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 第十六章 再次重逢 第三节 张晓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5/


这不是个新鲜的任务了,协助国际缉毒警察和中国边防武警部队缉毒,张晓军和士兵们的任务就是牵制住“土狼”。

土狼是保护运毒人员的一群武装分子,他们对外称做土狼。

但张晓军宁愿把他们叫做“鬣狗”。因为他们不配叫狼,甚至土狼也不配。他们只能是狗,连普通狗也不是,而是狗类中最卑贱最无耻的种族——鬣狗。

这种狗群居,自动捕食的时候很少,他们总是跟随在大型捕食动物例如狮子豹子身后,等待他们捕食之后吃剩下的腐肉。

张晓军已经不止一次的和这批人过招。他对这些人的判断就是“亡命徒”。

这是一些把脑袋挂在腰上的人。他们是臭名昭著的毒枭王爷的猎狗,他们都是退役的特种兵,是王爷从各个国家招募来的,包括美国、越南甚至俄国。可以说这是一支多国特种兵部队。

但是张晓军无法对他们产生敬意。几乎每个鬣狗的背后都有犯罪记录,他们都是早该死去的人,被王爷启用,过着蛆虫一样的生活。

张晓军觉得他们很恶心,他们已经无法代表他们曾经的荣耀,他们曾经服役过的那些特种部队都是他们国家的骄傲。但是这些人不是,他们是他们国家荣光下面的阴影。

张晓军知道他们每个人的绰号,也知道他们之间并不团结,但是在对王爷的忠诚度上都一样,他们都把王爷看作一个伟大的人,有恩于他们的人。他们会为金钱彼此残杀,但是王爷一旦有危险,他们会象最忠诚的狗一样守护着他们的主人。

张晓军不怕他们的实力,他认为战斗的输赢最后还得看谁笑到最后,而不是谁的枪最好,谁的刀最锋利,尤其特种兵之间的对抗,更是人的意志和智慧的较量。

事实上,和毒枭武装分子的数次交手后,张晓军和他的特战队员们一直占上风。直到上一次任务中,他手下一个代号腹蛇的特种兵被他们一个人故意射伤脊椎骨,正值大好年华的前途无限的一个王牌特种兵就这样成了废人,太阴了。当他看见他心爱的士兵躺在病床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心痛得要死,报仇!他当时就狠狠地决定。他说,表情一如当年在对越战争中,看到战友牺牲的样子。

他和其他领导研究行动方案,大家都不同意他出动,太危险了,你毕竟不是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了!

那又怎么样?他说,队里任何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都打不过我!

你首先还是这个部队的领导!大家说。

张晓军笑:谁说领导就不能出任务?

大家都说不过他,决定重新拟定可行性战斗方案,为了保障的张晓军人身安全。

张晓军觉得很受伤:我需要保护吗?我还没老!

他亲自制定了一套险中取胜的方案,令同事们都流汗不已,不行啊,老张,太危险了!

张晓军说:这件事就得我这头老狼来做,你们就放心吧。他的代号,老狼。


凌晨两点,直升飞机在一片茂密的雨林上空悬空飞行,机舱门打开了,悬下来一条软梯,八个特种兵包括张晓军迅速沿着软梯下降到密林里,很快消失了。直升飞机旋即向来时的方向飞去。

根据一个潜藏在毒枭王爷身旁的卧底提供的情报,毒枭手下阮雄亲自带领土狼们护送一批毒品穿越中缅边境,今天凌晨三点将从这里经过。

这是一段地形复杂的边境线,界碑插在一条河的中间,也就是说实际的边界线在水中。

河并不深,平时可以涉水而过,水位大约可以到人的腰部,而今夜潮汐过去之后,河水将变得象平地一般浅,那也是运毒者越界的时候。

大家按计划很快在各个位置潜伏好,口衔匕首,过红外线瞄准器观察着河对岸的动静。只要运毒人一涉过河,迈过那个界碑,行动就可以开始了。

这条小道是越境人员上岸后必经的道路,张晓军他们潜伏在小道拐弯的一个弯道两侧。当运毒队伍经过这里时,弯道两侧茂密的丛林就是最佳的障眼物,可以把土狼歼灭于无声之中。

张晓军就隐蔽在小道拐弯的那个角落里。这个地方往后看可以看到河面,往前看就能看到整个小道的情况。

国际缉毒警察和武警边防部队的人也在附近潜伏着,他们应该是在更早的时候过来的。他们将在张晓军他们牵制土狼部队的同时,缉捕运毒人员,将阮雄绳之以法。

国际缉毒安排的卧底也将在这次行动中“合理”地回家。但是有点麻烦的是,至今大家不知道卧底长什么样子,只知道他这次以领路人的身份混迹在运毒队伍中,如果正常的话,那么走在队伍第一个的就是领路人。

热带雨林中不时有奇怪的鸟叫,有时候有些小型啮齿动物在树上啃噬着什么东西。这是个寻常的安静的夜晚。

张晓军潜伏在河岸上一丛密草中。嘴里没有象其他队员那样衔着匕首,只是衔着一根青草。他一动不动,好像已经化身为雨林的一部分。他对这种潜伏太熟悉了,都熟悉得没有激情了。也许我真的老了,不该再参加这种游戏了。他想。

如果不是蝮蛇受伤那么惨重,张晓军可能根本不会考虑参加这次行动。他从来没有这么急切的想尽快结束这次活动。

他想歼灭整个土狼部队。不管他们有多少。他想为蝮蛇报仇,怎么杀死那些人都不过分。最重要的事,他想结束行动后,赶快与小山东会面......

作为特种兵大队的资深老兵,他知道这种心情非常危险,在这样的活动中有可能是致命的。他尽可能的控制着自己,他知道这次行动很关键。

如果这次能抓到阮雄,就能掌握直接的证据,可以点住王爷的死穴,把这个罪大恶极的家伙一直到死牢里。

该结束了,张晓军和土狼已经玩了将近一年了。


凌晨三点零五分,果然河对岸出现了一些人影,渐渐的越来越多,形成了一个小队伍。他们稍微停顿了一下,好像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动静,一个人首先淌过了河,踩着河底鹅卵石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接着,有一个人跟着也过来了。更多的人牵着马踩着水花通过了。

从第一个人到最后一个人,他们的身影清晰的从张晓军眼前走过。一共二十三个人。在这二十三人中有十二个土狼。他们的外形非常容易辨别。运毒的人都是缅甸人,他们身形矮小,牵着马,身上斜挎着自卫的冲锋枪或步枪,步态笨拙。而在他们两边保护他们的人,身形高大,有些明显是白种人体形,动作灵敏,手中一直拿着枪,枪口冲外,随时准备战斗,那就是张晓军他们的目标,土狼。

只要把他们干掉,别的什么都不用管。

通话器里,张晓军的队员们轻声确定着任务目标,张晓军答道:锁定目标,杀无赦。


运毒队伍很安静,除了马踏地发出的喀哒喀哒的声响,几乎没人说话。他们静悄悄的向张晓军他们潜伏的小道上来。

他在等待运毒队伍中第一个人的到来。他要趁着夜色把他悄悄替下来,然后结合其他队友围堵土狼,如果这个人真是卧底的话。

这个风险很大。如果卧底不被完全的信任,他有可能不是队伍的第一个人,可能就是敌人。

张晓军掌握的唯一的确定的情报就是,卧底是个中国人,是这个队伍中唯一的中国人。


运毒队伍喀哒喀哒的,终于走到了小道的拐弯处。土狼们明显的提高了警惕,他们对这个非常适合潜伏的地形很警觉。

有个人用英语说了声小心之类的话。队伍仍旧继续前行。

队伍的第一个人刚一拐弯,张晓军倏然而出,一手捂着他的嘴,把他从路上拉下来。那个人无声无息的倒在了草丛中。张晓军手里有乙醚手帕。

在夜色中,张晓军赫然混迹在运毒队伍的第一位,而运毒队伍的第二个人拐过弯过来时,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张晓军是冒牌的。

同时运毒队伍的尾部已经有人悄悄的失踪了。两个土狼几乎是同时被两侧的特站队员无声无息的干掉了。最后一名牵着马匹的运毒人员丝毫没有察觉的继续跟着前边走着。

当队伍的头两名土狼拐过弯,呈备战姿态过来时,潜伏在小道两侧的特站队员从他们背后突然出现,以精妙的手法之置于死地,当两个土狼倒下时,甚至还没来得及呻吟。

但接着出现的运毒人看见了这一切,他惊慌的握着冲锋枪的扳机就乱射。张晓军和特站队员赶紧翻滚到路边趴下。枪声惊扰了运毒队伍,计划改变,张晓军通过通话器命令:立即行动。

特站队员如同夜幕中乍现的巨狼,向土狼扑去,土狼们也纷纷反抗。运毒人员牵着马四处逃窜。张晓军发现有一个人在大声喊着什么,在指挥运毒人员藏匿。他断定这个家伙就是阮雄。

他通过通话器向特站队员通报:完成手头的活的,抓住那个叫的最欢的家伙。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