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朝倭之战 第二十二节 决战乌岭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攻下了清州牧,等于将乌岭关的山田铃木送上了绝路,晨曦微明时分,龙天站立在北门的城楼上,迎着朝霞和微风,翘首以待乌岭关方向传来胜利的捷报,旁边依旧站着野蛮女友全顺姬,她与龙天一道,默默地等待着一轮崭新的朝阳跃起在小白山巅。


与龙天岔口道别之后,姜海领着忠州援军朝着乌岭关方向快速开进,至午夜时分,一行两千余人在距倭军大营十里外的山口安营扎寨,部队就驻扎在官道旁,连夜构筑了野战工事,并抢占了周围的制高点,彻底堵死了山田铃木的退路,只等天明时刻,姜海就将和丁念祖一道,送山田铃木和他的一万一千人“上路”。


这一夜姜海几乎没有合过眼,不时地走出营帐一遍又一遍地检查岗哨和阵地,唯恐忙中出错,然后就是无数次地低头看着手腕上的军用手表,一秒一秒地数着时间,对他来说这一夜实在是太漫长了,和姜海一样,武警战士们也在焦急地期待着决战时刻的到来。


由侦察中队长张小海带着五十名“机枪中队”的战士,走山路绕过了山田铃木的大营,安全抵达了乌岭关内,顺利地与丁念祖的部队成功汇合,并传达了姜海制订的作战方案,张小海惟恐丁念祖有抵触情绪,在传达命令的时候特意说明这是龙天安排的,部队里谁都知道这两人谁也不服谁,时常在暗地里较劲,这次乌岭关决战,万一两人又较上了劲,一旦贻误战机,那就便宜了山田铃木了。


“妈的,老姜这小子够意思啊,把机枪都给我调来了,老子正愁怎么发起反击呢,呵呵,等这一仗打完了一定得请这小子喝酒”,丁念祖盯着肩挎AK47的五十名战士,眼睛里放出了光芒,尽管现在是子夜时分,张小海仍然能看见暗夜里丁念祖的脸上在闪着绿光。


姜海的作战计划很简单,天亮后先由丁念祖发起大规模的反击,以武警战士为先锋,用密集的火力先给倭军以有力的打击,然后将山田铃木向南面驱赶,在那里姜海布置了一个大口袋,足以将山田铃木和他的部队一口吞下,接下来就该是胜利会师,然后到清州牧让龙天请客喝酒了。


姜海截住了由清州牧的谷寿司派出的使番,只不过由于语言不通,暂时还不知道他是来干什么的,不过看着倭兵满脸焦急的样子,姜海估计一定是清州牧保不住了,他对龙天向来有绝对的信心,龙天说能拿下清州牧,姜海是一定会在战斗结束后去清州牧喝酒的。


“妈的,老丁这小子在磨蹭什么呢?快急死我了”,天色已逐渐转明,朝霞映红了整个天空,姜海站在阵地上,不停地看着手表,时而屏起呼吸侧耳倾听着乌岭关方向的动静。


丁念祖此时也一样焦急,他的一声令下,两百五十多名武警战士早已整装待发,就只剩下崔连忠的三千多朝鲜兵在磨磨蹭蹭,老是丢三落四,把战士们都等急了,王小柱催了一遍又一遍,到最后就差点请出“尚方宝剑”了。


“哒哒哒。。。。。。”,“啪,啪,啪。。。。。。”,乌岭关方向传来了久违的枪声,终于钻进了姜海的耳朵里。


“妈的,总算动手了”,姜海非常不满地骂了一句,然后对着早已进入阵地的战士高喊了一声:“准备战斗”,随行的两名朝鲜翻译很快把姜海的命令传达了下去。


丁念祖又一次在乌岭关唱起了“空城计”,这次反击他动用了手头所有的兵力,连个看门的都没有留下,只要能拿得动兵器的都加入了反攻的行列中。


“机枪中队”的战士打响了反击战的第一枪,后面紧跟着警卫连和海警陆战中队的二百名官兵,三千朝鲜兵依旧排在出击序列的末尾,也只有短兵相接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了,三千多人的反攻大军一路猛冲猛打,很快就冲破了倭军的两道防线,连绵的倭军大营浮现在了他们的眼前。


“弟兄们,给我全部冲上去,杀呀”,丁念祖举起手枪,领着反击大军恶狠狠地扑向了倭军大营。


正如姜海所预料的那样,二百五十名武警战士组成的第一出击序列,就有如一把锋利的尖刀,一头扎进了山田铃木的心脏之中,这一刀进去就是淋漓的鲜血,倭军大营顿时乱作一团,慌乱之中组成的防线一道一道地被冲垮,特别是五十挺AK47组成的第一梯队,震颤的枪管倾泻着密集的子弹,令无数倭兵稀里糊涂地做了枪下之鬼。


战斗打响的时候,山田铃木还在睡觉,昨天的火攻失败在他的心头造成了巨大的阴影,他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那场大雨只下在乌岭关内,而关外却是艳阳高照,山田铃木原本就有些迷信,昨天又目睹了一场“怪雨”之后,疯狂渐渐地占据了他的内心,理智的防线在逐渐退却,自从撤兵回营之后,山田铃木喝了大半夜的酒,发了一晚上的酒疯,连睡梦之中也在不断地重复着“八嘎”。


乌岭关守军的大规模反击,这完全出乎山田铃木的预料,通过这两天的观察,山田铃木对于守军的情况基本上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虽然他们手中的火器很厉害,但持有的数量并不多,而且在兵力上并不占优势,所以两军才会呈现对峙的态势,没想到等山田铃木一觉醒来的时候,乌岭关朝军竟然倾巢而出,主动发起了攻击,而且势不可挡,山田铃木这一次近距离地看见了守军的先进火器,一根细长乌黑的铁管不停地在颤抖着,随着每一次震颤都会有自己的士兵接连倒下,这种恐怖的杀人武器让山田铃木心惊胆战,眼看着他们已经冲进了大营之中,山田铃木只感觉双腿有些发软了。


“将军,我们还是快撤吧,先撤回清州牧去再从长计议”,部下不停地在催促着山田铃木,以目前的战斗态势来看,想挡住乌岭关守军的进攻是很困难的,从战斗打响到现在,至少已经有三四千人倒在这种恐怖的杀人武器之下了,为今之计撤退似乎是最明智的选择。


山田铃木勉强控制住了自己发抖的双腿,极力地保持着统帅的镇静,开始指挥部队朝南面的清州牧退去,撤退命令一下,敌我双方很快就脱离了接触,倭军一上官道便向南狂奔而去,这种速度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到一杯茶的工夫,这伙倭军便消失在丁念祖的视线之中。


“妈的,便宜老姜这小子了,传令下去,立即打扫战场,然后到前面看戏去,老姜啊老姜,要是你吃不下这么多,我再来帮你啃一啃”,看着如潮水般退却的倭军,丁念祖显然心有不甘,不过姜海再三交待过,一旦倭军朝南撤退,千万不要追上来,否则被误伤将由丁念祖自己责任。


乌岭关方向的枪声一停,姜海这边也做好了最后的战斗准备,当望远镜里出现了倭军的先头部队时,姜海捏了捏拳头,用特有的粗大嗓门大喝一声:“准备战斗”,其实都不用他说,战士们早就已经做好临战前的所有准备工作了。


姜海把阻击阵地设在了喇叭形的山口,这里的地势并不十分开阔,非常勉强地在正面摆下了二十门重炮,剩下的二十门只能设在二线阵地上作预备火力了,官道两旁停满了一字排开的火炮,弹药早就已经装填好了,朝军的操炮手举着火把,正等待着姜海的开炮命令,道路两边的山丘上是前出的两翼阻击阵地,各放了一个中队的武警战士和四百名朝军弓箭手,组成了强大的一线阻击阵地,姜海估计光这一道防线就够倭军喝一壶的了。


一个,两个,一群,两群,一堆,两堆,从乌岭关逃窜的倭军终于进入了火炮射程,姜海毫不犹豫地下了格杀令,二十名朝军操炮手引燃了炮尾的火绳,“咝咝。。。。。。”,细长的火绳很快就烧到了尽头。


“轰,轰,轰。。。。。。”,二十门火炮接连不断地闪着火光,一颗颗硕大的弹丸带着尖锐的呼啸,如恶虎扑食般地飞向了前方的目标。


这二十门火炮打的全是霰弹,弹体用薄铁皮打制而成,内装有数斤铅丸和铁丸,炮弹一出炮口,立即化成了一片金属弹幕,朝着官道上毫无遮拦的倭军急速地飞了过去,密集的弹丸组成了一张巨大的火力网,张牙舞爪地朝着溃不成军的倭寇撒了过去。


这次龙天从忠州牧带了两种弹药,一种是攻击坚固堡垒用的实心弹,一种就是用于杀伤敌人有生目标的霰弹,两人在岔口分兵时,实心弹全部归龙天,而霰弹则悉数由姜海带到了乌岭关。


在狭窄的战场上,二十门火炮组成的火力网是极其恐怖的,黑火药的强大推力,给予了弹丸以极高的射速,弹雨瞬间将整个战场覆盖了,倭军的肉体根本挡不住这道由无数金属组成的弹幕,站着的已经躺下,躺下的则再也站不起来了,这样的情景根本不能称之为战斗,而应该称之为“屠杀”,而且是单方面的屠杀。


“啪,啪,啪。。。。。。”、“嗖,嗖,嗖。。。。。。”,两翼阻击阵地也同时开火,将试图绕过火炮阵地的倭军给打退了。


战场上烟雾腾腾,硝烟弥漫,轰隆隆的炮声,“啊”、“哦”、“嗷”的惨叫声,在山间持续地回荡着,战场上又再现了一副阿修罗地狱般的惨境,朝阳迟迟地升起在山巅,将血红的光芒洒向了大地,而大地则用真实的鲜血来回应阳光的普照。


装药、填弹、点火,一轮又一轮的炮击让整个乌岭山间得不到片刻的安宁,姜海平静地端着望远镜,眼见着镜头里的有生目标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了一片横七竖八的尸体。


姜海掐住了倭军唯一的退路,而在山田铃木的背后,丁念祖在清理完了战场之后,又领着三千多将士象哄羊一样地把他们往姜海布置的口袋里哄,前面是二十门黑漆漆的炮口,而后面又是二百多支黑洞洞的枪口,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此时大局已定,眼看着即将全军覆没,山田铃木惨叫了一声,一口鲜血喷涌而出,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失去了统一指挥的倭军们,很快就做出了明智的选择,一部份心力交瘁以至于精神失常的倭军选择了投降,尽管他们极不情愿,不过在生与死之间,他们还是选择了苟且偷生,还有一部份倭军则开始朝着山上逃窜,企图从密林中绕过阻击阵地。


“哼,想跑?没那么容易,先把命留下再说”,姜海说得杀气腾腾,听得出来他已经成足在胸了。


在姜海的沉着指挥下,战士们会同随后赶到的丁念祖所部快速地进入丛林,与倭军展开了丛林游击战,丛林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枪声,武警官兵们深入密林之中,又一次开始了他们愉快的“打猎”之行,这方面丁念祖和他的两个中队的战士很有经验,等这场“丛林围猎”落下帷幕时,两人仔细一算,六比四,丁念祖赢了,姜海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结果,按照事先的约定,将由他买单让丁念祖敞开肚子湖吃海喝。


乌岭关决战从黎明一直打到了午后,随着山林间传来了最后一声枪响,整个战斗也随之落下了大幕,一万一千倭军除了投降的两千多人之外,基本上被歼灭干净,即使有个把漏网之鱼,也改变不了山田铃木全军覆没的命运,而此时的山田铃木早已化为一缕鬼魂游荡在小白山间。


忠州牧之战和乌岭关之战,彻底扭转了朝倭间战略相持的局面,这两场大规模的战役将倭国的五万精锐一举全歼,乌岭关保卫战的胜利结束,也标志着朝鲜王国已经渡过了最艰难的两个阶段,开始转入战略反攻,不过这已经不是龙天所关心的事情了,对于朝鲜李氏王朝,龙天并没有多少好感,他所打的这场“抗倭援朝”之战,一方面是出于自己极端的民族主义,另一方面是想帮一把朝鲜苦难的百姓,也避免了中倭之间直接的战争接触,当然还有一点,生意还是要做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利益才是至高无上的。


仗打完了,战场也清理完了,尘归尘,土归土,根据命令,武警和朝军开始分道扬镳,朝军由崔连忠率领,押着两千俘虏兵重新开进乌岭关,继续他们的守备之责,而姜海和丁念祖则带着缴获的所有物资,一行人费力地拖着五十五门火炮,浩浩荡荡地朝着清州牧的方向开去。


“快,赶紧打开城门,迎接两位功臣”,龙天的望远镜里出现了自己的队伍,看来战斗已经结束,现在是凯旋而归了。


清州牧的牧使衙门里,一场庆功会正在激烈地进行着,战斗结束也该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候了,不过龙天似乎并不急于奖赏,而是趁热打铁开了一次总结报告会,至于封赏,那得等到回台湾之后了。


“对了,首长,群山湾那边怎么办啊,好象那里还有鬼子的前进基地吧,要不要趁热打铁,把那边的鬼子也顺带着清理一下啊?”,钱江突然间插进了话头,战争开始的时候,龙天就着重提到了群山湾的问题,松下康夫就是从群山登陆的,然后与山田铃木一起共同拿下了全罗道的首府全州牧。


“切,他李芳远都不关心,我们操哪门子的心啊,真是皇帝不急急太监,妈的,别忘了朝鲜的事还得由朝鲜自己解决,我们帮他们打扫了这么长时间的房间,他们也应该表示一下了,对吧钱江?”,龙天自打完了这两场事关朝鲜国运的关键之战后,已经无心再替李芳远做“清道夫”了。


从五月十一日的乌岭关首战,再到忠州牧,然后又杀回了乌岭关,一个来回下来虽然战果辉煌,不过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其高昂的,弹药的消耗倒在其次,一个月下来,光是武警部队的伤亡就已经让龙天无法接受了,此时再想让龙天继续他的“抗倭援朝”大业,基本上已经是天方夜谈了。


丁念祖的反应很快,他一下就听出了龙天的弦外之音,会意地笑了笑之后,他端起了茶杯,“来,兄弟们,喝了这杯离别茶吧,准备打道回台湾,嘿嘿”。


“妈的,就你小子鬼点子多,还没追究你擅自登陆参战的责任呢,等回台湾之后再收拾你”,龙天嘴上虽然骂骂咧咧的,不过他第一个端起了茶杯,然后一饮而尽。


庆功酒是龙天摆下的,除了战备值勤的官兵之外,所有的干部战士都出席了这场庆功宴,几杯酒下肚之后,借着微酣的酒意,一大群人又开始称兄道弟、没大没小地胡侃起来,这似乎已经成为武警部队的惯例了,这个头也是由龙天自己开的。


“哎,我说咱们一中队这回打得可不赖啊,青衣巷一战虽然伤亡很大,但还是牢牢地钉在阵地上,实在不容易啊,我建议回去之后给咱一中队弄个荣誉称号吧,就叫‘青衣中队’怎么样?”,姜海有点喝大了,一手提着酒杯,一手拍着龙天的肩膀又想碰杯。


“对,对,对,这绝对可行,我们海警陆战中队也不赖啊,乌岭关可没少给咱部队长脸,要不就叫‘乌岭中队’吧?”,丁念祖也不甘落后,拍了拍龙天的另一个肩膀,三个人开始又称兄道弟了。


姜海和丁念祖说得唾沫横飞,只有钱江在一边默不作声,目前为止他还是一名侦察班的普通战士,他的提议被龙天打回去之后,有两个支队长在龙天左右,宴会上就没有他说话的份了。


“行,行,行,都可以,回去之后就这么办吧”,龙天的酒量太差,几杯下肚之后,舌头开始打结了,对着左右两位哼哈二将的提议,当即表示了赞同。


“哎,我想起来了,侦察中队也打得不错啊,忠州牧之战就是由怡红巷阵地先打响的,要不我们把侦察中队命名为‘怡红中队’吧?”,龙天甩开了姜海和丁念祖之后,走到了钱江和张小海的面前,拍了拍二人的肩膀,提出了这个建议。


“首长,你。。。。。。”,钱江和张小海突地站了起来,两人的脸顿时变红了。


“哈哈哈。。。。。。”,看着钱江和张小海这副窘迫的样子,龙天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很快整个宴会上的所有人都开始哄堂大笑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