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狙击 第二卷,深入 第十章,各自的反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64/

两人在丛林里已经逗留五天了,潘兴的伤口在这几天的耽搁下开始生蛆,不过在杨林看来,虽然看着挺恐怖,但实际上却对他有好处,蛆吃掉了伤口的腐肉,至少可以阻止感染,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感染了也没事,反正离的不远,只要杨林高兴,两个钟头内就能让他见到医生。

可惜,潘兴却并不了解,当看到血肉模糊的伤口上,白色的蛆虫在缓缓的爬动,他的心仿佛被人拉出了胸膛踩了好几脚一般,恍惚中,潘兴甚至觉得自己已经到了弥留之际。

在杨林刻意而为下,几天没吃没喝的潘兴在伤口的震慑下,如同一滩软泥一般贴在杨林的背上,有气无力的哼哼着:“杨大哥,你对我的恩情我这辈子估计报答不了了,下辈子如果有机会我当你亲生弟弟。”

这几天中,潘兴肚子里的那点东西早就被杨林逗的七七八八了,总体看来,潘兴似乎主要负责运,至于其他的地方,则完全不归他管,通过对潘兴的介绍,杨林对于李东轩的整个组织也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毒品在生产出来后,被一名叫石匠的负责人添装进劣质的玉石中,然后由潘兴负责运送出境,交给缅甸的一名叫做吴约的缅甸人,并且在潘兴的配合下分发给诸如四爷这样的二级头目,至于钱款方面则由一名叫米婆的人负责定期收取,钱款首先通过地下钱庄转帐洗白,在以正常的商业途径流入李东轩所开设公司的帐户中。

虽然对这一切大致有了了解,但是杨林却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兴奋,相反,无论是石匠还是米婆,现在都丝毫没有头绪,而要想抓住李东轩,从制到运以及毒资的回笼缺一不可。也只有三样联系起来,才可以证明李东轩有罪。

在杨林对这一切愁眉不展的时候,他肩头的潘兴却仍然哼哼唧唧的在那里念叨着一些没头没尾的东西,对于杨林来说,潘兴早已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如果不是为拿他当敲门砖,杨林早就直接把他扔在老林子里自生自灭了。对于这种毒贩,他打心眼里感到愤怒。

GPS等东西早在天亮前就已经被丢掉,杨林现在只靠自己的记忆在前进着,虽然走了些许的弯路,但是至少不会引起什么麻烦。

前面的树林逐渐开始变的稀疏起来,森林里特有的宁静也开始逐渐的消失,虽然听不真切,但是属于人类社会所特有的声音终于开始模糊的传入到两人的耳朵里。

后背上,原本已经奄奄一吸的潘兴,此刻却仿佛被打了兴奋剂一般,嗖的立起身子,在杨林的身上打了个滚后,用大的仿佛发疯一般的声音大喊道:“有人,有人,我们得救了。”

“喊个P,这里应该是国内,小心巡逻的边防警把你抓起来。”听到潘兴疯狂的喊叫,杨林立刻皱着眉头斥责道,如果在这个关头引来了武警,那自己可就前功尽弃了,第一次或许可以用炸药之类的话解释如何逃跑,现在要是再被抓住,那他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

幸好潘兴只是举动上有点失常,而本人却并没有真的发疯, 所以听到杨林的警告后,他立刻醒悟过来,再次乖乖的爬在杨林的后背上。

森林很快的在两人的脚下消失,而一条蜿蜒的山路也在同时清晰的出现在两人的眼前,当看到眼前这一切,两人心头顿时涌上了一阵阵无法形容的滋味,这几天的如同探险一般的生活,对于两人感触则是各不相同。

一切最终变的毫无悬念,找到电话亭之后,潘兴立刻迫不及待的给李东轩打个报平安的电话,随后两人又在他的指示下,连续进出了几个陌生的地方后,最终被确认身份没有异常。

当潘兴再一次出现在李东轩面前时,杨林终于明白潘兴为什么会叫小乖了。

“大哥,我还以为没命见你了呢?”根本与三流电视剧的情节毫无二致,刚一见到李东轩,潘兴表情做作的冲了过去,然后一头跪在对方的脚下失声痛哭起来。不但如此,他一边哭着,还一边添油加醋的将这几天的冒险说的如同越战大片似的,杨林的英勇和仗义更是让关二哥变的黯然失色。

虽然潘兴表现的如此生动,但是李东轩却并没有流露出多少感情,整个过程中,他都有意无意的瞄着杨林,似乎想要从他身上发觉点什

么,无奈,杨林从一开始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喝着水,吃着自己路上顺便买来的小吃,所以唯一入的李东轩眼的只有大口的吞咽和刺耳的吧唧声。

虽然没有从杨林身上看出什么端倪,但是对于潘兴的话,他却并没有全信,不过当看到潘兴腿上那仍然爬着蛆虫的伤口时,虽然心里还抱有疑惑,但是对于两人的遭遇却已经完全相信了。

“大哥,吴约那小子很可能已经……。”潘兴的话还没说完,李东轩就立刻以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而坐在沙发上的杨林此刻也知趣的站了起来。

“不打扰你们兄弟聊天了,我去外面看看西洋景。”杨林一边说着,一边拿起水瓶和干粮大步走出了房间。

“你都和他说过什么没有?”房门刚一合上,李东轩就立刻恶狠狠的质问道。

“没,没,没说什么啊?”听到李东轩的质问,原本一脸悲伤的潘兴立刻愣愣的回答道。

“真的没有,告诉你,你知道的那点秘密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如果让我知道你对别人透露了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会有什么结果。”听到潘兴的回答,虽然并不相信,但是李东轩仍然恶狠狠的警告道。

“大哥,我真的没说什么啊,你要相信我啊。”原本还打算说实话的潘兴,听到对方的威胁,立刻匆忙的爬到李东轩的脚前表白道,在他看来,目前最危险的事情就是不要让李东轩知道他在那几天里对杨林说过的话。幸好,他知道杨林是个仗义汉子,只要这里瞒过李东轩,随后自己出面恳求杨林保密,不怕他不答应。

“我会有办法查出来的,好了,我已经安排人送你去私人医院了,你的伤再不治可能会残废的。”听到潘兴的话,李东轩的表情渐渐缓和下来,他轻轻的排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那吴约他……”听到李东轩的话,潘兴虽然伤口疼痛,但是仍然立刻乖乖的站了起来,不过当想到自己的遭遇后,他再次开口道,可惜他的话,却仍然让对方打断。

“我知道了,吴约的事情你不用管,我会找人安排和料理的。”听到潘兴的话,李东轩立刻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潘兴对于他的意思自然不敢违背,见此情景立刻乖乖的拖着残腿一瘸一拐的走出房间。


事情并没有因潘兴的回来而变的明朗,相反,却变的更加诡异。听着身后传来的关门声,李东轩立刻将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在他看来,事情很好判断,那就是在吴约,潘兴,杨林,三人中至少有一人是在撒谎,而李东轩则认为这个人就是杨林,至于原因也很很简单——因为杨林是个外人。

当然,吴约虽然也是外人,但是作为缅甸地方割据政权中的一支,李东轩并不认为他会为了些许的蝇头小利而断了自己这条大线,至于吴约的表现也确实没有让他失望,当听到四爷出事后,吴约立刻第一时间打来电话。可是,潘兴的遭遇,以及杨林所说的四爷手下马仔的事情又如何解释呢?

在潘兴失踪的这几天里,李东轩接过几次吴约的电话,电话的内容很简单,就是希望能弄清楚四爷到底是怎么出的事,按照吴约的话说,他从缅甸警察的内线中得到的消息是,四爷的被抓,完全是因为中国警方事先得到了内线的通报。

可是当李东轩就此事打电话给大哥的时候,得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说法,边洲公安局得到了某条外援情报说,有一批毒品要在近期入情,大哥说到这里的时候,还特意说,他找熟人了解后知道,这条情报很可能来自缅甸。

所有的消息此刻都以矛盾的方式呈现着,无论李东轩相信哪一方面,都不会让他觉得放心。而刚让他闹心的是,两方面此刻却都显得极为可信。

原本,派潘兴入缅是步好棋,可是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却让原本矛盾的事情变的更加扑朔迷离。

“到底谁说的才是真话呢?”李东轩搅尽脑汁的思索着。


杨林此刻并不知道李东轩的苦恼,不过就算他知道,恐怕他也不会去帮什么忙,此刻他的心思已经完全被潘兴的话所占据着,一丝一毫也没挪做他用。

“杨大哥,我跟你在森林里说的那番话你可千万不要在我们老板面前说啊。”此刻,在一家街边的小酒馆里,潘兴正苦着脸向杨林哀求道。

“什么话?你说什么了?”大嚼着美味可口的饭菜,杨林含糊的反问道。

“就是跟你说过的公司内部一些人事情况的话。”听到杨林的反问,潘兴立刻提醒道。

“我操,就那些啊,我早他妈忘到脑后去了,你也不想想,那是什么时候,前有森林,后有追兵,而且我们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的,你就算告诉我你发现了座金矿我都没心思听,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要是告诉我你的银行卡密码的话,我估计我能记住。”听到潘兴的哀求,杨林立刻大笑着摇头道,同时伸出筷子给潘兴夹了一大块肉。

“你真的不记得了?”听到杨林的回答,潘兴试探的反问道。

“你要说忘吧,也不是全忘了,多少还记得那么一点,诶,对了,你不是说过,你要是死了,让我把你藏的那张卡给你媳妇送去吗?”听到潘兴的话,杨林立刻若有所思的咬着筷子头回想道。

“咳,这,这事啊,那就不劳你大架了,来喝酒,啥也别说了,都在酒里呢,你杨大哥的恩情,我这辈子都忘不了。”听到杨林的话,潘兴立刻尴尬的笑了笑,然后端起了酒杯豪迈的说道。

“诶,这就对了嘛, 关在老林子里几天了,谗的我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吃了,现在美食当前,你还在这里扯那些没用的,说实话,能活下来都算咱俩命大。”听到潘兴的提议,杨林立刻附和的端起酒杯,高声说道。

“看来,他一直在怀疑我,要怎么才能打消他的怀疑呢?”在抬头喝掉杯中酒的时候,杨林在脑子里迅速的思索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