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大诚: 台湾的原子弹之路

台湾的原子弹之路

2007/12/05 00:08

郑大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一阵子有关台湾发展核武的新闻方兴未艾,一些媒体纷纷指称台湾发展核武已经到了一定程度。从各种指标看来,笔者认为,台湾应该有能力发展原子弹,要不要做只是一个“政治上的最后决定”而已。


在1988年“张宪义投美”事件后,美国迫使台湾停止了核武研发。如果台湾要制造原子弹的话,很可能采用的会是钸(钚)弹。从技术上来说,从铀矿中取得钸239困难度远低于自铀 238 中分离出铀 235,而且取得钸比起浓缩铀(HEU)所须设备较小,容易暗中进行,不易被卫星发现,再加上制造核武所需的量较小,经常是有意发展核武国家的好选择。北韩去年所试爆的核弹应也是采用钸做为原料,并很可能就是从其境内之宁边核工厂的废燃料棒中所提炼而得的。


对于一个拥有民用核能发电能力的国家,在设计、发展与制造核弹的困难是比较小的。台湾的首座核子反应炉在1978年就开始运转,目前有三座核电厂六座反应炉,具有30年核能发电经验;再加上台湾也有不少的核物理人才,这说明了台湾在取得制造核弹所需的技术与原料方面应该问题不大。此外,能以电脑模拟来设计原子弹(核分裂弹)以及估计核爆威力的软体亦很容易取得,台湾或许毋须经过核子实地试爆就能设计出自己的原子弹(但如果要制造当量较大的增强型原子弹或氢弹通常仍要核试)。这也就是为何国际各大情报机构与智库大多相信台湾是有制造原子弹的“潜力”,甚至可以在数周内就能将原子弹组装完成。


如果台湾能制造出原子弹,那不管有没有办法进行实战,在国际政治上的冲击就已经够大了。毕竟除了1945年那个夏天在日本的两次轰炸外,核武至今基本上是政治与吓阻的武器。不过,如果台湾想要更进一步发展出实战能力做为可信核吓阻实力,有没有适当的载具就很重要。


当一国有了制造原子弹的能力之后,就必须要考虑将核弹“小型化”(miniaturization),方能将核弹头放在飞弹或其他弹体上(当年炸广岛的“小男孩”就重达5吨)。但“小型化”是一个“有”之后再求“好”的阶段,需要不断地修正设计,通常也需要核试来加以检验。除非台湾有其他核武国家提供相关设计或援助,否则要自力建出可靠、安全、且又体积小的核弹头是很困难的。


假设台湾解决了将核弹“小型化”的问题,接下来就必须要思考何种载具较能适合携带核弹。通常来说,战略核弹头大多是由弹道飞弹,特别是洲际飞弹来携带;但台湾目前没有适合的中、短程弹道飞弹,但却有发展中、短程巡弋飞弹的能力,因而当前一阵子雄风二E型飞弹的新闻曝光后,会有人联想到国军是否可使用该弹来做为核载具。不过台湾若想要发展出可以配载在更细、更小的雄风二E型巡弋飞弹上的核弹头(其弹头仅能载重200公斤),根据国外的例子,没有15年以上的成功弹头设计经验是造不出来的。


倘若台湾真的发展出能配载在射程长达500至600公里雄风二E飞弹上的核弹头,不仅能在实战上能给予中国第一步且有效的核吓阻,同时也能极大程度地打开了“核武三元”的发展道路。除了陆基巡弋飞弹可布署在外岛外,台湾或许还可能参考以色列的例子,将未来有可能筹获到的柴电潜舰加装配有核弹头的巡弋飞弹或是攻船飞弹。以色列虽然没有核动力弹道飞弹潜舰(SSBN),但其三条“海豚级”(Dolphin)潜舰据称都配载了装有核弹头的鱼叉飞弹,能以另一种方式形成海基核反击能力。台湾潜舰上的鱼叉飞弹如也能配有核弹,对于解放军的大型船舰,甚至是未来的航母将会造成无可比拟的震撼与威胁。


在空基核武方面,目前巴基斯坦与以色列都使用F-16战机来携带核弹。巴基斯坦曾改装30余架F-16战机来执行核轰炸任务,虽然仍多以丢掷重力弹(gravity bomb)为主,但巴国空军却一直想在F-16上加装射程与我雄二E飞弹类似的“巴伯尔”(Babur)核巡弋飞弹(该弹外型也很类似美军战斧飞弹)。此外,巴基斯坦也有意要再购买18至36架F-16 Block 50/52战机的计划(我国要买的F-16 C/D就是Block 50/52),并将部份此型战机改装可携带核巡弋飞弹。如果我国在未来能顺利购买到F-16 C/D战机,机上再加挂“核弹化”的空射型雄二E飞弹,对于中国的核吓阻将会更全面。


那末,台湾会在什么时候动用核武?台湾或许会参考以色列在1966年所订出的“四条红线”,提出自己的核武准则以吓阻中国,包括:(一)当中国解放军地面部队侵入并占领台湾重要城市时;(二)台湾海、空军遭到全面溃败时;(三)台北重要城市遭到解放军大规模空袭或使用生化武器攻击时;(四)解放军使用核武攻击我军(或驰援美军)时。


总的来说,当海峡军力平衡已不断地往中国倾斜之时,核武的研发对于传统武备不足的台湾来说的确有其吸引力,而且这样的诱因或许会越来越强烈。不过,在目前的国际情势下,台湾如要发展核武仍是不智的决定。在政治上,此举不仅违反了国际反核扩散的原则,更会造成台美关系的完全恶化。在核弹方面,台湾就算能躲过原子能总署(IAEA)每年6次以上的定期检查,而以电脑模拟的方式造出了原子弹。但由于缺乏实际核试的数据,即使能造出弹头也是不稳定且不可靠的,而且光是要安全存储就已是困难重重,更别说要将原子弹“小型化”、“实战化”以及发展陆海空载具要花上多少时间、金钱与人力。台湾不是以色列,当然也不应做一个“流氓国家”。台湾或许应该放弃挑衅式的建军思维,而以传统武器强化台湾自身防卫与台美军事合作关系做为国防政策的重心,或许才是其国防建军的正道。



●作者郑大诚,男,北县人,英国赫尔大学政治学博士,淡江大学战略研究所及台湾科大通识中心兼任助理教。本文为ETtoday.com网友投稿,言论不代表本报立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