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78 转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胡客家从中午开始,就象热锅上的蚂蚁,坐卧不安。

胡客人紧张地盯着胡客家,他知道自己的族兄是一条真正的汉子,做游击队长时,也是越南南方越共有名的几个游击队长之一。

“有事吗?”胡客人终于忍不住了。

胡客家深邃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我有一中预感,老虎已经发现了我们,要对我们发动攻击!”

“黄道日不帮我们?”

胡客家冷笑一声:“你难道相信混混也能打仗?他们不过是凭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贼胆!真遇上老虎,我们都死无葬身之地。”他伸手一指:“我一大早派出去的人回来报告,在我们周围没有一个黄道日的人。”

“他们被老虎干掉了?”

胡客家脸上微微起了一点波澜,举目四顾:“特别游击队是丛林中的幽灵,进入这片丛林中的人,没有人能逃脱他们的视线。”

他低低地声音让胡客人打了一个寒蝉,忍不住四处望去,轻声道:“难道他们白天也敢进攻!”

“难道你认为游击队只有晚上才进攻?只要有机会,游击队随时要你吃不成饭。”

胡客人的腿开始发颤了。

胡客家不再理他,一步步走上山岗,慢慢地了望着:“安静,可怕的安静!”


阴阳无常用望远镜观察着胡客家的营地:“把他们干掉?”

老虎摇摇头:“不,他现在暴露了,也就是个死棋子了!你的人不被打死,那么他也应该活着。”

阴阳无常冷哼一声:“我看着这些叛徒,心中就怒火上升,弄得牙齿也发痛了。”

老虎轻声道:“不打他,也太不真实!让公羊子带几个狙击手,打几枪,把他进一步捆在那里吧!”他指住阴阳无常:“你现在马上去找胡客家,不允许他撤退。他在丛林是你最好的掩护!”

阴阳无常点点头:“黎英如何转移?”

“今夜,我们打一仗。你就可以向外面运送伤员!”

阴阳无常笑开了:“好!”

领了机关枪和迫击炮,扭头下了山岗。


胡客家怔怔地看着黄道日,不知为什么,只要一见到黄道日,他就觉得没有好事。

可是,偏偏那黄道日干坏事,一块脸越是高兴得稀烂:“哈哈,胡客家!长官来了,你还在装蒜。”

胡客家只得迎上去,立正报告:“司令!”

黄道日却不好骗:“你杂种心里把我老妈问候了几十遍吧!”接着脸一板:“我现在问候你老妈一次!请你带信!”

胡客家摇摇头:“长官,我不喜欢开玩笑。”

黄道日就指住他:“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怕老虎,一直把你的人马躲在这里。哼哼!”

不等胡客家回答,又道:“我知道你的部下都是些怕死鬼投胎!就见识见识吧!”他转身对机关枪道:“我命令你守在这里!监督胡客家和他的部下。在没接到我的命令前,一律不准撤退!擅自撤退的,以临阵脱逃罪,就地枪毙!”

机关枪大喝声:“是!”

黄道日这才又笑起来:“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胡客家兄弟,别怪我不给你面子,这是凯阅那糟老头儿的把戏!哥哥我奉命执行!你是怪罪也可以,不怪罪也可以。但是,你执行吧!”

扭头带了迫击炮一步不没入丛林里。

天上的夕阳又下去了,又一个夜晚不知不觉的到来了。

踏着夜幕,又是更多的混混在封锁线上,来来去去。

封锁线却还是那么安静。


凯阅中校吃了晚饭,又照例坐着他的直升机在封锁线上盘旋一圈,甚至还走盘旋到了会山右峰的丛林顶上。

虽然他看不到黄道日,但是,他知道这里面有他的黄道日和他的混混们,这让他的心情象黄昏清凉的天。

他接通了黄道日的报话机。

黄道日说话是绝不给人面子的:“凯阅中校,没那么容易!”

凯阅微笑着道:“我知道,黄。我知道你比我还积极。”

“呸,用不着拍我的马屁。我的屁股没油水。”黄道日吊儿朗当说着:“我的人马已经搜索完六号地区,正一步步地朝五号地区推进。你就别鬼催鬼催的了。”

凯阅笑了起来:“好你个狗杂种!”

封锁线上的火堆又燃起来了。

照明弹也有一颗无一颗地升上天空。


是枪声把胡客家惊醒的。

枪声一响起来就很激烈,不断有喊杀声传过来。

显然是特别游击队对黄道日哪些混混们斗上了。

他的营地四面八方都是响起枪声。

胡客家突然变得异常的灵敏,大声地叫道:“各自占领你的位置,没有命令,不得开枪。“

他抓起一支AK47步枪,迅速地前进到块大石头下,观察着。

“啪!”一枪过来,擦着胡客家的左耳飞过。

胡客家迅速地翻滚着,敏捷有力地脱出了狙击手的射击范围。

机关枪不由得点点头:“狗日好身手!”

胡客家是个游击老手,他仍旧没有命令还击。

所以,他的游击队员一时都隐蔽得更加严实。

公羊子带的人,迅速地变幻着位置,企图引胡客家的人开枪,可是久久地,整个区域一片安静。


凯阅中校很高兴听到了黄道日狠狠地咒骂声音:“狗杂种,我的人负伤了。”

“需要我给你解围吗?”

“呸,你的直升机一来,我还侦察个屁!”

“你要我做什么?”

“放辆救护车在4号出口,我负伤的兄弟需要救治。”

“OK!”凯阅中校轻声道:“你要小心点,老虎是要吃人的。”

“哼!”黄道日冷哼一声:“我的兄弟都是做强盗做贼的。要抓住我们没那么容易。”

凯阅中校笑了起来:“好!他们出来了,你就好抓住他们的尾巴了。”


老虎亲自用毯子把黎英裹得严严实实的,然后又亲自把美国医生捆在了营地里。

这才和阿庆他们五个人抬着黎英走入丛林里。

几个负伤流血的混混简单地包扎了一下,在黄道日(阴阳无常)的带领下,与老虎他们和在一起,向着封锁线飞奔而来。

封锁线的4号出口,一辆救护车,灯光闪烁,美军的救护人员已等在了那里。

见他们出来了,大声地叫嚷着,跑了过来。

黄道日咳嗽一声,那些受伤的混混立刻一拥而上,向救护车车拥去。

那些扶他们的混混大声叫着:“慢点,兄弟!”

“我造你老母,让我上去!”

一个美国医生想上来看一看,被一肩膀打得飞了起来,差点滚入火里。

黄道日突然拔出枪,向天一火,大声骂起来:“让重伤员先上去!”

公羊子他们立刻把黎英递了进去。

这些没上车的,或受伤的混混,或受伤混混的兄弟,顿时骂起人来。

黄道日走过去,把驾驶室门拉开,对司机勾勾手:“下来!”

司机还想说什么,黄道日突然一把把他拖了下来。

自己爬上了驾驶室的位置。

这混混学样子是最快的,不一会儿,里面的美国人全部被揪了下来。

所有的混混都爬了上去。

黄道日这才对医生护士们轻声笑语道:“你们走路回医院,我们先去!”

说完,一推挡,汽车开了出去。

弄得些美国医生和护士,在那里目瞪口呆。

黄道日驾驶着救护车已经绝尘而去。

封锁线4号出口的美军指挥员阿尔通上尉,轻轻地笑着:“别计较他,他是个流氓。凯阅正宠着他!”

几个医生和护士摇摇头:“让医院开车来接我们吧!”

走进了军营。


胡客家回头盯着机关枪:“我们可以撤回封锁线吗?”

机关枪摇摇头。

“这是借刀杀人!我们和黄道日有什么仇?”胡客家眼中露出的光芒。

机关枪可不怕,而是把眼睛和他对上了:“你想想吧!”

胡客家慢慢地举起了枪。

机关枪摇摇头:“你会后悔的。现在他们正同我们交战。恐怕他们还没把你们当成对手!小子!”

胡客家愣了一愣,再次把目光盯向公羊子他们的进攻方向。

已经了无声息。

四周的枪声也零星的稀疏下来。

夜慢慢地又慢慢地恢复了平静,月亮的光辉透过树缝,漏下来。

胡客家咬着牙,从牙缝里吐出了几个字:“为什么他们会停止进攻呢?”

机关枪笑了起来:“嘿嘿,我们老大说了。我们子弹都打完了。老虎那来那么多子弹。不然,我们会拼死去攻击?我们会进到丛林里来?你是傻的!”

胡客家不由得看了机关枪两眼,慢慢地闭上了眼。


公羊子是最后一批带着特别通行证出来的。

他出来后,正好黄道日又进去。

天将亮时,黄道日称:“我已经发现了越共的营地。”

凯阅中校大喜过旺,立刻命令他原来准备的后备兵力进入丛林。

又命令新调来的空降特种兵中队立刻实施空降。

黄道日不得不将他的混混们一分为二,一部分出来接应进入封锁线的部队,一部分人由他亲自指挥接应空降中队。

凯阅亲自指挥空中直升机轰炸中队,升空进行轰炸。

一时节,丛林里热闹非凡。

可是,负责监视的越共营地的混混发出了紧急呼叫:“越共被惊动了,有转移迹象。”

幸好,这凯阅中校早有准备,立刻命令空降特种兵中队马上向营地进击。

而他抢先一步,带领直升机扑向老虎的营地。

立刻,燃烧弹、机关炮、空气炸弹,向着老虎的营地猛烈轰击。

不但是营地,就是周围的树林也卷起冲天大火。

凯阅中校调来的又一个直升机中队又投入了进去。

炸弹又把大火炸熄了。

他才松了一口气。

从飞得几乎擦到树梢的直升机上看下去,只见空降特别中队勇猛地扑向了营地的残骸。

凯阅中校摇摇头,因为他在空中看下去,这片营地已经不复存在:“是的,我喜欢这种居高临下的打击。他可以摧毁一切。我们的步兵今后会象后勤兵一样!打扫战场就可以了。”

直升机驾驶员当然乐意听到长官的称赞,他耸耸肩:“谁叫这些愚蠢的东方人,没有飞机呢?”

两人都大笑起来,笑得直升机也似乎在抖动。


黄道日一步步走入被炸毁的营地,他的混混们一个个喜气洋洋的,把枪全倒抗着。

冲进去的空降特种兵们,在残骸里正大海捞针一般寻找着。

可是只找到一些被炸得四处都是的残肢,而且都被烧焦了。

只有黄道日在那里大声地叫起来:“啊呀,这是美军的肩章啊!哪些医生护士不会没有死,被这下子和越共一起炸死了吧?”

那空降特种兵中队的里德少校急忙冲过来,空降特别中队的士兵们也围了过来。

里德接过黄道日手中的肩章,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也许,是他们早已杀害了他们,这只是他们作为战利品保存着。”

黄道日冷笑起来:“你可以保证吗?”


凯阅中校大声地叫道:“我当然可以保证,这些共产党都是灭绝人性的!何况他们自己的食品和武器,在我们的严密封锁下,都出现了问题。他们没有能力收养俘虏!”

会山日报的记者的闪光灯不断地闪烁。

一个美国记者问道:“老虎手下究竟有多少人?为什么我们见不到尸体?”

凯阅中校大声地笑起来:“你当过兵?”

那记者点点头:“我服过义务兵役。”

“你与强大的美利坚军队打过仗?”

“NO,我参加的就是美军。”

“不是我这支军队吧?”凯阅中校,哦,他现在已经是凯阅上校,肩上的三颗星在闪光灯下闪烁着,他的头高昂着:“我们美国军人的生命是宝贵的。所以,我们总是用足够毁灭一切的炸弹,把敌人化为灰烬!化为灰烬!懂吗?”

有女记者发出了惊叫。

凯阅上校笑了起来:“不要害怕!我们只炸我们的敌人!”他指着这些象焦碳一样的残肢:“先生们,下一次,你们连这样的残留物都不会见到!我们要干净彻底地把他们化为灰烬!以免吓坏我们这位女士!”


猎人山庄再一次迎来了老虎。

猎人山庄一如既往的欢乐和热情。

包括黎英在内的进入会山右峰的特别游击队战士,一个不少地回到了猎人山庄。

原来以混混身份进入凯阅部队的阴阳无常他们,在这近两天的时间。

开始是有一部分根本就没进去,由阴阳无常把他们的通行证带了进去。

游击队就用他们的,和丛林里的“混混”们的通行证,三三两两出来后。

这一部分人又把通行证带进去。

就这样不断往复,把所有的特别游击队成功地重新转移回了千人峰附近。

而这次由老虎策划的行动目的有三:

一,转移敌人注意力,让胡志明小道的给养顺利送过来;

二,培养凯阅对“黄道日”的信任;

三,给敌人造成一种特别游击队覆灭的假象。

这些都成功了,战士们如何不高兴呢?

老虎握住猎人的手:“我们想在你这里好好休整一下。”

猎人很高兴:“猎人是最喜欢的是朋友。我的朋友!”

越南的秋天阳光灿烂,战士们欢乐地唱着歌,到泉水下洗澡,然后睡觉。

黎英被老虎让人抬到了山坡上,暖洋洋的阳光把他两包围在一起,战士们都悄悄地走开了。

山风微微,阳光在空气燃烧出清爽的气息,黎英看着老虎,懒洋洋的道:“真想和你去一个没有战争的这样子的世外桃源。”

老虎微笑着,笑容里全是阳光:“你负伤了,我才发现,你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阿庆那耳朵比狗耳朵还尖,他怪声怪调地道:“我才发现,你是世界上最美的马屁精!”

战友大笑起来,声音在空旷的山野昂扬而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