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五 挑拨 130、条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30、条件

设在战壕后的迫击炮阵地,拿着望远镜的炮长不断的观察着俄国人的动向,“嗵――嗵――”的射击声一直没有停歇,密集的炮弹不断的落到进攻的俄国人队形中,很多俄国士兵被炮弹炸的凌空飞起,或者被巨大的冲击力推开,在空中翻滚几圈后掉到凹凸不平的地面。很快炮长注意到了对己方威胁巨大的马克沁机枪,计算完方位和距离后,调整炮口就向机枪阵地轰击。几发炮弹呼啸着离开炮口飞向对面的机枪阵地,一阵巨响后,俄国人的机枪沉寂下来,俄国人的机枪射手和副射手被近距离爆炸的炮弹弹片击中,背后冒着鲜血趴倒在地。附近的俄国人立即跑上前来,拖开已经死亡的士兵,把被尘土覆盖的马克沁机枪重新架好,调整之后继续喷着火舌。

迫击炮立即转移,向马克沁机枪继续射击,终于一发炮弹准确的击中机枪,将马克沁机枪从脚架上狠狠的掀飞,正在射击的俄国士兵也被撕裂,炸断的双手飞开几米远后旋即被落地的泥土所覆盖。

冲锋的几百名俄国士兵在付出大半的伤亡后,伏倒在弹坑中,向战壕方向匍匐前进。2师原本一直怒吼着的机枪也变成了点射,机枪射手操纵着枪,向匍匐的俄国人精确射击,步枪射击的声音也稀落了许多,全变成了有节奏的点射。密集的子弹打的地面烟尘四起,发出悠长的“啾――”声,不少的匍匐前进的俄国士兵被子弹击中,身体在地面猛的向上一跳,身下冒出大量的鲜血,将地面的浮土打湿成黏糊糊的一片。

第二批进攻的俄国士兵冒着密集的炮弹集结完毕,再次发动进攻,几百人从地雷阵外的隐蔽处奔出,高声喊叫着冲锋,在点射伏地俄国士兵的机枪立即转移目标,向冲锋的俄国士兵射去狂风暴雨一般的子弹,密集的子弹很快打倒了一片俄国士兵。冲锋的俄国士兵被击中的突然感觉身体一阵剧痛,全身的力气猛然间消失,伸手捂住喷涌着鲜血的伤口,满脸扭曲痛苦倒地。

在匍匐前进的俄国人见后续部队已经开始进攻,猛烈而精确的机枪也转移了射击目标,高叫一声从地面跃起,提着上了明晃晃刺刀的步枪飞速冲锋。

守卫的2师战士拿着冲锋枪的迅速改变了射击方式,将点射转换为连发,短短几秒钟的时间,一个弹匣的30发子弹就喷涌而出,形成和机枪一样密集而猛烈的弹雨,射击的战士打光弹匣后飞速的拿起早放到手边的弹匣,“咔嗒”一声插好,拉动枪栓立即重新开火,很快脚背就被“叮叮当当”滚落的弹壳所淹没。

俄国人用于对付低射速步枪的集团冲锋向扑火的飞蛾一样,在高射速高密度的火力打击下,血花四溅,集团冲锋变成了集团自杀,在短短500米的距离上,重重叠叠的全是阵亡的士兵尸体。两次上千人就这样全部倒在距离战壕100~500米之间的阵地上,流出的鲜血逐渐的汇集在弹坑等低洼处,形成许多暗红色的小水池,在夕阳的照耀下闪着妖异的红光。

眼看天色较晚,攻击的俄国人停止了徒劳的进攻,慢慢的收缩回去,为避免中国军队的反击,俄国人也在自己占领的几个山头周围挖掘了战壕,严密的进行戒备。

从抚顺见过李至的卡可夫心焦如焚的向最近俄国人的指挥所骑马狂奔,很快到了奉天城。城内的中国百姓在蒋秋长的新政工作人员动员下,早就随着部队一起迁移出去,现在的奉天,除了驻扎的俄国军队,显的死气沉沉,没有灯光、没有人声,像个死城一样。

夜色渐深才赶到奉天俄军指挥所的卡可夫立即找到通讯部门,要求他们马上向普洛克中将发报,通报从李至那里得到的情况,并请求普洛克中将的指示。

在指挥部队进攻的普洛克正焦头烂额的看着部队的战况汇报,已经可以确认,先期进攻的骑兵全军覆没,今天的进攻也没有任何成果,白损失了几十门大炮和千多的步兵。所有观看或参与了进攻的士兵、军官都反映,中国人拥有异乎寻常的火力,密集而精确及时的火炮,像冰雹一样覆盖地面的子弹,全成了俄国官兵的噩梦,今天勇猛的进攻,甚至连中国士兵的脸都没看清楚就全部阵亡。普洛克不禁想起了观看中国军队军事演习的场景,那时候的中国人虽然装备差,可良好的军事素质还是让自己印象深刻,现在想起来,应该是狡猾的中国人故意隐瞒了他们的真正实力!按照自己面对的压力,可以推测的是,97师应该已经不存在了!

正当普洛克中将为是否继续进攻左右为难的时候,通讯兵拿着电报跑进来报告,普洛克拿过电报一看:果然如此!97师已经投降,自己的救援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除了报复中国人!可是目前的状况是自己拿对面防守的中国士兵毫无办法,不但没有报复到中国人,还让自己损兵折将。日本人已经大举进攻,再继续和中国人打下去只会让俄国更加的被动和两面树敌。想到这里,普洛克命令道:“通知104师和91师,停止对中国人的进攻,严密防守。”

在辽阳的俄国远东方面军司令库罗巴特金也接到同样的情报,脸色发白的他坐在板凳上发呆!这些中国军队怎么如此强悍?战斗力一点都不比自己的军队低,按照情报来看,甚至还远超自己!如果中国人真的在本溪有4个以上的师,那么就算自己出动全部的辽阳军队,短期内也无法消灭他们!这战,是否能继续下去呢?如果这样收场,面子上又太难看,要是莫斯科的那些官员听说自己向腐朽无能的中国军人妥协,肯定不会相信是因为中国人强大的战斗力造成。

当库罗巴特金左右为难的时候,普洛克发送的电报也送到了手上,看了中国人开出的条件,库罗巴特金长长的舒了口气,还不算太苛刻,只要中国人不倒向日本人,那么暂时妥协一下也未尝不可。过这支军队的存在,对俄国的在远东的利益绝对是个威胁,现在没有机会和能力打垮他们,那么就等打败日本人后,携余威以千钧之势击败他们,那时候再出这口恶气!

打定主意之后,库罗巴特金对参谋道:“给普洛克中将发电,授权他全权处理此事,我们的条件是不再谋求对中国人黄所控制的城市接收,同时要他们保证不得让日本人通过和获取他们的资源。”

接到授权的普洛克立即电告奉天的卡可夫,要他马上赶到抚顺,建立有效的通讯方式,和李至开始谈判,尽快的结束这场错误的战争。卡可夫不顾夜色,立即从奉天带着一个通讯班背着火花式无线电机骑马飞速的向抚顺跑去。

2师和俄国人对峙的阵地上,俄国人晚上不愿意进攻,可2师的特种部队却是夜间的精灵,夜色正是他们最好的掩护。随着黑夜的逐渐加深,一身夜间行动打扮的突击队战士们从隐蔽的地方摸出来,以小队为单位,向俄国人的阵地悄无声息的摸过去。

俄国人和2师对峙的阵地长度差不多有5公里,虽然修筑了连绵的粗糙战壕和野战工事,但在精于渗透潜入的突击队战士看来,这四处都是漏洞的防线就像自己的家一样,来去自如。现在的军队还没有大量的普及使用发电机,所以阵地前并没有大功率探照灯梭巡,俄国人主要依靠火把和火堆来照明,在阵地前每隔一段距离就烧一堆火,然后设置岗哨和流动巡逻队。

2师突击队四小队的12名战士在队长龙正全的带领下,缓慢的潜伏到俄国人的阵地前,按照出发前和师部的约定,跑步部队将在夜10点对俄国人的阵地来一次持续10分钟的干扰炮击,以掩护师属突击队和各团自己组织的小型夜袭队的行动。等时间到10点整,2师的几百门大炮和迫击炮同时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拖着桔红色弹道的炮弹映红了整个夜空,尖啸声响彻天地,转眼间俄国人的阵地和可能扎营休息的地方全都炸起耀眼的火光,不少炸中可燃物的炮弹像烟花一样飞散出巨大的团状火星,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树木摇的东倒西歪,树叶像雪花一样往下掉。早就领教过中国大炮威力的俄国士兵条件反射一样趴到最近的散兵坑或战壕内,将头紧紧的埋在手臂里,嘴巴唠唠叨叨的向上帝祈祷,自己不要那么倒霉,正好被炮弹命中。

乘机溜进俄国人防线内的夜袭战士纷纷寻找高价值目标,十分钟的炮击结束后,许多俄国人还没有从震耳欲聋的爆炸中清醒,就听见营地内外和物资储备处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连续不断的爆炸,拿着自动步枪的战士们在俄国人的营地内不断的移动射击,并连续的向经过的帐篷内投掷一枚手榴弹。被引燃的帐篷和被服等物资冒着滚滚黑烟,跳动的火光把脸上涂着迷彩色的突击队战士映的分外狰狞!十几秒后,扫荡完一个营地的战士们迅速的冲进夜色中,留下呻吟不绝的俄国士兵和熊熊燃烧的火焰,提醒这里曾经发生过惨烈的战斗。

被猛烈而迅速的打击惊醒的俄国人向炸了窝的马蜂一样乱起来,四处都是大声的叫喊:“中国人打过来了!中国人进攻了!”提着枪的俄国士兵觉得每一次黑暗之处都可能会有面目狰狞的中国人跑出来,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胡乱开枪,顿时俄国人的防线内枪声响成一片,每个人都神经质的向任何出现的身影射击。

突击队的狙击手们则潜伏在夜色的深处,利用炮弹和突击队袭击引燃的火光,迅速有效的寻找着自己的目标。不少试图指挥俄国停止慌乱的军官一旦出现在火光中,便被不知何处飞来的子弹精确的命中头部或胸部!

俄国人被这从没听说过的袭击搞蒙了,军官们也不敢再当出头鸟,老老实实的趴在地上不吭声,只有四处不断响起的枪声让俄国人觉得心神不宁。普洛克还没有接到卡可夫从抚顺发来的消息,正心烦意乱的当口,先是中国人的炮击,虽然普洛克中将距离比较远,没有炮弹飞过来,但还是被警戒的士兵牢牢的压在地上躲了十分钟,等炮击完毕,几公里的阵地上都响起了密集而猛烈的枪声!觉得心头非常窝火的普洛克中将怒吼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马上去查清楚!”

等出去探查的参谋急匆匆的跑回来的时候,看到满脸怒色的普洛克正要往帐篷外走,参谋一把拉住普洛克,叫警卫士兵把帐篷内的灯火全都熄灭掉,然后低头对普洛克道:“中将,阵地全乱了!好像四处都是中国人,不过根据观察不是中国人的全面进攻,只是他们的小部队夜袭!我出去看的时候,发现不少想整理部队的军官被神秘的子弹所击毙!他们有大量的神枪手也潜伏了过来,所以将军,你千万不要出去。”

普洛克听的心都凉了半截:“我们二万多人的军队,就不能对付中国人的小部队吗?”

“将军,这些中国人的小部队我感觉和普通步兵不同,他们非常的强悍,大量使用轻巧的机枪和炸弹,非常善于夜战和偷袭,我们的士兵连找到他们都难,怎么对付?”

“你说他们大量的使用轻机枪?世界上有这种枪械吗?”

参谋考虑下道:“将军,据我所知,哈奇开斯机枪就很轻,完全可以单兵使用。“

潜行在夜色中的突击队战士们在俄国人的防线内横冲直撞,被打的晕头转向的俄国人不知道那里才是安全的地方,也不知该如何应付这样的袭击,只好待在原地,等待这向恶魔一样的中国人吸饱鲜血后自己离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