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老张名叫张建国。从警25年,三级警督,年龄53岁,职务是派出所警务室的片警。这就是老张的全部履历。

老张没有什么高级别的荣誉,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壮举,但是人们送给他一个“活地图”的名号,似乎一下子让老张成了当地派出所的一张名片。

前两年,局里刑侦大队办理一个刑事案件,有一天得知该案的主犯从外地潜回老家,想直接到村里抓人,可是不知道该犯住哪街哪巷,找村干部又怕行动过早暴露,最后找到老张在的派出所请求配合。所长一听情况,说让老张去吧,一摸准!刑侦人员有点犯嘀咕,根据经验,大部分要求所里配合的案件,民警也总是先找村干部,再让村干部领路找犯罪嫌疑人的家,而说这个老张一摸准,同志们有点不大相信。

当晚,几个刑侦人员和老张见面,简要把案件情况和案犯的特征说了一下,还没把案犯的名字说出来。老张就说这个案犯的父亲是不是叫贾二柱(化名),侦查员说是呀,老张说这家的情况,我一清二楚。这个案犯是贾的二儿子,外逃了三年了吧。侦查员说不错呀,老张说走吧。侦查员们跟着老张摸黑径直往村里走去,一街三拐儿,一行人来到村西南角的一户人家。“就这家,进吧,我估计那小子回来很可能住东厢房,因为他父母一直住西厢房,老大没跟他们住一个院在村东头住。”老张把情况一说,侦查员翻墙进院直扑东厢房。真是一点都不错,被按在床上的正是外逃了三年的贾小明(化名)。黑灯瞎火的还能找这么准,办案的侦查员对这个“一摸准”,算是真服了,“活地图”一点也不虚。

“咱是警察,干的就是侍候老百姓的活儿,群众有难不帮衬,对不住咱每月那一沓大团结呀。”老张说这话很是实在,这话别人可能也会说,但是老张是干了才说的,而有的人说了也不一定干的。

老张的身上平时总是带着一个本子,今天这家变更姓名,明天那家要补办户口,都被老张在小本子上一一记下,办好了老张就亲自送到村民手中,人家要谢他,他却说,“谢啥,这就是我的工作,村里农活不等人,再说你们跑去办,不一定当天就能办好,我这是办好给你们捎回来有啥可谢哩。”二代新身份证开始办理后,老张仍旧是把办好的身份证亲自给辖区的村民送上门。群众都说,做警察做到人家老张这份上,才真是做成了人民的警察。

当警察忙啥,忙的是怎么让老百姓过上平安、和谐的日子。老张当了二十多年的警察,这个道理在心里跟明镜似的。警务室地处山区,辖区内煤矿多、瓷厂多、外来务工人员多,社会治安情况复杂,且使用民爆物品的单位比较多,生产安全隐患多。咋能让这一片儿的群众安定、踏实地生活呢,老张在这方面动了脑子,还别说,三招一出,还真把辖区的社会面防控做好了。第一招,划分责任归口管。辖区内不是外来流动人口多吗,老张就天天深入到厂矿企业,把辖区的暂住人口、流动人口底数澄清,并和企业的负责人签订协议,把管理这些人员的责任划给业主,这样既减轻了用警成本,也促进了企业的制度建设,同时也使流动人口和企业负责人都增强了管理意识,可谓一举多得。第二招,警民联防共同管。由于辖区地势复杂,沟壑纵横,一村单独防范很有可能会把矛盾点流动到别的村庄,于是老张就以警务室为中心向周围村庄辐射,除了经常走串户宣传法律知识接受群众咨询外,还定期把辖区内的村治保主任召集到一块碰碰头,共同研究防范措施。在老张的积极倡议下,辖区内的每个村都成立了规模不等的义务巡防队,并约定村村相护,搞好支援。第三招,区别对待重点管。老张对辖区内极个别的重点人员进行重点管理。他们中有的是进过班房的,有的对外宣称是“混社会”(也有叫跑江湖的)的。对这些人,老张一方面随时盯着他们的动向,一方面会同村里的治保组织不定时地开展走访工作,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和个人的思想动态,既稳定了重点人员本人和家属的思想,又起到了敲山振虎的作用。让其始终摄于法律的威严,不敢铤而走险。

防范再搞也是在被动应对,最主要的还得打,以防促打,以打保防,片警做基础工作最终还是为打击服务。老张说起打与防的关系,也头头是道。老张跟群众的关系具体熟到啥程度,没人知道,但老张说我的特情不用去布,村里的群众人人都可以是我的特情。老张说这话时底气十足。

2005年6月份的一天,老张得到举报:村里的段某、于某有盗窃嫌疑。老张得到情报给所长一报告,带了几个同事就上案了。经过一个多月的迂回侦查,结果查出一个以段某、于某和程某、苏某为主犯的特大盗窃电瓶团伙,在将团伙成员悉数抓获的同时,也一举破获了多起电瓶被盗案。2006年以来,老张已根据辖区群众提供的线索抓获各类违法犯罪分子22人,打掉了两个团伙,创造了一个稳定、和谐的辖区社会治安环境。

在妻子眼中,老张是一个“很憨”的人,整天只知道闷着头干,家里有再大困难也不说。妻子下了岗,两个孩子正在上学,老张的工资就是家中的唯一经济支柱,但老张就是不言苦,不言难,两个孩子也说,工作比老爹的命都重要。今年6月份,老张的右脚不小心被开水烫伤走不成了,只得在家休息。可歇了不到两天,听说上级要检查农村警务室建设,老张就一瘸一拐地来到所里,要求到警务室去。所长说已经安排人了,你就回去休息吧。可老张说,“我情况最熟呀,这点伤能把正事耽误了?”老张的倔劲上来了,没人能劝得住,所长只得派车把脚肿得连鞋都穿不上的老张送往警务室。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