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1月24日,陈水扁因为“公投绑大选”投票安排,遭台北市长郝龙斌反呛“不要有特权心态”。陈水扁当即发飙说,有人为此建议他,不如宣布戒严。他又说,若泛蓝18个县市坚持采二阶段领投的话,那“这些搞怪的县市,干脆宣布选举无效!”


陈水扁脱口而出“戒严说”,令原本已经紧张的台湾政治气氛,更加紧绷起来。


11月27日,陈水扁迫于党内外的压力,改口表示绝对不会戒严,请外界放心。但说出口的话泼出去的水,听在大家心里,谁敢掉以轻心?


11月28日,台湾“国安局”与检警人员以“公务机密泄密”为由,突击搜查时英出版社,抄走了该社出版的新书《情报生涯三十年》。


对此,台湾中国时报3日刊载社论表示,如果说,陈水扁的“慎重考虑戒严”说令我们感到惊讶,那么 “国安局”与检警人员日前到时英出版社查抄书籍的动作,则是让我们感到惊惧!陈水扁的语言让我们嗅到了那尚在星星之火的不祥意图,但检警查抄出版社的作为,却让我们见识到了具体行动,一个已经在台湾消逝二十多年的恶行,竟就在这么不经意间悄悄复活了!


而联合报则刊登文章说:陈水扁先是悍然宣称要“思考戒严”,后又把话吞了回去谓“任内绝不戒严”;于是,一向对当权者可能作恶作孽缺乏必要戒心的人民,以为色厉内荏的陈水扁必不敢当真往法西斯的路子推动。民众的这种想法,未免天真。


据了解,国民党面对“戒严说”表面虽不动声色,但却相当细腻的沙盘推演岛内外的动态。国民党内评估,陈水扁不需要宣布戒严,他只要在 “立法院”十二月停会后,或一月选举前,以选务争议为由,先发布紧急命令,就足以撼动选情。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