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历史征文]东周初悄然崛起的郑国

郑国最早位于棫林(今陕西凤翔),后迁至徙拾(今陕西华县),郑国的第一任国君就是郑伯友,周历王最小的儿子,在公元前806年周宣王时期被封为郑侯,史称为郑桓公,后来为了抵抗犬戎的入侵、保卫周幽王而死于战场。

说起郑国的崛起,从郑桓公时代就已经开始了谋划,在周幽王时期,担任朝中司徒的郑桓公看到周幽王的昏庸残暴,还有犬戎一次比一次频繁的对西周王朝的骚扰,西周王朝政权眼见日趋衰微,就已经预感到西周的衰败已不可逆转,而看到别的诸侯国都在自顾自的发展军事和经济实力,便铭思苦想的开始为自己的郑国寻找后路,因为那时的郑国位于徙拾,比较靠近犬戎的势力范围,一但西周遭受到犬戎大规模的侵略,郑国可能会受到“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危险,《史记.郑世家》中就有过这样的记载:桓公问太史伯曰:“王室多故,予安逃死乎?”太史伯对曰:“独雒之东土,河济之南可居。”公曰:“何以?”对曰:“地近虢、郐,虢、郐之君贪而好利,百姓不附。今公为司徒,民皆爱公,公诚请居之,虢、郐之君见公方用事,轻分公地。公诚居之,虢、郐之民皆公之民也。”从这段对话的大意中我们可以看出,郑桓公早已经有了迁国的预谋,但还没最后拿定主意到底要往哪里迁,而太史公的话则让他顿开茅塞。太史公的话大意是:一方面东虢、郐国的两个国君不得人心,另一方面郑桓公当时做为司徒在周朝以及百姓心目中的声誉都还可以,所以要趁此机会在虢、郐之间要一大片土地,以后你到了那里,那里的百姓就会真心拥戴你,你就可以说了算。

郑桓公当然心领神会,于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和声誉再加上威逼利诱,硬是在东虢(今河南荥阳)和郐国(今河南新郑)之间夺占了十座城,以便留给自己的后人找到一块落脚点,郑国有了这块飞地后,便开始把国内的财产往那块飞地倒腾,并陆陆续续的将宗族中的亲属和关系可靠的部族先期迁徙到那里,开垦荒地,发展农业和商业,准备着将来有了合适的机会就可以将举国迁徙的目标尽快实现。但郑桓公没想到的是,迁国的梦想对他来说永远都无法实现了,在骊山他陪着侄子周幽王一同共赴黄泉,倒也落下了忠义之名。而这个迁国的梦想就只能落到了他的世子掘突身上了。

他的世子掘突和晋国、卫国还有秦国一起驱逐了犬戎,收复了镐京,拥立了周幽王之子姬宜臼为周平王。而掘突也乘此机会从中捞取了不少好处,他不仅顺利即位郑国的国君(史称郑武公),还凭借着积极勤王的举动和扶立周平王的功劳当上了周朝的卿士,和另一位资力威望都比他高不少的卫侯同为卿士,这让郑武公的名望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有了一笔不小的政治资本。

而在此后的迁都事件中,除了卫侯是从国家社稷着想极力反对迁都外,在那些怂恿周平王迁都的大臣里面最卖力的恐怕就应该是郑武公了,因为迁都的大业是从他父亲开始就早已经规划好蓝图的,做为郑国的新任国君他别无选择,他必须要为郑国的未来考虑,他不可能不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幸好周平王刚即位,又没有多少能力和头脑,而那一班重臣里大多数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打算,竟是些贪生怕死之辈,让郑家的迁国大计终于得以实现,还顺便捞取了舍弃家园陪伴王室东迁的功劳,真是一举两得。在协助并陪伴周平王迁都到洛邑后,郑武公当然居功至伟,从此就成了东周王室的心腹和依靠。

当郑武公把郑国的全部家当和人口从徙拾迁到了他老子郑桓公给他早已预备好的那块飞地后,马上就仗着周平王的恩宠找了个借口灭掉了东虢和郐,并修建了新的都城,取名为新郑(今河南新郑),不久又吞并了胡国(今河南郾城)这对于郑国以后的发展和崛起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一,是躲开了犬戎的威胁。二,是得到了比原来更多更肥沃的土地和更多的人口。三,是占据了位于中原的战略要地,面向广阔的东方,背靠险峻的虎牢关。四,是由于新建的郑国离王室不远,他可以很方便的往来于郑国和王室之间,对于操控王室和郑国国内事务都很便利。

而郑武公的野心还不止于此,他又与当时实力比较强的申国采取了联姻的策略,娶了申侯的女儿姜氏为妻,找到了可靠的盟友,这使他进一步巩固了自身的政治优势,取得了天时、地利、人和三个发展国力的要素。

在其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郑武公都在极力的发展郑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以当时郑国的军事实力来说已经超过了鲁国,部队的编制已经达到了三个军,拥有战车近千乘,以至于有了“千乘之国”的称号,为他的接班人也就是郑庄公(郑武公之长子)图谋称霸奠定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