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小川谈金融困境和危机 处理方式要灵活

市场经济迟早会纠正经济体制或经济政策的错误。诊断具体问题并给出处方时,要避免误读历史,尽可能避免矫枉过正而导致的超调,避免给下一次危机埋下导火索。处理问题时,要提高灵活性和适应性。也许更为重要的是,要保持理性态度,及早发现风险隐患并有所预防。发展中国家防范和应对危机要求提高对本国货币、市场和对中央银行的信心。保持币值稳定,实行灵活的汇率,保持本国货币兑换上的信心,提高经济应对各种冲击的适应性。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为即将于12月5日问世的《财经》年刊撰文,提出上述主张。这是在次级抵押信贷危机持续蔓延、全球金融市场风波不断并有可能对中国经济产生冲击背景下提出的。


周小川认为,如果经济体制或经济政策中有错,迟早必被纠正,这是市场经济运行的客观规律。美国次贷债券市场是比较明显的案例。不符合条件、没有足够偿还能力的人可以获得超量房贷,所隐含的风险隐患迟早要暴露。如果经济中有明显泡沫,也是早晚要出问题的。


他分析,风波出人意料地蔓延,原因是虽然一部分投资风险由直接投资者承担,但还有一部分留在间接融资渠道内了。比如,“特别投资渠道”(SIV)往往是在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资产负债表外。间接融资所涉及到的系统风险比直接融资要大得多。养老基金、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私人股权基金等机构所作投资,由于自身要考虑承担投资风险,出现问题后反倒容易分摊消化。为了降低风险,提高金融稳定性,需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但一定要避免直接融资产品走样,使风险绕回到银行体系。


金融市场中的不理性行为会强化风险,所以周小川强调加强分析和研究、保持理性态度的重要性,以便及早发现风险隐患并有所预防。


诊断具体问题并给出处方时,他认为要尽可能避免矫枉过正而导致的超调避免给下一次危机埋下导火索。有声音将次贷危机归因于证券化和衍生品,认为越复杂的产品麻烦越大,似乎是越简单越好。对此,我们要保持高度清醒,不能轻易否定证券化方向。发展金融市场,保证经济可持续发展,还是要坚定不移地大力发展直接融资。


周小川认为,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要意识到事态在不断变化,处理方式要有灵活性。从应对危机的调整能力角度看,关键是要提高微观上的灵活性,对价格、市场供需变化的适应性,而不能在价格、供需、制度设计上注入过多的刚性。


具体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周小川主张,防范和应对危机要求提高对本国货币、市场和对中央银行的信心。保持币值稳定,实行灵活的汇率,保持本国货币兑换上的信心,提高经济应对各种冲击的适应性。定期对本国经济进行评估,对经济中的风险因素提早警觉,加以研究,准备预案。


在果断处理危机的同时又不过度反应,是寻求微妙平衡的艺术。周小川认为,不应当拯救那些因自己因素而犯大错误的机构,以免产生道德风险。如果对实体经济和社会信心的影响确实太严重,有可能引发系统性连锁反应时,就要及时果断出手。


总之,以上正在进展中的风波及成熟市场国家金融主管部门的解决与应对之道,值得我们关注与思考,这对于中国发展金融市场、改进金融监管,完善宏观调控,均有重大启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