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抗日战争 第三章 除奸 第一节 街头行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06/


蒸汽火车后面长长的闷罐里塞满了人,这种原始交通工具像一只怪兽吼叫着,喷吐着大团大团的白色蒸汽沿着铁轨向远方飞驰。


我们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挤在一列闷罐车的人群里,而巴特被我安置在闷灌顶部。我已能听懂他们的语言。他们嘈杂的交谈,身上散发的气味,女人解开衣扣毫无顾忌地抓出饱满的奶子喂小孩吃奶的情景很浪漫,很有诗意……所有者一切都令我无比开心。


我忽然生出一种冲动,想运用他们的语言同他们进行交流。我听见身旁一位粗眉大眼的年轻人说:“日本鬼子占了东三省成立了满洲国……”我就向他请教日本鬼子是什么人?成立满洲国是怎么一回事。他侧过头不屑地撇了我一眼,那眼神里的嘲讽意味我看得懂。接着我注意到车厢里所有人都开始用那种轻蔑的目光看着我,就好像我不是人类似的。我的自尊心再次受到了伤害。


那小子拍拍我的肩膀一脸坏笑地说:“想知道日本鬼子是什么东西吗?”


我冲他点一下头。


“我建议你到东北去转转,见到罗圈腿走路像鸭子,举着膏药旗的,你就赶快躲开,要是抓到你,就得死拉死拉地……”


他的话引得众人哄堂大笑。我在这些人面前大丢颜面,既气恼又为自己刚才的冒失无知而懊悔。我不在理会他,合上眼皮装作打盹的样子,耳朵却支棱着听他们交谈,以使自己对身处的环境有更多的了解。


中途又换乘几列闷罐车,最终我们来到华北与满洲接壤的一座小县城,街面上一派萧条景象。商贩稀少,衣不蔽体、面露菜色的乞丐、流民这一堆那一群,充斥着大街小巷,也有一些衣着光鲜,趾高气扬的官僚、富商、举止傲慢的大户人家的太太小姐,当这些人从大街上路过,原本懒散地拥挤在城墙根、街道旁晒太阳、捉虱子的乞丐们就会三五成群的围过来低三下四地讨要。


我和莫肯在街道旁边的茶棚里坐下来,观赏那个时代这个国家呈现的一幕幕街景。


一个身着旗袍,身后跟着两个丫环的小姐让丫环赏了拦在面前一个劲磕头讨要的几个乞丐几枚铜板。小姐走后,一个体态臃肿,身穿绸缎马褂的商人被那几个乞丐拦住了。商人表现的很粗鲁,对乞丐们连踢带打。乞丐们都是有组织的,商人的行为惹恼了一个体格健壮的汉子。那汉子是这群乞丐的头领,他当时正背靠城墙坐在一块石头上闭着眼打瞌睡,身旁两个脏兮兮的小乞丐殷勤地给他抓着虱子。


一名小乞丐不经意瞥见自己的同志正被别人欺负,便唤醒乞丐头领,把对面发生的那一幕指给他看。


乞丐头领手指塞进嘴里打一声呼哨,分散在四周的乞丐们听见飞快赶过来,团团围住富商你一拳我一脚地痛打落水狗。正打的起劲,忽然从人群中传来一声沉闷的枪声。


“死人了,打死人了——”


乞丐们惊呼,接着四散奔逃。那富商瘸着一条腿从地上站起来,他手里抓着一把枪口尚冒着弹药余烟的乌黑锃亮精巧别致的小手枪,一个乞丐在他身旁血泊里无力地呻吟、抽搐。


两个身穿制服,手握警棍的巡警听见枪声跑过来拦住商人。


“你是什么人?胆子这么大!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持枪杀人?!快把你的枪交出来!”那个吊眼梢的巡警用警棍在他胸口捅了两下,怒冲冲地训斥。


那个黑脸膛巡警要去夺他的枪,被他一把推了个趔趄。


商人嘿嘿冷笑两声,冷眼扫了一下面前站着的两个巡警,然后扭转头踢了一脚奄奄一息的乞丐。


“他的也算是人吗?连一条狗的都不如!”商人傲慢地说。


“你,你是日本人!”


两个巡警惊愕地退后几步,瞧那神情举止就仿佛鬼子能吃了他们似的。黑脸膛巡警把吊眼梢拉到一旁,低声道:“咱们这跟满洲邻近,有不少当官的都在暗中同日本人来往。前阶段抓住一个日本间谍,按道理应该杀头的,可没关几天就给放了。据内部消息说是上面怕杀了日本人,被人家找到侵略华北的借口。这个鬼子既然敢在大白天掏枪杀人,又不避讳自己的身份,我看来头不小。这种事咱们管不了,闹不好咱们两条小命都得搭进去。”


吊眼梢叹了口气,说:“这小鬼子也太牛逼了!咱们这他娘的好歹也是国民政府的天下,总不能由着他们乱来吧!”


“兄弟,我看不如敲他几个酒钱,也算咱们尽了抗战之责。”


日本人拐进一条胡同,两个巡警追上他。


“喂,你这家伙枪杀了我们中国人,连句道谦的话都不说就想溜啊!”吊眼梢蛮横地训斥道。


“我地跟你们说,你们支那人我地在这里可以杀,就是到了南京也可以杀。这和杀一只小鸡的没有区别的,你的明白?”


“操你奶奶的,我揍死你这个婊子养的杂种!”


吊眼梢臊了,揪住日本人的脖领子,举起警棍要揍他。日本人麻利地掏出手枪顶住吊眼梢的脑门。


“我的佩服你是个有血性的支那人,不过,现在我地不想跟你打斗。我有要紧事要办。如果你地找我的麻烦,我地会像杀死那个乞丐一样杀死你。并且不会有任何危险。”


黑脸膛凑上去嘻皮笑脸地道:“你把枪收起来,好吧,也许你误会我们的意思了。我们过来,不是要给你找麻烦。俗话说,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这片的治安今儿个归我们两个管,你把一个大活人生生的给毙了,总得让我们向上面有个交代不是。再就是,你好歹破费两个,让我们买张席子,雇两人把人埋了不是?!你瞧,这么热的天,用不上两个时辰就得变成一堆大粪……”


日本人嘴角露出浅笑,收起手枪,摸出几枚银元扔到脚下,随后转身进了胡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