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十八章 中华民族复兴和科学、政治周期 第十八章 中华民族复兴和科学、政治周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科学是世纪的核心问题

当科学取代经济成为社会的支配力量之时,完成从经济社会向智力社会的过渡,亦即从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一过渡中科学是第一推动力,知识成为资本的最强大的异己力量,知识分子成为资产阶级的真正掘墓人。

世界经济进入第五长波

1770~1830年,第一经济长波,主要对应于机械化的创新活动。

1830~1880年,第二经济长波,主要对应于运输铁路化的技术创新活动。

1880~1930年,第三经济长波,主要对应于动力电气化的技术创新活动。

1930~1990年,第四经济长波,主要对应于电子化的技术创新活动。

历史的外推下一个长波:

1990~2040年,第五经济长波,主要对应于信息数字化的技术创新活动。

国际政治进入第六周期

不仅世界经济有其波动周期,政治学家还发现了100年左右的政治霸权周期,即所谓莫德尔斯基的政治中心转移律。莫德尔斯基认为每次全球战争都成为一个大国兴衰周期的开端,经过战争某一国家取得霸权并利用战后的和平协议使其获得的优势合法化。以拥有维持全球秩序所需资源之一半的国家为“霸权优势”计,16世纪以来发生了从葡萄牙到荷兰再到英国而最后到美国的五次政治中心转移情况(洒家把相关内容列了一个表,没办法,略):

科学进入第七转移周期

不仅经济和政治有周期性,科学发展也有其周期性,而且有10年、80年和600年至5000年等不同的周期。……我们所处的600年周期的高峰在1930年前后,所以我们当前正处在下坡期,在下降过程中还会出现越来越低的几个高峰,最近的下一个高峰在2050年前后,未来50年大体为第七个80年的科学周期,600年周期的下坡形势意味着,近期的科学基础不会发生变化,已有科学原理的技术运用,特别是寻求新的信息技术原理,可能成为科学活动的主流方向。而我们所处的5000年周期的上坡形势又意味着未来500年是科学大发现的时期。我们中国几百年来一直处于世界科学的边缘地带,来自世界的科学使者和出国留学的主流动向,无一不与科学地理中心的转移相关。

中国如何应对?

寻找新科学诞生的种子

毛泽东(1893-1976)关于创造中国学派的号召应该提到议事日程了。他早在1956年就提出“在自然科学方面,我们也要做独创的努力,并要用现代外国科学的科学知识和方法整理中国的科学遗产,直到形成我们自己的学派。”

当今世界正处于原子时代向信息时代转变的关头,如果说原子时代的源头是希腊的原子论,那么信息时代的先驱是中国的《易经》。如何在中国传统文化寻找新文化的种子,向世界提供我们文明中的最佳遗惠,一在现代科学技术文明的基础上发展新的科学知识系统和新的人文价值体系,但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一项伟大的历史使命。

为世界科学的发展做贡献

中国对世界科学的贡献率现在还只是万分之几。

既受时代制约又超越时代限制的科学,最终将使整个人类社会转向智力中轴。在未来的社会发展中科学将作为“社会中轴”起到决定作用,科学推动观念文化的作用将远远超过其推动技术文化和生产力的作用。

科学对人类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方面通过自然规律的运用来改善人类的处境,另一方面通过对心灵的作用克服人在自然面前的不安,科学有真理和实践两个方面,在真理方面它是开放的发展着的而不是不变的教条,在实践方面它则是一把即可造福也可生祸的“双刃剑”。1999年在布达佩斯举行的世界科学会议,以“21世纪的科学:新的承诺”为题,通过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秘书处和国际科技理事会的宣言——《科学和科学知识宣言》,向全人类作出庄严承诺,科学要对人类的未来负责,要对世界的和平与发展做贡献,要服务社会。

(《中国科学院·2002科学发展报告》中的一篇《21世纪的科学与中国》的部分内容,作者董光璧先生,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 )


中国科学院2002年度科学发展报告,这绝对是国家级顶尖的严肃出版物,别说俺罗嗦,董光璧先生的文章大体也可以分为三个部分。

一、未来世界的特征。

“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洒家理解,人类的第三次大分工之后,随之出现的社会形态变化,大同世界是理想的选择方向。中国先贤的世界大同被马克思解释成共产主义,可见在理想上东、西方人类殊途同归了。

二、世界如何演变?或者这个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情?

1、第六个政治霸权周期的全球战争期

就是正在发生还未完全发生大国争霸战,虽然董光璧先生没有直接点明美国的结局,未来世界的“共产主义社会”的特征,表明只有美国在第六个政治霸权周期的全球战争期中失败,才有可能实现。也等于以科学家的身份婉转的预言了美国的下场。哪个国家能搞定美国大兵呢?目前看,哪个国家也没有这个本事。

2、第七个80年之科学周期的上升期

“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一过渡中科学是第一推动力,知识成为资本的最强大的异己力量,知识分子成为资产阶级的真正掘墓人。”

董光璧先生提出毛主席他老人家高瞻远瞩的“中国学派”,这是董光璧先生对中国科学发展的希望,也是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的超卓远见。资本者,圈钱也,圈钱后就有“二奶”、“三奶”,“奶”多了也不说封建残余、伪科学了,而是当前某一类成功人士的标志,颇以此为荣的样子,美的鼻涕泡都出来了。但在“内求”的初步境界来看,就像看茅坑里的大蛆,傻得冒泡。显然这还是人类第二次大分工以来的“猴”文价值观,目前“猴”文价值观比较占上风,知识后面带了个经济这个大尾巴蛆,然后没有人再说“体脑倒挂”了吧?有了钱的知识分子有个新名叫“知本家”,没钱的呢,好象还叫穷酸。知识和资本简直就是穿一条裤子,知识分子成为资产阶级的买办还差不多,尤其是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而搞科学的知识分子差不多都去搞项目骗经费去了,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哪里呢?

这个层面上的问题,似乎还要靠国家。好象在中国,高级的私人实验室是不允许的,即使个人有这个财力也不行。所以国家的老总们日理万机的、殚精竭虑的为经济可持续发展费尽心血时候,第一生产力的科学技术完全可以另辟蹊径,然后抛开政治问题,形式上采用合作的办法建立几个实验室,主体是国家,资金用民间的。民间资金不要总是单一方向上流向资本市场。股市的大波动绝不是什么好事情,零和游戏无益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如果政策上稍有不慎,徒为洋鬼子开辟“经济战争”的大好战场,民族复兴变成YY的梦想,老百姓又要受苦了。另一方面,利用民间资金,国家也不用和某些“狡兽”们为了钱打嘴官司。气功大浪淘沙到现在,应该把研究提升到更高的层次。

所以,除了所谓的主流经济学家,其他的中国知识分子,请站稳脚跟,做好文化中国人,从全方位用好“资本”并为“资本”挖个大坑,“资本”是一大坨好肥料,继承革命先烈在政治领域的顽强精神,在生命领域进行更加彻底的“革命”,种一棵“共产主义”的稀世奇花。及早确立“中国学派”的国家科技发展战略,在已经到来的世界科学80年短期发展周期里,可能不会用多长时间,“中国学派”的规模,足以确立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光茫万丈的崇高地位。

三、中国如何应对—— 中国人的历史使命。

“信息时代的先驱是中国的《易经》。如何在中国传统文化寻找新文化的种子,向世界提供我们文明中的最佳遗惠,一在现代科学技术文明的基础上发展新的科学知识系统和新的人文价值体系,这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一项伟大的历史使命。”

那么,如何才算是弄懂了《易经》了呢?洒家认为,只有一条途径,打坐得到“至静力”,再观察我们这个物质世界,就是《易经》的适合万事万物运行变化的法则,随着卦爻的增加,就可以描述出来从简单到复杂的、准确的符合各个学科的科学定律。南老师对《易经》的评价,洒家摘了一则供大家赏阅。


有人讲《易经》的科学,问老祖宗画卦是怎样来的?答案是观察来的,是依据科学来的。但是依我的看法,它不像是我们这一个时期的人类文化,而是上一个冰河时期的人类文化,发达到了最高点,把科学的无数法则,归纳又归纳,最后归纳到八个简单的符号——八卦,留下来这么一点东西,而被我们老祖宗发现了拿来用。我想我们的老祖宗,说不定还不会有那么高的智慧能够创造出来《易经》的程度。《易经》的法则,随便用在哪里都通的,以现在的科学来看,《易经》的法则,用在化学上亦通,用在物理上亦通,所以《易经》的法则,真正是人类智慧的结晶。

(《易经杂说》世界语出版社二版P17,1987年)


洒家私下以为,中华民族是非常特殊的一个民族,完全不同于世界上的其他民族。中华民族的历史贯穿了很长远的人类文明史,这使得她具有了超然的,无比光耀的地位。咱们是“龙的传人”,应该了解做一个中国人是多么自豪的事情,尤其是孩子们,要培养他们拥有充沛的民族优越感 、自豪感。这些品格,来源于中华民族的大乘精神,这是一种慈悲喜舍,极尽人道,而通达天道的、自由往来于宇宙各个星系的学问。达摩祖师说“震旦有大乘气象”!中国又叫做“赤县神州”,按照中国文化上古时候的观念,是地球上九州之一。咱们上古的祖先,为炎黄子孙选择赤县神州这块大地,不会没有原因!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洒家这个观点是从很多书中提炼出来的,不妨再摘录一段南怀瑾先生的文章做个证明。


我是温州府乐清县人。我从小对这个国家很有感情,想为国家做一番事业,所以对本国的历史、地理、文化特别注意。我们当年,国人如对自己国家的历史、地理、文化不熟悉,是一件羞耻的事。尤其是我个人,比一般人的个性又更顽固。

关于地理,讲一个有趣的事。大家知道,世界的屋脊在喜马拉雅山,在小乘佛教经里,喜马拉雅山就是须弥山,大乘佛经里的须弥山不一定指喜马拉雅山。须弥山是地球的中心,也是屋顶。喜马拉雅山下来,在北方,新疆一带过来,北部高原,叫冈底斯山。中东、印度、中国,河流、山脉的源头,在中国讲,都发源于昆仑山。昆仑山是喜马拉雅山的一股,一大股,中国人素来以昆仑山为标准。中国的山脉分三大条山脉,昆仑山主山中脉,到青海高原、甘肃、陕西、山西下来,古代称之为中龙山脉,像一条龙,阴阳风水叫做龙脉,从空中看,山势的走动就像一条龙在滚动。中龙山脉由青海、甘肃、陕西下来,过了太行,是中条山脉。最后一路下到淮泗,淮河流域、泗水流域,到海边下海,震泽湖。龙下来一定要喝水,到震泽湖下海,龙在喝水。这一条龙脉在海里抬头,就是日本。

由昆仑山脉向北走,过新疆、青海,经过内蒙古和蒙古,到东北,鸭绿江下海,在海里抬头,就是朝鲜,这是北龙山脉。

南龙山脉,从昆仑山出来,进西藏,向南到云南贵州,向东到两广,广东、广西,经过湖南、江西,一路到福建。当然它有分支。江浙、福建都是它的分支,到福建下海,就是台湾。

把中国的山川气脉分类,大概是三条龙脉,不同的山川气脉出的人物都不同。拿历史来对照,差不多三代以前了不起的人物,尧、舜、禹、汤、文王、周公、孔子,成功的人物,大多是北龙山脉出来的。北龙山脉的人出来,天下太平,他们稳重。秦汉以后,以至唐、宋、元、明,都是中龙山脉的人,大多是太平盛世。

南龙山脉出名的,好像文化思想、哲学、禅宗、佛法,成仙成佛,大多是南龙山脉的人。南龙山脉出来的人可以做宰相,聪明有余,稍欠浑厚。一百多年来的历史际运,站出来的都是南龙山脉的人。

……

(《我读南怀瑾》练性乾 P10 )


作为中国人读这样的文章,格老子的,YY的令俺非常兴奋。洒家查阅世界地形地图,只有南、北美洲西侧的山脉有一点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线高地。地球的风水,显然是中华大地的风水最好了。看中国地形图,北、中、南三条蜿蜒盘旋的巨龙,把所有中国人环抱在怀里。俺属于中龙山脉人氏,您呢?小日本也是中国人,只不过是跑出去当了“海贼”的忤逆子孙,中间这条大龙现在是抬着头的,忤逆子孙们干坏事儿太多了,将来中国龙低头喝水的时候,这帮孙子到海里喂王八可能性相当大。也很奇怪,“日本沉没”的电影搞了两次了,这帮孙子就是没有认祖归宗的诚意,自作孽不可活,中国爷爷再怎么以德报怨也不行,这帮龟孙子就这贱命。

正如南怀瑾先生所说的,“一百多年来的历史际运,站出来的都是南龙山脉的人。”《八仙得道传》中无垢道人也早就有中国地气南移的预言,咱们仔细分析中国革命史,会发现的确是这样。老一辈革命家,国军和共军两面的将领和领袖,基本都是南方人,早期的革命家如李大钊和他的学生高君宇等,但是都比较早的死了。解放军十大元帅里面只有一个徐向前老帅是北方人。以后的山川气运怎么变化,咱们们只能猜测了。

拿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来说,一南一北,风格迥异。南先生少年时求过的一个签,概括了他一生的命运:

脱却麻衣换绿衣,恰如杨柳遇春时。

飞腾要取蟾宫桂,许折东南第一支。

中华文化自然要有中华儿女来继承发扬,假如这支签描述了南怀瑾先生的一生,那么先生的功绩还不能完全覆盖中华全境。这可能就是“许折东南第一支”的含义。南怀瑾先生的书是随着大陆气功热潮流行全国的,而气功热潮的兴起,似乎与庞明先生有莫大关系。两位先生的事业,相辅相成,为中华文化的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广泛的基础。洒家想,将来一定是神州大地的三条龙脉中的人物,一起出来的时候了。结合本文中论述到的“第七个80年之科学周期的上升期”和“中国学派”,庞明先生曾经说


“我们也不指望我这一代就解决问题,不可能,我们提出个大概的东西来,下一代人,下两代人来解决问题。我们要下决心活着,活它一百年看看,估计还能看到那时候是个什么情景。”

(《论智能气功之路》 P317 )


既气功热潮之后,“儿童读经运动”也具有划时代的历史性意义。未来的科学发展是世界发展的中心问题,其中“中国学派”的形成,也就是继承与拿来的统一,这个历史任务,也必然落在了我们这一代和下一两代人的肩上。现在就着手锻炼自己和教育自己的孩子,是教学相长的过程,也是为自己和家庭“厚其福气”的开始。由中国经典文化入手,从小培养孩子具备全面的人文、科学素养,为将来孩子们晋身于大科学家、大艺术家的行列打下基础,对于国家民族来说,这是进忠;孩子功成名就,自己也有所心得,对于父母来说,这是进孝。

这是一代中国人的成就,也是中国文化再次光耀世界的成就。同时这也是一条时代之舟,能不能踏上它,不在于眼前幼小的孩子,也不在于垂垂老矣的父母。当别人玩了小命儿和孔方兄拉关系、套近乎,中国知识分子能做到举世皆“醒”俄独昏,够吃够喝就行了。因为耶稣老大也说:时候到了。

一般来说人们共认得结论是现代物质科学是呈加速度向前发展的,乐观派的未来学也在说人类会越过越好,认为物质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完全有能力解决自身带来的难题。但是俺不大相信带着“原罪”的富人和富国愿意“共产”他们的财富与技术,富就是抢原来“共产”着的蛋糕抢富的。“科学无国界”是理想,“弱国无外交”是现实,21世纪初人类的人性——类本质——还介于猴子和人之间,前两次大分工得来的智能只能适合“披着羊皮的狼”这种丛林生活方式,自以为尖端的科学技术都属于“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的残酷竞争状态,要不就不会大打出手了。

历史的独轮车已经推向了不可逆转的不归路了吗?显然很多政客正在这么干,美国的、日本的、台湾的,有的使出吃奶的劲,还出了满头大汗,水淋淋的,都快累扁了,门缝里都能看清楚他全身的小样。

人类文明的“跃迁”好比跳远,往往需要向后撤半步,从历史角度,尤其到了全球化程度的人类历史,这小半步的后退恐怕要惊天动地了。所谓历史的倒退,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战争即是。美国人一意孤行加上它的狗腿子、钱袋子小日本国内右翼势力大大的抬头,以及我们伟大的民族不可阻挡(好狗不挡道,挡道不好狗)的复兴和国家的强盛等等,这些国际的政治、经济现象,都在印证第六次国际政治周期正处在“全球战争期”,第三次大规模世界战争的阴影,像魔鬼强加到全世界人们美好生活中的梦魇。人类第三次大分工不会一觉醒来就实现了,但是没准儿明天早晨人们就会在核弹的鬼叫声中惊醒。

但是洒家确信,人类第三次大分工必将发生,新的地球文明必将以广阔的心胸对每一个角落里的地球人施以终极的人文关怀。只是“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