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传说 第一部 北凉英雄传 第六十五章 冲出海鹰城(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51/


此时的海鹰王宫大殿上已经是吵成了一锅粥,虽然海鹰富裕,国库充盈,但是一下子拿出100万两来赠送给北凉军确实也太多了。“王爷,如果北凉军敢出兵的话,末将愿意立即带领鹰口关大军出击,先攻海山城,然后深入北凉。”武宗宝进言,“你又怎么确定秦中鹰不是又在骗我们,实际他们在海山城附近早已设下埋伏等我们把兵力调动到沿海或者出兵的时候攻击我们。”夏明海怒气冲冲的说,武宗宝顿时不说话了。夏明海很恼火,为什么自己的手下都是这种没脑子的将领,海鹰军自从成立以来从没打过什么仗,即使夏都兵变,由于靠着北凉,跟其他诸侯都没有领土接壤,反而没有参与过任何战争,唯一担心的就是北凉军收拾了风灵族后掉过头来打他们,所以当北凉军和风灵族人暂时休战后他才秘密派遣几个人将制造投石器的方法教给风灵族人,以期待他们能更多的消耗北凉军,现在看来反而让北凉军抓住了把柄,不过现在还不是摊牌的时候,让武宗宝这样的将领率领海鹰军去对付秦中鹰这种人组成的军队,结果是不言而寓的。

“王爷,不好了。”一个大臣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夏明海已经受够了,他没精打采的问,“又出什么事情了?”“秦中鹰在人群中当众宣布王爷同意支援北凉军100万两黄金。”“胡说八道。”夏明海跳了起来,“我什么时候答应了?”“王爷息怒啊,这自然是秦中鹰造谣。”“这个混蛋。”夏明海现在对秦中鹰只剩下恐惧了,现在既然秦中鹰已经当众宣布了,那么这个重大的消息一定会一传十十传百,在海鹰甚至整个大陆蔓延开来,他能怎么样?否认吗,那么就几乎是把自己的名声毁了,人们是不会相信秦中鹰是造谣的,只会说王爷出尔反尔,不仅如此,眼下秦中鹰把海鹰城人们的爱国热情挑拨的空前高涨,如果这个时候如果他突然公开宣布自己和风灵族勾结的罪证,那么军心民心都将失去,而来自北凉军的军事打击更加无法抵抗,当然,除非他立即调动军队杀死秦中鹰一干人等,但是那样无异于直接向北凉军宣战,眼下虽然北凉军尚没有恢复元气,但是风灵族人已经被彻底击败,北凉军再没有后顾之忧,可以全力进攻他,现在就全面摊牌也不是办法,难道,只有象秦中鹰所说,给他100万两黄金才是唯一的办法吗?夏明海迅速在脑海中做了一个比较,100万两黄金,或者注定跟北凉军开战,哪个损失会小点。他看了看下面同样愁眉不展的诸位大臣们,他们也是毫无办法,战不能战,和又要拿出100万两黄金来。夏明海转向武宗宝,“武将军。”“末将在。”“如果我让你全权负责对北凉军的战斗,将军可有把握胜利。”武宗宝上前一步,“虽无必胜之把握,但是有必死之决心。”武宗宝的回答让夏明海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分明就是个步卒式的脑子,你是统帅大军的将领,想着寻死而不是如何取胜怎么跟北凉军这种有着众多秦中鹰式的智将对决啊。不过他还算好的,起码敢拼命,夏明海看了看其他愁眉不展的将领们,他们打起仗来临阵脱逃或者倒戈的可能性更大一些。“户部立即去筹备100万两黄金。”夏明海有气无力的说,“陛下,难道真要跟北凉军一介区区校尉妥协?”武宗宝愤愤的说。“不是妥协,只是有备无患。”夏明海有些恼火的看着他,打仗你不行,瞎逞什么能。“而且北凉军英勇作战数十年,我们海鹰没有援助一兵一卒,一粮一金,今天就算我们把欠北凉的东西都补上吧。”夏明海泄气的说,起码给了这100万两黄金他还能落一个好名声,而且暂时缓和一下和北凉的关系,同时起码也清楚一点,必须加紧筹备海鹰的防御,在海岸线上多部署防御和军队,同时多训练一些军队,提拔一些将领,就利用和北凉军缓和的这段时间……

已经是傍晚了,众人都已经回到了驿站。“喂,海鹰王真的同意给我们100万两了?”驿站里南宫盛兴奋的问,秦中鹰点了点头,“是黄金,不是白银。”李一中也兴奋起来了,“当然,你以为我连这两种东西都分不出来吗?”秦中鹰回答。“你真了不起啊。”徐广盛也赞叹。“现在恐怕他正在清点100万两黄金,然后叫我们去拿。”秦中鹰郎声说,“不过也有可能他正在调集军队磨刀,准备拿我们祭旗。”众人吃了一惊,“如果海鹰王真打算拿我们祭旗怎么办?”徐广盛问,“那我们就在这里杀个痛快,然后全部战死在这里,因为即使回去,北凉王爷也不会放过我们的,还不如在这里轰轰烈烈的战死让海鹰人知道知道我们的厉害。”看着众人担心的样子,秦中鹰反而笑了,“二选一,不是带着黄金光荣的回去就是在这里战死,本身勒索就是件危险的活儿。”“都跟你到这一步了,后悔也没用了。”南宫盛感叹的说,“可惜了当代最伟大的画师啊。”“最伟大的画师?我认识他吗?”秦中鹰问。

“秦大人在吗?”一个文官在驿站门口问。“我就是,有什么事情吗?”秦中鹰走了出来。“我家王爷要见大人。”文官说,“好,我马上去。”秦中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南宫盛等人,“王爷说是什么事情?”文官一副笑脸迎接上来,“王爷说秦大人来的这些日子,王爷忙于国事不能好好款待,实在过意不去,所以特地叫下官来请秦大人。”“那就多谢了,秦某人还从来没有参加过王爷的宴席,真是三生有幸啊。”秦中鹰跟着文官走了出去,很快消失在街道尽头,徐广盛看着他的背影,不仅有些担心起来,“海鹰王不会借邀请之机对秦大人不利吧。”“不会。”南宫盛满不在乎的说,“如果他想收拾秦中鹰,不用这么多花招,大家准备数金子然后回家了。”“秦大人是有口福了,可惜我们还得自己啃军粮。”李一中不平的说。

金碧辉煌的宫殿,这里是专门大宴群臣的地方,秦中鹰看着富丽堂皇的建筑眼睛都花了。“秦校尉,请上座。”夏明海此时坐在正座上高声招呼,秦中鹰四下一扫,发现整个大殿只有夏明海和他两个人,“王爷太客气了,秦中鹰不过是一介小卒,何德何能啊。”秦中鹰慌忙行礼“话不能这么说,秦大人是北凉军的功臣,就是我大夏的功臣,我夏明海身为大夏的王爷,犒赏大人也是应该的,来,坐。”夏明海一指自己的身边,秦中鹰急忙走过去坐下,“多谢王爷。”“秦大人客气什么,来尝尝我们海鹰的菜。”夏明海笑容灿烂的说,秦中鹰看了看桌子上那些色彩鲜艳听都没听说过的菜,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口感极好,入口即化,回味无穷,“海鹰的菜实在是美味,秦中鹰长年在军中吃军粮,今日能有此口服全仰仗王爷啊。”夏明海笑了笑,拍了拍手,音乐突然响起,十几个衣着暴露的少女轻轻走了进来,伴着音乐声起舞,“秦大人,我们海鹰的歌舞如何啊?”夏明海笑着问。这也叫曲子,秦中鹰暗想,跟北宫小姐比差的不是一星半点,不过表面活也是要做的,“海鹰歌舞名不虚传,秦中鹰常年在军旅中,今天总算开了眼。”“那我海鹰的女人,不知道秦大人怎么看?” “美若天仙,绝代佳人。”,“那么秦大人看上了她们哪个,我就叫她今天晚上来陪秦大人如何?”夏明海脸上露出了猥亵的笑容,“秦大人已经快20了,还没有婚娶,常年在军中肯定也不曾经和美女共度良宵,今天晚上我做东,只要是秦大人喜欢的,我来给你安排。”舞女的动作越来越大,距离秦中鹰也越来越近,有的胸部几乎贴上了秦中鹰的脸,但是秦中鹰却不为所动,“王爷如此关照下官,秦中鹰感激不禁,只是秦中鹰有军令在身,北凉军法,在外办事不得私受钱财,不得奸淫妇女,不得饮酒过度,否则,格杀勿论。”夏明海叹了口气,“北凉军真是不近人情啊,凭秦大人这样英明神武少年有成的英雄也不能尽兴,还要过那些苦日子。”“北凉军驻守边疆,责任重大,一刻不得怠慢,有得罪之处,还请王爷恕罪。”秦中鹰行礼道。夏明海摆了摆手,音乐骤停,舞女们也一起跑了下去。“秦大人,本王有一个不情之请。”“王爷请说。”“本王想让秦校尉留在海鹰,担任镇北将军。”“王爷太抬举下官了。”秦中鹰急忙说,“不仅如此,本王的小女儿年方二八,尚未婚配,温柔贤淑,貌美如花,如果秦大人愿意留下来,本王有意招秦大人为婿。”“王爷……”“还有,秦大人有什么需要的,府邸,家仆,黄金白银玉器珠宝美人,只要秦大人开口,这些东西本王可随便秦大人挑选,另外,秦大人想到哪里任职,想掌管哪支军队任凭秦大人开口,秦大人的父母家人全部接来我海鹰住,所需一切都由本王提供。”夏明海大方的说。“王爷厚爱,秦中鹰惶恐。”秦中鹰急忙跪下行礼,“但是请恕秦中鹰不能从命。”“秦大人还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夏明海急忙说。“王爷太抬举秦中鹰了,秦中鹰不过是北凉一介小卒,承受不起如此大礼。”“秦大人这么不给本王面子?”夏明海的脸色变了。“并非秦中鹰有意,实在是秦中鹰早已是北凉军的人,无论生死,即使下葬,墓碑上也是北凉军校尉秦中鹰。”“那么这样好不好,如果秦大人愿意留下,那100万两黄金,我就送给北凉了。”夏明海冷笑着说,“你也算对得起北凉了,不必再有什么挂念,现在可以为自己的前途着想了。”“王爷恕罪,秦中鹰不能答应这个要求,宁可王爷不给我等黄金,我也要回去。”“秦大人。”夏明海的怒气已经表现在了他的脸上,“秦大人就不怕我现在叫手下去把你在驿站的手下全部杀死吗?那样即使秦大人回到了北凉你如何面对北凉王和他们的家属呢?”秦中鹰笑了,“王爷果然好计策,但是秦中鹰此次前来本就没有回头路,若王爷杀死我的部下,那秦中鹰只有想方设法杀了王爷您,然后自杀去找我那些不成器的部下了。”“你……”夏明海一拍桌子,100多名拿着长戟的士兵鱼贯而入,将秦中鹰包围在中间,“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和你的部下?”夏明海咆哮道,秦中鹰看了看左右,脸上露出了笑容,“王爷恐怕还是不了解我们北凉军的,北凉军既然出手就绝没有活着回去的打算,而且也不会在乎手下,只有任务才是第一位的,任何任务都是抱定着必死的决心来完成的。”话音刚落秦中鹰猛的飞身向前,一招就把眼前那个士兵的长戟夺了下来,几乎是同一时间,背后的士兵一起刺向他,而秦中鹰同时用长戟在自己身边划了一个圆,刹那间如打雷一般的响声,几十个士兵的长戟同时脱手,其中有几个手上已经脱了层皮,巨大的响声惊呆了所有人,在这仅有的1秒内,秦中鹰已经向夏明海冲了上去,反应过来的士兵急忙从背后冲上来,但是不敢投掷兵器怕伤了王爷,只见秦中鹰大喝一声,长戟直插在夏明海面前的桌子上,刹那见木屑,石块四处飞溅,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定眼看去,只见夏明海面前的桌子已经四分五裂,地上一个大坑,而长戟正直插在坑中。秦中鹰的手松开了长戟,背后传来“保护王爷。”的声音,几十人立即冲了上来,大有要把秦中鹰大卸八块的气势。“统统给我住手。”夏明海愤怒的大叫,士兵们急忙停了下来,“一群没用的饭桶,如果秦大人真想杀本王的话,那现在本王已经跟这张桌子一样了。”“王爷英明,秦中鹰不得已得罪了。”秦中鹰后退两步行礼,“秦大人既然心意已决,本王也就不便强留。”夏明海咬牙切齿的说,“不知向秦大人这样的人才在北凉军有几何啊?”“大约10万左右。”秦中鹰大言不惭的说,“还有10万比秦中鹰更强的战士。”。夏明海的汗已经流了下来,10万秦中鹰这样的人,不管他说的是否夸张,总之北凉军是不能碰的,一个秦中鹰的武功就已经强到这种地步了,空手夺戟,回身反击,快速突刺,几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般,比他更强的得强到什么地步啊。他看了看秦中鹰,“本王有些疲倦了要先下去休息,秦大人请回吧。”“多谢王爷款待,秦中鹰感激不禁。”秦中鹰行礼后在几百名士兵的“陪同”下退了出去,他知道,100万两黄金,已经到手了……

第2天天没亮,无数大车就停在了驿站前面,为首的文官把秦中鹰叫了出来,垂头丧气的说,“秦大人,王爷赠送给你们的100万两黄金都在此了,还请清点过目。”“替我谢谢王爷。”秦中鹰一招手,所有人都跑了过来一一清点,李一中做着记录,不消1个时辰,李一中就清点完毕,“秦大人,确实是100万两黄金没错。”文官等他们清点完了,说,“秦大人,王爷让我给您带个话,海鹰一带治安不好,100万两黄金又太招摇,请大人尽快上路,以免夜长梦多,这是王爷的通关行文。”“多谢王爷关心了。”秦中鹰接过行文,回身一挥手,众人拿出早已经收拾妥当的行囊,套上车,有条不紊的缓慢离开。

“秦大人,我们海鹰王不会在半路化装山贼截杀我们吧。”徐广盛担心的说,“这么急着把我们送走。”“那他还不如在驿站一把火把我们烧了算了,然后说驿站失火,放心,黄金一到手,我们就安全了,海鹰王不会做多余的事情。”秦中鹰摇了摇头,“他还是太小心眼了,其实他完全可以把这个赠黄金的仪式弄大一些,既增加他的威信,又能显示出他的仁慈,我不过就是拿长戟轻轻的在他前面戳了一下而已。”“全军加快脚步。”南宫盛大声命令,“我说秦大人,你那一下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起的,万一他气不过,一时头脑发热在路上把我们都做了那不是前功尽弃了吗。”“不过他说什么你要给他一下啊。”李一中问,“没什么,不过就是想招我为将军,当他的女婿,再给我府邸和很多黄金美女。”“那你还不去,黄金美女,升官发财是多少人的梦想啊。”南宫盛没好气的说,“怎么也没个人来拉拢我呢?”李一中突然问,“秦大人,跟你对北凉军所做的贡献比,北凉军可以说没给你什么,就那点军饷,你的职位还是靠殿下帮助的,其实朝中很多人还对你不满,军队中更是很多人妒忌你,为什么你还可以如此坚定的留在北凉军而不为更好的条件所诱惑?”“我爹从小就告诉我,人最重要的是永远不能忘本,他们拉拢我一个原因是才能,另一个是因为我在北凉军中,一旦失去了北凉军这个本,我就什么也不是了,到时候孤独一人背着一个叛徒的罪名苟且活着有什么意义。”秦中鹰严肃的说,“永远不要忘记北凉军给了我一切,离开北凉军我就失去了一切,一个满脑子只想回报的人成不了大事,黄金美女,更大的官,其实都是虚的,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了,我何必在乎,什么是实的?一班生死与共的兄弟,一支不可战胜的军队,还有就是带领这只军队不断取得胜利,这些看不到摸不到的东西才是实实在在的东西,不可能消失的,我不会为了追逐那些转瞬既失的东西而放弃实实在在的东西。”李一中点了点头,秦中鹰这个人似乎把一切都看透了。“对了。”秦中鹰转头小声对南宫盛和李一中说,“进入北凉后咱们募捐的3万两黄金全部找地方埋起来,王爷只让我们带100万两黄金回去,那3万两咱们得留着备用,王爷花钱一向大手大脚,咱们得留着点等下次再让我去要黄金的时候起码还有点可以应急,以防万一。”两人点了点头……

几天后,他们抵达了广扬府这里的海鹰军调动频繁,“快要出海鹰的领地了,大家小心点。”徐广盛说,“不用担心,在海鹰的领地我们是不会出事的。”秦中鹰说,但是,仅限于海鹰的领地,一旦踏上北凉的领地,就谁也不能保证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