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追思烈士——永远的丰碑

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回雁峰下,一代又一代的衡阳人从这里走出,为繁荣中华文化,为挽救民族危亡,为祖国复兴,奉献着自己。世界文化名人蔡伦发明的造纸术,功垂千秋、泽被世界;伟大的思想家王船山笔耕不缀,著书立说,开启了湖湘文化之源头;中国同盟会为革命捐躯的第一人刘道一,朱德前妻伍若兰都是衡阳人;共和国元帅罗荣桓戎马一生,为新中国的诞生和建设立下了不朽的功勋;还有三国故事中人们所熟悉的蜀相蒋琬、刘巴,吴九真太守谷朗,以及清代名臣彭玉麟,近代名书画家曾熙等等衡阳籍人士,为衡阳的历史增添了绚丽夺目的色彩。

无产阶级革命先驱夏明翰也是我的家乡衡阳人,而他“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诗篇更是赢得了后人对其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大无畏革命牺牲精神的无限景仰。

走上革命道路

1900年夏明翰生于湖南衡阳。他自幼聪颖,爱好诗书。五四运动时期参加衡阳学生爱国运动,是衡阳学生联合会的领导者,1919年衡阳检查日货运动达到高潮,牟利商人恨学生入骨,他们说通夏明翰的祖父,把夏明翰禁闭在家。1920年湖南“驱张”(当时驱逐湖南督军张敬尧)运动成功,夏明翰非常高兴。一天晚上,他乘机逃脱,并砍掉了被祖父看成官运亨通、兴旺发达象征的一棵桂树,这是夏明翰誓与封建家庭决裂的见证。从此,家庭断绝了他的经济来源。他从此开始了革命生活,年仅20岁。

革命岁月

1920年秋天,夏明翰带着与封建家庭彻底决裂的胜利喜悦,怀着崇高的理想,来到了全省革命活动中心长沙,并认识了毛泽东。中国共产党成立后,毛泽东等创办湖南自修大学,以培养党团骨干。夏明翰是自修大学的第一批学员,1921年冬,在毛泽东、何叔衡的亲自培养、教育和介绍下,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在革命的洪流中,夏明翰显示了坚定的无产阶级立场、刚毅的性格和组织才能。“党需要办的事就要认真地去办,坚决把它办好。”明翰始终把这一句话当做实践的准则,行动的指南。1923年11月,自修大学和附设补习学校被赵恒惕下令查封,中共湘区委将这两所学校的大部分学生,转移到新筹办的湘江中学,夏明翰欣然接受了去这所学校教数学的任务。教数学对于明翰来说是个新课题,为此,他努力钻研数学,从头学起,不懂就问,算错了重来,连手掌都成了作业纸,一条条定理,一个个公式,深深印在脑海里,他写的教案,整整齐齐,清清楚楚,一丝不苟。学生们还送给他一个新奇的外号,叫做“三晚老师”,因为他为了教好数学,下办公室晚,吃饭晚,睡觉晚,有时加班加点,彻夜不合眼。谢觉哉曾有过这样的回忆:“党办湘江中学没有教员,调他去教数学,他没有教过数学,但为了对学生负责即是对党负责,他用心钻研,创造新教法,大受学生欢迎,成为很好的算术、代数的教授者。”

1926年10月,北伐军占领了武汉,南方各省的工农运动进入了蓬蓬勃勃的高涨阶段,负责湖南省农委工作的夏明翰和省工委的郭亮请示省委决定,联合召开了湖南全省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和工人代表大会。大会进行了26天,农民代表一致提出了减租废押、解散团防、铲除土豪劣绅和组织农民自卫武装的要求。大会进行中,获悉毛泽东将回湖南考察农民运动,立即向毛泽东发出:“盼即回湘指导一切”的电报。毛泽东于12月中旬回到长沙。他在大会上,作了两次重要报告。根据中共湖南区委的指示,夏明翰、易礼容和柳直荀共同为代表大会起草了40多个决议案,交大会讨论通过。这些决议案将农民武装、农民政权、农民利益和农村革命工作等问题一一写了进去。大会发表了宣言,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推动了湖南工人、农民运动的发展。

1926年农历九月初四日,夏明翰和湘绣女工郑家钧结婚了。在清水塘四号的洞房里,仅摆设一张床,一张方桌和几条长凳,虽然简单朴素,但师友云集,十分热闹。何叔衡、李维汉、易礼容、郭亮、龚饮冰、谢觉哉等都来贺喜了。他们在帐帘两边挂了一副别出心裁的描绘他俩至诚相爱的对联:“世上惟有家钧好,天下只有明翰强”,给这对患难夫妻以温暖和鼓励。

同年2月,毛泽东回到武昌,创办了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夏明翰应毛泽东之邀,来到武汉,担任全国农民协会的秘书长,兼任毛泽东和农民运动讲习所秘书,并在农讲所授课,有时还到中央陆军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作报告。

英勇就义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血腥屠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夏明翰非常悲愤。他在一张载有革命同志被杀害消息的《民国日报》上写下了两句话“越杀胆越大,杀绝也不怕。不斩蒋贼头,何以谢天下!”

1928年初,夏明翰被党调到湖北工作,任中共湖北省委常委。由于叛徒的出卖,同年3月18日他不幸在武汉被敌人逮捕。敌人妄图从夏明翰这个共产党的“大官”身上,搜出重要的机密文件,便翻箱倒柜搜查了一遍,结果只搜到了一个手电筒,一块怀表,此外,还有他戴的一副近视眼镜。

敌人用尽种种酷刑鄙不能使他屈服。在法庭上, 国民党反动派进行了最后一次审讯。

“你姓什么?”

“姓冬.”

“胡说.你明明姓夏为什么乱讲?”

“我是按照你们国民党的逻辑在跟你们讲话.你们都是这样: 把黑说成白, 把天说成地, 把杀人说成慈悲, 把卖国说成爱国.我姓夏就当然应该说成‘冬’! ”

“多少岁? ”

“我是共产党, 共产党万万岁.”

“籍贯”

“革命者四海为家, 我们的籍贯是全世界.”

“宗教信仰? ”

“我们共产党人不信神不信鬼。”

“那么你没有信仰? ”

“有信仰, 我信仰马克思主义!”

“你究竟知不知道你们的人?”

“知道.”

“在哪里? ”

“都在我心里.”

1928年3月20日清晨,威武不屈的夏明翰被刽子手们押到汉口余记里刑场。敌人要他下跪,夏明翰拒不屈服,连腰也不弯,像南岳衡山一样巍然屹立着。执行官员问他还有什么遗言要讲时,夏明翰大声说道:“有,给我纸和笔!”这时,他真有千言万语要讲,云天万里,关山阻隔,极目远眺,大夜弥天,对党对同志,还有那苦难深重的几万万同胞,他有多少知心的话要说要写;对敌人、对那可耻的叛徒,他有数不清的诅咒。他静思片刻,用带着铁铐的手,饱醮着浓墨,不,饱醮着自己的满腔热血,写下了那首“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的正气凛然的就义诗。

追思烈士

一个共产党员为真理、为理想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一个革命者对人民、对革命的耿耿丹心,是家乡衡阳永恒的骄傲,也是当代青年最好的榜样。他坚信:自己的血不会自流,无数革命志士会接过他的枪,继续战斗,去迎接灿烂的黎明,被压迫的人民一定能够获得解放,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一定能实现。

对,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共和国的红旗上有你们,后人的心中有你们。

英雄虽逝,然浩气长存;英烈岂消,凭事迹永传!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