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傳统观念可不可改







傳统观念可不可改

赵子龙大将网友在<有谁支持“丈夫拒不签字手术致怀孕妻子死亡”中的丈夫和医院>一文中,提出了:拒绝无可救药的胎儿出生。允许生不如死又无可救药的患者请亡的问题,这是一个世界性的争议之事。大家讨论一下是有益无害的。至于文章中所提及的两个病例,应如何处置,则需按具体情况,由医学科学来判定。但,他的思路和所提原则,我是可以接受的。


人性论、人伦道德论,在应用于具体事务中的傳统观念,的确是个值得审议的问题。什么是人性?什么才道德?它属于上层建筑范畴的,不同的人是会有不同的道德观的。它又同阶级地位有关。过去有句俗语:官向官,吏向吏,财主向着有地的。在这里不去讨论它。当然也有些是为大家所共同接受的,这多为历史延续下来的,称它为传统习惯吧。傳统的道德观念,又与不同地区的历史发展有关。我国的傳统道德观念,受儒学的影响极深,多从此而来。

孔孟之道,是封建时代道德观念标志性著作。对于封建时代起着推动巩固作用,相对于奴隶制,是极为进步的,它推动着历史的发展。它使封建时代在中国延续了近2000年,是封建社会在时间上的世界之最,理论也最完备。有些观念至今还可适用。但是,是否还应完备地继承的问题,则是另一回事。社会进步到今天,那豈不是拉着社会倒退!多是应该掏汰的。事实上有些巳经被掏汰。如什么‘三从四德’、‘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等。可是掏汰它,谈何易哟。它属于历史傳统,有些论段是可以批判地接受的,发扬优良傳统嘛。因此,有分岐也就难免了。子龙网友的问题就在于此。

优良傳统当然应该发扬,可不良傳统你也去发扬?慈禧的傳统,你也去发扬?所以,我认为不付合时代的傳统,改之是必要的。事实上这三种人:1,巳可判定,出生将终生残疾,生活无法自立; 2,植物人 3,绝症患者,疼痛难忍,生不如死,又无治愈之望。 此三类人,如系自然死亡,恐怕无人为之遗憾。人们都明白,存之无益。 可一端人为致亡,责任者,不仅要受到道义上的谴责,还可能受到法律的追究。大家想想,同样一事,只是死亡方式不同,受到的处置就如此之不同。合理吗?究竟应该怎样看待这些道德问题?处置方法对社会发展的利弊关係如何? 过去,在敌人的刑审室里,让革命者生不如死,是敌人常用的逼供手段。难道这是敌人道德的表现吗?

我的战友陈树录,94、5年患了肺癌。在北京手术后,回济南在军区总院治疗。在同病魔斗争中,意志坚强。他使用的是最好的化疗药物。化疗后人们都无法进餐,他却硬着头皮每餐吃一个多馒头和营养丰富的菜肴5-6盘。平时服用增强免疫功能之物,连连不断。他说:癌细胞侵蚀我的营养,我需要及时补上。斗了10多年,他说自己巳毫资近百万(这可能有所誇大,五、六十万大概是有的)。自动的成为癌症患者的榜样。可到了2005年,他却对我说:‘求生,是人的本能。可我现在巳山穷水尽了,这场生存斗争,我巳以失败而告终,疼痛让人无法忍受。我80的目标,巳无力达到了’。这是实际情况,医生也表示无能为力了。让我怎样回答他?我只好说:斗争,就有可能有机遇嘛。他说:你们的安慰,我理解。他曾同家人商量过实施‘安乐死’,而被拒绝。祈求医生,谁又能答应?这是当前情况的必然结果。于是他无奈采取了自我了断的措施。写了两份遗书装进口袋,坠楼自尽,享年七十有八。你说何为道德?

对于‘安乐死’精神,不为多数人接受,除了傳统道德观念束缚外,有人担心会被不孝子孙利用。怕他们利用‘安乐死’名仪,处死老人,以夺取家产。这可用制度来解决嘛。如果规定必须:患者申请、家庭签字、医院批准才能实施,他们利用也就难了。如果要实施此项措施,那当然还需要有更细緻、严格规定才行。哎!有许多问题急需社会探讨的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