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梁 第一季 烽火九州 第一百一十三节 北进!北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02/



民国二十九年一月二十四日晨 四川省 重庆市


武太行在过去的四十八个小时内的所作所为在改写历史的同时也深深的振奋着千千万万的中国民众,在大后方的人民得知前线的胜利后再一次掀起了狂热的胜利大游行,如果说不久前武太行的横空出世给在失败的深渊中徘徊了多年的中国民众点燃了胜利的灯火的话这一次的胜利则让已经多少恢复了信心的中国人看到了希望的光辉,在他们看来这场战争现在并没有什么悬念了,中国的胜利是必然的,现在他们所要担心的就是这个胜利距离他们究竟还有多远的问题。


但是现在却没有多少人愿意去管胜利还需要多久,因为他们坚信在武太行将军的带领下他们会尽快得取得胜利并恢复往昔宁静、富庶的生活的,他们可以做的就是帮助他们的将军打赢这场最后的“决战”,于是呼大后方的群众都开始不约而同的向重庆这样有八路军办事处的城市靠拢,他们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这位将军,官员、士绅、地主、商贩、学生、工人、农民甚至路边的乞丐都聚集到八路军办事处的门前希望将自己仅有的积蓄交给这里的人然后由他们转交给前线浴血奋战的将军,美元、英镑、法郎、马克、日元、法币、流通券、银锭、银元、铜币、布币、鸦片、首饰——只要是可以用来购买物资的货币都被人们捐了出来,为了支援前线一些市民甚至将家中的铁器、铜器、暂时用不到的衣物和被褥都拿了过来,他们希望可以用自己的一切来和他们的政府和将军们一起进行一场国家民族命运的赌博!


在国民政府大楼前已经七十四岁高龄的国民政府主席林森已经在这里和聚拢儿来的民众谈了将近二十个小时,这位国民党元老多少年来第一次走出了“橡皮图章”的圈子,找回了当年跟随中山先生前仆后继献身革命的劲头,看着面前黑压压的捐献物资的队伍和申请参军的人流老人实在是不忍让人们久侯,于是不顾随从的反对亲自和群众交谈,为捐献物资登记。


最高统帅部


“委座,太不可思议了,重庆所有的军需仓库在过去的二十四个小时都满了,各个等待休整的部队也在一夜之间满员甚至超员了!”何应钦拿着副官刚刚送来的统计报表十分震惊的向最高当局报告。


“敬之,不光你震惊,就连我也是十分的震惊,你知道吗,就在刚才雨农还报告说在川北地区的几支大规模的土匪居然主动下山跑到附近的巴中县城请求收编,结果几万人的队伍还没有到县城就把巴中的县长吓跑了,没有办法当地军统的站长只好出来和对方谈收编的事情,根据军统的统计在过去的二十四个小时内起码有二十万土匪或是中央无法遥制的武装向中央输成,其中至少十万人属于战斗力强悍的积年惯匪,这些人的战斗力绝对不会输给一个整编的国军军一级的作战单位的。”


“委座,还有你不知道的,西藏的土司居然派出了一支三千人的藏兵队伍参战,这些人在不久前刚刚抵达西康地区,当地的官员请示是不是让这支部队开赴前线?”(在民国时期中央政府在西藏地区是没有驻军的,不光如此西藏地区的武装分子于中央控制的西康地区还时常发生规模不定的武装冲突。)


“有意思,这些家伙也看出风头不对了,这样吧,敬之,寿山(胡宗南字)不是要去河南吗?就把这些人划到他那里吧,他会知道怎样运用这些人的!”最高当局十分清楚西藏地方当局的这一举措的意义是什么,这些藏兵可以没有战斗力,但是他们出现在看战前线却是一种象征。


“委座,武太行昨天晚上的那个声明您看过没有?”


“我看过了,这个年轻人实在是太大胆了,不过他说的也十分的在理我们的民族实在是经受不起大的失败和损失了,目前的形势要求我们必须尽全力为我们的民族谋求生存的空间,所以说这场战争与其说是一场生死攸关的战略决战不如将他看作一场民族复兴之战,如果我们把握好这次的机会的话我们就很有可能完成国父振兴中华的遗愿!”谈及国父最高当局仿佛想起当年自己与许崇智将军一起效命于国父时的情形,“敬之,有许大哥(许崇职、张静江、蒋介石三人曾经结拜为兄弟)的消息吗?”


“委座问的是许崇智将军吗?前一段时间听说他在香港寓居,生活状况不是很好。”何应钦小心的回答,要知道许崇智在时下可是大家最避讳的话题,要知道当年面前的这位委员长可就是在夺了自己结义大哥的兵权后才稳固了自己在党内的地位的。


“你一会儿把最近咱们收编的土匪整编成一个集团军,问下我大哥愿不愿意出山,愿意的话让他带这个集团军,整训后迅速开赴前线!”最高当局最清楚自己和自己这位大哥之间的恩恩怨怨,自己的大哥给了自己一切,帮助自己成为了当时国民党内举足轻重的人物,可是自己的大哥偏偏又是挡在自己前进路上的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的那种,因此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也为了让国家和民族少受一点苦难自己必须要委屈自己的大哥,可是十几年后每每念及当年的兄弟之情最高当局都不免觉得自己愧对于这位自己的良师益友。


“委座,您觉得许将军还有能力指挥这样规模的部队吗?要知道许将军离开部队已经十几年了,很多事情已经不是许将军可以左右的了。”何应钦的担心是有道理的,自从廖仲恺被刺后许崇智便被迫下野,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这十几年中再没有指挥过一兵一卒。


“敬之,他是我大哥,我这一生对我影响最大的人除了国父之外就是陈其美和许崇智了,前两个人已经做古,我不能再让许大哥心寒,我老了,国家的事情有你有武太行有辞修他们就好了,等抗战胜利了我也该给自己留一点的时间和空间了,我觉得林森的那个位置比较适合我,你觉得呢?”


最高当局的一番话顿时令何应钦面色煞白,已经将自己的命运和国民党这辆战车捆绑在一起的何应钦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校长轻易的隐退的,因为这对于自己何自己身后的那群人来说无疑是致命的灾难,“委座!不可啊!在国难当头之际你怎么可以萌生这样的念头呢!既然已经坐上了现在的这把椅子您就不单单是在为您自己活着,作为领袖很大程度上您需要为我们的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活着,我们的几百万国军还是将您作为一面旗帜的!”


“敬之,我只是随便说说,抗战胜利还是需要时间的,武太行的估计不也是要在欧洲战场的战事进一步升级后的四到五年我们才能取得胜利吗?也许到时候我改变主意也不一定啊!”最高当局当然知道自己和身边的这些小集团的利益的生死攸关的,在发表了自己的感慨后自然是要给自己身边的人吃一颗定心丸了。


“委座,还有一件事情十分的棘手,那就是在过去的二十四个小时内国军设在四川、陕西、云南、湖南、福建等省的征兵站都已经人满为患,各级兵站已经完成了一年的征兵任务,但是目前等待应征的还有数百万众!”


“敬之,这还用问我吗?既然人多我们就不妨提高对兵员的要求嘛,身高,体重,年龄,疾病不都是条件吗?另外对于现役部队中有一定文化程度的官兵也可以适当的剔除出来让他们到军校中深造嘛!你啊,我看你和我也差不了多少,糊涂了!”


“委座教训的是,敬之糊涂了!”何应钦心里想哪里是我自己不知道啊,这只不过是让您多一点成就感罢了,命令一早我就下达了!


“敬之,既然壮丁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的话我们对于各部队的编组和训练多久能够完成?”


“委座,这些不说您也是知道的,最少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如果有半年的时间的话我们就可以将中央军的数量恢复到五百万人两百个整编师,加上地方部队和来不及整编的部队的话我们手中的兵力将达到六百五十万众,但是前提条件是在未来的半年内日军不再发动全局性的攻势,同时我们的军工部门可以提供足够的武器装备!”


“半年?敬之,如果说我们有一年的时间你会怎么看?是不是刚才的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


“一年?委座,如果有一年的时间的话我可以保证在完成所有国军的整训的同时利用各种手段为国军增加两百架作战飞机的规模,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很大范围的局部战场上对日军部队形成战略优势,为最后的反击做准备,估计如果没有什么突发事件的情况下在武太行预计的时间内我们也可以将战场恢复到1937年事变爆发前的态势。”何应钦一遍盘算一遍汇报道。


“敬之,你说到空军我想起来了,前一段时间让你和戴雨农去找汉卿谈话,谈的怎么样了?”


“委座,张汉卿似乎还有顾虑,害怕自己出去做事会威胁到委座的尊严,他表示在适当的时候可以考虑为国军做一些参谋性质的工作。”


“敬之,你也先将手头的事情放一放,我们一起去看看汉卿吧!”


“是!委座!”


——


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整 山西省 系舟山区 周家峪 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新编第七十八军军部


冒着生命危险乘飞机赶到系舟山区的汉斯上校终于有机会可以和武太行将军面对面的商谈“终极武器”的问题了,可是坐在武太行对面的汉斯上校现在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原来今天一大早他就收到了国内的电报,原定输送给武太行的那批武器中的一半被划归到给日本的军事援助中了,作为补偿德国则将存放在中国香港的一批因为战争无法交付国民政府的步兵师的装备交给武太行,虽然在金额和数量上占有优势,可是汉斯上校很清楚自己面前的这位将军可不是用一些作用并不大的步兵武器可以笼络的,一时间汉斯竟不知该如何开口向武太行提出“终极武器”的问题了。


汉斯的表现让坐在他对面的武太行觉得十分的好笑,其实一早他就已经从情报部门那里得到了德国给汉斯发来的情报的内容,只不过有一点武太行和汉斯的不同,那就是在得到这一消息以后武太行高兴的几乎要跳了起来,德国真的向日本政府提供了大量的装甲武器的图纸和样品,这表明什么?表明日本人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将把自己的陆军发展的重点放在装甲武器上,而日军发展装甲武器显然不是要用来对付自己的这点杂牌的装甲力量,那样的话答案就呼之欲出了——日本国内以石原莞尔和坂垣征四郎为首的大陆派一定已经掌权兵将在近期之内对苏联展开攻势,不然的话系特勒绝对不会给日本人这么大的帮助的!因此武太行反而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顾虑已经荡然全无了!


“汉斯先生,不知道我那批早就应该到了的军火什么时候才能运抵延安呢?”武太行故意逗汉斯道。


“将军阁下,您要知道现在整个欧洲都处于战火之中,运输的通道不是十分的通畅,因此武器的运输上会出现一些延误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这批武器已经到了贵国的香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底就可以抵达延安,只不过——”想到半路被劫走的那批武器汉斯不禁为难起来。


“汉斯先生,不过什么,你不会是要告诉我我的那批武器出了什么问题吧?”


“将军阁下,您听我解释,您要知道现在在欧洲战场上我们德国的军队也在与敌人进行决战所以在我们的合同上做出一定的修改还请您理解!”


“汉斯先生,我了解的情况为什么和你的有一点不同呢?据我所知你们的轮船在香港将一部分物资转移到日本货轮‘东京丸’上了,这一点您要怎么解释呢?”


“将军阁下,原来您早就知道了!”一直到现在汉斯上校才明白武太行早已经知道自己的货物方面发生了问题,本来忐忑的心反倒安静了不少。


“汉斯先生,鉴于贵国政府给我的是无担保贷款我觉得我应该原谅你这次的过失,不过我很想知道你们的船在香港补充的那批货物是什么?”


“将军阁下,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想到您的情报系统这样的强大,其实您如果有这样强大的情报系统也就没有必要我来汇报了吧?”


“汉斯先生,你要知道有些事情情报是靠不住的!”


“将军阁下,这次我给您带来的装备有五十辆原定的马克三型坦克五十辆,另外有五十辆战前贵国政府定购的马克一型坦克,飞机方面我们只能提供给您七十架梅塞斯密特109战斗机,另外我们将战前贵国政府定购的部分战斗机和轰炸机大约五十架作为补偿低价处理给您,这些飞机在性能上虽说已经落后但是我个人觉得它们完全可以在短期之内应付在贵国国内的战斗,至于您定购的那批小型的工业设备我们的政府差不多全部满足了您的需要,除此之外元首还下令将香港库存的大约五万人的陆军单兵装备和一百余门大口径火炮和其他装备一并移交给贵军,我估算了一下,这些东西就是现在的话也在四千五百万帝国马克以上,将军你可是大大的赚到了!”


“汉斯先生,根据我的情报显示您现在在希姆来先生的手下已经是上校军衔了,既然大家都是现役军人很多事情我觉得我们应该用军人的作风来解决,既然你们的元首在日本人已经做出北进的决定后还肯给我如此众多的帮助我想你们的元首一定有事情需要我帮助吧?说出来,看看我能不能答应你们?”武太行不想继续和汉斯兜圈子,于是直接将话说白了。


“将军阁下,对于您能够知道我的身份我一点都不感到奇怪,如果您强大的情报网络无法知道我的身份我倒感到奇怪了。既然您这么痛快我就不卖关子了,将军阁下据说您在不久前的太原会战中得到了一件十分奇妙的东西,我们的元首阁下对您的那些东西十分的感兴趣,想知道将军阁下是不是愿意转让给我们德国人呢?”


“汉斯先生,其实你也很清楚在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是我不能卖的,只不过是一个价钱的问题,不知道汉斯先生愿意付出什么代价来换取这种东西呢?”如果汉斯在昨天向武太行提出这个要求的话武太行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可是就在今天早上军事医学院的白求恩院长却给他带来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白求恩大夫居然从我军从731部队那里得到的大量的数据中找到了这种鼠疫病菌的抗毒血清的制作方法,也就是说武太行的部队已经拥有了抵御这种超级鼠疫的能力,因此武太行也不在乎将这种东西转让给汉斯和他的元首了。


“将军阁下,只要有价钱就好,我们德国愿意出一千万马克购买这种病毒和贵军手上现有的研究数据,我想这个价钱贵军应该是可以接受了吧?”


“汉斯先生,你们德国人真大方,开出了一个让我无法拒绝的条件,但是我必须要拒绝您!”


“将军阁下,您这是什么意思,要知道一千万帝国马克已经不少了,万一我们的研究部门从日本人那里得到这种东西的话我想您和您的军队就是连一百万帝国马克都得不到了!”


“日本人?汉斯先生,我想你们的盟友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和你的元首他们手上的病毒样本已经在昨天清晨的那场战斗中彻底的消失了吧?不光如此我还可以告诉你日本人现在的化学武器研究起码倒退了十年,你们的这个盟友现在是有心无力啊!”


“将军阁下,您要知道,生化武器在欧洲战场上最多就是最为战略威慑力量存在,因为各国都有数目庞大的生化武器库的存在所以没有哪一个人敢于对敌人首先使用生化武器,这些人中当然也包括我们的元首!”


“汉斯先生,我想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说不愿意接受您的这一千万帝国马克的价码可是这并不代表我的要求高于一千万帝国马克啊!”


“将军阁下,您究竟想要得到什么?”


“汉斯先生,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希望贵国的汉莎航空公司可以开辟一条从华沙经苏联到我国的新疆的航线,然后用租借的形式将这条航线交由我们运营,不知道汉斯先生是不是可以答应?”


“将军阁下,您要知道我的国家现在和日本人是盟友,我们的元首绝对不会为了你得罪日本人的!”


“汉斯先生,你听我说完,我的意思是建立一条民用航空线路,这条航线专门用来进行客运和部分的民用运输,如果愿意的话日本人可以派出监视人员监督每一架从德国起飞的飞机!”


“客运?将军阁下是想运输犹太人吧?”


“汉斯先生,这就不必要讨论了,反正我需要的人也是你们不需要的人,这样对我们双方都有利!你觉得呢?”武太行说着将一张瑞士银行的支票塞给了汉斯,有了上次的经验汉斯并没有拒绝武太行。


汉斯瞄了一眼手中的支票,当他看到第六个零的时候就再也不敢看下去了,连忙道:“将军阁下,就我个人来讲十分赞成您的提议,只是这些都需要元首的首肯的,我并不敢打保票。”


“汉斯先生,我个人十分相信我们之间的友谊和您个人的办事能力,我相信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这里有一柄军刀还望汉斯先生笑纳!”说罢从旁边的架子上取下一柄精美的日本军刀递给了汉斯。


作为一个职业军人汉斯也十分喜欢收藏各种武器,他一看这柄军刀就感到了特别,对东方历史有一定的研究的他看出这柄军刀的不凡,“将军阁下,这是——”


“汉斯先生,这柄军刀是日军中将石井四郎的佩刀,日本天皇御赐的名刀,不知道入不入得汉斯先生的法眼啊?”


“好!好!谢谢将军阁下的美意,阁下的要求我会尽快向柏林方面争取的,这样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得到好处的汉斯就要回去向柏林汇报自己的进展。


“汉斯先生,今天中午别忘了我们的饭局!”


“饭局?”


“汉斯先生不是想和我还有黄(飞飞)小姐一起吃饭吗?”


“噢!想起来了,我一定去!”


——


谢谢您对于《脊梁》一如既往地支持,欲知后事如何,且听太子下回给你继续分解!


第一百一十四节 北进!北进!(2) 正在写作,一定准时奉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