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气功锻炼是开发超常智能的有效途径,随着超常智能的被启用,必然促成人类脑功能——常态智能与超常智能进一步分化,这将是人类种族发生史上的第三次大分化(或称大分工)。这一分化将导致人类文明跃迁到更高级阶段。(《概论》第三章第三节)




这是庞明先生作为气功科学家的——很多人听着是不是有点刺耳,红衣主教看布鲁诺的感觉——一个明确的学术预言,就像某科学家预言某粒子一样,没有出现之前别人可以尽情的破口大骂。骂完了做梦的时候不要老想着钱,真有人类的第三次次大分工,人们就可以象哈里波特那样骑上扫帚满天飞了,也蛮好玩儿的。毕竟庞明先生在说人类会越过越好! 本小册子的题目来自这里,不是俺杜撰的,知识产权归庞明先生,副题“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希望中国人自强、自立、自觉的领导世界科学发展的大方向。


第三次常态智能和超常智能的大分工,将加强超常智能的应用和发展。这样一来人类就变样了。……变成什么样子?变成人类真正到幸福、自由这个层次去了……人类将慢慢走向新的文化,而且这个新的文化前景是想象不到的。这将是开发超常智能的结果。(《函授辅导材料》之二十四)


发展智能气功科学是为了达到这样一个宏伟目标:“变人类自然本能为自觉智能,使人类从生命的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促进人类文化向更高级阶段跃迁。”(《概论》第三章第三节)




没看到庞明先生的《函授辅导材料》的时候,洒家经常捉摸“跃迁”的具体含义,从功利角度有什么现实意义呢?文明的变化一般是个渐进过程,坐驴车和坐奔驰,住茅屋和住豪宅只是一个量变的现象,一百道菜和广厦千间只代表曩中多金,身心感受也是量变的变化, 西装革履的走在大街上心理感觉比较牛X一点儿,不是本质的提升。挑担卖浆者流和城市低工薪阶层如果阿Q神经稍稍粗壮一下,也会发现很多怡然自得的乐趣,毕竟中国社会又进入了历史上少有的太平时期。解放前国人的阿Q神经还比较多,开放后一切向钱看看到现在,阿Q神经基本上都“进化”成阿甘神经,不管自己是不是挣大钱的料,都相信自己坚持闯下去财富总会天道酬勤的。挣钱和修行一样,过了一山又一山,没完没了的。一种是物质的金山,一种是精神的神山,爬金山的远远多过爬神山的,第三次大分工在哪呢?


“跃迁”大约包含两个意思:一是人类文明形式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庞明先生已经作出了说明;二是时间上比较近了,庞明先生和南怀瑾先生都用各自的语言作过多次描述。人类的这一“跃”,能蹦多远,蹦多快,“路线图”和“时间表”洒家都作过研究,相信凡是仔细阅读过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著述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各自的认识。没有通读过两位先生的书的人,现在读还来得及,多读几遍之后,您老人家或许会像洒家一样,在人潮人海中,有时会恍惚之间走进了“黑客帝国”,可以允许自己以比较彻底的“小资精神”冷眼看世界。



所以我经常说,历史上的伟人,第一等智慧的领导人,晓得下一步是怎样变,便领导人家跟着变,永远站在变的前头;第二等人是应变,你变我也变,跟着变;第三等人是人家变了以后,他还站在原地不动,人家走过去了他还在后边骂:“格老子你变得那么快,我还没准备你就先变了!”三字经六字经都出口啦,像搭公共汽车一样,骂了半天,公共汽车已经到中和啦,他还在骂。这一类人到处都是,竞选落败了,做生意失败了,都是这样,一直在骂别人。所以大家都要做第一等人,知道怎么变,等他变到了,你已经等在那里了。(《易经系传别讲》下传)




“不是我军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股市大跌股票赔了,大骂ZF,痛斥“庄家”!这些年这种“变”与“不变”最容易体会。洒家读南怀瑾先生和庞明先生的书,经常有知识之外的感慨,也终于明白中华民族的优秀,自然而然有了些许融入灵魂深处的民族优越感。俺庆幸生在了中国,生在了这个将变未变的时代,还有大宗师做不请之友的诱导,虽然无缘亲近,但是借助现代科技的便利,已经千百倍的超过古人的条件,也算有福了。“瞻焉在前,忽焉在后;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原来天地间是有真学问的。


中国文化要义“上达天文,下及地理、中通人事”,做一个纯粹的中国人,一个文质彬彬的文化中国人真的很不容易。洒家读二位先生的书已经十几个年头,至今也不过徘徊于三等到二等人之间。南怀瑾先生的这一段话后面还有一段鼓励人自立自助的话,忘了的时候多,偶而记起也很难提起精神,虽然懂得不骂大街了,但是向前赶路的力量却随着生活日渐消磨,只剩下臭白话了。


一切都在变,在变化中发现变化就已经很不容易,跟随变化、把握变化的机遇需要眼光、胆识。发现把握股市期货的小变化叫投机,审视把握时代世事的大变化叫投身。21世纪的人类第三次大分工首先要把人类带到接近真正的人的社会,人类将要告别“猴人”,“脑袋”的功能会有长足“进化”。既然叫作“分工”,“自然本能”的人和“自觉智能”的人会共存一段时间。生老病死的生命“必然王国”连蹦带跳的走向生而不老,不想活了就死、不想死就还活着的“自由王国” ,也必然是一个科学技术大发现的时代。


现实来看既有天津大邱庄的“富”而不好礼的反面典型,也有河南南街村——活生生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小区。没去过南街村,想来用南怀瑾先生的四句话概括南街村的情形,尤其是后面三句话,可能是比较贴近的。




中华民族的精神

共产主义的理想

社会主义的福利

资本主义的管理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