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女子厦门叫卖“处女身” 为救母还是骗财?

重庆女子厦门叫卖“处女身” 为救母还是骗财?有市民多次接到此类电话,记者苦劝一女子放弃卖身念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2月5日讯 (海峡导报记者 文/图)近日,本报记者、部分市民接连接到陌生女子电话,称她“表妹”的母亲生病急需用钱,愿意“贡献”处女之身,价格在3000元-5000元。卖处女身救母,到底是真是假?会不会是一个骗局,又或者是一种另类的隐蔽的卖淫方式?几日来,记者通过暗访,试图解开这些疑问。


“表姐”叫卖“表妹”处女身


开价3000元卖处女身


“你好,我是从朋友那边得到你的电话,我有一个表妹,家里穷,很需要钱,她把处女身给你,你帮她个忙好吗?”上周三中午,本报记者接到莫名其妙的电话,由于当时正在采访,记者暂时挂断了电话。


当天傍晚,本报另外一名记者使用另外一个手机,给该女子回电话,称“我就是你中午打电话的那位”,女子相信了。通过交谈,记者进一步获知她 “表妹”的情况:为了给腰患骨质增生、不能走路的母亲治病,年仅19岁的表妹不惜献出处女身。

“我是重庆人,我知道,你也是重庆人嘛,你给她包个3000元的红包,帮帮她吧,她妈妈看病急需要钱,去一次医院就得一两千元钱。”女子说。记者表示,先考虑考虑。


卖处女身救母,到底是真是假?中山医院主任医师夏春介绍,骨质增生是老化性疾病,并不是需要立马做的手术,不是“急需”,而且3000元钱对于解决骨质增生来说,还远远不够,治不了什么。


“卖处”会不会是一个骗局,引人上钩、骗取钱财,或者是更加隐蔽的卖淫方式?女孩是不是真的“19岁”?带着谜团,记者决定顺藤摸瓜探个究竟。


“表姐”再次恳求见面


第二天,记者再次接到该女子的电话。“你可以先看看她,看满不满意,满意的话再帮她。”女子说。记者跟她约好,当天晚上7点见她“表妹”。“我知道你担心她不懂事,我是过来人,我会教她的。”这位“表姐”说。记者又进一步获知,她“表妹”在工厂打工,但对方不肯透露名字。


记者随后和 “表妹”约好17:30体育中心见。临近傍晚,“表姐”又给记者发来短信:我妹家里穷,但很懂事,人也靓,你见了就会喜欢她的。


“表妹”放弃卖身念头


昨日17:00,本报3名记者提前出现在约定地点,一名负责拍照。17:30,“表妹”给记者来电,一听说是2个人,犹豫了一会儿才答应现身。


约定时间到后,一名身着牛仔裤的女孩朝记者走来,从模样上判断,年龄确实约19岁。她有些紧张,笑的表情很不自然,说话的神情和语气都很符合她的年龄特征。出乎记者意料的是,这名女子并没有表现出“坚定”的卖身口气,老是用“不知道”和沉默来回答记者的提问,并坦言觉得自己的想法很荒唐。


在近半个小时的时间里,本报2名记者和她在体育中心附近边走边聊,劝她如果是家庭真有困难,也不要产生卖身的想法,经过劝说,她表示“我不想做了”,并主动要请记者吃晚饭。


记者把一“表妹”送派出所


仅过三天,也就是上周日,市民张先生打电话到本报说,他也多次接到陌生女子的“卖处”电话。昨天,记者拨通这名女子的电话,发现和记者接到的电话有许多的相似之处。


该女子称,要卖处女身的人也是她的“表妹”,刚来厦门没几个月,打工的地点也在仙岳路一带,理由也是一样,家里母亲生病,急需用钱,但“卖身费”要4000元-5000元。


记者和这名“表妹”联系上,约好晚上8:30在人才市场外见面。早在见面之前,记者一再要求对方要出示身份证和工作证,以证明年龄。但她到场后,称两份证件都在工厂,无法提供。


聊天过程中,记者发现“表姐”和“表妹”两人的“台词”不一样。在电话里,“表姐”说她“表妹”的母亲患的是子宫癌,而“表妹”却告诉记者,她妈妈得的是心脏病。


“你想好了吗?”记者问,“表妹”告诉记者,她已经想好了,愿意跟记者走。本报2名记者拦下一辆出租车,向附近的派出所求助。随后,从派出所初步审查来看,这名女子告诉记者的姓名并不真实,也不是某工厂的员工。


“其实,卖身是为了存点钱”


昨日,记者与第一暗访的女孩(简称“表妹”)进行了面对面的深谈。经过近半小时的劝说,她终于放弃了“卖身”的想法。


想趁机会多赚些钱


记者:你妈的病情怎么样。


表妹:一直以来都是那样。


记者:也就是说不急了,为什么你表姐说你是为了你妈妈才急着用钱?


表妹:……


记者:你来这么久,一个月多少钱?


表妹:一个月1000多元吧,自己花几百元钱,剩下的都寄回家里。


记者:你一个月1000多元,那3000元对你来说3个月就有了,你卖掉处女身的3000元钱,到底要干什么?


表妹:(想了很久)一定要说吗?好吧。其实我是为了多存点钱在身上,除了我妈妈身体不好外,对我好的亲戚身体也不好,我想趁这个机会多赚些钱。“表姐”让我做的


记者:那你不怕你家里人会知道你做这件事?


表妹:我会很小心,不会让我家里人知道的。


记者:你表姐怎么会给你出这种主意?


表妹:我也不知道,我刚听说的时候,也觉得很惊讶,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我想了很久才答应。昨天晚上你不来,我心里还舒了一口气。


记者:做这种事,你到底想好了没有?


表妹:(沉默)其实我不想做了,今天是因为和你们约好了,我才想过来,怕你们在这里一直等。如果表姐再让我去做,我就跟她说 “你自己去好了”。


记者手记 什么才是“耻”


“别发我的照片和姓名,我的名字是真的,我没有错下去,我不想我的家人误会、失望。”记者昨夜发稿前,向第一名女孩亮明身份,她发来短信恳求。


尽管警方还未查明第二名女孩的确切身份,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她和第一名女孩一样,确实都是刚来厦门的外地女子,文化程度在初中或高中。


我们相信,在这些女孩背后的家庭,都有她们的不幸。但是,不幸、贫穷,能成为出卖肉体的正当理由吗?难道她们宁愿以贫穷为耻,而不以出卖肉体为耻?


从和第二名女孩的交谈中,我们发现,这个1989年出生的小孩子,对“贞操”并没有什么概念。将她送往派出所,我们更想告诉她的是,什么才是真正的“可耻”!


当一批批年轻人从学校出来,走向社会、走进城市,需要更多的人来告诉他们:人可以穷,但不能没有骨气,要洁身自爱,自食其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