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二卷  生死九一八 第二十七章  血战兵工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二十七章 血战兵工厂

“哈哈,陆厂长,你现在知道怕了吧?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东北就是少帅的天下,谁也别想蹦达!”朱长发看到陆老爷子哭得伤心,越发的得意,“唉呀呀,这后悔的眼泪,是苦得还是咸的?啧啧啧,多得像松花江的水。”

陆厂长用衣袖擦掉眼泪,两眼圆睁,怒视着朱长发,“我之流泪,非为我性命,而是为了我的理想。想当年,我抛家舍业,到海外求学,为的是什么?响应孙总统的号召,实业救国而已。如今我壮志未酬,性命却要断送在你这样的小人手中!”

朱长发恼羞成怒,骂道:“什么为国为民,实业救国?归根揭底,不都是为了自己吗?现如今,军阀混战,国家四分五裂,谁都想扩大自己的地盘。但又有谁有那资格代表中国?蒋介石吗?他若能代表中国,也就不会有中原大战了,更不会有多次围剿共产党。自我父亲起,我家世代就吃着张家的饭,拿君俸禄忠君之事,少帅要我打谁,我就打谁,我才不管什么党国。张厂长你少拿什么国家民族的大义,来唬弄我,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我不吃你这一套。”

陆机父子都不做声了。朱长发就是一个死忠于少帅的人。和这样的人,讲国家民族,怕是几百年也没有用。

朱长发见陆家父子不做声了,越发的觉得自己有理,以一种“悲天悯人”的口吻劝道:“俗说话,识实务者为俊杰,你们都是聪明人,怎么干糊涂事呢?国民政府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值得让你们如此效忠?要效忠蒋介石,你们也找错了地方了,这儿是少帅的天下……”

陆机站了起来,瞪着朱长发道:“与你这样心中全无国家和民族概念的军阀,我无话可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大丈夫死则死耳,你不是要枪毙我们吗?来呀!冲这儿打!”陆机用手指点着自己的脑门。

“不错,道不同,不相为谋!”陆厂长也站了起来,同样怒视着朱长发。

所谓上阵父子兵,陆家父子抱着必死的决心,气势比起朱长发一人来说,要强太多了。朱长发被这二人一瞪,感觉好像被一股无形的气浪推了一把似的,往后退了一步。嘴巴上下开合,想说一些争场面的话,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一副张口结舌的样子。过了数分钟才醒悟过来,一跺脚道:“你们想找死,也休怪兄弟我无情。”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

陆家父子怒视着朱长发离开,父子同时转过脸来,四目相对,相视而笑。笑了一阵,两人又抱头痛哭起来。

哭过一阵,陆机打开酒瓶,倒了一杯,双手端起,送到父亲面前,道:“爹,来年清明,儿子怕是没机会给您扫墓了,这一杯,就算是儿子提前给您扫墓吧。”

“儿啊——”陆厂长老泪纵横。

朱长发气冲冲的出了门,走了十几步远,忽然停了下来,回头对看门的二名卫兵喝道:“你们二个精神点,不要叫里面的反骨仔跑了。他们要是跑了,我毙了你们!”

“是!”

朱长发面向禁闭室,两眼发光,仿佛是可以刺穿那厚厚的墙壁,看到陆家父子似的。骂道:“等你们死后,我倒要看看,国民政府会不会有人来给你们收尸!”

丢下这句狠话,朱长发感觉好多了,像是流氓找回了场子,脸上倍儿有光。然后,抬头挺胸,大跨步的离开。

朱长发脸上有光的日子,并没有过得太久,大约下午四五点钟的时候,厂门口来了一队日军,二十多个人。厂卫队的上尉队副闻声出来察看,被日军用刺刀挑死。接着,日军冲入工人宿舍,惨无人道地向手无寸铁的工人们扫射。刀架子脖子上了,朱长发不得不反抗,但这些厂卫队,既无训练又无防备,人数虽多,却不是日军的对手,朱长发本人在混乱中罹难。(注1)

此时,卫华所率领的警察“装甲”车队,已然到来。看到有鬼子,数挺轻机枪,毫不客气的甩出“死亡之鞭”。

鬼子正无所顾忌的在厂内屠杀,不想后面忽然冲来要命的杀神,子弹密集得让他们窒息。一转眼,就死了十多个。剩下的七八个,躲进了厂房。警察们纷纷跳下车,将厂房围得水泄不通。

卫华扶着车门走了出来,打量着战场。

剩下的鬼子虽不多,但他们依靠着坚固的厂房,再加上精准的枪法,以及一挺轻机枪的火力,一时间,这数百警察,却奈何不了这几个鬼子。而外面的这些警察,战斗了一整天,也没有了先前的那股锐劲,再者现在是百倍于敌,不再是先前的拼命了。心头鼓起那股劲散了。只是吆喝,没人冒着生命危险,冲进厂房。

一些懂点军事常识的警官看了,暗暗着急,这个时候,沈阳城里到处都是鬼子,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大批的鬼子支援过来了。假如那时,还没有解决这几个鬼子,就会变成“肚中开花”了。警察部队,既要防外,又要防内,会很被动。

卫华观察了一会,见鬼子将机枪,架在窗台上,打得挺凶。便叫李大为从车上取一支三八步枪给他。卫华将枪抵住右肩,屏气凝神,“叭勾”一声枪响,鬼子的机枪就哑了。

警官们见之大喜,喊道:“兄弟们,一齐冲啊!”

没有了机枪威胁,鬼子的几支步枪,能有多大作用?这种三八式步枪,每打一枪,就得拉一下枪栓,射击速度慢得惊人。在数百名警察的冲击下,根本无法抵挡,不到一分钟,就被全部刺死。他们的尸体被踩成了肉泥。

解决了鬼子,卫华忙着派人去找陆机。那个陆机在哪呢?可千万别挂了。没有陆机和他的老爷子,就甭想将这兵工厂的数万工人动员起来。派去的人,尚未回来,陆机父子却主动找上门来了。

“卫英雄,我们又见面了!”再次见到卫华,陆机已是从鬼门关里走过一圈的人了,心生无限感慨。要不是因为卫华,陆机父子恐怕要被稀里糊涂的枪毙了。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陆厂长一见到卫华那雄壮的身体,心中最后一点疑虑都打消了。欢喜得不得了,不顾卫华浑身是血,就伸手握去。卫华将血手在身上擦了擦,他不擦倒好,越擦血越多。只得苦笑道:“陆老伯,我的手中沾满了鬼子的脏血,不便握手,您看……?”

陆厂长道:“大英雄是不是看不起我这个老头?”说罢就伸出双手抓起卫华的右手掌,握得紧紧的。

卫华道:“日军气焰嚣张,小敌灭大敌将至,光我们这些人恐怕难以抵挡。为了沈阳全城的百姓,请您尽快动员厂里的工人。协助守厂,会打枪的发给枪,不会的打枪的,动员他们修筑工事,运送弹药,抢救伤员。”

“卫英雄身负重伤,仍不忘抗战,我等岂能不为抗击侵略尽点责?只是……”陆厂长顿了顿,“厂里有数万名工人,人心各异,还有不少人是各方势力安插在厂里的钉子,没有少帅的命令,他们是不会听令的。特别是那位管理仓库的副厂长,他只认少帅的手令,不经过他的同意,谁也别想从库房里拿走一粒子弹。”

“这个好办!”卫华伸出手,指着附近的一位警官道:“带着你的人,跟随陆厂长去,打开库房,如果有人阻止我们取武器,格杀勿论。”

这名警官应了声是,便带领着自己的十多名属下,跟着陆厂长去了。

卫华又对陆机道:“没有少帅的手令,终归是一件麻烦事。我们可以强迫副厂长打开库房,但无法强迫数万名工人,同心抗日。陆大哥,你有什么办法?”

陆机自信一笑,“这事就交给我吧。现在请卫司令移驾厂长会议室。那地方很宽大,还悬挂着厂区、铁西区、以及沈阳市地图。可当指挥室用。”

陆机之所以,喊卫华为卫司令,则是因为,他听到这些警察,一个个全都喊卫华为卫司令。陆机不知道,卫华何以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就由平头百姓变成了这几百个警察的司令。军情紧急,也来不及细问了。鬼子的大队人马,随时可能杀到。先做防御要紧。

陆机扶着卫华步入办公大楼,在路上,卫华咬着陆机的耳朵问:“这么短的时间,你如何搞到少帅的手令?”

“真的搞不来,但假的……”陆机四处看了看,发现没人注意到他,这才继续道,“我能伪造。”

“伪造军令,是杀头大罪,你不怕?”

“为了三千万东北人民,我豁出去了。”



(注1)《“九一八”全记录 》 记载,“9月19日零点刚过,20多名日军冲至迫击炮厂门前。把守大门的东北军士兵,竟没有预感到死神在渐渐逼近,询问日军的来意,顿时遭枪击毙命,鲜血染红了铁栅栏门。日军以手榴弹炸开大门,蜂拥而入。迫击炮厂卫队的上尉队副闻声出来察看,被日军用刺刀挑死。接着,日军冲入工人宿舍,惨无人道地向手无寸铁的工人们扫射,“众枪齐发,工人裸体死于床下者约20余人”,厂卫队的少校队长也在混乱中罹难。

我在小说中做了处理。为了情节的需要,我将沈阳铁西区所有的兵工厂,默认为一家——沈阳兵工厂。

由于卫华给了日军以沉重打击,620团的抵抗时间延长,日军进攻沈阳的时间,也就被迫往后推,所以,小说中日军进攻兵工厂的时间,不是在19日凌晨,而是19日的下午四五点钟,也就是工人们下班后。那位罹难的厂卫队长,由于找不到他的真实姓名,我只好照当时的背景,虚构这个叫朱长发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