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冲锋枪逃犯与警方激战 邻居称像在看电影(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河南平顶山市宝丰县男子张红宾,在值班时因下棋发生冲突,杀死棋友后携带一支冲锋枪和约80发子弹潜逃。案发后,张红宾被公安部列为通缉逃犯,并要求湖北省公安厅紧急协查。河南警方动用多种警力,前日下午,最终在距离案发地大约1公里的一个村庄的民房里,将藏匿了20多个小时并与警方对峙的张红宾击毙。昨日,公安部电告湖北省公安厅,已经撤销了通缉令。


河南省宝丰县,位于河南省中西部外方山东麓,北依汝河,南临沙河。




尽管只是初冬,但这里却显得很冷。杨庄镇石灰窑村,距离县城不远,天刚刚黑下来,各家各户都差不多关上了大门。


郭老汉,今年70岁,住在石灰窑村。昨晚7时许,记者走进郭老汉的“家”,他和老伴正在收拾自己残破不堪的房子。郭老汉说,他的房子,在一场激烈的枪战中几乎化为灰烬。如今,自己的房子没了,老两口只得住在家门前没有大门的矮小棚子里。


亲历者讲述 夜闯农家 挟持老汉一家人


“张红宾是我朋友的儿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不过,在这之前,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了。”郭老汉回忆起自己刚经历的惊魂一幕,神态却依然显得比较轻松。


据郭老汉回忆,12月2日晚9时45分,他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小房子的床上照看隔壁的几只小猪,而他的老伴则在自家的堂屋休息。突然,吵闹的狗吠声打破夜的寂静。随后,郭老汉家虚掩着的大门“吱嘎”一声开了。


以为是儿子回来了,郭老汉喊了几声儿子的名字,却不见儿子应答。郭老汉说,当时,他觉得有情况,就起床披起衣服进屋查看。但郭老汉刚进屋,一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不要动。”只见一名个子很高的壮汉手提一只冲锋枪对着他,这突如其来的状况令郭老汉惊出了一身冷汗。这名男子说话间带有很大酒味,腿有点瘸。


“你是郭老汉吗?”男子问。郭老汉点头称是。“你把门关上。告诉你,我把科长击毙了。今天,我要你当我的人质。”男子威胁说,还要把郭老汉捆起来。


借着昏暗的灯光,郭老汉突然感觉这名男子似曾相识。郭老汉猛然想起,这不是自己老朋友张坡的儿子吗?“木石啊。”郭老汉试探性地喊了这名男子的小名,不料该男子的应答验证了他的猜测。这下,郭老汉终于知道这名男子就是自己好友的儿子张红宾。为了稳住张红宾,郭老汉开始不停地关心起张红宾,对他嘘寒问暖,慢慢取得了张红宾的信任。


抱枪入睡 嫌犯惊醒无数次


“我跟你爸爸是什么交情,你要是把我捆起来了,你以后怎么跟你爸爸交代。”郭老汉苦口婆心的劝张红宾,“人到难处,才想到亲人。你既然来了,就把我当做亲人,那么你就应该信任我。”


可能是实在太累了,张红宾要睡觉,但依然要郭老汉陪在旁边,生怕他偷跑出去报警。“我给你抱床被子。”说完,郭老汉准备走到自己的房里。“你不要跑了,你没有我的子弹跑得快。”张红宾威胁说。


见郭老汉没有任何反抗和敌意,张红宾抱着枪,裹着被褥,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而郭老汉则只能静静地坐在他的旁边不能睡觉。


“他既想睡,又很怕。”郭老汉回忆,张红宾睡着后,每隔两三分钟就突然惊醒,坐起来,侧头看看身边的郭老汉还在,就又睡着了。郭老汉说,他做了一晚的噩梦,惊醒了无数次。每次,郭老汉都看到张红宾满头虚汗,就这样,他折腾到前日凌晨5点。


警犬觅踪 警方包围杀人犯


上午十时许,郭老汉接到学校的电话,孙女生病了。郭老汉对张红宾说,“我要去接孙女,要是我不去的话,会引起怀疑的。你每餐吃饭都是有酒有肉的,我出去顺便买点菜回来。”张红宾要求郭爹爹将门反锁后,自己独自藏在家里。


中午11时40分许,郭老汉的老伴袁婆婆从宝丰镇理发回来,当她走到距离家约1公里时,看到很多警察、警车和围观的群众。”中午12时许,袁婆婆回到家时,郭老汉已经买好了猪头肉等下酒菜。袁婆婆还未进门,郭老汉就给她使了个眼色,“你去油菜地里看看吧,等会再回来。”袁婆婆告诉记者,当时,她确定家里肯定就是嫌犯了。她推着自行车,双腿发软,骑上自行车又摔了下来,推着车不知道该怎么办。大约走到离家600米处,几名警察追了上来,拦住了她,将她带到警车上了解情况。


据郭老汉称,老伴刚出门,正当他们准备吃饭时,有几条警犬围在了他们屋外。看到惊慌的张红宾,郭老汉稳住他说,“警察不会这么快找到你的,没事,我们快吃饭吧。”张红宾双手抱着冲锋枪,瞪着眼睛,惊慌地说,“第一,我不吃饭。第二,我不喝酒。第三,我不放下武器。”


几分钟后,郭老汉的三间瓦房都被警察和警车包围了。郭老汉告诉记者,他知道警察很快会找到这里,但他了解张红宾的个性,他是不会投降的。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全,他并没有盲目的劝降,而是想办法稳住他。


郭老汉对张红宾说,“看来,现在情况不好,你脱身估计很困难了。不过,警察应该还不确定你就在这里。要不,我先出去看看情况,把房门锁住,这样,你还可以多争取一点时间逃跑。”张红宾同意后,郭爹爹带着孙女趁机逃了出去。


持枪对峙 嫌犯激战后被毙


据郭老汉称,在警车上,民警征求他的意见说,“现在,持枪的嫌犯就在你家里,逮捕嫌犯可能要毁坏您的房子,您有什么意见吗?”“没意见!”郭老汉爽快地说。昨日下午3时许,他听到家里首先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冲锋枪声。


据知情者透露,当时,嫌犯在屋子里,持枪同警方对峙。据该村村民介绍,因为现场全部戒严,他进不去。只听见里面枪声大作,大约两个小时后,就抬出了一具尸体。据介绍,警方将其现场击毙,并将枪支弹药全部收缴。


据击毙现场附近的居民称,昨日早上6时许,警察就在石灰窑村设置了警戒线,民警开始摸排盘查。“当时,我们听说有持枪杀人的嫌犯躲在这附近,都很害怕。”下午3时许,他们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枪声和一阵阵炮轰声。随后,看到嫌犯的尸体被运了出来。


昨日下午4时许,一切都平静了,郭老汉接到警方的通知,嫌犯被击毙了。郭老汉和袁婆婆被带到宝丰县公安局录口供。


由于郭老汉夫妇的三间瓦房在击毙嫌犯途中被毁坏了,民警安排其在旅店住宿。昨日,由于担心家里的6窝猪无人看管,郭老汉夫妇又搬了回来。晚上,温度大约为0摄氏度,郭老汉夫妇住在没有门的猪圈旁的棚子中。


记者实地踏访


嫌犯毙命地已成废墟


昨晚,经过艰难寻找,记者找到了张红宾被击毙的地方。这是一个相对偏僻的小村庄,很难看到几户人家。路边上有几间破旧的土墙瓦房,这里距离张红宾的工作单位大约只有一公里地。


在这里,似乎各家各户都喜欢为自家的房屋做一个院子。在夜色下,挨着路边的一堵红砖砌成的院墙,被撕开了一道口子,一条警戒线一头拴在旁边的一棵树上,一头淹没在杂乱无章的破碎砖头之间。


踏进院子,靠近左手边的两间瓦房,一间已经没有了屋顶,只剩下了光秃秃的墙壁立在那里,墙角处不时还冒出阵阵呛人的烟雾。旁边的一间屋子的窗户下,有一个小洞。据目击者介绍,当时警方包围了这里以后,由于张红宾持枪负隅顽抗并开枪与警方对峙,警方被迫将其击毙,这些痕迹都是当时击毙张红宾留下的。


观察


嫌犯为何能拿到冲锋枪?


据介绍,张红宾的父亲之前就在这家单位工作,后来,张红宾也在此工作,他们家为人都很忠厚,跟周围人都比较熟悉。被张红宾枪杀的史科长每周到该单位去一次。


史某是领导,两人也是同事,张红宾为何要对史某下如此狠手?昨晚,就在记者采访的时候,巧遇了张红宾生前的好友赵师傅。


据赵师傅介绍,他经常和张红宾一起喝酒,对张红宾的事情知道一些。至于张红宾为何要枪杀史某,赵师傅说,张红宾和史某在工作上有些积怨,再加上这次下棋引发了矛盾,双方发生冲突,张红宾可能一时冲动才做出了这样的傻事。


尽管此事在当地并没有公开报道,但消息还是不可避免地从不同渠道传播开来,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多议论。大家对张红宾因下棋起纠纷就枪杀科长的举动感到不可思议,认为应该还有更深的原因,但目前两个当事人都已经死亡,张红宾杀人的原因恐怕不好说了。也有人断言,宝丰县的有关领导应该对此事负上责任,一个仓库管理员能够独立拿到冲锋枪,也说明枪支管理存在重大漏洞。


本报特派记者 季冬


声音


朋友:“他平时为人不错”


杨庄镇石灰窑村,是一个不大的村子。村里人讲,张红宾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张红宾读完书以后,出去了几年,后来就到了现在的工作单位工作,已经有些时日了。在他们的眼里,张红宾是一个为人很真诚热情的人,在他们看来,张红宾持枪杀人,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住在附近的王先生说,张红宾在这里工作已经有好几年了。“我对张红宾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他不是一个内向的人,平时对我们很热情,有的时候找他帮忙,他能帮忙的,他都不会推辞。有的时候,他们单位的领导来检查,他总是屋里屋外忙活得可欢呢!”王先生说,他不明白这样一个人,怎么就走上了这条路。


自称是张红宾朋友的赵先生说,他是12月3日上午知道消息的。“当时我听到别人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怎么也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出去看外面停了很多警车,仔细打听后,才知道事情是真的。”赵先生感慨,“平时,他可是一个很不错的人啊,可惜了!他的老婆、孩子、父亲,可能都难以承受这个打击。”


走访中,附近或多或少知道张红宾情况的,基本都这么评价他。


据附近的邻居介绍,张红宾的妻子在县城做生意,有一个11岁的儿子,还有60多岁的老父亲。昨晚9时许,记者找到张红宾妻子做生意的地方和他父亲的住处,只见大门紧闭。据了解,张红宾的父亲有3个孩子,儿子就他这么一个。


邻居:“感觉像在看电影”


昨日晚上,记者来到宝丰县杨庄镇石灰窑村张红宾工作的单位,附近的邻居回忆起当晚的情景,依然感觉像在看电影一样。


该村的杨先生,就住在张红宾工作单位的旁边。他介绍说,12月2日晚快9点的时候,他正在家里看电视,突然听到附近传来枪声,由于天冷,他就没有出门打探发生了什么事情,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到了12月3日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他被一阵嘈杂声吵醒了。“外面好像有很多人和车子,我起来一看,外面停了很多警车,才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但当时不知道什么事情。”杨先生说,到了早晨,他才听说是发生了命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