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争霸历史——人族篇

西方文明的衰退

虽然二十世纪的科技和文化进步神速,但是和後世科技和文明的跳跃式进步相比起来, 也只能甘拜下风。在二十一世纪的末,人类的文明经历了巨大而且难以想像的进步。崭新的科技以难以想像的速度窜起,即使是地球上最为落後 的国家也开始拥有越来越先 进的电脑和资料库。在东欧共产主义解体的同时,核子武器开始变得随手可得。原来国际势力的兴衰是以资产和军事强权来作为依据,第三世界的国家却利用这个机会猛 然窜起,挑战这些强权,打破国际间局势的均衡。

当系统控工学、复制和基因工程变成人人皆可掌握的科技之後,激进人道主义者和狂热的宗教团体开始质疑私人公司以基因工程图利的正当性。大众开始纷纷装置由精密工学所研制出来的人工器官,其他人则开始显现出各种各样的基因突变性状,包括了较为隐性的器官变得敏锐,到明显的心灵感应。人类基因库中所产生的这些变化,让全球各地的人本主义者感到非常的恐慌。

科技继续进步及扩张,人口增加的速度也开始飙升。在二十世纪结束的时候,地球上有 六十亿的人口。仅仅经过短短的三百年,人口暴增为两百三十亿。污染和自然资源、 燃料的耗竭更是火上加油。各个国家莫不竭力寻找降低人口成长率的方法。在人口爆炸、基因突变横扫整个地球的同时,一般人都认为地球将因此而走向天灾地变的结局。

当整个世界开使用越来越狐疑的眼光打量人造器官和基因工程的结果时,全球许多重要的金融机体系因为承受不了本身的压力而纷纷崩溃。暴力行为和恐怖主义开始在日渐敌 视的跨国公司和人道主义者之间蔓延,造成全球的警察都投入了控制暴乱的行列。不负责任的媒体以头条报导这些血腥的镇压行动,让许多大国的社会陷入了无秩序的混乱中。最後,原先互为抗衡的全球势力变成互相屠戮的地狱景象。

新秩序

在西元2229年11月22号,联合权力同盟(United Powers League)成立了。联权同盟是目前已经瘫痪的联合国的全球共治体系的继承者。这个新的权力结盟掌握了地球上将近百分之九十三的人口,只有少数几个反覆不定的南美国家没有加入这个同盟。这个同盟的基础是建立在『开明的社会主义』之下,但是却常常依靠严酷、残暴的警察体系来控制整个社会的秩序。在它统治的将近八十年历史中,联权同盟努力的推广他们的制度,导致日後人类不同文明间的独特 性被彻底消除,融合为一。他们花了非常多的功夫去消灭种族分离主义的後裔,废教协定禁止了世界上许多最古老的宗教。英文被规定为全球通用的语文,替代了许多在本国也被严格禁止的母语。

虽然联权同盟公开的禁止宗教信仰,但是这个组织却坚决保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人类 的神圣性』。这个类似信仰的信条让联权同盟立刻采取一切可能的手段去终止、消灭任何污染人类纯粹基因的实验和工作。古板的联权同盟成员和学者们坚决的相信,人造器官、基因工程和精神药物的滥用将会导致人类的衰败。联权同盟的领导者拟定了一个计划,确保人类将会永续生存,而不受到那些腐败新科技的诱惑。

大净化

如同八百年前横扫全欧洲的血腥猎巫行动一样,联权同盟开始了一项人类有史以来最残暴的计划:基因净化。这个大屠杀式的圣战计划是政府面对人类基因变种的最後净化手段。联权同盟的部队彻底的扫荡地球上的每个国家,逮捕了异议份子、接受人工器官移植的人、网路犯罪者、嗑药族、科技仿冒者以及各种各样的罪犯。这场全球都难以幸免的残暴行为导致了四亿人(400,000,000)丧失了性命。现在被联权同盟严格控制的媒体懦弱的压制了这场大屠杀的真相,让全球大多数的民众都不知道这场惨绝人寰的悲剧。

忽略他们残暴的行为不论,联权同盟的确让许多关键性的科技拥有了长足的进展。许多早已终止的研究都在联权同盟的鼓励下重新开始。二十世纪中的时候,由於预算的削减及政治上的杯葛,美、苏两国都放弃的太空探险计划,在这个新的世代中成为人类探险的主要方向。冬眠科技和曲速引擎科技的结合让人类终於可以漫步於群星之间。在四十年的时间中,联权同盟在月球和许多其他太阳系的行星中都建立了殖民地。

在这个世代里,一位名叫多兰.茹斯的年轻科学家,开始拟定计划,预计让自己可以在联权同盟里面的势力逐渐扩张。由於没有受到大净化惨剧的干扰,茹斯得以狂热的投身於在太阳系外建立殖民地的梦想。在茹斯的计划中,太阳系外所发现的新矿产和替代用的燃料将会让他在地球上的声望大为增高。靠著他的政界关系和幸运,茹斯很快的就获得了联权同盟的授权,掌握了数以千万计的犯人来作为他实验的白老鼠。

这些原先因为大净化而将要被处死的犯人被转送到了茹斯的私人实验所中。这位科学家计划要利用这些犯人在太阳系外建立殖民地,他让手下挑选了五万六千人来进行冬眠的准备。他同时也把这些人的基因突变和基因性状的变异钜细靡遗的建档,同时输入革命性的新超级电脑中。这套系统被称为『人工智慧情感逻辑分析系统』(Artificial Tele-empathic Logistics Analysis System),代号为擎天神。擎天神负责处理这些 基因的资料,并且试图预测出哪些囚犯会在将来的严酷考验中生存。只有四万人能够在将来的环境中挣扎求生。这四万人被送上了四艘巨大无匹的全自动、太空探勘超级航舰。当这些囚犯陷入冬眠的时候,四艘超级航舰载著足够的补给、粮食和软硬体,准备在他们抵达目的地的时候给予他们支援。导航系统中的目的地都瞄准了远方的沾翠四号行星。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完美无缺,即使是茹斯也没办法预料到这些犯人正航向银河系的悬臂边缘,准备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

流放和长眠

擎天神系统安装在超级航舰的第一艘,内加法(Nagglfar)号上。另外的三艘航舰-亚 哥、萨伦哥、雷根-则被设定为 跟随著内加法号航往沾翠四号行星。在这段被後世称为“长眠"的漫长的旅程中,擎天神持续的观察那些躺在冬眠舱 中的囚犯。在彻底评估了这些囚犯体内的基因突变和变化之後,擎天神在其中某些人的体内发现了一串强有力的基因株。虽然这个变异只有发生在不到百分之一的囚犯身上,但很明显的这个基因是和人类大脑中的心电感应性状有关系。擎天神推测,若是这些囚犯能够在新的环境中 存活下来,在几个世代之後应该就能顺利的产生心电感应的能力。这个发现被记录起来,并且直接的传送回多兰.茹斯的资料库中。

这次在计划中只有一年的旅程,却遭遇到命运的捉弄。在旅程中的某个时间,连结到擎天神上的导航系统关闭了,这不但导致了目的地的座标被删除,连地球的座标都一并消失不见。这四艘船携带著无助的冬眠者,无声无息的在宇宙中以曲速航行了三十年。

最後,其中一艘的航舰引擎融毁了。在经过二十八年的曲速旅行之後,这些巨大的船只重新出现在三度空间中,靠近一个可居住星系的外缘。这里距离地球六万光年之远,他们的曲速引擎全毁,生命维持的系统几乎已经耗竭。所有的船只只有进入紧急状况,准备迫降在最接近的可居住行星上。

雷根和萨伦哥号迫降在被命名为巫魔加(Umoja)的行星上。萨伦哥号在穿越大气层的时候系统受到严重的损害,坠毁在地面上,全舰的八千多名乘客全部罹难。雷根号是最为幸运的,它毫发无伤的降落在地面上。当航舰降落之後,这些冬眠者们慢慢的苏醒过来,试图要搞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和到底经过了多久时间:却发现擎天神号已经将所有跟这旅程相关的记忆全部消去。

亚哥号降落在後来被称为莫瑞亚的红色行星。它的乘客遭遇到跟雷根号乘客一样的命运,所有和他们目前状况有关的 资料都已经被消去。只有内加法号的乘客可以进入电脑的资料库中,了解目前的困境。他们直接的进入了擎天神的资料库,在发现了事实 之後,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有没有再度回到地球的机会。虽然他们降落在温和的塔桑妮行星上,但是内加法号所受到的损害已经无法修复。这些残存的流放者散布在三颗行星上,开始拆卸船只的残骸,试图在新的环境中挣扎求生。

联邦与新世界

每个行星的居民努力的试图在被称为『新世界』的星球上生存。他们并不知道还有其它的同类挣扎著在别的地方求生存,只能够努力的利用手边的资源活下去。由於失去了星际通讯的科技,难民们又将航舰所有可用的零件都拆卸下来,因此他们孤立生活了数十年。在相当短的时间内,这些难民们就在行星上建立了各不相关的殖民地。要等到六十年後,他们才会因为重新研究出太空旅行的科技而发现彼此的存在,在此之前,每个行星都独立发展成繁荣且自给自足的社会。最大而且科技最先进的殖民地塔 桑妮很快的就发展出了第二代的次曲速引擎。这让他们的船只可以自由的探索四周荒 凉的行星,最後终於发现了同为『长眠』之後的幸存者。

在彼此之间恢复联络之後,三个殖民地彼此之间受到贸易及交流的互惠。虽然塔桑妮持续的施压,要求巫魔加和莫瑞亚加入一个联合的政府,但是这两个殖民地坚决的拒绝。塔桑妮的舰队持续的探勘这一块远离地球,後来被称为克普鲁星区(Korprulu)的区域。

塔桑妮在这个区域建立了七个繁荣的殖民地之後,大为增加了他们的军事力量。一个新的联合政府,为了纪念地球而命名为地球联邦,由塔桑妮底下的殖民地组成了。拥 有附近区域最富饶矿产的莫瑞亚殖民地开始担心这个联邦会不会觊觎他们获利丰富的开旷事业。於是,凯尔-莫瑞亚连合成立了,这个合作的组织将会对於受到联邦压迫的矿业公会提供武力上的支援。联邦和连合之间的紧张关系很快的开始升高,最後终於演变成史称地球公会战争的事件。

公会战争持续了几乎四年,最後联邦终於和连合『协调』出了和约。虽然连合依旧保有自治权,但是几乎它辖下的所有公会都被割让给联邦。巫魔加殖民地在看到了联邦的滥权将会导致什麽结果之後,成立了巫魔加护国军,这个由全国人民所组成的民兵誓言保护自己的殖民地不受联邦的暴政染指。最後,公会战争所带来的结果是联邦奠立了它在这个星区中的地位,变成第一强权。

联邦的『探勘者』们不休止的往外扩张。随著联邦的执法者不断滥用权力,海盗和各地自组的民兵开始如雨後春笋般的出现。这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例子就是公然抗争联邦政策的克哈星(Korhal)。

克哈的叛变

克哈是联邦辖下的星球中最早被殖民的几个星球之一。克哈不但生产力高,创造力也毫不匮乏,联邦的军事和科技的领先地位有一大部份是靠著他们而达成的。虽然克哈持续的生产力一直对於联邦有莫大的贡献,但是殖民地中的人民一直很厌恶和那些腐败的联邦参议员共事。为了要取得自治权,殖民地的居民对当地的联邦民兵们掀起了一场又一场 的暴乱。联邦毫不迟疑的予以回应,宣布了戒严。这个回应只不过对居民们造成了更大的刺激,让原先动荡不安的社会更加混乱。联邦相信,如果这个他们最宝贵的殖民地都会起而叛乱,他们就很难阻止其他的殖民地不起而效尤。联邦的高层官员很快的就决定,克哈的是件必须要用任何可能的手段来停止-克哈要作为一个杀一儆百的范例。

克哈星的一位名叫恩格斯.曼斯克(Angus Mengsk)的活跃议员决定利用这个机会来鼓励他同胞们的一腔热血。当曼斯克对联邦宣战的时候,民众呼喊自由的热情的确是无法忽视的。藉著煽动克哈星上所有的群众,曼斯克成功的让狂热的民众们占领了联邦在当地的所有前哨站。在公开宣布了自此以後联邦不再拥有克哈星的任何主权之後, 曼斯克成功的争取到其他许多同在挣扎的殖民地的尊重与敬佩。

联邦政府为了要压制这个状况,反而将他们所有的部队从克哈星撤走,舰队也离开了克哈星的领空。曼斯克和其他叛 变的领袖们相信已经获得了胜利,开始庆祝他们脱离联邦的革命。联邦政府知道克哈星的失陷可能会鼓动其他殖民地的叛变,计划用更为迂回的方式夺回克哈。

联邦政府派出了三名最强悍的杀手,代号为『鬼子』部队的菁英,去除掉在克哈星上的曼斯克和他们的支持者。第二天,在曼斯克的高耸,如同要塞一般矗立的高塔中: 尸体支离破碎的曼斯克被发现和他的妻子、女儿一起陈尸在自己的房间中。没有人知道曼斯克的脑袋到哪里去了。虽然刺客成功的重创了克哈星的反抗势力,但是曼斯克的死也制造了联邦日後最大的敌人。

牧夫曼斯克(Arcturus Mengsk)是一位著名的联邦探勘家和成功的商人,他不甘默默承受家人横遭杀害的厄运。在担任了许多年的联邦探勘家之後,他知道联邦会为了达到目标而运用各种卑劣的手段。他本来对星系间的政治丝毫不感兴趣,甚至对自己老爸的狂热感到十分尴尬。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联邦会为了证明自己观点的正确而杀光他全家。他的死激起了年轻的牧夫心中的涟漪,他放弃了自己的未来,开始过著漫长、孤独的复仇生涯。

在联合了当初和他父亲一起反抗联邦的激进团体之後,牧夫成功的组成了一群数量惊人的叛军。曼斯克的部下勇敢的攻击了联邦的前哨战、各种设施,导致联邦损失了数十亿的人、装备和机器。由於谣传曼斯克已经和巫魔加护国军秘密结盟,联邦政府毅然决然的使出最後手段,要一劳永逸的解决这个问题。从遥远的联邦政府首都塔桑妮发射了一千枚的启示录级的核弹,对准克哈星而去。在这场残酷的攻击中,四百万人尸骨无存。在一瞬间,原先繁荣的克哈星变成一片焦黑的辐射荒漠。

这场大灾难的消息很快的就传到了曼斯克座落在巫魔加护国军势力范围内的秘密基地。现在的牧夫一无所有,只剩下复仇的意志,他和跟随他的人当天立下了毒咒,发誓要尽一切的可能推翻联邦。

牧夫和他的叛军们称呼自己『克哈之子』,很快的就成为整个星区最恶名昭彰的要犯。克哈之子迅速、寂静无声的突 袭为他们对抗联邦的战争赢得了无数次的胜利。但是,他们每以大义之名赢得一次胜利,联邦控制底下的媒体就更加的把他描述成疯狂的恐怖份子。大多数的殖民地都不愿意收留这些臭名在外的恶徒。即使在受到众人唾弃、数目悬殊的状况下,曼斯克从来不放弃对抗联邦的战斗。直到今天为止,克哈之子依旧继续对抗联邦的官员,将他们的理想散布到全星区。

大战前夕

不同殖民地的势力和海盗们持续的和联邦对抗。虽然有许多的团体彼此对抗,但是地球人在克普鲁星区的力量依旧是。在稳定的扩张和成长中。而这些微不足道的争端,很快的就会在两股极大力量的压迫下被弃之一旁。

毫无预警的,由五十支船舰所构成的外星船队出现在联邦最外围的赵莎拉(Chau Sara) 殖民地上空。这些巨大的船只对於不知情的殖民地毫不留情的轰击,有系统的消灭整个星球上的每个屯垦区。这次突如其来的攻击让联邦手足无措,匆忙间将部队派往救援。虽然他们以前从来没遭遇过外星人,但是他们依旧飞快的赶往对抗这神秘的敌人。

联邦对於这些航向第二个殖民地马莎拉(Mar Sara)的舰队发动了一次笨拙的反攻。这个自称为神民(Protoss)的种族神秘的撤退,并且放过了那个星球。很快的,另一群恐怖的外星人出现在马莎拉的边缘。这些新的,类似昆虫的入侵者与之前的攻击者神民有非常大的差别。

没有地球人能够想像不只一种,而是两种外星人同时出现在他们的家园。每个派系都陷入了瘫痪的恐惧中,再加上他们原先彼此斗争的重担,让这些人类只能眼睁睁的看著一波波的外星入侵者朝著地球人的家园而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