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陆军之痛——86步战篇


在解放军的装甲兵战斗序列当中,1986年式履带式步兵战车无疑是中国步兵战车系列中的绝对主力,从内蒙荒原,到福建前线,从硝烟弥漫的演习场,到严肃庄重的阅兵式,他都是骁勇善战的铁甲英豪。但我们也应该看到,20年过去了,86步战仍充当了中国机械化陆军的主力角色,廉颇老矣,尚能饭否?面对到现在仍源源不断从生产线上开出来的86步战,我无语,总有一天,这么大批的86步战终将成为鸡肋,成为中国陆军之痛。作为中国装甲步兵的一员,我觉得有必要谈谈86步战的现实战斗力和发展空间,谈谈中国陆军之痛。



一、威胁和战火中催生


60年代,战场TAXI大行其道,从北约的FV432(英),M113(美)和AMX-VTT(法),到苏联的BTR50,还有我国的63式装甲输送车,都是为了满足步兵搭乘装甲车辆来逃避敌火力杀伤,尽量乘车抵近目标,然后下车徒步攻击的要求来设计制造的,但随着军事思想的发展,装甲输送车已经不能满足作战要求,于是,步兵战车应运而生,首先,车内士兵可以依靠车上装甲,使用手中轻武器进行射击,第二,车辆上的重武器可以对下车后进攻的步兵班进行火力支援,这种作战模式使步兵既可以乘车作战,又可以下车作战,相对与以往的步坦协同的作战模式来说不异于一场革命。

但当时的中国,正处在文革的一片混乱时期,大批有远见的将领和技术人员被打倒,对机械化作战的作战研究还是处在50年代坦克搭载步兵作战的思路上,这从当年的大比武就可以看出,训练的重点科目是步兵打坦克。而且面对当时美苏两大超级大国的威胁,中国的战略是深挖洞,广集粮,不称霸,面对苏联1970年开始装备的BMP1步兵战车基本不放在心上,这一点在1979年使中国得到了惨痛的教训。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越南游击队抓住我军没有步兵战车,步兵大多以徒步或搭乘坦克的原始方法伴随坦克进攻的缺陷,通过在山区狭窄路段袭击首尾车辆,然后轻重火力齐射来消灭我军毫无掩护的步兵,这和我军当年在平型关袭击日军的作战方法何其相似,有的游击队甚至炸开水坝,使我们的步兵和无两栖作战能力的坦克一筹莫展。这些袭击活动虽然无法改变整个战局,但造成的损失是巨大的,也使我军感到了距离现代机械化战争的要求还有很大距离,从此产生了中国对步兵战车的需求。

由于长期以来我国偏重于主战坦克的发展,因而当时国内步兵战车研发的技术储备严重不足,独立研发难度很大。为缩短研制周期,少走弯路,我国决定借鉴国外技术开发我国的新一代履带式步兵战车。为此,根据解放军总部机关的建议,经总参和国防工办批准,于1971年2月我国通过为埃及维护和保养苏式装备的协议,引进了一辆埃及陆军苏制外贸型BMP1履带式步兵战车(即猴型,BMP1的技术简化版)供研制时参考。车辆引进后,由于各方面的原因,一时难以直接获取该车的技术资料和相应使用文件,如该型步兵战车的原始设计图表、火炮射表、各种使用教范等。为摸清其结构和性能,同年3月至8月,由某装甲车辆研究所负责,军方某研究所和某装甲车辆制造厂参加,在北京地区对该车进行了摸底试验,考察该型步兵战车的总体性能,特别是火力、机动和防护性能等主要性能。经过摸底试验后军地双方认为,该车车型低矮,火炮威力较大,反坦克导弹射程远,机动性能好,总体战技水平较先进,具有较高的借鉴价值。

1979年4月5日,装甲兵正式向总部和国防工办呈交了建议尽快仿制该型步兵战车的报告。1979年7月16日,总部和国防工办批准按该型步兵战车进行测绘仿制,并进行必要的改进,产品代号为WZ501。

1979年8月,当时的五机部确定由某装甲车辆制造厂为总设计师单位,承担该车的仿制任务。同年9月至11月,总师厂在南方某地区对该车又进行了补充试验,随后进行了全车分解测绘工作,绘制正式图纸、编制工艺文件、设计了专用制造工具和设备等,并于1980年底试制出两辆初样车。

1982年底,工厂在试验基础上,经进一步改进后试制出两辆正样车,交军方进行定型试验。1982年12月至1985年底,装甲兵某研究所的试验人员,驾驶正样车在各种地形和气候条件下进行了6 000千米设计定型试验和4 000千米使用试验,每辆车累计行驶里程达11 000千米、350个摩托小时,取得了满意的试验结果。

正样车试验取得满意的效果给工厂以极大的鼓舞,他们乘胜扩大战果,及时把目光瞄准大量装备该型步兵战车的第三世界国家,意欲开拓该车零部件出口的国际市场。为此,工厂研制了一辆外贸表演型步兵战车,并于1986年4月在国外进行了连续行驶4 100千米的适应性和可靠性试验和表演,还进行了高温沙漠地区190千米长途行驶和浮渡等项目试验和演示,获得外方的好评,争取到了该型步兵战车零部件的外贸出口。

1987年4月3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WZ501步兵战车设计定型,并命名为“1986年式履带式步兵战车”,简称86式履带式步兵战车(以下简称“86步”)。至此,我国自己生产的第一代履带式步兵战车诞生了。

应该说,在当时中国的现有条件下,引进BMP1进行仿制的决定是明智的,本土化的BMP1步战是中国在当时提高机械化作战部队的唯一选择,也为我国步兵战车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正象中国核潜艇的发展一样“先要解决有的问题,再来解决好的问题”。但遗憾的是,86步战从92年量产到现在,军工厂仍按着20年前的图纸大批生产着,使中国陆军机械化的发展始终落伍于世界潮流,让人不能不痛心疾首。



二 、总体性能

根据已经公开的资料,86式步兵战车的武器系统装在车体中部低矮的炮塔内,包括1门73毫米低压滑膛炮、1具红箭-73反坦克导弹发射架和1挺7.62毫米并列机枪。73毫米低压滑膛炮配有火箭增程破甲弹和钢珠榴弹各20发,采用自动装填方式,射速7-8发/分。破甲弹直射距离780米,有效射程1300米;榴弹最大射程2900米。红箭-73反坦克导弹备弹4枚,有线制导方式,可在车内装填和发射,射程为500-5000米(5000米指红箭-73的改进型)。此外,每3-4辆步兵战车还配有1枚红缨-5防空导弹,有效射程4200米,射高50-2300米,具有一定的对空自卫能力。炮长配有红外或微光夜视仪,具有一定的夜战能力,车体两侧及后门上共设有九个射击孔,供步兵班射击用。

86式步兵战车为轻型装甲车辆,突出火力和机动性,因此整车装甲防护能力较弱。动力舱盖板为带7条横筋的铝合金板。整个车体共用77块装甲板焊接而成。此外,该车还配有可靠的毒剂和r射线警报器、自动关闭机和滤毒通风装置等三防系统同时车上设有热烟幕装置、灭火系统等,这些装置的采用提高了该车的生存力。

86式步兵战车的动力系统主要包括发动机、传动系统、行动系统和*纵系统,发动机采用前置方式。该车采用V型120度夹角、功率293马力的6V150高速柴油机。该发动机特点是体积小、重量轻,高度仅770毫米,为整车实现外形低矮创造了条件,单位功率约22马力/吨。主离合器为单片式摩擦离合器。变速箱为固定轴式、同步器换档的机械式变速箱。有5个前进档和1个倒档;转向机构采用二级行星转向式,侧减速器为一级行星式。

总的来说86步战的仿制还是比较成功的,没有什么太大的技术错误,而且该车装备部队后,由于其机动性比我军仍普遍装备的59式坦克的机动能力都强,而86步战的机动能力无疑也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我过研制新型主战坦克的步伐。



三、86步战之痛

1、先天不足,中国86步战虽然从BMP1仿制而来,但它仿制的原形车却是一辆出口版的BMP1,(伊拉克的出口版T72坦克的结局众所周知),也就是说一开始中国仿制的就是一辆技术简化车,(技术简化车经我国测试后仍觉得“总体战技水平较先进”,可见当时我国军工工业弱到什么地步),就算后来出了86A,但除内部系统进行少量改进外,其它部分(底盘、炮塔、武器系统等)都与86式相同。这就决定了86式先天不足,在性能上甚至可能不如在苏阿战场上臭名远扬的原版BMP1战车。

2、火炮的郁闷,有一次STERLING问我中国为什么采用73毫米滑膛炮为86步战的主要火力,我说在步兵战车火力选择上,东西方的思路一直迥异,西方认为选择机关炮比较合适,苏联则更倾向于反坦克用途,中国的武器研究历来受苏联思想的影响很深,采用73毫米滑膛就见怪不怪了,尽管人们对它诟病很多。

86步战的73毫米炮只有110公斤,实际上就是一个放大版的火箭筒,它的炮弹也是由PR9的增程弹改进而来,结构与我军69火箭筒的火箭弹非常相似,它可以穿透300毫米垂直匀质装甲,但对付现在的复合装甲就力不从心了,而且该炮的装填系统十分麻烦,40发弹安置在环型弹夹里,把火炮抬高到3度30分,自动装填机装上炮弹,再恢复原位,准备装第二发,每次装填必须抬高火炮,使炮手不能用第一发打出的炮弹来修正第二发的射击诸元,从而使该火炮的性能大打折扣。

73毫米炮原地射击的命中率是很高的,但没有双向稳定器,运动中对800米内静止目标的命中率低于50%,最糟糕的是炮弹受横风影响非常大,容易被吹歪航向,这时就要考验炮手估算风力偏差的水平了。另外火炮俯角只有5度,从车体隐蔽阵地射击时会受到很大限制

现代的步兵战车都大都采用了30/40毫米机关炮作为主要武器,虽然在口径上不如73毫米,但均配有双向稳定装置和先进的火控装置,特别是饱满的持续火力是未来激烈战斗所需要的,看来,86步战的火力配置已经落后。

3、古董的导弹,看过90年代初军事汇报表演的朋友一定不会忘记那个一弹穿三靶的经典表演项目,不过我实在看不出这有什么实战意义,反而对那个慢悠悠飞行的红箭73导弹快要抓狂了,虽然飞的慢有利于射手观察其飞行姿态,有利于控制导弹,但也使敌人能容易发现导弹,从而提前作好隐蔽措施而后实施报复行动,而且没有先进的夜视装置,夜瞄只有1000米,大大小于导弹3000米的射程。使用导弹射击时,炮长要将火炮抬高到接近最大射角的位置,导弹发射后用火炮瞄准镜瞄准目标,使用导弹控制盒控制导弹,修正弹道,直到命中目标。再次装填时需要炮手打开舱们装填,这在实战中是十分危险的。

4、脆弱的防护,86步兵战车反映了1967年的防护思想,但现在已经是21世纪,如果面对大规模雷场,那么86步兵战车事实上是中看不中用的废铁!参加过阿富 汗战争的苏军退役将领表示士兵不喜欢BMP1!射击孔视野有限,事实上根本不具备车内实战的太大用途,同时无空调,士兵往往脱去外套搭乘 。由于害怕地雷袭击,士兵甚至更希望乘坐在BMP1炮塔上,从而丧失了步兵战车的意义。BMP1在阿富罕战场上受到地雷攻击,底盘出现大洞的现象随处可见,炸翻之后的BMP1 随后往往出现二次诱爆。

当然,这些防护弱点不只存在于86步战,对世界上绝大多数步兵战车来说都存在这些弱点,美军M3M2A2在底盘下加装了反地雷用装甲钢板 。这一点值得我们借鉴。

5、人机工程。受苏联重性能,轻人员的装备设计思想的影响,(T34一代名车,但几乎没几个苏联坦克兵喜欢,因其车内环境之差而被称为:狗娘养的)因此中国的86步战车内环境也不是很好,本人有幸坐过,车内狭小不堪,噪音让人无法忍受,真怀疑长时间机械化行军后车内人员还有多大的战斗力。战车潜望镜的镜片容易被枪弹打碎,战车两侧的射击孔毫无实战价值,步兵从孔中射击很少能命中目标,射击孔旁边的软管也影响到了射击效果;86式步战车没有预留足够的升级空间,车内拥挤不堪,人员上下很不方便,炮塔内只有一名乘员,作战效率差,炮手容易紧张。

发射反坦克导弹的86步战,红箭73系列缓慢的飞行速度战时绝对会让车内的射手提心吊胆!

海湾战争中被击毁的伊拉克BMP—1步兵战车,脆弱的防护让我们不由得为86步战的战场生存能力暗捏一把汗!


四、是结束,还是起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86步兵战车与世界先进步兵战车相比,在火力,防护能力和机动性方面已经有了让人心痛的技术差距,大批的86步战也日益成为中国陆军之痛,由于升级空间不大,许多国家都把BMP-1直接改装成装甲人员输送车了事,不知道中国生产那么多烫手的古董好干什么。一旦发生战事,中国的装甲步兵靠着86步战作战必将吃大亏!

幸好,现在的中国已经不是文革时毫无远见的中国了,在中国广大军工人员的努力下,中国第二代步兵战车已经初露端倪,一旦研制成功,无疑将大大加强我军装甲兵的作战能力。据汉和情报评论报道,中国最新研制的第二代履带式步兵战车重视机降能力、机动性、两栖登陆能力、火力、快速反应的特点反应了中国目前步兵战车的基本设计思想、所面临的国际安全环境、作战需求等等。 我们有理由相信,在不远的将来,有着中国特色,适应中国环境和需要新式步兵战车必将接过86步战的战旗,迎接21世纪新军事变革的挑战!

86步战的改进型,作为一款60年代设计的步兵战车,该车的改进潜力已经不大。

从细节分析,这应该是一辆用来测试的俄制BMP3步兵战车,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被我陆军给予厚望的“二代步”必然会带有BMP3的血缘。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