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场军事危机之后冷战的大幕正式拉开

希腊内战危机

希腊在二战中诞生了众多武装抵抗组织。虽然分属不同派别,但为了民族大义,为了对付共同的敌人——德国法西斯,它们基本能摒弃彼此之间的分歧而一致对外。然而随着二战末期德军败离希腊,各派别的矛盾迅速凸现,加上英、美、苏等国为各自利益在背后推波助澜,派别矛盾逐渐升级为一场血腥的内战。这次内战也加速了冷战时代的到来。

1944年10月,英国将军斯科比率领两个旅的盟军士兵登陆希腊。德军由于军事压力已于先前撤离。希腊正式从法西斯手中解放。但希腊的解放并没有带来和平,内战在希腊民族解放军与希腊全国民主联盟之间爆发。这次冲突中共有1.35万希腊人丧生,而在德国占领期间,希腊牺牲的人数也不过是这一数字的一半。这场冲突持续了近6周,直到英国军队进驻雅典才得以平息。后来希腊自由主义者在英军的支持下,成立了希腊新政府。

其实在1944年年末,由于希腊民族解放军接收德军遗弃的大量武器,获得了巨大的军事优势,但其领导层接到苏联指示,要他们别轻举妄动,否则会破坏同盟国尤其是英苏之间的团结。当时苏联早已与英国达成了协议,战后希腊属于英国的势力范围。

迫于苏联的压力,同时在希腊新政府承诺进行改组的前提下,许多武装组织宣布解散,希腊民族解放军中的大部分也解除了武装。然而放下武器的希腊民族解放军对希腊其他派别仍然心存疑虑。此外希腊政府又执行了一些错误路线,例如绞杀一些拒不放下武器的游击队员。对此苏联仅仅在联合国发表了一份声明,谴责希腊政府对左翼分子的迫害。希腊民族解放军以为这是苏联支持其进行内战的暗示。此后不久,希腊民族解放军的游击队在南斯拉夫等国的支持下,重新拿起武器袭击政府军。希腊内战重燃。

美、英在此关键时刻也不再保持沉默。针对苏联对土的照会,美国也阐明了自己的立场:海峡随时向各国家商船开放,随时向黑海沿岸国家军舰开放,海峡只对非黑海沿岸国家军舰有条件地开放。英国对此立即表示赞同,土耳其也认为原则上可以接受。然而苏联却不予赞同,并于1946年8月8日再次照会土耳其、美国和英国,重申共管海峡和在海峡地区建立海军基地的要求,此后又以军事演习为由,在苏土边界集结重兵。苏联的举动引起美、英诸国的强烈反响。经过磋商,美、英决定采取强硬立场,对土进行军事技术援助。

8月19日,美国对苏发出照会:美国认为土耳其应是海峡防御的主要承担者,任何对海峡的攻击都将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过问。8月21日,英国也发出了一份类似的照会。美、英的态度撑起了土耳其的腰杆。土耳其拒绝了苏联所提出的有关海峡的要求。

9月,美国派遣“罗斯福”号航母率7艘战舰组成特遣舰队开赴东地中海,以声援土耳其。

由于美、英态度强硬,苏联对土耳其的打压最终被顶了回去。苏土之间的这场危机使美国趁机将势力伸入该地区,在东西方冷战局面最终形成时,把土耳其纳入遏制苏联的全球战略之中。

伊朗危机

在二战爆发之初,苏联就对伊朗的西阿塞拜疆省有兴趣,希望能并吞这块土地。1939年,伊朗国王礼萨一世与纳粹德国合作,终于让苏联找到理由对这个邻国“采取措施”。

希特勒入侵苏联后不久,苏军就直接开进伊朗,与英国部队一起占领了该国。在苏军进入伊朗西阿塞拜疆20天后,苏联的阿塞拜疆加盟共和国就向西阿塞拜疆省派出了工作队,宣传苏维埃阿塞拜疆在文学、艺术、经济和其他领域的成就,扩大苏联在西阿塞拜疆省的影响。这使得伊朗官方坐立不安。

但在1942年,伊朗成了苏联根据租借法案获取军事援助的运输走廊。苏联并吞西阿塞拜疆的计划被迫搁置,派向西阿塞拜疆的工作队也被召回。1942年1月29日,苏联、英国以及伊朗在德黑兰缔结同盟协定,保证伊朗的领土完整。

1944年年初,由于苏德战场形势的逆转,克里姆林宫再次将目光转向西阿塞拜疆问题。苏联人民委员会专门谈论了“加强对西阿塞拜疆居民经济和文化援助”问题,并决定从阿塞拜疆向伊朗派遣政治工作者。不仅如此,苏联还开始表现出对伊朗石油的兴趣。苏联派出一个庞大的代表团来到伊朗,与伊朗政府就开采“黑金”持续进行了一个月的谈判,但没有任何结果。

苏联并没有就此罢休。1945年7月6日,苏联作出一个秘密决定,要“采取措施在西阿塞拜疆和伊朗北部其他地区组织分离主义运动”。苏联计划建立阿塞拜疆民主党,以领导西阿塞拜疆的民族解放运动。经过筹划,9月3日,阿塞拜疆民主党宣布诞生。这引起了伊朗政界、英国和美国的极大不安。

为了压制苏联对西阿塞拜疆的分离进程,伊朗政府对西阿塞拜疆采取了经济封锁,但毫无用处。因为苏联签署了“与伊朗阿塞拜疆扩大贸易”决议,抵消了伊朗的封锁举措。伊朗外交部还向苏联外交使团发出了抗议照会,并朝西阿塞拜疆方向派出了军队,但伊朗军队在沙拉法巴德遭到了苏军的阻拦。

有了苏联的鼎力支持,阿塞拜疆民主党不久就控制了全部西阿塞拜疆,并于12月12日成立了西阿塞拜疆政府。既然军事上根本不是苏联的对手,伊朗首相萨尔坦于1945年2月抵达苏联首都莫斯科,想通过与斯大林的政治协商,解决苏联从伊朗撤军、西阿塞拜疆和石油开采等一系列问题。由于伊朗和苏联领导人的观点相去甚远,持续两个多星期的谈判无果而终,没有签署任何文件。萨尔坦满怀希望地来到莫斯科,却两手空空地返回了德黑兰。

1946年3月2日,根据已有协议,苏联军队在伊朗驻扎的期限已到。但苏联塔斯社却发布公告说,苏联将只从麦什德、合赫鲁德和塞姆南撤出军队,在伊朗其他地区的苏军将继续停留。

美国驻大不里士(西阿塞拜疆省府)领事罗索对苏军此举深感忧虑,他在给国务卿拜内斯的密信中写道:这里(西阿塞拜疆)的苏军部队已经进入战备状态,并开始朝德黑兰、土耳其和伊拉克方向运动。罗索还报告说,从3月3日起,苏军增援部队正在从苏联边境向大不里士调动。美国总统杜鲁门为此接见了国务卿拜内斯,与之讨论西阿塞拜疆危机。而后美国就此问题向苏联发出了照会。美国政府要求莫斯科,在一个星期之内说明阿塞拜疆所发生事件的原因。

此时伊朗上空阴云密布。一些德黑兰居民在闻听苏联可能的军事攻势后,贱卖了他们的财产,逃往南方。还有谣言说伊朗国王和首相已经逃离首都。美国国务卿拜内斯还专门指示美国驻伊朗大使,在伊朗国王和德黑兰政府出走时派人护送。

但到3月24日,由于美国的强硬态度和苏联方面自身的综合考虑,事件突然发生了转机。苏联军队自行撤离了西阿塞拜疆。根据史学家的观点,这是美国总统杜鲁门3月21日对苏联的口头最后通牒发挥了作用。美国(《时代》杂志回顾伊朗事件时写道:“在1946年,当阿塞拜疆危机出现时,杜鲁门把苏联驻美国大使葛罗米柯召进白宫,并告诉他,如果红军不在48小时内立即撤离伊朗,那么美国将使用原子弹对付苏联!”杜鲁门本人也曾在后来的讲话中说:“当斯大林拒绝按约定期限撤出伊朗时,我向他发出了通告,告诉他如果出现那种情况,我将游到波斯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