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大分工 第十二章 一个免费的意义重大的生命科学试验 第十二章 一个免费的意义重大的生命科学试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1/


能把人类的思想捆象粽子一样的东西,就是观念,而最严重的观念莫过于宗教教义,没有用枷锁这个词,是因为宗教教义中有很多合理且超越现代科学的认知。但是千百年来,后来的世袭教主们深入自心灵魂深处的智慧越来越低,只好厚着脸皮吃老本,把自己穿的那件袍子涂抹的花里胡哨的,而地球世界战乱远多于和平,平等公正总带着特权的徽章,老百姓抢天呼地的时候弄不好就钻进宗教的圈子不愿意出来,古往今来帝王将相巴结一下宗教大德也是常有的事儿。


严新先生的那个蛋白质变性“复性”试验不能公开发表,就是因为美国的基督羔羊都有现代科技的杀人武器,里面颇有些狂热而深具狼性的羔羊,《圣经》倒背如流,救世主他老人家说过末世审判前会有假先知真魔鬼行神迹什么的,早打过预防针了,而且仅仅因为自己被女友甩了就敢拿枪差一点把堂堂总统崩了,如果看到某个科学家和一个“支那巫师”复活生命,拉出来乱枪射死的概率大约接近100%。现代社会,科学进步还需要鲜血为贡品的可能性比较吓人。


二十世纪科学的观念似乎渐渐取代宗教成为人类思想新的寄居场所,在科学家这个群体里尤其显得心安理得。中国真伪科学的大辩论大约进行了七、八年了吧。不由让洒家想起上学和刚上班时曾经发生过的诸多辩论的一个结论:辩论双方不过在各说各的,一方冲着北墙说,另一方冲着南墙说,直到把两面墙喷湿也得不出结果。这时阳光照过来,没准儿会有一道彩虹出现在嘴边,所谓“口吐彩虹”啦。不过说急了眼不是转移话题 、偷换概念就是开始人身攻击,最终把一方气晕拉到。以气功为核心的真伪科学之辩就是这样的一潭浑水,老百姓可以不考虑身心关系、精神意识问题,一个科学家怎么也那么肤浅呢?


洒家这里有一本叫《21世纪100个科学难题》的书,组委会主任:李喜先。成员:董光璧、郭爱克、胡做玄、刘次全。编写组全体科学家名单:一大堆。名字俺最熟悉的是李政道、陶祖莱、何祚庥。李政道先生不用说了(更因为杨某人和上帝给他的最后一个礼物的游戏,李政道先生更有了一些人格魅力),全中国人民的骄傲。陶祖莱教授因为和严新先生、庞明先生做过很多气功科学试验,更重要的是在智能气功热闹的时候他还说过这样一句话,大意是:气功科研建在沙地上……云云,令俺肃然起敬。何祚庥院士,恐怕是也快成为全中国人民都知道的人物了。书中关于意识、精神的文章有《生命、人的思维、意识、目的等的物理学基础》、《未来的认知神经科学能否给意识一新的解释》、《脑与行为的自组织》、《思维与智能的本质》、《智力的起源》、《意识和思维的动力学》、《精神与免疫》、《心思的神经生物学机理》、《关于“意识”问题》、《物质和精神的关系》,占了全书十分之一的篇幅,虽然基本上都是站在实证科学阵营的论述,但是都没有明确的结论说明意识到底是什么,而期待未来也就是现在的21世纪来解决。中国特异功能第一强人张宝胜把封闭玻璃瓶里的丝线拉出来的录像资料是拍科幻片吗?洒家不仅感叹科学家“宝贵”的金刚石头脑是如此顽固,看见了也说是假的,和经院时代的红衣主教们有一拼。


俺一个小老百姓,为了读这本书都死了好多脑细胞了,虽然读不懂具体的内容,可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俺喜欢中国的科学家讲这些东西,在一知半解、望文生义的获得尖端科学知识的同时,科学家们的文章充满了哲学思想的思辨魅力,几十块人民币就能享受的精神大餐,超值的很!每一片文章前面都有一副科学家本人的照片,俺或多或少的带着真诚的敬意给他们相相面,当然也少不了已到俺爷爷辈年龄的何祚庥院士的那一份,何院士的文章题目叫做《宇宙论中的暗物质问题》,文章前面介绍何院士简历的文字比较多,除了理论物理还有哲学、经济等等方面的研究,看来是颇有些俺这种小老百姓无法想象的成绩。


现在大学生满街都是,貌似理论性的白话,就像洒家这个样子,恐怕很多人都会。虽然洒家认为中国人因为历史文化原因普遍缺少基本科学修养,甚至胆敢怀疑何祚庥院士这样的大科学家,实际上正如洒家承认的那样,目前根本无法拿出一个“灵魂”或者“意识”的标本供人们说三道四。但是洒家确信人的精神生命象革命先烈的英魂一样永垂不朽,俺有、你有、何院士自然也有,不论他承认不承认,这是一种客观实在。




中阴身略述


佛法基本,在说明三世因果、六道轮回之可畏,故所期在了生脱死,而修解脱道。三世者,指过去、现在、未来之时间言。六道者,指分段生死之种类言。而空间则无量无边,涵在其中矣。今论死生之际,为便于说明,使易于了解,顺现实人生由生而至于老死,首先说明死之现状与过程。夫人之由生而至于死,古人谓之大事。致死之由,约为二类:一、顺天年而老死。二、遭意外而暴亡。前者谓之善终,后者谓之横折。兹分述其情状。

临 命 终 时

临命终时,经谓先由地大分离,所谓地大,即筋、骨、肢体等生理固体之机能。此时临终之人,必感觉身体之骨节四肢,初如重物下压,痛楚难言,或麻木不仁,渐失其知觉运用之功能。眼之瞳孔放大,耳之听觉渐失,视目前物,或分裂为二为多,或大而为小,小而为大,渐离渐远。耳边之声,虽近如远,或骤闻崩裂之巨声,极为惊怖,此即地大分离现状。然如业命未断,犹可为医药所强支,如业命临断,则非医药所能为力矣。次则水大分离,所谓水大者,即血、汗、涕、唾、便、溺等。此时身发冷汗,或任意便溺,一切知觉已渐丧失;或闻波涛巨浪汹涌之声。再次,乃火大与风大分离。所谓火者,即身中暖热。风者,即呼吸气息。此之二者,相依为命。息之所在,热亦随之,气息一断,暖热顿消,发生冷觉,或感风骤寒生,异常懔悸。火大分离时,与气息同时消失。常言所谓人在命终时,叹出最后一口气,全身之热力亦失。死之情状,约略如此。

中阴身缘起

唯死者,神识至临死一刹那间,其与躯体之关系,有如遗蜕者然。觉一切痛苦消失,轻快安乐无比。但如石火电光,刹那即逝,完全入于不知不觉死寂之境。忽尔如梦初觉,如醉方醒,有如梦中身之存在。一切见、闻、觉、知,皆历历如故。闻人之哭泣呼号,或自发回忆感觉,乃知吾身已死。虽亦如人之有声音笑貌,但非生人所可感知,此即所谓中阴身,亦有称为中有身者,即俗所谓人死为鬼之鬼身也。所谓中有者,即舍此而未入彼,中间存在之身,乃意识所生也。经云:由死寂境而至中阴身之生起,约人间时计一昼夜。有云:约人世三日又半,或四日。此中时间之长短,殆无一定之计数。而由临终死寂境至中阴身生起阶段,其中有几种现象:当此之时,忽有一道强烈之光明现前,其光非如世间日月电灯等可比,其强度甚大,晃耀至烈。当此光明现前时,必生起一极度恐怖之感觉,由此感觉,复。入于一昏迷状态,经时不久。如习佛法,或平生修持于戒定慧之力有成就者,认知一切色象之光明现前,皆如定中所习见之自性所生幻想光明。一念灵明照了,迅断念力之流,寂然入此光明本体之无相定中,即可顿断生死。然去究竟菩提、无上之果,尚不可以道里计。但常人之中阴身,未有不随此强烈之光明而旋转者。或有于此种光明照耀之中,回忆生前或往世所为善恶等事,一如世间之影戏然,则于此中自起理性之审判,随业转身矣。然此所述,犹为平生修善道,或稍具定力现象。如为通常之人,当临终各种痛苦恐怖之现象发生时,意识完全慌乱,或奔驰逃逸,即受他道之轮转。如遇险峻之峭壁,或见各种颜色之境象,俯视莫穷其底,偶一不慎,即坠于中,即入三恶道之轮回中矣。堕白色峭壁者,生于天趣。红色者,生于饿鬼趣。黑色者,生于地狱趣。或谓此之三色道,即由于贪、嗔、痴三业力之所感。又或现五种光明径道,如平生修习有者,此时现前,即知了别。如白色光径,乃导入天道者。如烟雾光径,乃导入地狱道者。黄色光径,乃导入人道者。红色光径,乃导入饿鬼道者。绿色光径,乃导入阿修罗(魔)道者。此外,尚有其他种种现象,亦常发生,如见强烈之巨光,夹杂无边之火焰,喷射炽烈。或见闻中有极可怖之狂风暴雨,交迫而至。或出现狰狞丑恶之鬼物,来相攫啖。或见地狱境相中,阎罗恶鬼,惨刑迫害。或见种种极可怖恶之地狱现相,一生恐惧、避免之情,即不期然而随业往生。如堕湖中,水面有雁类游行者,即生“东胜神洲”。若湖岸有牛啮草而食者,即生“西牛贺洲”。若岸际有马啮草者,即生“北俱卢洲”。若见有房舍,其中有男女正行房事者,即生“南赡部洲”。若见天宫辉煌庄严,喜爱而入者,即得生天趣矣。凡此之类,皆根于自心三世业力所现,随因缘业力而生。(具如经说)

中阴至此时期,求生之趣,极为炽盛。若独简人中趣生者,则于此时,随其光象因缘业力之所牵引,见有男女房事,如磁电吸力,骤尔亲近,不见男女之相,唯见二根。于男生贪,即自感为女身。反之,即为男身。以此中阴凝合男女精血,三缘和合,即尔入胎。初入胎时,又入极昏迷状态。将满十月而出产门,又经一极大痛苦。且住胎期间,七日一变,种种现象,具如佛为阿难所说《入胎经》所述。唯人中趣生,或不定现此种景象。如忽于中阴境时,感狂风暴雨而避,或见天日晴和而游林园等境,亦即可托生。或当生畜生道者,见彼欲事,亦同人间,随业感召,即入斯类;种种现象,不一而足。穷通富贵,随业而转。既无主宰之者,又非自然之力,乃因缘力之所生。业由心,心赅时间之三世、空间之无边,六道生趣,皆自心体性之所变现。随累积之业力而自个别于果报之不同。业力为因,趣生为果也。

善根至熟,当生天道。恶业至深,当入地狱。皆无中阴身阶段。当此命终,即往生彼。如修净土法门,或

专志往生他方佛土者,临终即应念而生。中阴身者,乃意识所生之身。经七日一生死,至多为七个七日,未有不转生者。若生于鬼趣,或属修罗道中所摄,或属饿鬼道中所摄,则于多生之事,仍可记忆。故俗称鬼神者,能记前生,非无因也。中阴身不若吾人为色身业力所囿,一得其身,即具五通之力。唯力有强弱,独无漏尽通耳。故曰:中阴身可自在至一切处,唯有二处不能入,一者菩提道中,一者产门。盖中阴若入菩提道中,即正觉无漏。若入产门,即生他趣矣。中阴之神识力量,自由自在,山河金石,所不能阻碍。倘一时尚未能转胎,往来一大千世界,随其念力,随想即能。且在中阴境中,彼此之因缘业力相同者,亦可相见,如人间世之对晤然。若生天趣,自然报得神通,于其宿命,更所知晓。唯是有限神通,非为无限。中阴境中,唯以香嗅为食,界中日月不见,故无昼夜,常处于似明似暗中,如天之将曙,或黄昏时之景象。

人当临命终时,乃至中阴将生未生时期,依诸经教,其所趣生,可以验知。如由下部渐冷至头面,或眼部热力最后灭者,即生天道或阿修罗道。唯此中有别,生于天道者,死状吉祥,临终洁净,或无疾而终。若入修罗道者,则临终有起嗔恚忿怒之容。如心胸部分,热力最后灭者,即生人中,且现象亦佳,于人世间事,大多有留恋意者。如腹部热力后灭者,则生饿鬼。膝部如此,则至旁生(畜生)。足心如此,即入地狱。而下三道现象,极为丑恶,或昏迷狂号,屎溺满身。至若暴横夭折,虽急骤无此现象,趣生与中阴之理,应无异也。故佛诫在临命终时,切勿骤为沐浴移动。因其余命未断,知觉尚未全失,一遇动触,痛苦难言,必使其起嗔恨之念。复诫人对于死者,不可悲号。盖生死乃必然之事,悲泣何益。但在耳边或顶上,为说法要,最好嘱其提起正念,念佛求生西方。因此时悲号,中阴之见、闻、觉、知依然,徒增其意念之乱。若平时于佛法薰修有,或念佛志专者,临终由顶超出,即随念往生佛国,不在此例矣。凡此生死之间,与中阴现状,可参究“唯识”诸论,及藏密中之中阴身救度密法,及六种成就法(此二种皆有美国伊文思温慈博士纂集,张妙定居士译本),佛与阿难所说《入胎经》等。 (《禅海蠡测》)





这么大段抄书实在是不得已,这是人死时的精华表演,现在市面上有图文版的《西藏生死书》可查阅,讲得很详尽但不容总结出大概,而南怀瑾先生的总结却是言简意赅,指给人们一条明确的“死”路。活着时请死记硬背下来,因为万一科学家们白话错了,人原来是有灵魂的,死时弄了个措手不及错过了刚死时的大好机会,下一辈子在什么东西的身体里是一件大大需要考虑的事情。机会成本就会大增,当然,按照佛教教义,善根不足或者这辈子经常不做好事,死时是想不起这些东西的,早就晕菜了。


就是这么一个生命科学试验!不过题目有点儿标题党的作风,因为这个试验几乎只能对自己负责,目前还没有什么现实的、科学的伟大意义。但是如果是具有科学精神的科学家,大约不会反对这个试验,精气神三位一体的自己就是实验本身,就算是为了“科学”吧,不得不“献身”的时候,“献”他一回又如何?所谓吃饭不香兮五脏衰竭,科学家一去兮不复还!巨光来照兮佛魔不分,科学真伪兮与俄何干!


总之,人都是要死的,不管您老人家吃饱了撑死,还是中了大奖乐死,有没有灵魂死时就知道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