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军原创]她的眼神是我永远的心痛之五

五.

窝在小屋里,百无聊赖,信手翻看着以前从旧书摊淘来的书.突然之间,发现书中的人物和故事离我是如此的遥远(呵呵,本来就很遥远),以前觉得生动有趣的情节和人物丝毫不能引起我的兴趣了.

已经半个月了,我仍然没有找到工作,每天毫无目的奔波和无数的碰壁已经让我麻木了,找个工作是如此的艰难,我仅有的尊严已经碰撞得荡然无存了,所剩无几的钱早就花得干干净净了,已经起了向家里打电话求助的念头了,实在是不想让老爹老妈看不起也不想听他们的唠叨(估计他们已经急疯了,被他们逮到还不唠叨个死),我在硬撑着.

她来了,带了一碗炒花饭,还有几个苹果.

"看什么书呢?"

"没什么,瞎翻."

"赶快吃点吧,我们还可以出去走走."

我麻木的吃完,麻木的和她在河边走着.

这些天,她总是在下班后过来看我,给我带来吃的,帮我洗衣服,塞给我一些钱,在两次苍白的拒绝之后我便默默的接受了,我会挣了钱还给她的,我想.

"不要急,会找到工作的."

"恩."

"现在找工作是挺难的."

"哦."

"这些钱你拿着,买点喜欢吃的,喜欢看书就去买啊."

我实在是无语了.

我终于找到工作了,就在汉水边,纯粹的体力活,就是转运黄沙,从运沙船上往传送带上铲沙,从黄沙堆上往汽车上铲,一把圆口铁锹被黄沙磨得雪亮,周而复始的机械动作,幸好,我的体力没有太大的问题,工钱开的也不低,问题是我的手第一天就磨破了,咬着牙硬撑着,每一次挥动铁锹,伤口就揪心的疼,慢慢的手麻木了,心也麻木了...

她来了,

"我找到工作了,就在河边."

"好啊,我就说啊,一定会找到工作的."

突然,她看见了我的手,我用撕破的布片包裹的双手.

"怎么啦,你的手?"

"没事."

"我看看."

她不尤分说的抓过我的手,解开布片.

"怎么伤成这样?"她急切的问.

"没事,以前没有做习惯,习惯就好了."

"快,快用盐水洗一下消毒,不然发炎就完了"

她火急火燎的化开盐水,把我的手泡了进去,突如其来的剧痛让我抽搐了一下.

"很疼吧,不过,不泡一下会发炎的."

她细心的用盐水洗着我的手,把嵌入伤口的沙砾和污垢清洗干净,我的手很疼,但,我的心很温暖.

"不要去了,象你以前没有干过重活,这样下去你会受不了的."

"这里工资高啊,看,我今天挣了30多块,这样干几天就赶上以前挣一个月的了."

"这不是你干的活."

"没事的,干几天就习惯了,再说,你的钱也要还啊."

"谁逼你还钱了,我不急,你着什么急啊"

"先干着,找到别的工作我就不做了."

又是半个月了,终于,手不再是问题了,只是肌肉仍旧酸痛皮肤晒得油黑.一天,休息的时候,河南的小工头找我搭话,

"兄弟,不错啊,干活挺麻利的啊."

"要生活啊."我说.

"这活干不了多久了."

"为什么?"

"你没看见河水在涨吗,水涨上来,咱们就又要找活干了."

"哦."我若有所失.

"看样子你是刚出门的吧,跟我们兄弟搭班子吧,一起找活干啊,你干活挺实在也挺卖力的,我们不会亏待你的."

"那再说吧."

她照例来看我,把我换下的衣服洗了,坐在床边看着我.

"你看,几天工夫晒得这么黑,身上还疼吗?"

"好了,习惯了."

"赶紧找别的工作吧."

"还是边做边找的好,稳当点好."

"你自己注意身体."

她的手轻轻的梳理着我的头发,我心里突然有了一丝冲动,我猛的抱住她,把她按在身下.

"别...疼..."

...

她轻轻的说了声,"我回酒店去了."

"哦."

我晕晕忽忽的应了一声,又沉沉睡去.

早上,我起床时发现,床单中间有一滩刺眼的红.

(对不住各位老大,休假几天,没有及时发贴.呵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