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青年为逃避兵役不择手段!!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役男接受体检时,须以集尿杯器收集尿液,检验是否有尿蛋白或尿毒等症状。图为役男在医院做体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逃兵役作假流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常见逃兵役病症及造假方式




中新网12月5日电 在台湾岛内,很多适龄的青壮年为了躲避服兵役而在体检时候想出各种手段让自己“生病”,他们当中有人网上买药掺尿使尿液验出“尿蛋白微小型肾病变”而免役,有医学系学生针扎自己弄成“气胸”以求免役,还有人的在鉴定时候造假使得自己的听力或视力“受损”。


网络买药掺尿 逃兵新招


东海大学化工系毕业的男子管钧壕与黄俊达为逃避兵役,在网络购用不明药物,使尿液验出“尿蛋白微小型肾病变”而免役;同校研究生朱君浩透过黄买药,去年东窗事发,3人均被起诉。


检方指出,有一名绰号“阿宝”的药头在网络上卖药,号称可协助免役,索价新台币55至60万元不等,网页联结到境外网站,迄今仍未查明。


检调指出,去年接获线索,有人在网络兜售不明药物给役男,声称可免服兵役,役男在体检时,用购得的药物添加到尿液里,再交医院复检,可验出“尿蛋白微小型肾病变”,据此即可申请改判免役体位。


检调锁定曾致坚,发现他花100万元向黄俊达买药;又查出6年多前黄俊达和管钧壕均曾吃药逃避兵役。其中管钧壕于01年透过网络认识“阿宝”,对方自称有管道可免当兵,双方约在台北医院体检时由阿宝供药,添加在集尿瓶中,医师验出尿蛋白偏高。


后来管钧壕再到台中荣总做肾脏穿刺切片复检,阿宝又给他口服药,穿刺检验结果符合微小型肾病变,征兵检查委员会改判他免役;管钧壕前后共付出60万元。黄俊达也花55万元找阿宝买药,以相同手法免当兵。


检方续查出,建筑师朱君浩03年间就读东海大学建筑研究所时,为免役也透过黄俊达向阿宝买药,付了60万元。不过,黄俊达在法院审理时翻供否认提供药物;朱君浩辩称的确罹患肾病,才获判免役,并采中药疗法治愈。


法官认为,现行技术无法鉴定被告是否以不正常方式影响检验结果,加上检方未提出资金往来证明,虽有合理怀疑,但仍不能证明犯罪,判朱君浩无罪。


医学系生 针扎“气胸”求免役


“当年未服兵役,是因个人生病因素,不是服用药物所致。”已经执业的建筑师朱君浩上周获判无罪,接受访问时他低调表示,整件事还在司法程序,他不愿多谈。


逃避兵役的情事时有所闻,承办检察官说,最主要是“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的观念作祟,其中有不少人是高级知识分子,有医生、建筑师等,他们大多认为当兵“浪费时间”,当兵时间可能少了很多收入。


“役政署”三年前也查出有40名役男以气胸名义申请改判体位,“中国医药大学”有11人、中山医药大学有8人,他们均为医学系学生;竟自己用针筒朝胸腔扎针注射空气,造成“气胸”现象以求免役。


事件曝光后,役政单位要这些役男在一个月内切结“已经痊愈,可以入营服役”,要求他们补服兵役;全案移送检方侦办后,检方均予以不起诉处分,多数役男也都入营服役。


中山医学大学一名丁姓医学系学生说,目前役期虽缩短为1年2个月,听说明年还要改成募兵制,所以他仍会选择先报考研究所“赌赌看”;如果明年募兵制还未上路,他就退而求其次想办法验退,尽全力找出身上的“疑难杂症”,申请改判免役体位。


公立大学研究所毕业的江同学即将入伍,他说,新兵训练1个月,许多准役男会在BBS上讨论验退标准,其中“脊椎侧弯”、“体重过重或过轻”的讨论最热门;但网络上的意见“仅供参考”,不能尽信,只是役男们想验退是人同此心。


医师:搞坏肾脏求免役 得不偿失


“中国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副院长黄秋锦说,确有部分药物会微幅增加尿液中的白蛋白,但应无法达到免役标准;坊间流传吃药可制造蛋白尿,其实是骗人的,如果真有这种药,服用者的肾脏也被搞坏了,得不偿失。


黄秋锦说,血液流经肾脏后,血液中的白蛋白会被肾丝球过滤回收,如果肾功能受损,白蛋白过滤不完全,随着尿液排出去,就变成蛋白尿,也会使血液中白蛋白降低;因此部分役男为争取免役,有人在体检采集的尿液内,添加白蛋白溶液蒙混,其实只要再检验血液中的白蛋白,如果数值正常,就能拆穿骗局。


一位曾参与役男体检的医师说,体检过程很严格,就算检查出蛋白尿也不能确定免役,医师会要求役男当场解尿复验,接着还要抽血检验,如果还有问题,最后还得以直径0.1公分的针头穿刺肾脏,取得切片组织,在电子显微镜下确认肾病变,才能取得免役资格;不少“假仙”的役男一听到要切片,打退堂鼓的居多。


台中市药师公会理事陈金火说,坊间部分抗生素、镇痛解热剂、利尿剂服用后,尿液中的白蛋白会微幅增加,但增幅有限,无法达到免役标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