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四章海上征途 第八节银河增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港口里的大型舰艇除了不能出海的几乎全离开吉大港,港口内的英军办公楼里也因为海军无重大战事而显得格外冷清,窗口向南的一间办公室是张学义自己的地盘,英军不是按职位给他安排办公室和宿舍,而是按军衔给分配,加上海军出身的蒙巴顿勋爵以盟军司令的身份给他一安排,他的待遇几乎快比本地的舰队司令要好。

张学义把两张白纸中间夹上一张打印纸,把纸上到机器里边熟练用英文写起战斗报告,他熟练的用英文写格式比较陌生的报告,他很熟练的用着英文打字机,吉姆站在他身后稍微指点着他写东西,“多用我们这个词,您的英文写作水兵不错,至少比英国本土长大的高中生要强的很多,还能这么熟练的用打字机。”

“别夸我了,我小时候最厌烦学东西,我是被逼出来的,另外这打字机二十来年也没啥变化,我是二十年代前第一次接触这东西,开始是把它当玩具的没事就乱玩。”张学义边聊边打战斗报告,吉姆看他很累就说:“您别太在意格式,您只要写要大概意思剩下的由我修改就可以。”

“不麻烦你了,我就这么写了估计不会难为我吧,海军舰队司令或许只看驱逐舰长的战斗报告,我这是走形式。”张学义抓紧时间飞快的把报告写完,然后站起身来把纸抽出来看了看,签上自己的名字以后,“麻烦你把这个交给舰队指挥官,我想出去兜风,不知道吉普车我能开么?”

“那就是配备给您使用的。”

“那我走了,你先忙,这些雪茄烟你也随便抽,喜欢就都拿走,我不奉陪了先走一步。”张学义整理了一下衣服,他身上目前佩带的是跟他职务相适应的英国海军少尉军衔,他不喜欢挂着军衔到处跑,边往外走边往下摘。


吉普车离开军港以后四处闲逛,张学义开着车眼睛只四下扫着大街上的买卖,他饶了几圈也找到了中餐饭馆,他开车司机就在车上打盹,车停下以后负责开车勤务兵问:“需要我陪您进去么?”

“不用了我进去坐会,一会我喝多了你开车送我回去就可以。”张学义下了吉普车就走进饭馆,他一看靠窗户那坐着自己的兄弟呢,张顺和钱瑞已经每人喝了一瓶子酒,桌子上菜也下了一半,他拉把椅子坐下跑堂的伙计急忙拿来碟子和筷子,“你们找到这么好的地方不叫我呀,太不够意思了。”

“哥,你怎么才来,在港里忙啥呢?”张顺拿起酒瓶子给张学义倒上酒然后选好吃的菜给他夹上,张学义拿起杯闻了闻。“好酒,好酒,我还真渴了。”

“你怎么来这么晚,忙啥呢?”钱瑞看他喝完一杯马上又满上,张学义说:“正规军打仗就是麻烦还要写报告,还是咱们自己拉队伍舒服,打完仗把战利品一分就完事,英国军队可真烦琐。”

“我也心烦那,离开家一年多还没回去看看呢,过年正好是打仗也没机会回去。”钱瑞边说边喝酒,张学义一边拿打火机点雪茄烟一边笑,“想老婆了吧?”

“少来这个,你和顺子才想老婆呢,我就一个老婆没啥可想的,你们回去好,每天抱一个那多舒服,一个礼拜都不重复,我就一个,每天看每天看都看的不新鲜,我跟你们没的比。”钱瑞只有一个夫人并没有什么妾和情人,大伙很难理解他为什么想家。


几架P1Y银河轰炸机飞到仰光上空,这是刚刚从海军航空技术厂里新下线的轰炸机,带着654航队新一任参谋长以及该型号飞机的专门维修人员补充到缅甸,日本已经把全部有价值的大舰都拿去跟美国人撕杀,缅甸不可能派出什么军舰去保护,在陆军与英国第十四集团军战斗的时候联合舰队惧怕英国在缅甸登陆,

铃木坐在轰炸机上往下看这座城市,感觉肯定不如在香港和上海的那段时间好,他以前是个飞行员,七七事变以后随海军岸基轰炸机部队进入中国,参与过许多重大战役,先是从台湾起飞轰炸南京、上海,接着有进入南京、上海去轰炸武汉,武汉被占以后轰炸机部队集中在武汉他又多次参加对重庆的轰炸,可以说是个经验丰富的轰炸专家,比永田那样的曾经海外留学过的海军军官差那么一点,但实际战斗经验一点也不逊色。

“参谋长,我们要降落请您系好安全带。”

铃木中佐习惯了长时间的飞行,飞行对于他来说是个享受,每当看到炸弹落在敌国头上他都感觉到兴奋,突袭重庆轰炸菲律宾,每次他带队都得意顺利执行完任务。轰炸机的炸弹把菲律宾美军的鱼雷库炸成火球的时候他感觉到异常的兴奋,在这次大爆炸后美国驻菲律宾的潜艇、鱼雷艇、军舰基本失去鱼雷补给,很难发挥出战力,另几架轰炸机把美军的油库彻底点燃以后美军只能依靠军舰内的残余油料继续抵抗,剩下的就是继续扫荡跑道上的B-17轰炸机群,然后彻底摧毁跑道,美国军队的战斗机就在一连串的轰炸中彻底丧失,飞机无法起飞军舰难以成群的抵抗,剩下的只能进行大溃逃。

做为一个岸基航空兵军官,无法感觉到偷袭珍珠港所带来的荣耀,无法体会到中途岛海战的惊心动魄,铃木收住自己的思绪后银河轰炸机已经平安的落在跑道上,跑道两边的航队士兵挥舞着帽子向飞机上的战友表示欢迎。。

永田早就听说要来个轰炸精英来给自己当助手,他是舰载机指挥官出身,适合去指挥对海面上轰炸的行动,他以前接受的训练就是打击海面上的战列舰,可惜缅甸无战列舰可以炸,他的对海攻击的本事对付猫在港里的英国舰队,以及陆地沿海各要塞的英军,一个吉大港就够他麻烦的,尤其是敌人的防空火力,这让他以前所学到的战术毫无用处。

“参谋长阁下,欢迎来到仰光,你加入第654航队我们感觉非常高兴,我已经在仰光的酒店准备了酒席欢迎你,请上车吧。”永田知道参谋长军衔只比自己低一点点,几乎跟自己差不多是一个时期从海军航空学校毕业,只是他没上其他的学直接去了部队而自己有机会去外国学习。

“长官,还是先去指挥部吧,我从海军司令部那听说了不少事情,我想先和你聊一聊,其他人先各忙各的,你看如何?”铃木提着公文包永田一看这个家伙也是个工作狂,很对自己的路子俩人急忙走进指挥部,永田顺便把其他闲杂人全打发到值班室去。

铃木进了指挥部就把两张图挂在黑板上,用图钉固定好了他站在旁边,他知道周围没别人就开始讲,“现在你所遇到的问题不孤立,整个联合舰队都为这个事情担心,这是两种防空炮,40毫米四联装高炮、20毫米四联装高炮,英国主要使用这两种雷达控制的高炮,以及延迟引信炮弹,太平洋上的美国军舰也有类似的武器,不过美国的一百艘各型航母的舰载机对联合舰队威胁更大,而不是高炮,但是跟英国人作战的确他们没什么飞机可以阻挡我们轰炸,英国皇家空军在印度的兵力全去对付皇军的第十五军去,无力对我们进行任何有效的打击,我们需要对付的就是几艘这样的船而已,不过我还是建议长官把主要目标定在弹药油料补给上,只有彻底当吉大港不能发挥作用,印度的英国舰队才能远离缅甸。”

“很好的建议,以后我也打算放弃对海面上单独的英国军舰进行打击,现在我们就讨论一下具体战斗任务吧,我打算集全队之力对英军惊醒彻底打击,现在战斗机、俯冲轰炸机、鱼雷机已经更新,新的重型轰炸机已经到来,可以对他们进行全面打击,但地面高炮有点麻烦,他们守卫的港口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永田还是多个好帮手强,人家一来就揭开英军的密集,比自己一个人猜要好的多。

“对付高炮我自有办法,如果您允许我动员所有飞机参战的话更好,现在弹药库里有足够的燃烧弹和化学弹么?”铃木计划用非常规手段给英国人点颜色看看。

“现在敌军无力用飞机保护这里,他们也把飞机集中对付陆军去,我们可以让战斗机也挂炸弹轰击。”永田听到这么说已经明白怎么做,看来还是跟地面大交道的人想的多,他以前可没接受过投掷化学弹和燃烧弹的训练,他投的都是对付军舰的鱼雷和半穿甲炸弹。

“可以,就这么做,我们也带个头,我打算亲自驾驶轰炸机参加第一波次的攻击,今天就开始行动,长官是否允许呢?”铃木比永田更好战,战争给他带来太多的好处,地位、荣誉、金钱,什么都有了。

“我还是请参谋长跟我一起乘侦察机指挥吧。”永田说完转身拿起电话,他吩咐了几句以后基地内就响起战斗警报,地勤人员给所有飞机加油装弹,落满尘土的化学弹燃烧弹从弹药库里取出来,连零式战斗机都开始挂炸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