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4)龙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眼见柳絮飘过,乡野草木繁盛起来,渐渐地要到端午节了,湖东老百姓忙碌起来。民间习俗一年三节,端午节八月节春节,女儿女婿要拎着礼品到老丈家看节。端午节包粽子赛龙舟探亲访友,热闹非凡。无论有钱人家还是穷困百姓,谁也不敢马虎。天还没有亮,男主人就必须在门头插好清香的苦艾,驱邪祛鬼,以保平安。这一天早餐,是当然清水煮粽子。一揭锅盖,就闻着一股芦叶清香。孩子们吵吵嚷嚷地,争着用手去抓,没有不烫着的。剥两三张芦叶,露出白白的糯米,糍糍地,粘粘的,一口吞下去,鼻子上,脸腮上,便粘乎上几粒糯,挂相了,招来同伴的嘲笑。那东西耐饿,吃上三两个,一天饿不着。大上午的,男男女女,老少爷们,便一齐蜂涌到双溪河,赛龙舟呢,瞧热闹去了。那十几里长的堤坝两岸,挤满了大人小孩,一些二流子在一大群姑娘媳妇堆乱窜,招来一连串辱骂和哄笑。姑娘们自不必说,打扮得齐齐整整的,目光少不得往坐在龙舟上的小伙子身上溜,嘴角边也就溜出来了一点笑意。有那识趣的嫂子,将小伙子相看了,打听哪个庄的,干什么的,娶亲了没,回头就跟姑娘说。那姑娘听了,脸皮有些挂不住,红了,一幅艳阳天。也有那少不更事的愣头青,拿那山歌去撩那妹子的柔软的心窝,一副破公鸭嗓子,唱:


小小桃子此地生,

里红外白爱煞人。

桃子就是姐的肉,

姐耶,

你心里还有一个仁!


还有人乱吼着自己编的歌:


树上的鸟儿成双对,

地上的小伙只一人。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只和那水儿亲。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只和那鱼儿亲。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只和那花儿亲。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要水,哥哥挑。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要鱼,哥哥捉。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要花,哥哥摘。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要绣就绣鸳鸯鸟

要戴就戴夫妻花

要想就想情哥哥

唉哟哟,那个妹妹呀,

我就是你的情哥哥!

****

那湖东日军警备司令官川端康复闻听如此热闹,风流,比那日本的社祀萤火节犹胜,大喜,立即命令维持会要搞一届最热闹的龙舟大赛,一定要显示出大东亚共荣的气派,他还准备邀请龟田司令官羽泉大佐前来观赏。

自从周宏书没有使用小鬼子一分钱,按时修好了汤桂公路,就得到了川端的信任,渐渐地,把湖东的大小事务一古脑儿交给了他去办,倒是一日日地疏远了老汉奸汪长寿。汪长寿看在眼里气在心里,逐步与那汪天良田木合谋,要想方设法害周宏书,以期夺回日本主子的赏识。

川端康复最近春风得意,事事顺利,修通了一条十五华里的军用公路不说,单是对桐东抗日民主根据地搞了一次突然袭击,歼灭了那些游击队,就够他荣耀的了。安庆大本营不仅通令嘉奖,还将川端的军衔提高一级,川端中佐了。还坐小火轮到安庆接受了天皇三级勋章,这可是无尚的光荣,大日本帝国军人的骄傲。

办这件事,周宏书更是轻车熟路了,哪里还要费脑筋?当下拿来地主花名册,照单抓药,管你三七二十一,按照每个地主所占田地亩数,往下派捐。毛笔唰唰直响,款子派好了,叫来几个狗腿子,信到钱到,有哪个不识相,就说第二天皇军上门带人,让他准备进万人坑,连那寿材寿衣都省了。

湖东地主一接到周宏书的派款帖,也不亚于见到了阎王爷爷的催命帖,个个哭丧着脸,比死了老娘还难看,肚子里直把周宏书的祖宗十八代骂遍,脸上却还陪着笑,好吃好喝在照待维持会的大爷,一边派人催款。谁敢不给呀?钱好,总不比命好!眼睁睁地瞅着白花花的银元淌进了周宏书的腰包,那个气呀,就甭提出了!恨不得拿根绳子把自己吊死得了!

周宏书通过如此妙法,逼得地主个个忍气吞声,他自个儿偷着乐,还哪里肯把汪长寿诸人放在眼里?走起路来,都趾高气扬的,不可一世。

伪军营长汪天良天天往汪府跑,跟汪长寿密谋对策,可是明摆着的,日本人这道坎迈不过去,除非暗地里找一个人谋算他!可周宏书身边前呼后拥的,哪能轻易下得了手?

钱很快就筹足了。周宏书考虑第二步,从哪里去找龙舟呢?用旧的,怕日本人不答应,也小了点,显不出风光和体面。重新造?木匠易找,可是时间不够啊。就算天天加工赶,工期也赶不上。最好是从哪里去买?快捷方便,经济实惠。想到这儿,他便去找川端中佐,把情况一一介绍,川端点点头,一口答应了,给他发了路条,请沿途各线日军提供方便。

那周宏书犹如得了圣旨,捧着路条,带着一干手下就闯湖北了。腰包里有钱,就是爷,他怕谁呀?

一路上坐着日军的小火轮,顺风顺水地,来到那龙舟产地,拣那最高大豪华的订了八艘。产方硬是提供了操舟的汉子,下了湖,入了江,浩浩荡荡直奔湖东而来。由长江进了白荡湖,再划进双溪河,顺流而东,进了县城。一下子把城里百姓惊呆,小地方的人,何曾见过如此高大威风的龙舟,个个都看直了眼。有那经年跑水的船夫,恨不得跳上去,操操桨,过过瘾。

十里八乡的群众听说了,都往城里赶,先睹为快,何况中国人最爱瞧热闹了,又好大喜功,回家添油加醋直一说,顿时将乡间土豹子给镇住了。有那一辈子没进过城的老太太,也小脚颠颠跑来瞧稀奇。那个热闹啊,没得说!湖东城人气极旺,显示出盛世光景来。

把个川端乐得发狂,好的,好的,大大的好,真有些清明上河图的样子,于是下令大开城门,随百姓任意进出。当他把这一切上报给安庆守备司令龟田将军的时候,龟田司令官根本不相信,心说,你川端有那么大本事,征服了支那人的心,搞出了大东亚共荣的气象来?于是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自己坐着战斗机到湖东视察一番,看到了那人山人海的景象,不得不对川端另眼相看,了不起啊。他想象天皇看到此情此景,大概也会感动的吧。这是他进入中国以来看到最盛大的情景,不由得想象自己已经将中国征服了。

周宏书利用此等形势,公开招募操舟的小伙子,伙食全包,每天一钱银子。那四乡八镇的人,蜂涌而至,报名的地方,人往人堆里挤,人往人头上爬,每天都被围得水泄不通。

终于千挑万选,把操舟的人员选齐,就天天在双溪河上操练。小伙子吃得饱,浑身就有使不完的劲,把那个桨片划得不见影儿,龙舟贴在水面上飞。每天来观看的老百姓络绎不绝,比肩接踵。大家都翘首盼望五月初五的正日子了。

眼见着那维持会长周宏书仿佛有鬼在托着似的,事办得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得到日本人的欢喜和栽培,把老汉奸汪长寿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乱转。因为一个月以来,小鬼子川端康复都没到汪府来过,有一次汪府特意请了最好的黄梅戏班子,请川端过来看戏,都被他以公务繁忙拒绝了。可是据手下禀报,他老是往周家跑。这可不是好兆头啊。他汪长寿可丢不起这个脸,也不能看睁睁瞅着姓周的把好处全弄到腰包里去了。最近,原本由他控制的湖东城里的商人也纷纷往周家跑,进贡啊,送干股啊,连鸿宾楼的老板他汪家侄子也不太搭理汪老儿了。啊,这些畜牲,有奶便是娘,好哇,老子要你好看!但找这些狗日的有啥用啦?要拨,还得拨头蒜!等周宏书倒霉了,这些狗日的还不得一个一个地放出笑脸来,舔他汪老儿的屁股?但是,怎么给这老家伙使个绊子呢?汪天良田木都是没用的人,恐怕指望不上。还是得自己拿大主意。派人行刺?不行,下下策!让汪天良趁天黑端掉他维持会?不行,中下策,日本人会干涉!派人收买土匪头儿刘小拉乎,让他杀了周老儿?中中策,事后恐怕也难逃脱刘小拉乎的敲诈。上上策,是想个什么法子,设个什么圈套,让日本人自己杀了周老儿,这样神不知鬼不觉。但依现在这种情势,龙舟还要靠他周宏书主持,日本人是不会动他的。那只有等以后了。或者在端午节,龙舟赛当天,在现场,在哪里放一颗炸弹,炸死几个小日本,川端肯定会迁怒周老儿,那时,自己再“美言”几句,周老儿蔫有命在?可是,这事要怎样才能做得不声不响,毫无破绽,不让日本人怀疑到自己身上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