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河原创〗流星*蝴蝶*剑

一、流星。


流星撕破夜幕,瞬间即逝——短暂的辉煌诠释生命的全部刚强,在苍茫的夜空演绎终结者的死亡。


象萍水相逢的恋情,象擦肩而过的惆怅,象渺远苍凉的浪子情怀----烈焰毁灭来路,也将毁灭去路。


在这样一个夜晚,在一颗流星划过夜空的瞬间,孟星魂倒下了。象没有翅膀的蝴蝶完成最飘逸的滑翔,在黑暗的眼眸里清晰了一个杀手的最后轨迹----他身边躺着太湖四十大盗的尸体。


没有眼泪,没有叹息,没有梦中的青灯,没有深情的凝望,拒绝挽留的手,也拒绝天堂,在人间和地狱的无间道,寂寞痛苦的磨砺、熊熊烈焰的煎熬,泯灭最后一星微光,化成最后一片灰烬。一页烈焰般的传说---铭记了一次孤单、高傲的飞翔。


“这把流星蝴蝶剑……蝴蝶,白驼山……桃花,忘情湖……蝴蝶……”,令狐冲听到了孟星魂的最后一句话,他挽留不了这个象流星一样消失的生命,他能做的就是帮孟星魂完成上面的事情。



二、蝴蝶。


美丽的蝴蝶,翩跹的舞步,象闪烁的烟花飞越斗转星移、万水千山,象飘逸的仕女图描述风花雪月、晨钟暮鼓,盈盈也象蝴蝶哈,在去白驼山路上的令狐冲会心地微笑了。


天气已经转冷了,这也许是最后一只蝴蝶了---令狐轻轻地弹走那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蝴蝶,看它消失在云端那氤氲的群岚,这个季节白驼山还有蝴蝶吗?蝴蝶是美丽的,但是她正在飞走,蝴蝶是白天的流星吗?为什么美丽的都不长久呢?……


月华下的白驼山,淡淡薄雾下的忘情湖,一切都象隔着蝴蝶霓虹般的翅膀那样朦胧。这里是西毒欧阳锋的家乡,也是他初恋发生的地方----白驼山没有桃花,却有一个叫桃花的女人。那么蝴蝶呢?聪明如令狐公子者当然知道这应该也是一个女人----而且一定是个漂亮的女人,一个孤傲如孟星魂者也会在生命的尽头还记起的女人。……


太阳依旧升起,晨雾渐渐散去。忘情湖畔的唯一的一家农家小院也出现了一个人,一个女人,漂亮如蝴蝶般的年轻女人----微微鼓起的肚子告诉令狐她已经有了身孕。


令狐进去的时候,女人已经开始吃饭,一个人吃饭,但却做的很丰盛,女人吃的也很投入,仿佛是生怕自己吃的不够多,不够好----令狐见过这样的吃相,那是他和盈盈有第一个孩子的时候……


“姑娘叫蝴蝶吗?”,令狐期期艾艾地问道,他不知道应该怎么给这样一个女人描述那样一件事情。


女人点点头,目光在令狐手中的剑----孟星魂的流星蝴蝶剑上停留了几秒钟,淡淡地说到:“你到隔壁藏剑阁那里等我,无论什么事情等我吃完饭再说!”


美丽的蝴蝶,令人尊敬的女人,令狐知道小孟为什么至死都记着她了。



三、剑。


藏剑阁。里边陈列了很多剑,很多名剑,使这间本不显眼的农家西厢房成了传说中的武林圣地。


剑,百兵之王,凝结着许多剑客钻石般的信仰和痴迷般的感伤。剑客用剑挥霍着自己的才华,就像他们随风而逝的青春岁月一样。


令狐在这里看到了三少爷的剑,看到了西门吹雪的剑,叶孤城的剑,阿飞的剑……这些剑都曾经挥洒出令人难忘的风情,但江湖传说却留不住剑客老去的脚步,这不是一个人的江湖,一个传奇必定要取代另一个传奇,试问天下武林谁的剑能够成为永恒?那一剑的风情又何必在短暂的岁月中苦苦追寻呢?


令狐突然想起了盈盈,如果我也是流星,我应该怎样对待自己的蝴蝶?其实每个人走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今天已经不是昨天的继续,而明天也终将不是今天的翻版了。


蝴蝶进来了,她淡淡地问道:“他走了?”


“一把剑,四十大盗。等孩子长大告诉孩子,他父亲是怎样一个人!”


令狐把小孟的剑交给蝴蝶,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小院,走过了忘情湖,走出了白驼山……



本文内容于 2007-12-5 16:16:31 被鹰的重生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