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黑

小黑是我们工地上养的一条狗,大概有两年多了,也不知道是那一条狗生的了。刚开工的时候工地人员较少,物资较多,当地的治安环境又不是很好,就想到喂一条狗来看家护院。没想到捉了一条母的来,结果对它的计划生育工作没作好,生了一大窝小狗。这窝小狗又全都留了下来。这样一来,没多久我们院里的狗就有十多条,要不是因车祸死了几条,还不知道会繁殖成什么样呢,工地的车多也开得快,小狗又不易被发现,压死小狗时常发生。小黑也不知道是这其中的哪一条幸存的小狗了。反正它长到半大的时候就开始注意它了,因为它是我们院里唯一的一条小公狗。

小黑其实并不是全黑的,只是上半身是黑的,从鼻子一直到尾巴都只是半身黑,下半身是泥黄色的。在它半大的时时候还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慢慢的长大以后看上去就有些狗类的美男味了。和那些萎萎缩缩的狗比起来,小黑走到哪里都是昂头挺胸的,跑起来的时候非常的敏捷轻快,就象是在飘移。半黄的尾巴随时随地都半圈在背上,象将军的旌旗迎风飘展。即使是身陷恶狗重围进攻时也不会夹尾巴,总是怒目呲牙,半圈着半黑的尾巴去进攻。所以每战归来时候屁股上没毛的地方经常流着血。别的狗受到威胁时就缩成一团,尾巴夹得紧紧的,所以它们受伤的地方往往是脚啊,头什么的。小黑叫起的时候不像别的狗,没有一点气势,小黑的叫声很厚重,有震撼力。它不是在叫而是在吼。

当然它也有怕的时候,那就是它有恐高症,还是挺严重的那种。我们从事的水电建设工作,当然就有水坝了,一般的水坝都有几十米到一两百米高,我们这里的大坝有四十多米高。每天我们上班的时候小黑就会和它的那帮后宫(其它的全是母的)前呼后拥的跟着车跑,我们职工上班的时候它们就在坝上巡逻。有天,有个好事的同事无聊,就把小黑抱起来,把它伸到坝的边上,下边临空是水。一看小黑那表情可滑稽了:全身涩涩的发抖,尾巴夹得紧巴巴的。眼睛闭上了,连头都是扭向地面这一边的,真是英雄也有气短的时候啊。

小黑的爱恋也很有趣,并且经常去找业主那边的母狗爱爱,就连监理都说还是你们的小黑行,我们所有在场的单位对业主都是毕恭毕敬,只有你们的小黑从来不卖账,从容自如的去到业主的大院,傲慢在院里散步,等着院里的母狗们来献睸。选好一条它认为最美的,就到一边爱爱去,全然不觉这是在业主的地盘,连它的主人们都不敢放肆地方,并且还那什么了。

但是有一点不好,小黑爱爱也会喜新厌旧,也会认为家花没有野花香。我们院里那么多狗佳丽,它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有点兴趣外,后来就不会去碰了,偶尔上去亲热一下都是敷衍了事,无功而返。经常跑到野地里另寻新欢去了。但是它对它的后宫们管得却是非常的紧,只要是它在的时候。外边的狗就甭想沾腥,会誓守卫,把野狗们打得落荒而逃。这时的小黑真的就像一个独裁的封建帝王。

小黑的工作不光是看家护院,捉耗子也是它的拿手好戏,只要一有风吹草动,就像接到时冲锋命令的士兵一样,带上它的娘子军,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有敌情的地方,这边追那边截,很少有失手的时候。真的是狗拿耗子,敬职敬业,并不是多管闲事。

工地工作就要完了,也不可能把它带走,真的有些舍不得,只好以此文作为纪念。


本文内容于 2007-12-6 12:01:10 被lonly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