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蜂 引子 引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7/

丛林边缘,一条眼镜蛇悄然无息的贴着地面爬行,它红红的舌头在空气中发出“兹兹”的响声。两颗眼睛在林中露出寒光,这样的时间正是它捕食的大好时光。它一弯一曲的躯干与树叶磨出沙沙的声音,忽然它停了下来,像是察觉到什么,嘴里的舌信摆动着,警惕的立了起来。在它不远处的,不到两米的地方一双坚毅的眼睛正望它。

高杨满脸涂着油彩,绿色伪装服使得他与杂草混然一体。眼镜蛇吐出得长信,扑捉着猎物在空气中弥散的气味,它体表的细胞感受着高杨身躯的轻微颤动。它停了下来,把蛇身盘起。

蛇头向前倾着,脖子鼓起,上面的花纹被树上透下的阳光照着,显得异常诡异。

高杨喉部蠕动着,他的手慢慢向下试图摸向匕首。忽然,一阵声响从旁边传来。一个看上去像一只黄鼠狼的动物,正踩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朝这边走来。它小小的脑袋,尖尖的鼻子,四肢短短,从头到尾还不到半尺长,拖着一条毛茸茸的长尾巴,一双贼溜溜的眼睛骨碌骨碌转着。

眼睛蛇从空气中嗅到天敌的味道,它把蛇头警惕的高高地扬着,转向天敌的方向。这只象黄鼠狼的小动物,低着脑袋,尖尖的鼻子在地上嗅着,当它看见眼睛蛇时,迟疑了一下。转而开始迅捷的跳来跳去。眼睛蛇一动也不动,只是把蛇头仰着,对付天敌,最好就是防守。小动物见眼镜蛇不动,又跳进了一步,进入了蛇的攻击区域,它毫无顾忌的跳着,像是对眼镜蛇示威。这一招果然有效,眼镜蛇不停地转动着头,死死的盯着它,不敢松懈。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只见眼镜蛇的脖子鼓得胀胀的,嘴里发出愤怒的声音。它忍耐不住了,它吐着那分叉的红舌头,蛇头闪电般的飞了出去。就差那么一点,小动物灵巧的跳到一边。。眼睛蛇发出可怕的叫声,一刻不停又开始发起攻击,盘着的躯干伸了开来象只离弦的箭,猛地又向前冲去,这种闪电般的进攻足以用迅雷不及掩耳来形容。

那个小动物的速度更快,它灵活地闪避着,躲避着攻击,眼镜蛇像是被击怒了,嘴里的毒液一次次喷射在空中,几次较量,都一无所获。 它似乎疲倦了,正试图卷起身子,就在这一刻,那个小动物嘴里发着吱吱的怪叫,它迅捷的朝眼镜蛇扑了过去,那鲜红的小嘴死死咬住蛇头。眼镜蛇拚命地翻滚挣扎,想甩掉嵌入脖子的利齿。可是尖牙就像利刃一般撕破了了蛇皮,深深地嵌入了脖子之中。眼镜蛇挣扎着,它的眼睛渐渐暗淡了下去,那血红的长信搭了下来。此时的反抗是徒劳的,它那曾经狂妄地竖立的头被利齿咬碎,长长的蛇身向麻绳一样软软的。小动物大口大口的嚼着它的战利品,丝毫没有察觉到不远处伪装的高杨。

“注意,猎物”高杨的耳麦里传来队长的声音。“卡塔”踩断枯树枝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估计有四五十人左右,在一旁贪婪吃蛇的獴警觉的拖着余下的残骸迅速的消失了。一天一夜的守候,就是为了今天的大猎物——马克沁吉谢列夫,恐怖组织吉哈德的二号人物。

“快,弟兄们,穿过这片树林,我们就可以看见米格—26了。”一个浑厚的中年男子声音。

最后一双军用皮靴迅速的踩过高杨伪装匍匐的地方,高杨一动不动静待着命令。“开始行动”队长在耳麦里下令道。高杨从地下跃起,手里的MP5喷着火光。树林顿时响起枪声,“有埋伏”吉谢列夫的手下迅速寻找着阻击点。

十二名“兵蜂”的特种兵从不同方向开着火。AK74和MP5的子弹在林中穿梭。“六号,我中弹了”队长熟悉的声音在耳麦中响起,“注意,现在由六号指挥。”兵蜂的六号就是高杨,中国特种部队S大队的一名上尉,现临时服役于兵蜂。兵蜂是由上合组织临时建立的反恐部队,他们主要由上合组织的特种精英构成,承担上合组织国内的突发反恐行动,这次授命在捷那克河南岸的密林里埋伏,伏击二号人物吉谢列夫。

“集中火力”高杨冷静的命令道。“快给我顶上”吉谢列夫边打边喊着,他旁边一直跟着一个黄种人,他一米七五的个头,壮实的肌肉撑的衣服紧紧的,手里端着AK74,向兵蜂们还击着。猛一看,他的样子和高杨颇有几分相像。只是脸上多了一道酷酷的伤疤。“阿廖沙

,你断后。”吉谢列夫冲着那个东方男子命令道。“好的,父亲”那个叫阿廖沙的东方人毫不迟疑的答道。

“砰砰”阿廖沙手中的AK74准确的还击着,其余的恐怖分子渐渐集中起来。“报告,四号失去位置。”高杨的耳麦里传来四号痛苦的声音。高杨手中的手雷带着愤怒扔了出去。“轰”的一声,几个吉哈德的成员倒在了地上。这狡猾的吉谢列夫已经退到了树林边缘,他冲着阿廖沙喊道:“快撤,我的孩子。”阿廖沙在人群中朝兵蜂开了几枪,快步冲到吉谢列夫身边。还有十几个匪徒,他们簇拥着吉谢列夫撤出了深林,兵蜂这边已经倒了七个。

林外米格-26军用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声越来越近,吉谢列夫和阿廖沙正撤向飞机。“降落”吉谢列夫高叫着,驾驶员冲他点着头,地面上被吹起了一阵阵灰尘。“砰” G82的子弹嗖的在空中划出一道直线,吉谢列夫身边的一个恐怖分子应声倒地,“掩护,掩护”阿廖沙叫道。吉哈德成员们迅速把吉谢列夫围住。

高杨透过G82的瞄准仪,瞄着一个恐怖分子。兵蜂的阻击手被流弹击中,他手中的G82被临时队长高杨接了过来。“砰”弹壳从抛弹口里退了出来。“恩!”一声闷哼,另一个恐怖分子倒在了地上。此时的吉谢列夫和阿廖沙已经乘势登上了飞机。高杨瞄着机内的吉谢列夫,这是难得的机会,可是刚上去的匪徒恰好挡住了视线。“妈的”高杨骂道,一颗子弹穿中那个人的脑袋,白色的脑浆和飞溅的鲜血混成一体,就在高杨暗自惋惜之时,他的瞄准镜里白光一闪,他看见瞄准镜里一张和他颇为相像的脸,还有M82A1的长长的枪口静静的瞄着他。四周的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响着,他吸了口气,脸中露出难以名状的痛苦。手指在冰冷的扳机上磨擦着,痛苦的回忆渐渐的浮现在脑海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