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一卷 第五章 东二十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他跑后,我估计他会回家就去找他。我之所以出现在那里,一是为了找刘鑫,另一个是为看看二十七。二十七的父亲和哥哥都死在了越南战场上,是他母亲一个人把他拉扯大的。等二十七从学校一毕业就被他母亲送到了部队。而当二十七拖着一条残腿回家后才发现,他母亲早已经在一年前就中风瘫痪在床了,怕他担心而没有告诉他,平时日常生活都是靠邻居的接济和照顾。后来,祝龙也因伤复员。当刘鑫知道自己不能再回部队而跑回家时,看见二十七和祝龙两人正蹲坐在门口为以后的生活发愁。

三个人看着遥遥欲坠的房屋才茫然的发现,他们这些年除了杀人什么也没有学会……正在这时,村里的一个泼皮找上了他们,想让他们加入跟着泼皮干上一票。

一开始,他们拒绝了。但当天晚上,二十七的母亲突然病危,被送往医院拉进了手术室。随后,医生看着他们几个打扮的土里土气的人张口就要10万元。”

东一说道这,用手狠狠的砸了一下桌子。木制的桌子因为不堪重负发出了咯吱的声音。

东一瞪着血红的眼睛对着白帆吼道:“二十七的母亲瘫痪了后就把家里的家具全部变卖了,换了一些生活费,现在他们家因为只有一张老太太平时躺的床!二十七都是在地上铺张草席子睡觉的!他们家里做饭的锅都是邻居扔掉后他偷偷捡回来补补用的!”

白帆的眼睛闪过了一丝愤怒。一个因为国家在战场负伤的战士复员后竟然落魄到这种地步。“不是有补贴,还有其他的伤残金么!”白帆又回到了那副呆滞的神色,嘴里问道。

东一苦笑了一下,说道:“你以为仅靠邻居救济就行了吗?还清欠下的债后二十七那小子没有一分钱了!”

“当晚,就在医院看到二十七没钱而停止了急救,二十七眼看就要抑制不住愤怒要开仗时,那个泼皮如鬼魅般的出现了,他告诉二十七说他在医院有熟人,可以先抢救,以后在给钱!但条件是必须要加入他们跟他们一起干一票!要知道,抢劫火车那一次下来少说可以搞50多万,但泼皮他们虽然可以搞到枪,但却没有厉害的人,那些平常欺负欺负平头老百姓的泼皮在军人眼里什么都不是。”东一又坐回原位讲述道。

“这些全是我从他们村里的一个人口中知道的,我跑去医院给老太太交上医药费后马上跑到车站,因为告诉我情况的那个人说他们要抢劫的是那一列火车!”东一摇了摇头,悲伤的说道:“没想到我还是阻止不了,当我在车站看到大批大批的武警紧张的站在那警戒时,我就知道,我来晚了……”

东一揪着自己的头发,似乎在为自己没有管好部下而自责,又似乎是在为二十七他们所做的一切而感到失望。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这样……”白帆揉了揉眼睛,把泪水擦干。

吱一声,门开了。担任政委身份的东二走了进来。

“唉,你都知道了?!”东二看了看一脸痛苦的白帆叹口气说道:“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其实,从东二做出决定时,他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他与人民为敌必死!即使不是你将他绳之于法,还会有其他的人的!”

“你知道么,当我看到倒在地上的你时,我心里只有一句话:东八这个名字,还真是个祸害啊!曾经代号东八的你,因为虐杀俘虏侥幸不用上法庭却被开除出雪狼。现任的东八,却因为患有精神病而在战场逃跑,终走上邪路……东八啊东八,真他妈的不吉利!”东一想缓和一下气氛,不愿让白帆背上更多的心理负担。

……

看着依然是那副神色的白帆,东一失去了耐心,大步走到床前撕起白帆的领子说道:“我之所以把这些东西告诉你,是因为我相信你,也不愿意欺骗你,以为你会很快的走出阴影。但现在错了!我太高估你的心理素质了!你太令我失望了!”

白帆抬起头,用手打开东一的拽着自己领子的手,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能忘掉二十七么?!你能亲手杀了你的战友后再若无其事的谈笑风生么?!”

气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一样。东一垂下头,转过身走开了。东二丢了一个保重的眼神给白帆后走开了。

白帆把自己缩到墙角里面,望着墙上用黑体正楷写的“SWAT”字样出神……

何曾几时,自己也是这里的一员。在这里,他明白了什么叫做军人,什么叫做像男人一样的去战斗。他知道的战友的重要性,他从正式入伍的第一天就知道了“团队”这个词。可是现在,亲手终结掉自己的战友,即使扯什么大道理,什么他们应该死,那全是狗屁。白帆的心就像是被刺刀狠狠的割了一下似的。每当想起自己扣下扳机把二十七杀掉时,白帆总是大脑一片空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

一起在战场消灭敌人后,放声大笑,直到队长像是牧羊犬一样跑过来赶羊似的赶自己时,才灰溜溜的拿起已经被甩到了地上的枪跑掉,偶尔肾上腺分泌过剩时再对着队长的背影竖起中指。

想着在澡堂,一群肌肉发达,黑的像是刚才碳里捞出来的一样的众人拿着盆子和毛巾在队长还没有走时一个个像是乖宝宝一样的安静。队长前脚一走,里面就像是被集束手榴弹炸了一样,平常就是属于精力旺盛不捣蛋不舒服的人拿起盛满凉水的盆子对准身边的人倒了下去……然后,一场混战就开始了……

“三哥走了,阿杰走了,现在,二十七也走了……”白帆低声喃喃自语:“为什么都走了呢,为什么啊……”

“我给你们唱首歌吧。每次我唱歌都只有二十七你一个人肯听,剩下的人都跑了,你还说我唱歌跟你家的驴挺像的!”白帆说完清清嗓子,用那低沉,像是破竹般的声音唱了起来,声音很小,好似怕惊扰了什么似的……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

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

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战友战友,这亲切的称呼这崇高的友谊,

把我们结成一个钢铁集体,钢铁集体!

战友战友目标一致,

革命把我们团结在一起,

同训练同学习,同劳动同休息,

同吃一锅饭同举一杆旗。

战友战友,为祖国的荣誉为人民的利益,

我们要并肩战斗夺取胜利,夺取胜利!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