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92/

接着阿龙以为自己处于比死的时候,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硬是把他拉到了旁边,紧接着他和那个人抱在一起滚到了一边,居然神奇的滚进了附近的一个小土坑里面,暂时算是有了防御措施了,那高速发射出来的子弹和空气摩擦所发出来的尖啸的声音随之而来,那小小的地面被这些强悍的杀人利器给射出了马蜂窝。阿龙他是暗呼幸运,他这个时候非常小心的抬起他的头看看那该死的武装直升飞机是否仍然是寻找他。答案是肯定的,那甘尼在看到马上要下锅的鱼居然跑了,这对他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沉闷的说道:“快点过来!把这个该死的狙击手给我干掉!”

旁边的一个人说道:“老大!难道那些大股的敌人就不管了吗?那样做是否抬危险了呢?”

甘尼大声的骂道:“你这个白痴,难道不知道他们因为这个狙击手的缘故重新的回来了吗?如果我们能够搞定这个狙击手的话,他们这些大鱼也一样的跑不了。快点干活!”

一个声音通过耳麦说道:“老大!我们的200多号兄弟已经是没有多少人了。他们太厉害了,我们现在和他们纠缠在一起,还没有办法和他们脱离,无法按照老大你的命令去解决那个狙击手!”

甘尼他快要崩溃了,他从来没有想到过他的佣兵团居然也有一天会到这个地步,他大声的吼叫道:“肯尼!那是你的问题,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必须迅速和他们脱离,因为我已经决定把那些畜生放出来了。”

这样非常普通的一句话,就好象是有无数道雷打到了他们的身上一样,无论是直升飞机上还是耳麦的另一边都非常的安静,尽管是在这样的喧杂的战场上是那样的另类和不可想象,因为听到这句话的人都无不倒吸一口冷气,全身起了无数的鸡皮疙瘩,心跳开始加速。尽管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我们可以从这些老兵如此害怕的神情之中猜出他们的恐怖。

阿龙他无言了,他居然被一个无论是身材还是体形都小他一号的人倒提起来了,而他的速度居然丝毫不减,在这个原始树林之中不断的乱蹦乱跳的躲了进了。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刚刚曾经偷袭过他的那个黑影。阿龙他现在在沉思,他为什么要救他,而此时也要把他带到何方?不过他却没有说,因为他是聪明人,对方如果真的要他死就不会救他,如果是一个可笑的理由也是站不住脚的,即他曾经和这个神秘的黑影有过节,而且是非常大的过节,导致阿龙只能死在他的手上。毕竟阿龙他也没有上过战场这是他的处女之行,平时他也没有得罪过谁?

突然间,一股大力把阿龙甩了出去,阿龙飞在空中撞到了一棵大树,还好他的技术还挺棒,十分流利的通过这棵树化解了这力量,他就顺顺当当从这个树上滑了下来了,此时他还死命的抓紧了他的宝贝,要知道此时他就是孤身一人面对这个神秘的黑影,他现在唯一的依靠就是他手上的枪。

那个黑影一直是蒙面,就非常像是日本古代的忍者,他冷冷的看着阿龙他的表现,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他已经不是这个世界上的人一样,没有任何的东西可以让他动容。

阿龙他问道:“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

面对充满敌意的问话,黑影没有任何的回应,他把一块东西扔了过去,紧接着又是冷冷的看着阿龙。阿龙他接过去一看,看到这个东西是一块令牌之类的东西,它全部是由一种神奇的金属做出来的,让人握在手里有一股暖暖的感觉,它的正上方有一个由七种色彩构成的大大的令字,而令字旁边有一对龙虎所构成的大圆。

阿龙他更加奇怪了,他虽然是一个特种部队的特种兵,但是他也绝对不是那些神秘的组织所看的起的,因为从这样的令牌看起来这个神秘的组织应该是非常的古老,为什么要这样的说呢?就是这个大大的而且是非常古老的“令”字告诉了他,阿龙他记得他的义父的一本书上有过这个古老的字。

阿龙他接着问道:“你到底是谁?你要干什么?”

这个冷冰冰的忍者终于是开了他的金口了,他用那充满了阴性的声音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因为你以后就会知道了,我现在唯一想要告诉你的是——你真的是非常的烂,除了那可怜的警觉性在我只用了一半的速度的情况下还起了作用以为。如果你想知道我是谁以及救出你的义父的话,你现在就必须努力了,要不然就以你现在的实力就只有两个字送给你。”

“什么字?”

“送死!”

那个黑影紧接着像是一个幽灵一般的消失在阿龙他眼前,就仿佛是他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他用这样的铁的事实告诉阿龙一件事情,他真的是很烂。阿龙他从来没有这样灰心过,这根本就不是人所应该有的速度,那已经是超越了人体的极限了,阿龙他虽然不是罪出色的特种兵,但是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差距,这无情的事实就像是一个大锤狠狠的敲打他那可怜的自尊心。

“你要小心了!你的义父已经是因为叛国罪在全国乃至全世界受到国安局的追捕,而你身为他的义子也在他们的黑名单之中,如果你还想要活下来,甚至是救出你的义父就必须好好的训练你自己,到时候你就用那个东西日本找我。”

阿龙他抬起头看到那个冷冰冰的忍者傲然的站在他头顶的树枝上,他的脸虽然是看不到,但是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不屑。不知道是他义父的危机刺激了他,还是这个不屑的眼神刺激了他或者是两者都有,反正阿龙他心脏不断的加速跳动起来了,他眼睛里面的瞳孔不断的收缩,释放出来了逼人的战意。

“雨血月将军!我是国安局的第二处的副处长东方宏大,我这次的来意不知道雨将军是否知道了呢?”

那个两鬓苍白的雨血月依然是那样的高傲,并没有因为他是国安局而动色,或者准确的说给他们一个好脸色,而是直奔主题,他问道:“说吧!这次又是要抓谁呢?”

东方宏大他的脸色一白,但是很快的恢复过来了,他解释道:“雨将军,请不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你知道这次的叛变事件在上面造成了很大的震动,所以这次我们一定要把他们搞个水落石出!”

雨血月淡淡的说道:“难道你要把我抓过去吗?那好啊!动手吧?”

东方宏大他是精通心理学,他很快的就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一回事,他没有理会雨血月的干扰,慢悠悠的说道:“我们知道你们之中有一个叫做龙顶天的人,他是李天唯一的义子,所以他对我们搞清里面的东西非常重要。”

雨血月他的脸色迅速的苍白起来了,他大拍了一下桌子,大声的吼叫道:“岂有此理!我的人在前线为了你们而和那些恐怖分子撕杀在一起,现在发了很多的求救信号过来,没有想到他们的生死还没有搞清楚,你现在就要拿他开刀。几十年前是这样,几十年后又是这样,我告诉你们——没门!”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