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兵 第一卷 第三章 初恋情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6/


白帆只感觉腰部一阵麻痛便跌落在地上,他知道那件质量良好的防弹衣替他挡下了这一枪,因为在他中弹的一瞬间听到了防弹衣里面陶瓷碎裂的声音。

“他使用的是达姆弹!”爬起来的白帆正好听到了对方的声音,他嘿嘿一笑,在他的眼里什么国际公约都是狗屁,怎样最大限度的杀伤敌人,怎样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才是重要的,历史还是由活着的人来书写的。

“他死了没?”劫匪甲问道。

“没死,我看到他穿着防弹衣!”匪首咬牙切齿的说道,显然白帆刚才杀的那个人与他关系不浅。

“注意警戒,把人质转移到桌子底下,不能让她受伤,那是我们最后的倚仗!”匪首很快平复下自己的心情冷静的说道。

“去死吧!”正当他们回答匪首的话时,白帆抓住机会,再次突然蹿出来,利用对方那一刹那的疏忽开始了他的反击。

突突突!白帆枪口对着匪首刚才的位置开始了扫射,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他还是懂的。子弹就像是吃了摇头丸一样的兴奋,噗噗的穿过座椅打在匪首身边。正当白帆进行穿透性扫射时,他眼睛的余光看见旁边伸出了黑黝黝的枪口。“妈的,土制猎枪!”白帆心里暗骂,它打出的霰弹呈辐射状扩散可不像是冲锋枪那样好躲。

突……白帆又掉转枪口转向了土制猎枪那,但大部分心神依然在观察四周,除了匪首还有两个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但白帆可以保证,自己如果有任何的松懈他们就会对自己发出最致命的攻击!

子弹打中了那个拿猎枪的劫匪,他不像其他人是军人出身,也没有军人的那种如钢铁般的意志,所以中弹后大喊大叫,惊慌失措的捂着中弹的腹部乱晃,有好几次,白帆都看到了他的头部。“天要亡你啊!下辈子做个好人吧!”白帆心里装做悲天悯人的说道,枪口根据他头部晃动的轨迹而移动,在最有把握的时候扣动了扳机。

马上,这个拿着土制猎枪,杀害过一个无辜的平民的劫匪步上了那个劫匪的后尘,头盖骨飞到了白帆面前,白帆则毫不在意的让头骨打在了自己身上,而他估计自己枪里的子弹也不多了,马上退回到最后一排座位更换弹匣。

白帆换好弹匣后没有贸然出击,谁他妈的知道有没有一杆枪正瞄着,等着他往枪口上撞。车厢里陷入了可怕的沉默,两边的人都不主动出击。白帆也乐意拖下去,时间拖的越久越好,对方只深三个人了,而且火车已经转过弯了,跳车逃走是不可能了,除非他们想死才会从这个时速高达200公里的火车上跳下去。等火车到站就会有大批的武警甚至是特种兵冲上来,对方的弹药似乎也不多了。

人员上,除了那个匪首和劫匪甲是军人,对付起来有点棘手,另外一个一看就是一个民工,连战术动作也不会做,军事素养也就是仅限与会打枪罢了。

又过了一会,对方终于按耐不住了,匪首也明白拖下去对自己不利,身出枪对着白帆的位置试探性的放了两枪又缩回去了。

“必须要先解决掉匪首或是劫匪甲!否则两人联合自己会吃亏的!”白帆心里盘算到,并且做出了决定。

“你要战,那便战!”白帆高声喊道:“只有站着死,没有跪着生!”说完端起枪对着匪首藏身的地方开始了猛攻。突突突……白帆就像个新兵蛋子一样扣住扳机不放,不断的扫射,把座倚都打烂了,满天的棉花飘啊飘的。

匪首也知道自己如果躲下去的话不仅会被白帆看不起还会死在他的乱枪之下。刚要起身闪开反击的匪首又听到了白帆的喊话:“告诉我,你是哪个部队带出来的龟孙子小兵,老子要去看看,那是不是一群王八窝!”白帆的激将法很成功,成功的挑起了匪首的怒火。每个兵对自己部队的荣誉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兵把老部队叫啥?娘家!即使这个劫匪已经丧失了军人的军魂,已经失去了兵的资格,但这样,老部队依然是他心目中的圣地,不允许任何的侮辱!

一个发疯的军人有多厉害?

白帆好象明白刚才的语言有点过分了。看着已经发疯丧失理智的匪首完全放弃了防御,硬生生的对冒着火的枪口冲了过来,即使身上已经中了三弹也不放弃,看着那张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愤怒而扭曲的脸离自己越来越近,白帆在这一刻突然有了一种感觉:这家伙,更像是一个神经病!要不怎么会扔下枪徒手跑过来?

白帆也扔下手中的突击枪,别误会,白帆没有那么高尚的骑士品质,什么对方不用武器自己也不用,主要原因是那支枪竟然在这种紧要关头没子弹了!要不会让匪首跑这么远。

当白帆往后退了想要避开他的一刹那,他惊骇的发现那个劫匪甲就像经常在QQ群里潜水的人一样,在你不注意的时候突然消失,等你大意的时候再突然冒出!

劫匪甲正端着枪站在角落里,冰冷的眼神和嘴角带起的嘲讽落在白帆的眼里是那么的恐怖,使他全身上下3000万根汗毛全部立了起来。

白帆可以打包票这家伙绝对是狙击手,专挑人最危险的时候下手的毒蛇!白帆跳起来像一边扑去,而劫匪甲也算上是一个优秀的狙击手了,枪口紧紧的跟随白帆身体移动,食指微微用力扣下了扳机。

凌空侧身的白帆一边用力的扭动自己的身子想使自己的要害避开子弹,另一边举起自己的92式自卫手枪凭借感觉甩手就是一枪。随后白帆感觉左胳膊传来一阵疼痛,他知道自己中彩了,但庆幸不是要害。

倒在地上的白帆顾不上查看伤势,抬手把张牙舞爪飞扑过来的匪首击毙,随后站了起来,看向那个狙击手劫匪甲。只见他头上有一个小洞正哗哗的往外淌血,但却靠在墙壁上使自己的身体直立,睁着眼睛看着这边仿佛要看他死没死。

“呜~呜……”正要松一口气的白帆听到了这样的声音,使他放弃了现在处理伤势的打算,记起了最重要的人质还没有解救。

白帆向前走去,看着最后的那名劫匪劫持着人质躲在桌子底下正胆战心惊的看着他。

头疼啊!白帆敲了敲脑袋,用自己最温柔的口气对着把女孩那娇小的身体挡住自己魁梧的身材的劫匪说道:“你先出来好不好?”不出来我又怎么把你击毙!白帆偷偷的在心里补上了一句。

“你……不许开枪!要不……我…我就…杀了人质!”劫匪结结巴巴的说道,手上的匕首也紧了紧,把女孩那洁白的脖颈割出了一丝血痕。

劫匪反握着匕首架在女孩的脖子上缓步走了出来,死死的盯着白帆怕他有什么举动。

等白帆看清了女孩的相貌时,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圆圆的可爱的小脸,像是月牙一样的眼睛……就这样,白帆痴痴的看着她,忘记了这是在战斗。因为这个女孩张的好象他死去的初恋情人。

“欣儿……”白帆喃喃的叫道。看着纂紧小拳一脸倔强不服输、即使刀架在脖子上割出了血丝也咬牙坚挺不发出声音的女孩,白帆一阵恍惚,仿佛初恋情人的影子与她重叠起来,以前那伤心的场景充斥了他的大脑。

“不是欣儿,欣儿不会回来了!”良好的心理素质使白帆马上清醒过来,涣散的眼神也变的坚定起来。以平静的眼光再去打量女孩时,发现两人之间的差距也是挺大的。初恋情人是双眼皮,而这个女孩则是单眼皮,嘴唇也比较薄。

但气质……同样是那种青春可爱的气质,才使白帆把两人看成一个人。白帆总是忍不住想起初恋情人在生气时撅起可以挂酱油瓶的嘴角,撒娇时嘟起嘴,总是让自己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去亲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