胖子翻遍了钱包只找到20块钱和一张邮政储蓄绿卡,于是问小石卡里有多少钱,并要密码。


他们威胁他说,怀疑卡不是小石的,让把密码告知,查明确属于他后就还给他。


小石说,看当时的架势,如果不告诉密码,这些人肯定不会放他走,就依从了。那个胖子和其中一些人拿了小石的卡出门去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后,胖子回来称,你上当了,卡里钱已被他们全部取完。这个家伙同时警告小石不要报警,他们手里登记有小石的地址可以找麻烦。


目前龙华警方已经接到小石报案,开始介入调查此案。昨天晚上,小石去查了自己的邮政储蓄卡,原来4000多元里面只剩下20几块钱了。


不甘就范 小伙遭拳打脚踢


昨天上午,25岁的小韦准备回老家,几个陌生人以办案为由,要带他去检查证件。小韦不敢去,于是在龙华车站广场前被这些人拦着打了一耳光,踢了一脚。


小韦是广西柳州人,兄弟姐妹在深圳打工,他两个月前过来玩。昨天上午10时40分左右,小韦买了1点钟的车票准备去河南漯河看女友。不想刚走出售票厅不到50米,广场中间位置,忽然有两个男子过来拦住小韦,说他们是警察,出了案子,要带小韦去附近办事处检查一下证件。


看到小韦不相信,其中一名男子掏出一个类似于厂牌的小牌子,在他面前飞快一晃,重新放到口袋里。这厮抓住小韦肩膀,往前一指,厉声说:“跟我们走,就在那个红绿灯旁边。”小韦没动,点燃一根烟,说要查就在这里查。两个男子暴跳如雷,一人用力打了小韦一耳光。


同时又来了两三个男子,一齐围上小韦。一个穿白衣的男子满目凶光,狠狠冲小韦左大腿上踢了一脚。脸上已经火辣,大腿又开始疼,小韦忍住依然没动。“算了,让他滚!”旁边同伙的男子拦住白衣男子,几个人遂作罢,扬长而去。


小韦浑身哆嗦,见到这些人走了,自己背着包返身上去车站二楼。记者见到他时,小韦正坐在候车室的椅子上。


“我知道他们是骗我去,然后抢劫。”小韦说,报警也来不及了,当时他想拖延时间,看到巡警过来再大声喊,但始终没见到警察。


路见不平 夜总会保安被围殴


紧邻汽车站有一家占据了整整一栋楼的夜总会。“这伙人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保安员李先生向记者提及,就在10天前,他们还和在汽车站骗抢的其中一伙人干了一架。


事情起因是夜总会保安看不过去,提醒一名即将被带上摩托车的求职者。那天上午,这伙人照例在汽车站附近游荡,寻找目标。一位背着大包小包行囊的年轻女孩落入他们眼帘。“他们像蚂蟥一样,围拢上去。”李先生说,这伙人先是甜言蜜语声称可以帮小女孩介绍好工作,尔后又说怀疑她是童工,要看其身份证。小女孩刚拿出身份证,对方一把抢去。小女孩要求归还,他们叫来摩托车,说要去登记备案,因为深圳现对童工查得很严。


如果小女孩被带走,无疑是羊入虎口。李先生和同事上前制止,“你们还是不是人?”李先生冲他们吼道,“你们难道没有兄弟姐妹?”可能是他后面的一句“畜生”骂人的话激发了矛盾。对方四五个人冲上前,李先生和同事操起地上的钢管,朝对方挥舞。李先生的同事闻讯赶来增援,打斗中,双方各有人受伤,但无碍。最后碍于夜总会保安员的人数优势,这伙人悻悻而逃。


这场打斗的结果是,小女孩最终没有被带走,逃过一劫。而更多的打工者,李先生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被这伙人带走,带到汽车站周边洗劫后送离。


相比去年 不法分子下手更狠


去年10月,本报曾对众多不法分子盘踞在龙华汽车站周边,以招工为名骗抢务工者钱财的现象进行深入报道。之后,当地有关部门迅速展开治理行动,不法分子一度销声匿迹。


一年后,不法分子卷土重来。与去年不同,不法分子数量少了,但作案方式更加隐蔽,他们通常冒充政府工作人员或者警察,以普查人口或办案为由进行骗抢;手段更加恶劣,没钱就打,黑屋里传出的哭喊声当街可闻,而在大街上就动手的情况也成了家常便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