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放开她,投降吧!”白帆恢复了冷静,是那种接近残酷的冷静。他会接受投降吗?不可能,在劫匪放下刀时就是他的死时。劫匪也明白自己的处境,投降也好不到哪去,即使留下一条命上法庭也要蹲几十年的牢

“你在做梦!我的兄弟们,一块打小长大从村子里出来的兄弟都死了!被你杀死了,我还投降?呸!”劫匪紧紧的勒住女孩,另一只手解下了自己的衣服。

炸药!白帆看着劫匪身上缠绕的黄色管状物吃了一惊,但想到既然能搞到这么多的枪再搞点炸药也不是什么难事了。白帆也时清楚的看见,女孩的睫毛颤了颤,显示出她内心的害怕。

如果是军人还好点!

看着已经处于快要崩溃边缘的劫匪心里哀叹:这个明显是普通人家伙非常的激动,另一只手拉着引线不断的对着白帆比画,万一他不小心拉过头了,那么前后两节车厢的人都要给他陪葬!等火车到站让狙击手干掉他已经是不可能了,对方给自己的选择只有两条路:要不一起死,要不一起生!

白帆心里还有他最不愿意选择的第三条路,那就是牺牲人质击毙劫匪。因为在杀死劫匪后他向后倒时手带动着匕首,人质就会被割断喉咙!

他实在是不愿意也狠不下心让这个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与自己初恋情人非常相象的女孩消香玉损。

因为这样他会有种自己亲手杀死初恋情人的感觉!白帆非常的矛盾,他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做。

“不要因为我而连累整个火车的人。不要管我,杀了劫匪!让……”明显是英雄电视剧看多了的女孩说道。声音里夹杂着的颤抖是个人就能听明白。劫匪更是紧张的捂住了女孩的嘴不让她说下去白帆真的那样做了,他可是知道白帆的枪法,要是真的狠下心牺牲人质击毙自己,那是谁都拦不住的!

白帆听了女孩的话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心里叹道:现在整天看韩剧的女孩真是越来越弱智了,一旦人质受了牵连,自己回去挨处分到是不怕,问题是自己也得舍的啊~!

放走劫匪对不起良心,让劫匪引爆炸药会有大量的无辜群众伤亡,杀死劫匪这个女孩也会死亡。

白帆就像是站在三叉路口迷路的小孩一样,面对三个都不是最好的选择陷入了迷茫。在这一刻,白帆恨死了铁路的安检人员,自己有特殊证件还检查了三遍才让上车而这群劫匪不仅有枪还带了炸药!他现在只想揪过坐在X光机前面的那个人毙了他!

“不要妄想拖时间,要死还是要活?!”劫匪不耐烦的喊道。

白帆刚要开口,但却突然感到了一阵头晕目眩,眼皮感觉越来越沉重了。“该死的失血过多!”白帆在心里怒骂,他知道自己是该做出决定的时候了。

白帆原本一片冰冷不含任何感情的眼神突然变的温柔起来,深深的看了女孩一眼,似乎想要把她的模样永远的记在心里。女孩从白帆的目光里察觉到什么一样,眼睛里浮现出了绝望和惊恐。

说的大义凛然,但到死的时候还是害怕。

“对不起,因为我是军人!”白帆在心里说道。说完就举起枪毅然扣动了扳机。

砰,劫匪不敢置信的被击毙,至死还瞪大眼睛看着白帆,仿佛不相信白帆敢冒着让人质被杀害的危险开枪。

白帆也没有了力气,脚下一软倒在了地上,看着在劫匪倒下的前一刻,女孩奋力的推开了他的手臂,使自己转危为安。随后,白帆眼皮一沉终于昏了过去。

………………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很久,又似乎很短,白帆终于醒了过来。

睁开眼的一瞬间,白帆想要跳起来摆出防守姿势,但却被一个人按住了,忍住全身肌肉的抗议所发出的酸痛使劲想要挣脱开来,却怎么挣扎有挣不开这双强有力的手臂。

“一哥!”白帆终于看清了按住他人的长相后惊喜的叫道。

东一看着他,勉强笑了笑,说道:“你小子可算是醒了,我还以为你死了呢!”“少爷我福大命大,至少你死之前我还死不了~!”东一却没有理会白帆的玩笑,正色道:“你一个人把他们全部干掉了,不错!”白帆惊奇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靠,才一年的时间你就变性子了,还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你就说这句话才变的这么严肃?我的记忆里你可是前年不变的流氓本色啊!我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一哥!”说完还真的伸出手想摸摸他。

“说正事别闹!”东一不客气的打掉了他的手,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么?”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哪知道啊,再说,我还不知道这是哪呢?!”白帆拿过旁边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这是你娘家!”东一淡淡的说道:“你已经昏迷了30多个小时了,要不是医生对我说你是长时间处于极度疲惫状态,借着这次昏迷而陷入身体自我保护昏迷,我还真以为你死了呢!”

“这是雪狼基地?”白帆眼中露出了兴奋之色:“终于回家了,对了,你们去年保卫奥运会怎么样?也没有收到你们的消息!”

“这不是正事,有空再谈,问题是……”东一点起了一支烟,脸上显露出了痛苦:“你知道你杀的那三个职业军人是哪里的么?”

“你把我当做户口记录器了,我怎么知道……”白帆讲到一半不再讲了,他把东一出现在那与他痛苦的神情联系起来,得不了连他自己都觉的荒谬的结论:“他们……来自……这里?”

东一用手捂住脸,点了点头。白帆也呆了,喃喃的问道:“他们为什么要那样做?”

东一叹了口气说道:“领头的那个叫做刘鑫,他是你走后被某集团军保送上来的,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叫做祝龙的,也被你击毙了,就是那个狙击手。他们两人和二十七是同乡,来自同一个小山村……”

“你说什么?”白帆打断了东一的话,他从心底里感觉到一丝不对:“最后那个人,是二十七?”白帆苦涩的问道。东一黯然的点了点头,承认了。

白帆颓废的瘫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转了转头,说道:“不是,一哥,这个玩笑不好笑!咱们换个笑话吧,要不咱俩打赌,我从基地里找到二十七你就站到操场上跳脱衣舞好么?”

白帆想到什么似的对东一说道。东一看了他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接受现实吧,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二十七,他走错了路,这也是他应得的!”

白帆终于确定了东一不是在开玩笑……

曾经在一个伞兵坑里肩并肩战斗的战友竟然是劫匪?!

还是自己杀死的……

原本属于一个战壕的兄弟,一起在一个锅里抢饭吃的兄弟……被推到了对立面……自己是正义,他是邪恶……把枪口对向了他……

白帆背靠在枕头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眼睛流下了两行泪水。

东一不管白帆怎么样,依然自顾自的说道:“刘鑫跟你一样,拥有不屈的斗志,不息的战魂,出众的军事技能……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优秀。但后来,在依次行动当中,二十七受了伤,被地雷炸掉了一只腿,你看到的是戴着假肢的二十七……

二十七退伍后,回到了老家,每个月靠着那一份伤残津贴度日。

再后来,在一次战斗中,刘鑫发生了问题。那次是在剿灭毒贩子时侯,原本我们躲在树林里准备伏击,结果他突然发疯似的站了起来,舞着枪乱跑。当时所有人都惊呆了,等大家反映过来时他已经跑远了,失去了他的踪影。

我后来就找到了他的原部队,把这个事情说了一下,他们师长还不信,就找到了他们当时的连长,现在已经升为了营长的那个人,那个人在我们的再三逼问下吞吞吐吐的说,他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可悲的是在所有的体检里都没有检查出来,他第一次犯病时是在刚下连不久,他们连长当时也是被惊呆了,打算退兵。结果刘鑫死死的拉住连长的手不放,说什么就是不愿意回去。他们连长看刘鑫也是一棵好苗子,原本就有心栽培他,也就动了心思,虽然出了这样的事,但硬是被他压了下去……”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