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蜂 第一卷 喀喇昆仑山 第七章 女兵秦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进来了一个轮椅上坐着的人,他浑身上下缠满了纱布,尤其是头部,裹的和木乃伊似的,只露出个眼睛。“小高,你他妈终于醒了。”熟悉的骂声又响了起来。“老金,是你。”高杨兴奋的说着。老金呵呵的笑道,“你他妈正是个孬货,睡了一天一夜,老子像你年轻的时候,早醒了。”高杨不好意思的笑着。“你咋成一只耳了”高杨问道,“啥?一只耳,他妈的老子耳朵是一个没了。”老金感到莫名其妙。“呵呵,就是黑猫警长里的一只耳呀。”高杨作弄道。

旁边的秦芳忍不住笑出声来。“你小子,不是闷蛋呀,开起我老金的玩笑了啊,等你好了看我不收拾你。”老金笑着骂道。

“田姐呐”“她呀,好着呐,就是被你吓到了。”老金悄声道。“恩?被我,我怎么了。”高杨问道。“呵呵,你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你现在可是全师闻名的打狼英雄了,人家打狼用枪,你小子用牙齿咬死一个,还是个头。”“啊!”高杨张大了嘴巴。“我和田医生见你一动不动,爬过去一看,你小子死死的咬着狼的喉管,拽也拽不开。”“后来呐?我怎么到这里了。“高杨问道。“我和田医生拉你也拉不动,正冻得浑身打颤,狗日的老王带人来找我们,说是团里通知下午有人到,可是半夜了还没见到我们,觉得可能出事了,忙沿着路来接我们。”老金说道。

“噢,原来是他。”高杨眼里露出遗憾。正说道这里,只听门口有人喊道:“高杨”。高杨一抬头,是田娜过来看她,拄着个拐杖,旁边是个威武的男子在旁边搀着她。“马团长,好。”高杨一眼认出了旁边那个人是副团长马建国正要起身,被旁边的秦芳一把摁在床上,“你老实点。“说完白了高杨一眼。“田姐好”老金在旁边开玩笑道。“去你的,老没正经。”田娜骂道。

旁边的马建国道:“你个老金,不仅是个兵油子,还是个嘴油子。”老金呵呵的笑着。马团长又道:“小高,我是特意陪你田姐来看你的,打狼英雄。”高杨笑着说:“那都是老金的一刀,我才。。”“哎!哎!别扯上我,我个老兵油子,是你自己一人干的噢,我和你田姐清清楚楚看到的噢。”“不是”高杨还要争辩道。“什么不是?信不信老子抽你。”老金狠狠的瞪了高杨一眼。马团长知道老金的意思,显然是想让高杨一个领功,毕竟老金老了,高杨还刚进部队。“好了,别争了,给你们透个风,团里已经给小高报了个三等功。”老马道。“好小子,妈的,才几个月就立了个三等功。”老金笑着说道。

这时走廊里传来一阵皮鞋声,“首长好”护士们打着招呼,“吱呀”门开了,进来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军人,后边跟着一个勤务兵。“秦师长,好”马建国立马站直敬礼道。“首长好”其余的几个连忙叫道。“噢,是建国呀,你怎么在这?”秦师长摆了摆手道。“报告师长,我来看望我团战士高杨。”“噢,这个小伙子怎么啦?”秦师长站在床边关切的问道。马团长把高杨勇斗狼群一事讲了出来。“恩,是个好兵娃子。你们报上来没有。”

秦师长问道。“报了,师长,已经报到师部了。”“这样的事情应该宣传一下,不错不错。”秦师长笑眯眯的看着高杨。“好了,我也没啥子事,只是转转,你们要好好休息。”秦师长说道,“我走了”“首长再见。”众人道。秦师长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道;“那个,这个,秦芳你过来,我有事情找你”秦师长道。站在旁边的秦芳一脸不快的走了过去。

隔壁的院长办公室里,只有秦师长和秦芳两个人。

“怎么了?还在生你妈的气呀?”秦师长看着女儿问道。“她不是我妈,我妈早就死了。”秦芳嚷道。“好,不是你妈,是你阿姨。都十八年了,你晓不晓这十八年,她为你操了多少心。她想你,你回家吧。这高原也不是个你女娃呆的地方。”秦师长语重心肠的说道。“我不回,我喜欢这里。”秦芳说道。“孩子,你终有一天会明白的,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多事情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当你真正爱一个的时候,你才能明白,爱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不想听,那都是你们的借口,我恨她,也恨你。”秦芳流着泪跑了出去。院长办公室“砰”的被狠狠的关上。秦师长坐在那里,一副苍老的样子,他点着一根烟,慢慢的吸着。

秦芳抹着泪跑了出去,一头闯进了宿舍,扑在床上抱着枕头哭了起来。许久,她才红着眼睛起来,打了一盘清水洗漱着。“好点没有,体温量了吗。”秦芳站在高杨的床边问道。高杨看着秦芳红红的眼睛答道。“还没呐。”秦芳盯着高杨喝问道:“我很好看吗,你一直盯着我。”高杨的脸腾的绯红起来。“转过来,脱裤子”秦芳冷冷道。高杨转过身去,只感觉到屁股一阵针钻的感觉,他咬了咬牙。

“还有你,你也是,该打针了。”秦芳对着在旁边床上的老金说道。“不是六点打嘛。”老金忍着笑问道。“现在打也一样。”秦芳慢慢的推出药水,面无表情的说;“快脱。”老金朝高杨挤了挤眼睛,一脸无辜的说;“秦护士,你轻点。我怕疼。”“狼咬着都不怕,还怕打针。”秦芳说道。“诶哟,姑奶奶,你杀猪呐,还是打针呐?”老金叫着。“这是药,一天三次,一次两片。”秦芳转过身来,把药放在床柜上,她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和小玉身上的香味是那么相似。高杨痴痴看着她,秦芳的耳边泛起了红晕,拉开门风一般的出去了。

“谁惹这小姑奶奶了,我的屁股。”老金呲牙咧嘴的叫着。“妈的,比狼牙还狠.”老金骂道。

“你说什么呐?”秦芳刚迈出去的脚又退了回来。“没什么?秦护士,我再问小高感觉怎么样。”老金满脸堆笑的说。“对了,你晚上好有一针”秦芳冲着老金说道。“啊,我的天。”老金叫道。“这秦芳和秦师长是什么关系?”

高杨见秦芳出去后问道,“秦师长的千金。”

“那她怎么在这里?”“听说秦师长家里比较闹腾,这丫头和她后妈合不来。我只是听说啊。搞不懂这些东东,不要问了,少管闲事。来给我讲讲你们大学的生活。”老金一双充满渴望的眼睛望着高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