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游客践踏楼兰古城真相:管理部门收钱放人(转贴)

今天在网上看到的新闻,实在令人气愤,到底应该指责日本人的缺乏教养,还是为我们的有关管理部门寒心....

以下为转贴》


我们在进行“横穿罗布泊科学考察”行动到达地处罗布泊湖心地区的楼兰古城时,意外遇到了一批来自日本的游客,他们没有进入罗布泊地区的相关手续,但是若羌县文体局为了收费擅自放他们进入楼兰古城。


我们跟随他们进入古城后发现,楼兰古城管理十分混乱,没有参观的规则,完全是“放羊式”管理,缺乏基本的保护措施。那些进入遗址现场的日本游客有一些损害古迹的不文明行为,甚至随意捡地上的陶片,还有人在古城内的土坡下撒尿,但是带领他们进入古城的工作人员却没有加以制止。


我们在现场还看到,楼兰古城遗迹的毁坏状况比较严重,除了自然的风化,人为的破坏痕迹也非常明显,而且古城内还有不少垃圾没有清理。


多次去过楼兰古城遗址的罗布泊镇党委书记郭高潮告诉我们,这些年来由于缺乏有效的保护,特别是缺乏保护的规范、措施以及资金,楼兰古城正在流泪。“如果再这样保护不力,过不了多少年,已经在中国历史上消失过一次的楼兰古城就会从此永远消失。”


冒充石油物探工作人员12名外国游客擅进罗布泊和楼兰


众所周知,由于罗布泊核心区的特殊性,是军事禁区,外国人若要进入这一地区,必须经过相关部门严格的审批。中国科学院多个科学家曾经告诉我,他们过去对罗布泊地区科考时,邀请国外专家参加的申请审批是非常严格的,而且只有极少数能够获得批准。而且在新疆,过去几年就发生过多起外国人非法测绘案件。


10月22日下午5点钟左右,我们在罗布泊湖心地区距离楼兰古城约30公里的若羌县文体局楼兰文物保护站关卡处,却意外遇到了冒充石油物探工作人员进入该地区的12名日本游客。


当时我们到这个关卡处大约几十分钟,这个关卡是通向楼兰古城的必经之路,是若羌县以保护文物的名义所设立,有两名工作人员在此驻守。这里是罗布泊湖心无人区,距离某军事基地直线距离大约只有几十公里。


当我们正在与工作人员说话的时候,有4辆大型“奔驰优尼莫克”型大卡车从远处行驶过来,车是新疆牌照,上面有“东方物探”的字样。这时保护站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这是石油物探的车,“他们是提前联系好的,要进行勘察”,并要我们立刻给他们让路。


正当我们准备配合挪车的时候,却偶然发现,从车上下来的几个人说的是日语。这里对外国人是禁区啊,怎么会有日本人?于是我立刻上前用英语询问。几个日本人非常紧张,不愿意和我们说话,更不愿意让我照相,还把脸遮住。后来有一个女士被我拦住了,才用英语对我说,他们来自日本,有12个人。


我们立刻向保护站工作人员询问,日本人怎会成了石油物探工作人员。这名工作人员无言以对,说是县文体局孟捍高局长早就同意和放行他们进入古城。而且工作人员立刻当着我的面,通过卫星电话和孟捍高联系,孟在电话中明确表示让放行这些日本游客。


“只要每个人给县文体局交1万元,文体局就同意我们进去”


我们在现场看到,12个人分4组乘坐4辆大卡车,每组有2名中国人陪同(包括司机)。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陪同日本游客的是新疆乌鲁木齐一家旅行社,他们带领这些日本游客于5天前进入罗布泊地区,已经考察了不少地方,预计还会在罗布泊地区考察3天左右。


我在现场要求旅行社负责人出示进入罗布泊和楼兰的相关手续,他开始支支吾吾,顾左右而言他,后来索性向我坦承:“我们没有手续,其实这是钱的问题。只要每个人给县文体局交1万元,文体局就同意我们进去。过去几年,都是这么做的,去年我们就组织过几批,都是日本人,今年这是第一批。钱交给他了,我们就可以进去。”


该负责人说,“我们知道带日本人进来是不合法的,但是反正有县文体局批准,而且日本人愿意付大价钱来,我们也是做生意。我们已经和孟捍高局长合作过不少次了,彼此都很熟悉了。”


随后,这位负责人见我没有妥协的意思,就不再理我们了,自己回到车上,而且让所有日本游客都回到车上,一个保护站的工作人员跟着坐到他们车上。接着这四辆车掉头,朝另一个方向开去了。我有点纳闷,这时保护站留下的一个工作人员说:“你看他们走了,他们不进去了,你也赶紧走吧,别在这里呆着了。”我问他:“那个工作人员跟他们车去干嘛?”他不说话。


过了一会儿,我们看出了端倪,他们似乎绕到另一条路上,又折向楼兰古城的方向。我们恍然大悟,这时另一个工作人员也取笑我们说:“他们从另一个方向进去了,你们追不上了。”


为什么要刻意避开我们,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们立刻上车,加大马力,飞速追了上去。


后来在10月24日,我们到了若羌县城,采访了孟捍高局长。他表示是他同意放行日本人进去的,但是“进罗布泊地区的手续不归我管,应该旅行社自行办好,和我们县文体局没有关系。”县文体局只负责楼兰古城管理,他承认日本人每人交纳了1万元“文物保护费”。


他表示,这种做法也是多年形成的“一种惯例”,“县财政这么紧张,没有钱来保护文物,上面拨下来的费用也很少,楼兰古城地处无人区,我们要安排人看守和保护,费用很高,只能自己想些办法。”


他也表示,“我知道这些日本人进入罗布泊地区需要有关部门批准,但这和我没有关系,只要他自己进了罗布泊,他又给我交了费用,我就让他们进楼兰古城。”


游客“放羊式”参观,甚至有人在古城内撒尿,工作人员却不加制止


按照孟局长的说法,收钱也是为了保护楼兰古城。但是如何保护的呢,当我们跟随日本游客进入楼兰古城遗址时,见到的混乱场面却让人诧异。


当天,由于道路很差,我们的车辆没能跟紧日本人乘坐的奔驰卡车,追了几个小时以后,终于跟上了。日本游客团在距离楼兰古城3公里的地方安营扎寨,我们也就在他们旁边扎营。第二天清晨,他们坐卡车进入古城,但是我们的越野车没有卡车底盘高,最后3公里我们只能徒步走进去,比日本游客晚了半个小时到达楼兰古城。


楼兰古城面积不小,在一片黄土雅丹地貌中,地面非常松软,古城内随处可见古代遗留下来的陶片和建筑用的木头等等,城内主要的遗迹有三处:一是三间房,是过去的官署遗迹;二是大佛塔;三是一小段城墙。还有很多木制的居民遗址、人为雕空的木头,地上还有很多碎的陶片。


当我们到达古城的时候,那些日本游客已经完全“放羊式”地散在古城各处。经过一段时间观察,我们发现楼兰古城遗迹是一座完全不设防的古城,城里没有正式的参观路线,没有守卫和管理者,任何人可以在任何位置随便踩踏。


日本游客在现场非常分散,而且他们很注意回避我们,特别是回避我们照相。尽管如此,我们还是看到了一些不文明的举动。在古城内标志性的大佛塔前有一个小石牌标明“请勿攀登”,但分明能看到佛塔斜坡上有许多新的脚印;有个日本游客在现场很快手绘了一张楼兰的草图;有个日本人还在古城内的土坡下撒尿。我们还惊讶地看到,有几个日本游客正在捡地上的陶片,我上前予以了制止。而对于这一切,带他们进来的文物站的工作人员,按道理,他应该是这里的监督者、维护者,但他却站在一旁,熟视无睹,不加以任何制止。反而得意洋洋地拿出一串东西对我们的一位同伴钱广强博士说,“你看,这是我刚才捡到的,应该是一串古代的项链。”


楼兰古城遗址保护不力管理混乱遗迹毁坏情况严重


我们在古城门口发现了5堆垃圾,在古城里面还有3堆,其中一堆是以前设在古城内的保护站撤走时留下的,但却一直没有回收和处理。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保护站曾经设在古城里,但后来搬到了距离古城约30公里的简易公路上,变成了两个相距18公里守着不同方向公路的卡子,而古城内则再没有守卫人员。现场工作人员也承认,其实徒步前往楼兰古城,四面八方都可以进,但开车就必须经过所设的两个文物保护站。


带领日本人的导游告诉我们,“其实这个文物保护站就是专门收钱的卡子,我们来过这里很多次,都是给钱后,他们带我们进去,进去以后也没人会管你。”


我们问保护站工作人员“你们职责是什么”?他回答:“来人的时候向县文体局孟捍高局长电话汇报,他同意放行就放行,他说要收钱就收钱。”


“那收多少钱呢?”“那也不一定,孟局长说了算,他说收多少就收多少。”


后来我们在若羌县见到孟捍高局长时,他也坦白承认这些守护站的人员素质都不高,主要是临时工,没有经过相关培训,“那种地方很艰苦,大学生不愿意去,都会跑的,找个人守着不容易。说白了,那里的人唯一的作用就是通风报信。”


孟捍高局长还表示,保护站搬走也是因为要保护附近另外的古墓,而且“楼兰遗址里也没什么东西了!”


我们在楼兰古城所看到的这些情况确实让人匪夷所思,楼兰古城的管理和保护现状也确实让人痛心。我们从古城徒步出来的时候,途径一条干枯的古河道,满眼望去有上千枯死的红柳根,还有很多小螺壳,证明这里以前是条大河,而且水草丰茂,但现在已经完全失去了生命痕迹。我们好不容易看到了几棵一半活着,一半枯死的红柳。它们是这里仅存的半活着的生物,就像离它们1公里之外的楼兰古城一样,为了保留自己最后的生命痕迹,还在努力挣扎着。


在罗布泊地区呆了5年、多次去过楼兰古城遗址的罗布泊镇党委书记郭高潮告诉我们,这些年来由于缺乏有效的保护,特别是缺乏保护的规范、措施以及资金,楼兰古城正在流泪。“如果再这样保护不力,过不了多少年,已经在中国历史上消失过一次的楼兰古城就会从此永远消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虽标明“请勿攀登”,楼兰大佛塔上依然被践踏出了不止一条路,而且有一条很新的痕迹,分明是刚刚践踏的结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游客乘坐的大卡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个日本游客索性睡在三间房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楼兰古城里发现有几堆游客留下的垃圾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