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l861年11月2日(咸丰11年9月30日),慈禧太后联手恭亲王奕訢发动辛酉政变,改“赞襄政务”为“垂帘听政”,从此统治清王朝近50年。



政变就要流血,同年11月8日,由咸丰皇帝临终前任命的8个赞襄政务大臣中的3位御前大臣被杀:载垣、端华赐令自尽,肃顺为斩立决。



杀人是要有理由的,究竟给肃顺等人加什么罪名呢?拟旨时遇到了难题。初欲照和珅例罗列罪状。查抄结果却发现肃顺各处家产总计不及20万,只有和珅的五百分之一,还不到奕訢财产(富逾300万) 的十五分之一,致使奉命拟稿的曹毓瑛“思索竞日,周纳无词”,觉得实在无法以贪污纳贿罪惩处肃顺等人。慈禧太后只好在其它方面大作文章,最后终于想出如下3条主要罪状:



1、造作赞襄政务之名,诸事擅自主持,且抗拒垂帘建议,目无君上;这一条是扣到肃顺等人头上的不实之词。赞襄遗诏至今犹存,造作之说根本无从谈起。且肃顺在代理的诏书中说:“我朝圣圣相承,向无皇太后垂帘之礼,朕何敢易祖宗旧法?”对此慈禧、奕訢等人谁也无法提出一条可以驳倒的理由。



2、肃顺擅坐皇帝的御位,擅用行宫内御用器物;这一条更是子虚乌有,人证物证皆无。



3、把持一切事务,于传取应用物件,抗违不遵;这一条却查有其事,说成大白话就是:当日肃顺竟敢不给慈安和慈禧两位娘娘饭吃,这难道还不该杀?:



1860年9月22日,英法联军兵临城北京下,史称第二次鸦片战争。咸丰皇帝在肃顺等人的劝说下,匆匆布置恭亲王留京与夷人周旋,自己旋即逃往承德避暑山庄。逃难不能叫逃难,得换个词儿,于是就用了“秋狝”的说法。



此次逃难,路上花了8天时间。皇家排场大,逃难也不例外,帝后以外,宗室、宫女、太监、大臣加上卫队,足足几千号人。由于没想到英法联军这么快就能打到北京,甚至都没想过万名联军竟能突破十几万“八旗精锐”的防线。准备工作自然很不到位,途中所需的食物储备尤为不足,不敢奢谈让大家都吃好,至少要做到尽量调剂,别出现饿死鬼,这便是逃难指挥肃顺的首要任务。



当然,再苦不能苦皇帝,肯定得让咸丰皇帝吃饱、吃好;其次得让慈安、慈禧两位娘娘也吃饱吃好。可是,肃顺只让天子一人享有免于物质匮乏的自由,其他人都得遵守紧衣缩食的战时规定。于是,出现了慈安、慈禧“不得食,唯以豆乳充饭”的局面。更可气的是,肃顺借着给万岁爷解闷的机会,与咸丰同进御膳,酒足饭饱之余,却对饿得奄奄一息的二位娘娘视若无睹。娘娘们实在扛不住饿了,乃向他下达改善伙食(“传取应用物件”)的懿旨,如前所述,肃顺竟“抗违不遵”,愣没让姐俩沾到半点油星。



肃顺在逃难的路上拒不给娘娘饭吃的恶行严重损害了两位太后的身心健康,令她们终生难忘。但没想到的是,一年后,这等鸡毛蒜皮不值一提的小事倒成了立斩肃顺的一条过硬理由。努尔哈赤亲侄,清朝开国勋臣,铁帽子郑亲王济尔哈朗的七世孙;敢与太后争高下,敢和洋人拍桌子,敢称旗人混蛋多的御前大臣——肃顺,就这么完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