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 刑警手记-- 疯狂凶案发生在平安夜

刑警手记-- 疯狂凶案发生在平安夜

(一)

这是一个多雪的冬天。雪,是这个冬天的象征。

2005年12月24日,平安之夜,浪漫之夜,小城华灯初上。

20时许,公安局城区派出所报警电话骤然响起,电话的另一端,一名男子语气慌乱急促:我妻子在综合市场的一理发店里被人杀了,同时被杀的还有一个男的……。值班民警虽然每天都要接听无从统计的报警求助电话,但是这个电话还是让值班民警的心里被狠拧了一把。值班民警一边安慰对方冷静下来,一边问清楚现场具体位置,并嘱咐对方守在原地不要乱动。案情迅速转接到刑警大队……。

综合市场位于县城中心地带,半封闭结构,因存在重大消防隐患且有碍城市整体规划而面临拆迁,许多配套设施如照明设备等长期无人过问,年久失修,形同虚设,繁华的景象已今非昔比。市场内白天光线况且不足,夜晚更是愈显阴森,令人不寒而栗。时值隆冬,室外温度达零下30余度。现场即处在这个市场的东端、位置相对较为偏僻的一间理发店内。

现场及其周围随即被封锁。公安局长、主管刑侦工作副局长随同侦查员一起在案发的第一时间达到现场。

中心现场场面极其血腥,惨不忍睹:一男一女两名死者或仰卧或俯卧,横陈于理发店内的地板上,衣着较完整。男性死者呈仰卧姿势,颈部被切割,腹背部有十余处利刃切割伤或穿刺伤,有数处伤口腹背贯通,身下可见大量血迹,因天寒已结冰;女性死者呈俯卧姿势,背部被利器穿刺二十余处,多数伤口腹背贯通,颈部也被切割……。凶手下手之狠毒,让两名被害者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甚至来不及做出痛苦的反应,面部神情只有惊愕和惶恐,他们保持着最初倒地死亡时的姿势。据初步勘查,被害人死亡时间初步确定至少在24小时以上。中心现场一片狼藉,地面上明显有被人打扫擦拭过的痕迹,女性死者的身下有一枚模糊的鞋痕印迹……。

现场留给侦查员们的印象,除了犯罪嫌疑人的疯狂,还是疯狂……。

报案人是距小城较远的某乡农民张某,女性被害人系其妻子梁某,现年32岁,早几年由四川来此地与张某在乡下成婚并育有二子,因较贪图享受,夫妻感情不是很和睦。2005年春季只身一人由乡下来县城经营这间理发店,据说也不怎么安心经营。据张某反映,梁某平时每一两天就要往乡下的家里通一次电话,问一问孩子的情况,但最近有一个星期没通电话。尽管张某与梁某夫妻关系不融洽,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夫妻,妻子连续多日没有音信,无论是什么原因,作为丈夫心里着急在所难免。张某通过在县城的亲朋好友多方查找未果,直到案发的前一两天再拨梁某的手机却已关机,遂来到县城寻找妻子。张某曾多次来理发店查看,但店门都上着锁,直至报案前甚至认为梁某可能就在理发店内有意躲避他,所以才撬开了店铺的门锁……。至于男性死者,报案人坚称不认识,从未见过。

(二)

这是一起恶性特大故意杀人案!数年来该县辖区不曾发生过!案件的初查情况连夜上报地区公安局,并迅速成立以专案组,初定案件名称。

案情分析会上,大家一致认为,前期的侦查工作应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一是首先要查清楚男性死者的身份及其与梁某的关系;二是围绕女性死者梁某的社会关系展开调查摸排,且重点放在梁某的丈夫和其婆家人方面;三是从两名死者的伤情分析,两名死者均身中十余刀以上,且刀刀致命,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恩怨,犯罪嫌疑人不至于如此疯狂凶残,在调查死者的社会关系时,侧重点应放在有可能与死者有是非恩怨的人员身上;四是根据现场的初步勘查情况,被害人颈部被切割应是在死亡之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目的就是要确保被害人不存在生存的可能,以绝后患,因此,犯罪嫌疑人应与被害人有某种较为熟悉的关系;五是从现场被人为清理破坏等种种迹象分析,犯罪嫌疑人具有一定的反侦查意识……侦查员们对犯罪嫌疑人的杀人动机初步达成共识,根据现场没有发现梁某的手机这一情况,该案应兼有抢劫的性质,更不排除强奸作案的可能性……方案既定,各方面的侦查工作于当夜全面展开。

案情发生后,消息不胫而走,迅速在全社会传播开来。

次日凌晨1:00时许,即当晚案发后约5小时,县城一居民前来报案称:其男性亲属林某失踪已经两天了,至今未归。侦查员下意识的将该失踪男子与理发店内被杀的男性死者联系了起来,隧将死者的照片让来人辨认,确认死者就是失踪的林某。林某的亲属向侦查员详细的介绍了林某的相关情况:林某系早年由内地来疆务工人员,无固定职业,性情暴躁,数年前离异,闲暇时间喜好打麻将,常出入棋牌室,在麻将桌上结识了经营理发店的梁某,且关系较为密切,似有追求梁某的意思……。

这条线索的到来,似乎一下子使案情明朗了起来。

凌晨5时许,地区公安局主管刑侦副局长、刑侦支队支队长等领导和数位资深侦查员、技术人员连夜赶赴发案县域,指挥指导侦破工作。又一轮的案情分析会在凌晨召开,各小组汇报工作进展情况。针对林某亲属反映的情况,林某和梁某的关系成为案情讨论的重点。梁某的丈夫张某及其亲属因不满梁某的红杏出墙,而情杀作案的嫌疑陡然上升。梁某的丈夫张某,即本案的报案人,是否在上演一出贼喊捉贼的游戏?因为无论是从梁某和林某的关系,还是从梁某的夫妻感情来分析,结合现场情况,无论是从作案动机还是其他方面而言,梁某的丈夫张某都非常具备,更何况梁某的丈夫张某还有一个性情刚烈暴躁、眼里容不下沙子的哥哥。因此,情杀、仇杀的可能性成为下一步侦破工作的方向。

案情讨论直至天明。侦查员们稍作休息,按照既定的侦查方向,分组展开工作。其中一组,也是力量最强的一组人马紧紧围绕张某及其家人,展开了详细调查。但是,经过近两天的工作张某及其亲属实施情杀、仇杀作案的种种可能均被一一被排除。

案情陡然间复杂了起来,扑朔迷离。

在侦破重特大刑事案件的过程中,该县公安局有一个优良的传统,即特别重视对现场的勘查和保护,只要条件允许,在案件没有侦破之前,现场总是尽可能的被封存保护,以利于随时进行更深入的勘查,这条经验是刑警大队大队长老马的独门暗器,因此,这是一条宝贵的经验,也是一条不成文的纪律。

在零下30余度的严寒中,勘查人员对现场反复进行深入细致的勘查且颇有收获。一是在现场的一个角落发现了几滴滴溅状血迹并引起侦查员的注意,鉴于死者是立即倒地死亡,没有挣扎的迹象,而在这里发现血迹就要有个说法了。勘查人员将此处血迹予以提取并迅速进行血型化验,结果与两名死者的血型不同,为O型血型;二是水桶里找到了梁某已经因浸水而损坏了的手机,从而排除了手机被抢的可能;法医通过对尸体进行检验,对分泌物进行了提取,法医根据死者身上伤口的形成勾勒出了犯罪嫌疑人实施作案可能使用的几种凶器特征……。

根据现场勘查和尸检的结果,结合调查走访的情况判断,基本确定两名被害人的死亡时间应在2005年12月22日晚22时至次日凌晨1时许。同时根据现场遗留的第三者的血迹判断,如果系犯罪嫌疑人所留,那么犯罪嫌疑人在作案过程中有可能负伤,受伤原因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作案时被所持的凶器不小心自伤,一种是被害人曾试图有过反抗致伤。而梁某的丈夫张某及其家人在接受调查过程中没有发现有人受伤的情况,对排除张某及其家人作案的可能增加了说服力,有利于专案组下决心转移侦破方向。大家对犯罪嫌疑人的受伤部位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因为,这对下一步的行动相当重要。

因基本排除了梁某婆家人情杀和仇杀的可能性,抢劫似乎也不成立。侦查员们对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动机众说纷纭。下一步的工作方向在哪里?大家隐约感觉到一场攻坚战即将开始。

(三)

案情牵动了地委,地区公安局长在案发第四日,来到了发案现场。这已是他本年度仅下半年第三次为恶性暴力案件亲临现场指导工作,在此之前的两个月间,这里曾连续发生了强奸抢劫故意伤害、杀人碎尸两起大要案。地区公安局长认真听取了专案组前期的侦破工作汇报后,神情十分凝重,他说:该案手段极其残忍,性质极其恶劣,社会影响极大,不早日侦破此案,我们无法向人民群众和社会交代。现在,是到了全面出击的时候了,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充分发挥新闻媒体和舆论的作用,最大程度的调动人民群众参与、协助公安机关侦查破案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打一场围剿严重刑事犯罪分子的人民战争。他建议县公安局党委,要利用广播、电视等新闻媒介,向社会发布悬赏通告,力求尽人皆知,尽快获取破案线索,同时,进一步扩充专案组,全力侦破此案。地区公安局长和专案组的侦查员对案情进行了细致透彻的分析,根据现场勘查、尸检情况以及作案特点,他首先肯定了专案组对于该案的定性没有错,即强奸、抢劫、故意杀人,然后果敢的提出了下一步的侦查范围和侦破方向,建议把工作重点集中到有随身携带刀具习惯的少数民族男青年身上,作案成员应为两人,作案动机应为激情杀人……。

这是一个具有决定性意义的建议。

按照地委领导的指示,县公安局向全社会发布了悬赏通告,并在全局范围内抽调得力人员充实扩展专案组,组成了一个阵容强大的作战兵团。专案组兵分十二路,以县城为中心,兼顾距县城较近的乡村,对常住居民、暂住人口、旅店业、出租车行业等方方面面,进行全方位的逐人逐户、逐车逐店的走访调查和地毯式摸排,对符合相关特征的人员进行重点调查和审查。总之,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不破此案决不收兵,哪怕是大海捞针,也要把凶手揪出来,表现出了决战决胜的胆略和气概。为侦破此案,公安民警顶风雪、冒严寒、不畏艰辛的精神,人民群众、社会各阶层无一不看在眼里、记在心上,由最初的不理解或不以为然,到后来的为之感动与密切配合。

2005年的岁末出奇的冷酷严寒。专案组的侦查员们几乎走遍了城镇的大街小巷、乡村的每一个角落,对所有的旅馆业、出租车驾驶员进行了多次调查回访,走访群众近30000人,排查重点2000余人……。专案组在艰苦的日夜鏖战中艰难地翻过了2006年的日历。

2006年1月,这一天,连日来的风雪严寒烟消云散,明媚的阳光映照着皑皑白雪格外刺眼,一切都是那么的爽朗,一切都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就是在这一天的中午,侦破小组在距县城约四十公里的一个乡村开展工作过程中接到群众的反映:就在前几天曾经听说,本村哈萨克族男青年叶某不知什么原因,从县城回到家后近来很少见到出门。得到这条线索后,专案组民警直奔叶某家中,叶某已经离家外出。经调查了解得知,叶某系单身青年,近年来在县城打工,一般不回家。此番回家是因额头上有伤,害怕天气寒冷冻伤而不轻易出门。经查阅户籍资料,叶某的血型为O型。叶某的作案嫌疑极大。

(四)

专案组在叶某家里守候了两天,叶某归来,迅速被侦查员控制,随即展开调查。叶某额头上的伤情明显系利刃所致,绝非个人能力所形成。关于伤口成因,叶某在所有的回答被逐一落实并否定之后,先后又给出了了三种不同的答案,但同样被否定了。与此同时,对叶某的住处进行了搜查,找到了于隐藏在牛棚内的还没有来得及处理的血衣,血衣上的血迹与现场相吻合。

叶某被刑事拘留。审讯在相持了一天之后,叶某彻底崩溃,陆续交代了伙同另一名少数民族青年共同实施作案的犯罪过程。根据叶某的供述,专案组迅速与外地警方取得联系,将逃往外地的另一名犯罪嫌疑人达某捕获。

达某、叶某二凶犯早已心知肚明,自己的恶行已经使他们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只是做梦也没想到警察会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当追捕组押解着凶犯,一路警灯闪烁、鸣起警笛缓缓进入城区时,道路两旁的行人皆驻足观望,瞬间的疑惑过后便顷刻明白,于是奔走相告,有人沿街放起了鞭炮。

二人对于2005年12月23日凌晨1时许在县综合市场一理发店内残忍杀死被害人林某、梁某进行抢劫,并对梁某实施轮奸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审讯的过程没有悬念,但却让人长叹不已。

审讯过程中,达某在审讯人员面前沉默良久,开口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我真后悔没有早点下手干掉叶某,否则,这个案子你们破不了……。”真是不自量力,事已至此还刚愎自用、口出狂言,同时也让审讯人员暗吃了一惊。

原来,达某从部队复员返乡后,被民政部门临时安置在一家工厂工作,闲暇之余对侦查破案题材的影视片百看不厌;对公安机关的侦查破案工作,自认为不过如此。尤其是在公安机关查缉马汉庆一案之后,更是常把白宝山、马汉庆等“风流人物”常挂嘴边,视之为“英雄”,常自诩如果我要是白宝山、如果我要是马汉庆……,言外之意尽在不言中,并多次在朋友们面前吹嘘要干一番“大事业”…….

达某因不满足自身现状,不安心本职工作且多次违反工作纪律以及等等其他方面的不轨言行,被用工单位除名。此后,达某多次找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叶某,宣泄内心的不满,密谋要干一番“大事业”。二人一拍即合,商定伺机作案。

2005年12月22日晚22时许,农历冬至。达某、叶某二人随身携带准备好的刀具,在一餐馆饮酒期间商定,当晚就寻找目标下手。酒后,二人在街上漫无目的的寻找目标未果。二人进入县综合市场,首先看见一服装店正准备打烊,欲以此为目标下手,但透过窗户发现店内竟有四五个人,恐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遂放弃,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至次日凌晨,即12月23日凌晨1时许,达某、叶某发现位于综合市场东端的一间理发店还有灯光透出,遂敲门进入,见店内有一男一女两人,便佯称理发,店主梁某称时间已晚予以婉拒。达某、叶某随即退出,在店外商量作案步骤,之后手持刀具迅速再次闯入店内,分别用刀具控制了店内的林某、梁某。林某尚未反应过来,达某已经将匕首刺入他的心脏部位,随即达某又疯狂的向林某的前胸、腹部狂刺十余刀,终使林某伤势过重、失血过多,当场死亡;梁某见林某被杀,情知不妙,顺手抄起一把菜刀向达某砍去,欲夺路逃生,达某躲避不及,前额被划伤出血。达某、叶某二人迅速将梁某制伏,并丧心病狂地对梁某进行了轮奸,之后叶某即用手中的匕首往梁某的后背部位狂刺十余刀,至梁某当场死亡。达某、叶某二人恐两被害人不死,又分别对林某、梁某的颈部进行了切割。二凶犯仅从林某的身上抢劫到了300余元现金。实施上述作案后,达某用店内的抹布将地面上的鞋痕印迹及血迹悉数进行了清理,随之将作案用的手套,连同被害人梁某的手机一并浸入水中,后锁好店门扬长而去……。

此后,叶某曾一度流露出恐惧不安的心里,达某表面上安慰叶某,但另一个罪恶的计划已悄然形成,打算伙同叶某在外地再次实施作案后伺机除掉叶某,以绝后患。

更奈人寻味的是,叶某在实施作案后并没有急于离开案发地,而是“密切”的关注着事态的发展。案情发现后的次日,即2005年12月26日,公安民警在进行现场勘查和外围调查过程中,达某又回到现场附近,“视察”公安民警的现场勘查工作,之后将观察到的情况通报给叶某,并自负的说“你放心,他们(指公安机关)破不了……”。

达某离开离开案发地流窜至省城,在某公司谋得一份职业隐藏了起来。期间还煞有介事的给仍在在县城的往日战友打电话说:“那个案子破了没有……”。气焰嚣张至极。此后,达某曾在电话中约叶某到省城,称已经踩好了点,叶某深知达某为人阴险,借故推脱了。叶某在犯罪的道路上没有走的更远,从而拣了一条命。

达某直至被执行极刑那一刻都没有想明白,白宝山、马汉庆之流是怎样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里的。

至于林某、梁某二人为什么深夜出现在梁某的发廊内,他们在这里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只有他们自己能够解释了。

天不藏奸,冤魂终得以告慰。

(注:文中被害人姓名均为化名)


本文内容于 2007-12-5 15:30:52 被中国哮天犬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