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一卷 第一章 遭遇劫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呼”。火车钻进了山洞,阳光被厚实的山体遮挡住,坐在车窗边原本正欣赏田野风光的白帆的心情也像是被什么遮挡住一样而变的糟糕起来。

哗。车厢门被人粗暴的拉开,巨大的力量仿佛想要把它破坏似的。腾腾腾……皮靴踏地的声音在寂静的车厢里格外清晰,使得气氛更加沉闷起来。

白帆的耳朵动了动,好似要捕捉更多的声音,身为军人的他对这种只有陆战靴才发出的声音非常熟悉。

他的心跳开始加快,时隔一年,这是他回国后第一次见到解放军。

“好专业的站位,五个人,一个尖兵一个殿后,中间三人背靠背组成最牢固的三角形防御阵,这样就可以观测到360度方向,无论敌人从哪里攻击都会受到最强烈的反击。但前后两人的步伐凌乱,不像是接受过训练,还有他们之间的间距过大,一旦受到攻击无法及时支援。而且后面的,好象不只是一个人,是两个人吧?另一个脚步声不明显,若有若无的。中间的三人配合默契,否则不可能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还能保持一致,最少也是在一起生活过三年以上!”白帆闭上眼在心里兴致勃勃的猜测着这伙人,还不时添上几句评论。

很快他便感觉到了不对,貌似这里是火车厢里,坐着的是一些游客或者是回家的群众,在这里出现这种情况要搞什么还是出了什么事情么?

过了一会,火车出了山洞,车厢里又恢复了光明,白帆眯着眼调节着眼球适应现在的亮度。

白帆把注意力转移到那几个人身上。只见殿后的一个人右手反手握着匕首架在一名穿红色羽绒服的少女,左手拿着一把中国最常见的54式手枪。被白帆定义为尖兵的那个人一只手提着一把土制的猎枪,另一只手拿着一个麻袋,正凶狠的看着众人。

在白帆眼里,这两个人只能算是刚入门级别的菜鸟,充其量也就是接受过几天非正规的军事训练而已。但站在中间,纹丝不动的举着冲锋枪组成特种小队最常用的三三制防守队型的那三个人,专业的站位,鹰隼般的眼神所透露出来的接近冷酷的冷静,把紧张、恐惧排除在外的良好心理素质、结实强壮的身体,这明明就是精锐的职业军人!

搞反劫持演习?以白帆的眼力可以看出那些劫匪身上的枪弹全部都是真家伙,如果是演习的话先不说不会使用这种真枪真弹,而且那群扮演着悍不畏死、神兵天降拿着警棍的乘警早就应该以雷霆之势冲了出来,再靠着可以电死小鸟的电棍三下五除二的把这几个装备着武器拉到战场上可以充当突击兵的劫匪打倒,最后几个扛着摄象机的记者对着正一脸‘这不算什么’嘴里讲着大义凛然的话的领导一阵狂拍才对!

“现在开始……”中间看起来像是头头的家伙发话了:“打劫!”

“哇~~~”刚才还沉默好奇的旅客炸开来,就像是在平静的水里扔下一块石头掀起巨大的波动一样,那声音,就像是有一千只鸭子在耳边叫一样。有几个冲动的青年想要站起来反抗,但都被身边的亲朋好友死命的拉住,不让他们去送死。但还是有一名二十五、六的人挣脱开来拿起桌子上的酒瓶想要砸劫匪。

“砰!”前面的劫匪手中的土制猎枪发出了吼声,巨大的后坐力使得那人的手臂狠狠的一震,也告诉了众人这不是一场演习。细小而又密多的霰弹把青年的头和酒瓶全部打爆,鲜血和脑浆混在一起后呈辐射状向四周弹射去,打到了旁边的人的身上。

看到这一幕,刚才还在喧闹的车厢在一瞬间变的鸦雀无声,都惊恐的看着劫匪。原本还打算反抗的人都放弃了这个想法,不甘心的坐回了原位。母亲们都把孩子紧紧的抱在怀里,并用手捂住孩子的嘴,害怕这些毫无人性的劫匪的下一个目标是自己的孩子;女生胆怯的抓住身边男友的胳膊,男友也很配合的用身子挡住女生;被流弹打中的人强忍住伤口出传来的疼痛,不断的低声发出嘶嘶的吸气声,但马上又抬起头看看劫匪,惟恐惊扰了他们……

白帆死死的纂紧拳头,指关节因为太过用力而变的发白。身为一个军人,看着歹徒杀害无辜的人民,自己却无力反抗,刹那间心中冲满了耻辱的感觉。但更令他愤怒的是这些军人,或许说是曾经的军人,这些枪上刻着保家卫国的军人竟然把枪口对准了平民,这些该死的败类开枪杀了手无寸铁,应该是站在他们身后接受他们保护的平民!

中间的匪首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用枪指着他说道:“你,站起来!”

白帆无奈的叹口气,举着双手站了起来,盯着匪首的眼睛说道:“先生,你们的速度应该快点,因为还有几个小时就要到站了,那时你们就不好跑了!”听了白帆的这番话,无论是旅客还是正在拿钱的劫匪全都楞了一下。有的人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也有的人闭上眼睛,不忍心看接下来的血腥场面。

“哦?”匪首不仅没有开枪,反而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他,说道:“这不用你操心,问题是……你看上去很不服?”

白帆心里一紧,在这种敌优我劣的情况下,一旦激怒敌人自身难保把命丢这不说,还会牵累群众。随即口中说道:“是的,但我手中没有武器,所以我现在只能屈服!”白帆把这句自己认为已经非常示弱的话说了出来,但听在其他人耳朵里,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挑衅。

啪。匪首狠狠的给了白帆一巴掌。原本他是可以躲开的,但他没有,躲开容易,但却会引起对方更加凶狠的攻击,而且还破坏了自己心中拟订的计划。

看着白帆的脸肿的老高,却还是神色不变的站在那里,匪首又举起了枪对准白帆的脸狠狠的砸了下去……

滴答、滴答~~~白帆的身体晃了晃,鼻子淌下来的血肆意的滴到地上。白帆低下头擦了擦鼻血,看着刚才与自己左脸颊亲密接触的56式冲锋枪的木制枪托。

匪首瞪大眼睛看着白帆,心中极度的震惊。“军人?”匪首沉声问道。虽然是这样问,但在他的心里已经把白帆当成了军人,刚才那一下用的劲他最清楚,普通人牙齿掉落、鼻梁断掉、下巴骨碎掉这是正常的,而且还会晕倒。

看到白帆点了点头承认后,他的眼神被另一种神情所替代,有兴奋,有惋惜,甚至还有一些……不愿意回忆的痛楚……

这句话果然引起了其他劫匪的警惕,枪口也有意无意的扫向他。

匪首深深的看了白帆一眼,在他耳边低声说道:“我真想杀了你!因为你对我形成了威胁!”。说完匪首就转身离开了。虽然是后背对着白帆,但却依然没有放松警惕。

白帆看着他的背影心念电转:如果自己突然暴起攻击,有九成把握把匪首击毙,然后利用所有人惊讶的瞬间杀掉最后面的那个劫匪,救下人质,再然后呢?有劫匪在这里激战?还是让这些已经逼急了眼的人杀害旅客?

其实白帆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这一刻,他心软了,他在为自己不动手找理由,虽然那些理由都成立……他们虽然素不相识,但他们的身上都一种属于军人的味道,一种曾经信仰过的信念,他们都有一个名字:士兵;他们都有一个称呼:军人。白帆下不了手,头一次,他这个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刽子手有了一种感觉:原来杀人因为这么难!

白帆放弃了现在攻击的打算,硬下心肠打定主意,寻找下一个机会,把他们全部杀掉。与其把他们送上法庭让接受什么狗屁正义的审判去给军人丢脸还不如让自己杀了,最后低调处理,让世人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和职业。

“小子,你的钱呢?”拿着土制猎枪的劫匪打劫到白帆身边说道。

白帆先是一楞,马上苦着一张脸掏出了身上仅有的300块钱,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让他交钱比刚才挨枪托还要痛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