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大量小,才高识短---叹惜汉青年才俊贾谊

‘秦孝公据肴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商君佐之,内立法度,务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且夫天下非小弱也,雍州之地,肴函之固,自若也;陈涉之位,非尊于齐、楚、燕、赵、韩、魏、宋、卫、中山之君也;锄耰棘矜,非铦于钩戟长铩也;谪戍之众,非抗于九国之师也;深谋远虑,行军用兵之道,非及向时之士也。然而成败异变,功业相反也。试使山东之国与陈涉度长絜大,比权量力,则不可同年而语矣。然秦以区区之地,致万乘之势,序八州而朝同列,百有余年矣。然后以六合为家,崤函为宫。一夫作难而七庙隳,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此文气势恢宏,一气呵成。说理透彻,事理交融。被鲁迅誉为“西汉鸿文,沾溉后人”。这篇传诵千古的不朽名作就是本文的主人公贾谊的代表作之一。贾谊不但以文章闻名于世,更以满腹经纶却英才早逝,生不逢时,壮志未酬的一生际遇被后人凭吊惋惜。如 唐李商隐的七绝《贾生》

:"宣室求贤访逐臣,

贾生才调更无伦。

可怜夜半虚前席,

不问苍生问鬼神"。

李白《巴陵赠贾舍人》 :

"圣主恩深汉文帝,

怜君不遣到长沙。"

本朝太祖也有:

“贾生才调世无伦,哭泣情怀吊楚文


梁王堕马寻常事,何用哀伤付一生。 ”之七绝诗。




贾谊,又称贾太傅、贾长沙、贾生。洛阳(今河南洛阳市东)人,西汉初年著名的政治家、思想家,文学家。他是汉赋大家,代表作有《吊屈原赋》、《鵩鸟赋》等。而更为后人所知的是他的政论文章,如《过秦论》、《治安策》和《论积贮疏》等。政论文章更可见其人文采盎然,才华横溢, 见地不凡,洞察深邃。

他少既聪明好学,博览群书, 诸子百家无不涉猎。年方二八就以文章才华著名于郡里。为郡守吴公赏识收为门客。吴郡守因政绩突出,郡内安和被朝廷评为第一,汉文帝擢为廷尉。吴廷尉没有忘记他的得意门生,把贾谊推荐给汉文帝说:贾谊颇通诸子百家之书,是个少年才俊。汉文帝就把贾谊召到中央政府,任命为博士。一年不到升为太中大夫(汉太中大夫 ,秩比千石,掌议论。唐宋以太中大夫作为散官之文阶,从四品。元代升为从三品,明代为从三品加授之阶。。)此年贾谊也不过刚过弱冠 后来汉文帝还想升为公卿以参议国政但因群臣反对而作罢。此时贾谊和今天那些迷恋于网游,醉心于男女的“时代骄子”年龄差不多。贾谊年刚过二十就位居朝堂之上,可以说是少年得志,春风得意。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直木先伐,全壁受疑。贾谊年纪轻轻就得皇帝赏识而居近侍之职,招致嫉恨是难免的,贾谊因宠而有报君恩之心,满腹才学恨不得一古脑发挥出来,连续提出改革建议,其中许多都是要触动那些权贵的利益,这下可是火上加油,那些本就有嫉妒之心的权贵便在汉文帝面前连番轰炸,诽谤贾谊。汉文帝为贾谊着想外派为长沙王太傅,三年后招回长安又为梁王太傅。后来梁怀王堕马摔死,贾谊认为自己没有尽到太傅的责任,经常悲泣自责,忧愤而亡,年仅33岁。一代才子竟这样死去。岂不可叹?

后人每读《汉书;贾谊传》莫不抚卷叹息,贾谊才高八斗却空有经世之志,难得施展。虽不能说怀才不遇却是难说得志,终 抑郁而亡。后人甚至对以知人善任,有名君之谓的汉文帝也颇多微词。


我却认为汉文帝被冤枉了,汉文帝听吴廷尉荐举后立马招贾谊为博士,一年内又升太中大夫,还想任他为公卿,不能说文帝不欣赏他,不重用他。有些政治主张文帝也采纳了。有的因时势不宜而暂没采用。在贾谊遭到元老重臣如周勃、灌婴、张相如、冯敬等反对时,汉文帝把贾谊外放既有重臣压力也有爱护锻炼贾谊之意,但贾谊显然没领会皇帝的一番苦心,他认为是被放逐而悲天悯人,自怨自艾,悲悲戚戚,郁闷不乐。过湘江 作《吊屈原赋》,自比屈原,满腹恼骚。皇帝看过后心中难免不对他有看法,三年后贾谊从长沙外放回长安,一番夜谈,文帝感慨曰:“吾久不见贾生,自以为过之,今不及也。”可见对贾谊之才仍是欣赏叹服。不久拜贾谊为梁怀王太傅,这梁怀王乃文帝最宠爱的小儿子。让贾谊为梁怀王师,可见文帝对贾谊之才是深知的,也是信任的。而贾谊虽熟读经典,却不能以此为修身养性,孟子曾说“ 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鎡基,不如待时”。在时机不成熟时,贾谊本应养精蓄锐,厚积薄发,所谓待时而动,见机行事。而不是怨天尤人,能屈能伸方大丈夫。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方为真君子。同时也应理解皇帝处境。贾谊稍受波澜便怨忧自伤,无坚忍之志,最终英年早逝,壮志难酬,只留后人追叹惋惜。


贾谊提出的许多改革措施文帝并未立即采纳呢,这就要分析汉初的政治环境和文帝的治国思想,汉初多承秦制,开国之初与民休息,忌大动大改使民受其扰。以黄老之术治国。文帝也深受影响,贾谊提出的许多改革措施是与汉初治国理念相悖的,在元老旧臣眼里是改弦易辙的行为,贾谊被老臣们反对和排挤就不难理解了。文帝又是作为藩王被元老大臣们拥立为帝,对大臣们的意见不能不尊重。贾谊少年得志恐怕难免有些锋芒毕露,不知进退。犯了为人处事的大忌。又不能广结同志,当然会有孤掌难鸣之感。其实后来贾谊的政治思想文帝和其后景,武帝基本都采纳实行而影响深远。只可惜贾谊不能在有生之年看到。很多事知之易而行之难。 年少贾谊受阅历所限不能深透其意,不知世事险恶,心胸又不 豁达,其英年早逝和其个人性格显然也有很大关系。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