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击杀 血溅森林 二十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91.html

清晨时分。。。。。。

二营长张文义乘白雾朦朦的心情非常复杂和沉痛的带好几个受伤的和几个掩护的战士先脱离了和鬼子接触地带;白鲁则带好六名抗联战士做最后的掩护边打边撤,再一次拖住前进的鬼子;

日本鬼子在叛徒的带领下紧紧粘住了白鲁他们,虽然在被抗联在这复杂的森林里拖走了几百里,鬼子战斗力看起来还没有怎么减弱;日本军人的纪律是严明的,他们在训练的最初都是用武士精神灌输到每个军人身体上,思想里;和抗联周旋的几天里,虽然不少鬼子被炸死,打死,丝毫没有影响他们前进的步伐,消灭抗联的决心;白鲁他们几个终于被鬼子合围在一道山梁子上,日本鬼子武器确实精良,但没有发起攻击。他们知道抗联的战士已经无路可退,手里几乎已经弹尽粮绝,围而不打,鬼子也有自己的目的;

“抗联的兄弟们,你们辛苦了;出来吧,只要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皇军不计前嫌宽大优待你们。。。。;”一个叛徒躲在一棵大数旁在帮助日本鬼子喊话了,头上大皮帽档住了他丑恶的嘴脸,白鲁他们看见了;

白鲁用枪瞄了瞄,太远了。每个人都恨叛徒,都想击毙他为死难的同志报仇;可自己手里的小马枪射击距离不够,只能干着急。任凭那叛徒在下面叫喊;叛徒看看没有什么动静,探出头来又往山梁顶喊了起来:“下来吧,弟兄们。这几天遭罪受苦了,下来就有好酒好肉,自己何必不要命的和皇军作对呀;下来吧,想想自己的父母和妻儿;只要你们投靠大日本皇军,享不尽的荣华富贵都是你们的;”

“他奶奶的,这叛徒不提父母家人还好受一点。”一提到这话题,让白鲁他们几个热血涌动。抗联里有几个战士的家人没有被日本鬼子残杀,父母姐妹有几个没有被日本鬼子凌辱的,参加抗联打鬼子杀鬼子说的实在一点就是为给家人报仇;

“嘭”;枪法最好的抗联战士小丁就是知道打不着叛徒,他也冲那叛徒射出了仇恨的一枪;

枪响之后,空气和时间突然停顿;

安静,安宁。。。。。。。。

可这样的时间没有保持多长时间,鬼子在等待中也失去了耐性;半个小时过后,鬼子用山炮开始了对山梁上的白鲁他们持续轰炸;山梁上的黑土被炮弹一次次的翻来覆去,大树也在呼啸中轰然倒地。。。。。。。。

山梁上所有能掩护的东西几乎在鬼子一阵炮击后荡然无存,机枪声,炮声。。。一队队的鬼子开始冲了上来。炮声刚刚一停止,白鲁他们居然还活着,虽然都已经负伤,满身的血污泥土,看起来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但他们站起来的那一刻就是一面永不倒地的钢铁长城;

原本躲在树后喊叫的抗联叛徒在看见山梁上没有还击的声音,也跟在鬼子后面欢呼着冲了上来;白鲁虽然年轻,此刻却从容稳定。在血与活,生与死的最后考验中,他展现出的是自己短暂的军事指挥才能,如果没有战争他或许能成为将军或者是一名出色的教授;冲锋在前的鬼子太嚣张了,从一开始他们就以为山梁上的抗联战士早已经被炸的一个不剩,连最简单的军事阵形都没有整理,纷乱无比的就举起枪朝白鲁他们阻击的山梁上冲了上来。

鬼子靠近了,已经很近了。已经清晰的能看见那些鬼子的眉毛了。。。。。

死亡的枪声急速的响起了,白鲁他们用最后的俩挺机枪,用最后不多的子弹一时间突然的射击,密集如雨的,要命的,飞啸的子弹顿时在阵地前织起了一张死亡大网,冲在前面那些骄横跋扈的日本鬼子一时间就象播种机收割稻子一样纷纷倒地,有更多的是被打的在地上翻滚,或是被前面子弹射杀的人撞得飞了起来,瞬间的射击让山梁前面变成血腥的战场。

鬼子可没有想到在最后这一点点山梁上还出现这样强大有力的还击,走眼了,真的是走眼了。但是鬼子靠着大批死亡的代价,攻击冲锋的部队终于和冲了几个上山梁子和我们抗联将士短兵相接了。

鬼子一冲上来,白鲁可没有客气。拔出大刀抡园了,风一样的一顿齐哩喀嚓砍杀了几个鬼子。抗联那怒吼的机枪咔咔几声停止了;“你们没有退路了,投降吧;”他奶奶的,那个抗联的叛徒又叫喊起来;“小钉子,用你最后的子弹干掉那王八蛋。。。。。;”白鲁说话间又砍断一鬼子的腰,看着山下鬼子不不停的涌上山梁;个个都成血人的抗联战士没有除神枪手小丁趴在地上都站了起来。。。。。。。。。

在叛徒和鬼子眼里,几个抗联战士已经到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哈哈。。。老子不信你们全都是钢铁做的;喊你们投降,你们他妈的还玩命抵抗。看老子先杀你俩个,回去皇军又的奖励我;”抗联里出的那个叛徒现在真的很得意,虽然一路上鬼子付出了死亡数百这样惨烈代价,但最后的胜利者是皇军;对于一个叛徒,他在鬼子眼里这次的行动功劳还是大大地。

“来呀,来杀老子呀。老子是你们眼里的叛徒,可皇军对老子好;老子天天大鱼大肉吃着,好酒喝着,钞票黄金拿着。那象你们这群不 视事务的,共产党老百姓给你们什么啦,吃的没有,穿的没有,住的没有;还你们他娘的打皇军,真他妈的自不量力。”他边说边走在了已经缓慢冲锋的鬼子队伍里,手枪也捏在手里。

人过分得意的时候就是他最痛苦的时候,叛徒可没有想到就在他特别兴奋,特别高兴的时候,居然还有最后一颗子弹等待他;

叛徒离白鲁他们很近了,他举起手里的手枪对准站立一起的抗联战士开了一枪;

一个年轻的小战士中弹了,晃悠几下,白鲁搂住他没有倒下,胸前冒出滚滚热血;

叛徒又对准白鲁准备开第二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