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51年,我在武汉中南军区司令部直属干部处任免科当科员,管理人事档案。当年的保密工作要求非常严格,为“防止敌特窃取军事情报”,层层设关堵卡。军区主要领导人、重要事件和任务,都是用数字作代号。例如,中南军区五大头目:林(彪)、罗(荣桓)、邓(子恢)、谭(政)、陶(铸),代号分别是01至05。机关内部作报告、开会、编写文件,都是用代号称呼他们。


林彪在汉口的时间很短,旋即只身调往北京,除家属外,没有带一个亲信和随从。大约是1951年年初,林彪赴京两个多月后,写信到中南军区,把他的两个秘书(营级)调到北京去。我见到了这封亲笔信:毛笔字直书,寥寥三数行,龙飞凤舞,与日后报章上刊登的那种略微倾斜的“仿毛(泽东)体”一模一样。


在直属干部处工作时,某天,一位营级干部神秘兮兮地问我:“你知道北京中南海警卫团为什么称为`八三四一’吗?”


我当然不知道,便摇摇头。


他带著得意的神情,压低嗓音说:“你试一试,把它倒过来念。”


我按照他的提示,轻轻念道:“一…四…三…八”


“对,”他说,“这个团是从我们军区调去的,番号是‘三十八军十四团’,为了保密,就反顺序称呼了。”


我点点头,恍然大悟。


“你要替我保密,不能乱说啊”,那位同事笑著请求我。


我们都受过保密训练,当然知道厉害,如果对外泄露,轻则批评,重则撤职查办,我一直将这个秘密埋藏在心底数十年,今天才说出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