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25/



“你们的头‘蝎子’还没有回来吗?”“伯爵”目光扫过三个负责监视中国大使馆的图族人,问。

“长官,中国人开了三辆车分别离开大使馆,我们和‘蝎子’分成三组人去追中国人了!”一个图族人说:“我们只知道‘蝎子’去的方向是西北面!”他低声的回答道——他们把人追丢了,没有“蝎子”在,在这个一向严厉的雇佣兵头子面前还是老实点的好。

“伯爵”想了一下,点点头,对他们说:“你们去休息吧!” 他在心里捉摸着中国人的想法:

“西北面?出了城,就是联合国维和部队管理的难民营,在过去就是广阔的沙漠地带,那里有简易公路,如果中国人在那里空降……”他叫了声“地图”,马上有人把地图在桌面上打开平铺好给他。

“‘火鸡’,你来看!”他指着地图上的西北面,对靠近自己的手下说:“联合国为何部队的运输机是从这个方向和区域进入机场的吧?”

“恩,是的,这片区域没有超国60米高的建筑,同时这里的风力也不是太多,没有太多的横切风,很适合大中型运输机降落!”“火鸡”回答到。他看了一眼自己的长官,接着道:

“如果我是中国人,我会在在这个区域空降,使用低空跳伞和低空伞降的办法,恩,就我们锁知道的,中国人已经可以在500米的低空空投装甲车辆一类的重装备!”他看到了自己的长官鼓励的眼神,于是接着说下去道:

“还是假设,如果我是中国的指挥官,我会选择这个区域来空降,因为这里有一条横穿沙漠的简易公路,在他们的人员和物质落地后,很快就可以找到这条简易公路——如果他们有了大使馆送出的情报和当地详细情况地图地图,他们就更加快——他们沿这条路开进就可以避开沙漠中的沙坑和流沙区,然后从任何方向潜入城里!”他想了一下,接着说道:

“就我所知,中国人生产了几款不错的四轮全地形车,因此我估计他们会使用这种有着宽大轮胎,机动性好,小巧而又有不少于200千克载重能力的全地形车作为地面运输和交通工具。要知道,4辆全地形车的重量还没有一辆‘悍马’车重,而且比‘悍马’更加适合沙漠地形使用!”

“我想,‘蝎子’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因此他走出了通讯范围,而不是失踪了!”他最后总结道:

“或许,他已经发现了中国人的特种部队!”

“伯爵”背着手踱了两步,目光在一次看向“火鸡”。“火鸡”看出了他目光中询问的意思,考虑了一下,说:

“我们的的任务只是把‘幸运饼干’‘拿’到手,在扣押他一周时间,我觉得……”

“不,要阻止中国人的行动!”“伯爵”打断他的话,说:“派出图族的人去接应‘蝎子’发现了中国人就格杀勿论!”他冷冷的笑容中带着残酷喝狂傲。

“图族这批战士死在中国人手上,那么图族人就更加要依靠我们来打击胡族人;中国人死在图族人的手上,那么我们就可以给中国人一个教训:还是回去卖他们的牛仔裤去吧!不要在非洲大陆上试图挑战我们!”他低沉的冷笑道!

“火鸡”也笑了起来,笑容里有着相同的残酷和狂傲。



5辆全地形车全速开进,头车的“梅花”稳稳的握着车把手,背后是负责观察左右和前方的“方块”和“红桃”和“黑桃”。“梅花”的耳机里传来了罗启云的声音:“留意周围的动静,这个地方太适合打伏击了!”

周围是一片风化岩石,奇形怪状的,在黯淡的星光下就像有无数的怪兽或站或坐或顿或是在呼号就在简易公路的两边,看着就觉得凶险!头车的“四条牌”打点起自己的全副精神来。

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红桃”在自己的夜视望远镜里才发现了一个表示生命信号的红点,“有埋伏——”声音还才喊出一半,就听见子弹穿透空气和人体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身边的伙伴和自己一个翻滚,抱着手里的武器落车,身体已经贴在地面,隐蔽在乱石背后,枪口伸出,保险在同时打开,“哒哒哒,哒哒哒”三只AK步枪三发点射,火力已经覆盖了对面偷袭者的狙击阵地!而这时,全地形车“刷——蓬“一声响,刹车后轻轻撞在一块岩石上,车上的“梅花”身体一歪,倒在了沙地上!

埋伏的敌人火力点全部开火了!但是身后的4辆车以及迅速下车的队员在三只AK的掩护下得到机会展开队形.“板斧”抱着自己的6管火神机枪单膝跪在地上,一按电钮,电机带动枪管,一条火龙在夜幕下笔直的向着山口上的火力点扑了过去,一下子全部的火力点都哑火了!他身后的“利爪”和“老猫”已经如风一样蹿了出去,身影消失在黑夜里!

“红桃”一个滚身过去,匍匐着紧张的抱起了“梅花”,问:“兄弟,伤那里了?”却听到“梅花”低声说:“操,当初抓阄,什么名字不好,偏抓到个‘梅花’,真他娘的霉透了现在!”

“操!活着就他妈的给我拿起枪来,王八蛋的,吓唬我呢!”“红桃”摸遍他的上身,只有左边肩胛上一处伤口连忙帮他包扎好。

罗启云举起望远镜,看着山头上两个时隐时现的身影,用耳机对正在做着冒牌“魔鬼终结者”疯狂扫射的“板斧”大声命令道:

“‘板斧’,掩护‘利爪’和‘老猫’!”

“哈哈哈哈哈,过瘾,在飞机上蹲了那么久,终于可以过瘾一把了……好的,‘萝卜头’,掩护两个狙击手!”机枪开火的间隙,“板斧”回答道,然后马上听到他懊恼的声音:

“完蛋了,‘萝卜头’只能在背后叫的……

“‘萝卜头’?”罗启云咬着牙对着耳机里道:“臭小子……”他的声音被耳机里传来的火神机枪的枪声淹没!在他身边缩着头隐蔽在全地形车后面的艾哈迈德.赛已提看一眼他恼怒但是却镇定的样子,脸上有佩服的表情,他这让把自己的身体也伸直了一点。



隐蔽出击的“老猫”趴在一块石头后面,观瞄镜从石头的缺口伸出,身边是正在调整呼吸的“利爪”。

“目标:机枪手!距离:445米!风速……”“老猫”报出一个个狙击目标和狙击数据,“利爪”扣动扳机,就可以看到有一个目标人物在自己的瞄准镜里从头部位置爆溅起绿色的液体!

“转移!”“老猫”声音平稳的道,从观瞄镜里看着“利爪”的有一个目标人物扑到在地上,两个人滚身滑下一个小坡,任子弹在刚才自己的狙击位置上打出大片的尘土和弹坑。

“利爪”和“老猫”从小坡下绕过,看到了坡下的另一面远处有车灯,他举起枪,监视着坡上的火力点,“老猫“也举起了望远镜看向坡下。“四辆武装皮卡!”“老猫”说道。

四辆武装皮卡从远处跳跃着一路颠簸的疾驰过来要不了三分钟,他们就可以到达!他看了一眼坡上的火力点,又看一眼那些越来越近的

“头儿,敌人在山背后还有4辆武装皮卡,3分钟内到达!”



罗启云看着坡上的残存火力点,冷冷的“哼”了一声,通过耳机对已经冲到坡中间的“板斧”大声道:

“我要你全力压制住敌人的火力点!”“好嘞!”耳机里传来“板斧”大吼的声音,然后在望远镜里看见他向一只狂怒的狮子,抱起他心爱的火神机枪猛的又向前冲上几步,占据了一个小高地,手里的6管机枪开始倾泻子弹!在暗夜中,“火神”机枪的子弹如同一条暴怒的火龙,恶狠狠的扑向目标,把一切敢于阻挡的东西都摧毁掉!——罗启云身边的向导艾哈迈德.赛已提那里看过这么猛烈的火力和这么狂暴的战士,一下子吃惊的眼睛都大了!

“‘虎牙’,侧翼可以攻击!你们只有2分钟!”罗启云对着送话器叫道。命令下完,他手里的RPD轻机枪开始喷射子弹!

迂回到侧翼在已经等待多时的“虎牙”从石头的阴影里一跃而出,几步就上到了坡顶,手里的AK一个扇面扫射,在侧面失去了掩体保护的两名枪手哼都没有来得及哼出声,已经头爆颈断,仰天后倒,背后是“铁拳”“麻雀”和“方块”,三个人手里的AK有节奏的三发点射,只是一个冲锋,坡顶上的枪手全部清理!

“头儿,清理!叫‘板斧’这个败家子不要浪费子弹了!”“虎牙”大声叫着,单手持枪“啪”一声,子弹擦着“麻雀”的耳边而过,一个土堆背后才露出一点枪口的武装分子被AK穿透沙土的子弹打中,“麻雀”看一眼自己的队友,向他感激的点点头!

“板斧”的疯狂扫射带来的弹雨终于消停,在坡底以及坡腰上的队员们登上坡顶,把12名被打死的武装分子尸体架在沙土上当作沙袋使用——这个坡一面露出的是岩石,另一面却全部是沙土,想找个掩体都难,只能用这些尸体来顶一下——大家看着四辆武装皮卡在坡下缓缓停下,背后是不少于50人的步兵。

两辆武装皮卡越众而出。罗启云从望远镜里看到了一个人被从车厢里拖了起来,被一只步枪顶在头上,而另一辆车上的机枪则指向了山坡上。罗启云的心不由得望下沉!因为,他已经知道那个人质是谁了!

他们就是自己一路追不上的马盛洪!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