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进山了 一 第十八章 指挥刀的功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40/


看着从来没有在自己面前露过笑脸的小队长那可亲可敬又可爱的笑脸,那个鬼子的心底突然泛出了阵阵的寒意,感觉到自己脚心的那种剧疼已经渐渐消失,甚至于已经感觉不到大腿的存在了,而且那种麻痹感还在向自己的大腿根处发展,再想到自己的那个伟大的联队长根本就没有考虑到这些事情,所带的药物都是那种用来治感冒啊,治砸伤啊之类的药,大腿被砍了,起码有六成的可能性是流血过多而亡,还得痛苦上老半天,这个鬼子咬了咬牙,对着小队长说到:“哈依,小队长,请原谅,我再也不能为天皇效力了,请砍掉我的脑袋吧。”

小队长高兴地笑了起来:“早就知道你一定会选择这个的,我的指挥刀已经好久没有饮血了,估计饿得慌,就让我为你效劳吧,我会永远记住你的。”一声兴高采烈的大吼,一颗脑袋滴溜溜地滚到了其它士兵的脚下,那颗脑袋的脸上,竟然不是那种痛苦到了极点的哭相,而是一种莫明其妙的笑容,一种得到解脱后的笑容,但愿这个鬼子在十九层地狱里面经过热油炸上几百万年之后,能够重新投胎,至少要投胎成一头猪吧,不要再当大日本帝国的国民了,连猪都看不起他们啊。

多少算是活动了一下身子,看了看正不断地滴血的指挥刀,小队长高兴得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不断地说着:“好刀,好刀。”,一边心满意足地把指挥刀插进刀鞘里,用他那满是血丝的眼睛,盯着一众正在不断地发寒的手下,挥了挥手,命令他们继续进屋。看着好象仍然是跃跃欲试的小队长,一众鬼子们的两条腿不由得哆嗦起来,迟迟迈不开步子,可是在小队长那让人胆寒的眼睛的逼视下,总算有三个鬼子端着三八大盖,提着胆,欠着腰,慢慢地朝着房间走去。

看了看木门上的那散发着腥味的铁钉,三个鬼子小心翼翼地观察了老半天后,这才伸出手去,轻轻地、温柔地推开了门。门一下子就开了,这让三个鬼子吓了一跳,连忙跳到旁边去,摆出了一付全神警备的样子。还好,跟前面一样,没有弩箭,没有竹钉,那个门大开着,在山风的轻轻地吹拂下,正发出一阵阵吱吱的叫声,好象在欢迎着鬼子的进来。

三个鬼子不约而同地上了刺刀,然后端着加长了的三八大盖,用刺刀不断地刺着地面,一看没有情况发生,这才小心翼翼地迈进屋子里。进了屋后,他们更加小心了,不敢多走一步路,不敢多摸一下屋里的任何东西,无论前面是什么东西,他们都要用刺刀捅上几十下后,再趴底身子认认真真地看了老半天,直到确信没有危险了,这才敢大胆地跨过去。

看到屋子中间的一张小小的凳子,一个鬼子照例用刺刀把它拔在了一边,哈,没事,心里不由得欣幸起来,回过头来,正要告诉同伴危险暂时解除,却看见身后的两个同伴正睁大眼睛盯着前面,一付不可思议的样子。那个鬼子正纳闷呢,只见两个同伴根本就来不及多说话,以最快的速度,一个虎跃,四脚朝地的趴在了地上,下巴碰到地上,竟然发出了扑扑的声音,可见,他们扑到地上的速度有多快了,就算是癞蛤蟆见了,也不得不表示由衷的佩服呢。对于同伴向癞蛤蟆学习的举动,那个鬼子还来不及反应过来,耳边就听到了一阵呼呼的风声。这个鬼子的嘴巴瞬间张大得几乎能吞下三个鸭蛋了,他的眼睛同样睁得大大的,刚想着如同伴那样趴在地上,从屋檐上砸下来的一块十几斤重的铁块,就狠狠地砸在他的脑袋上,把那个鬼子砸得飞出门去,那脑袋,几乎在瞬间就成了稀巴烂了,跟个面条似的。屋外的鬼子正一个个探头探脑地地观察着里面的情况呢,突然间一件物品飞了出来,正好砸在一个鬼子的身上,把那个鬼子吓得差点儿屎尿失禁了,以为里面扔出了手榴弹呢,两只手不由自主地往前探,抓住了一个软软的圆圆的东西。当被撞得倒在地上的他定睛一看,竟然是同伴的依然还赖在脖子上的脑袋,而且这颗脑袋与往常的不一样,软不拉几时,他的眼睛上翻,很干脆地晕了过去。

小队长气势汹汹地跑了上去,三腿两脚就把晕过去的鬼子给踢醒了,拉起他的领子,朝着他的脸蛋正正反反地连抽了几十个耳光之后,总算把那个鬼子给抽正常了起来。

痛快淋漓地打了一番耳光后,小队长把脸肿得跟猪头一样的那个鬼子扔在了地上,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后,朝着屋子里探了一下头,正好看见那两个鬼子仍然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依然在坚持努力学习癞蛤蟆呢,小队长不由得气上心头,抽出了指挥刀,狠狠地骂到:“八格牙鲁,你们两个,探路的快点,要不然,我砍了你们的脑袋。”

吼了三声后,仍然不见两个鬼子有什么动静,小队长气得几乎要亲自进去砍脑袋了,好不容易,他才忍了下来,看了看黑乎乎的屋子,想了想自己的小命要紧,只能在屋子外干叫着。好一会儿,两个鬼子才哆嗦着站了起来,低着腰,抬着脑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屋檐,确信上面再也没有其它能够砸下来的东西之后,才再开始了那危险万分的探路行动。

这一次他们的运气好啊,半个小时之后,两个鬼子探完路出来的时候,两腿直打哆嗦,脸色苍白的,比打了几天几夜的仗还要累呢。看到两个鬼子完整无缺地出来了,其它鬼子这才兴高打烈地进了屋。不过,这一回,他们可不敢乱抢东西了,几个鬼子上去,小心翼翼地抓起了棉被,抖了几下,没有看见有什么爬虫之类的东西掉了下来,这才一块儿抢起被子来。不过,他们白抢了,小队长走了上去,轻轻地玩弄着指挥刀,几个鬼子一看,心不甘情不愿地放下了被子,有一个机灵点的,还把被子折好了,轻轻地放在了床上,很显然,这张床,就是小队长的专用宝座了。

几个鬼子则是迫不及待地冲进了厨房,他们期望着在里面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那些干粮可不是什么好吃的东西,特别是现在是大热天,带的干粮容易坏,吃不了多久的,能找到一些新鲜的东西填填肚子才是最有用的。只是,很令他们失望,在厨房里,他们没有找到任何吃的,窝里空空如也,米缸里也是一样,别说鸡蛋了,连鸡蛋壳都没有找到。折腾了老半天,一个鬼子才在厨房的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两小缸的东西,打开一闻,酒香扑鼻啊,馋得几个鬼子的口水不住地往下流。不过,他们可不敢喝,一是这东西得先送小队长尝尝,这是规矩,要不然的话,小队长的指挥刀今天才饮了一回血呢;二呢,天知道这酒里面有没有毒啊,堡民们既然能够在竹钉上涂毒,在酒里面下毒,应该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看到几个鬼子殷勤送上来的酒,小队长也有点儿拿不定主意,不喝么,那酒虫一直在肚子里造反呢,喝吧,他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看了看站在旁边的一付馋相的几个鬼子,小队长想了想,指着一个鬼子,脸上今天第二次露出了笑容:“很好,你们很尊敬长官,我很满意,你把酒缸打开。”

看着那个鬼子殷勤地打开了酒缸,并且用不知道那那儿弄来的一个小碗倒了一碗酒,送到了自己的面前,小队长阴惨惨地笑了起来:“你的,好样的,不愧是大日本帝国的黄军啊。这样吧,这碗酒就赏给你得了。”

那个鬼子吃了一惊,脸一下子白了起来,小心翼翼地说到:“队长,这是我们孝敬你老人家的酒啊,我们怎么敢喝呢?”

“没事的,你就大胆地喝吧,我对孝敬上司的手下,一向是赞赏有加的。”

“队长,这酒不太容易得到,让我喝,是有点儿浪费啊,还是你老人家喝吧。”

“怎么回事,叫你喝你就喝,难道你敢不听队长的话?这是命令,你快喝,不听命令的结果,你也是知道的,你就看着办吧。”

看了看正把指挥刀抽得乱响的小队长,这个鬼子在心里恶狠狠地与他的上下十八代的所有女性成员都发生了关系之后,闭上了眼睛,默默地祈祷了一阵子,这才下定了决心一般猛地睁开了眼睛,跺了跺脚,端起了酒杯,仰起了头,一股脑儿把一小碗的酒全部倒进了喉咙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