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国的权贵是否都是“心胸狭窄”的人?

美国的权贵是否都是“心胸狭窄”的人?


柏拉图:

在判别哲学家的天性和非哲学家的天性上还有一点是需要注意的。你可别疏忽了任何一点胸襟偏窄的毛病。因为哲学家在无论神还是人的事情上总是追求完整和完全的,没有什么比器量窄小和哲学家的这种心灵品质更其相反的了。


中国莲:


“胸襟偏窄”能体现什么?只能体现其人智慧思维层次的低下,“胸襟偏窄”表现得越严重的人,其人的智慧思维层次越低下。“胸襟偏窄”必然以其人的言行来体现,任何人有意识的言行都必然是在其人智慧思维控制下完成的,所以,“胸襟偏窄”一类的缺陷就是其人智慧思维所体现的见识问题。


然而,“胸襟偏窄”者自己却不这样认为,这种人却不懂装懂地认为任何人都与他一样“胸襟偏窄”,即自己是什么人就以为别人是什么人,自己不理解的道理,就认为不会有人理解。即使是在与他人的理智理性以理服人充分辩论后,错误“百”出,这种“胸襟偏窄”的人仍然不肯承认。


因此,不懂装懂就必然是“胸襟偏窄”者的一种典型表现。到底谁的各行各业的相应专业水平更好?到底谁的智慧思维层次更高?并不是以什么“学历或资历”这类指标就能证明什么,就因为“学历或资历”这类指标,在人类社会是无法证明其人的智慧思维很高层次的,只能证明“学历或资历”这类指标代表着大众化的智慧思维层次。就因为“学历或资历”这类指标,只能证明其人具有超常的记忆能力,这样突出超常记忆能力,在当今电脑时代已经几乎没有任何优势了。


不懂装懂者,参与任何行业的决策,只能害人害己。不懂装懂越严重,害人害己害得就越深。没有真正好的本领,无论是谈论还是参与任何行业的决策,是不可能达到很好效果的,充其量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种人就只能惹事(而不能理性平息事),一旦积累起来,就成“惊涛骇浪”的大事,从而对包括其人自己在内的大家造成巨大损失,这就是以暴制暴的一种结果。如每次资本主义经济危机这种“惊涛骇浪”的大事,无论对相应国家的权贵还是对其国人民,都曾造成了巨大损失。


没有长久能不变而存在的事物,“秋后的蚱蜢长不了了”,被惩罚程度源于不懂装懂的程度,无论其人有多高学历及资历等;人类社会世界各国历史上的每次政治事件,都如此,当然包括战争(战争是政治的延伸)。人类的历史发展规律,就是在每隔一定阶段要严厉惩罚一批严重不懂装懂者,当然只有这种惩罚,才体现出大道大自然规律之正义。


得民心,是得在理智理性以理服人上,老百姓大大小小的事物,都能尽可能突出用道理以理智理性以理服人,而非突出凭谁的拳头大的感情感性以“力”服人。虽然大多数老百姓进道理的水平达不到很好,但是当官的是在用理智理性以理服人,还是在用感情感性以“力”服人,这种大的笼括还是能够被老百姓分清的。而不能突出用道理以理智理性以理服人,那么,其国的法律就必然是其国权贵实质专制的工具。


所以,当官的及司法者如大多数以致绝大多数都是不懂装懂者,那么相应的国家社会会如何?只能盲目崇尚金钱和权势等感性强势,目前阶段的美国等世界各国的主流就是如此。如何衡量那些当官的不懂装懂者所占当官者的比例,看其国的宪法,看选当官的是突出理智理性以理服人,还是在突出感情感性以“力”服人!所以,心胸狭窄典型表现必然是突出感情感性以“力”服人,那么,美国的权贵是否都是“心胸狭窄”的人?您就自会得出答案了。


如果其国的宪法如美国的宪法是突出感情感性以“力”服人,那么美国选当官的必然是突出感情感性以“力”服人!美国的大多数老百姓又有什么办法?没有任何特长的老百姓,能不是弱势群体吗?所以,当官的在美国就是其国人民实质的大爷(维护少数人利益的人民的大爷),而非人民整体的公仆,主要极力维护其国皇族式私有制权贵(如财阀等)这些少数人的感性利益眼前最大化利益,从而很大程度侵犯其国人民整体的理性利益长远利益。


★★★2007-12-5 20:54 《正义与民主》系列第521章★★★

—— 徐联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